[综]一扇门的距离 第13章
作者:錵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二天青木就办了出院手续,她的伤不重,但是医生说她体虚回家要好好静养,不要剧烈的运动青木胡乱的点头应着。不过,因为医生这话原本计划的训练要暂时往后推一推了。

    青木知道之后表示自己什么事也没有。

    “体虚是因为魔力枯竭的缘故,现在我的魔力已经恢复了。”

    作为无铭的契约者,就像她能感应到无铭无铭也能感应到她,青木的魔力在休息了一晚之后已经恢复了,而且不知道她之前做了什么她的魔力更强大了。

    他看了眼她额头上还没拆掉的纱布,“不急在这两天,等你的伤口痊愈后也来得及。”

    青木也不在坚持,恰巧最近学校有一轮考试青木开始进入奋斗状态。

    青木的成绩很好,但是平时上课不认真,也没见她怎么拿起课本,所以有很多人都在私底下说她考试作弊,殊不知青木每次都是在考试的前几天猛读书,只为了将书本里的内容尽数记到脑子里。她看书的速度很快,一目十行,有过一分钟看完两万字的记录,她就是这样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将妖精尾巴图书馆里的书给看完的。

    而事实上,青木已经自学完了大学的课程,高中的课程对她来说只是小菜一碟。这次之所以这么努力是因为她收到了一条短信。

    虽然不在同一所学校但是青木和赤司很经常会把考试当做比赛,看谁考得分数多。两个学霸碰到一起各自将底下得人甩得远远的,至于胜负,至今是平局的他们最后还是选择用将棋决一胜负。

    “这次一定要赢那个家伙。”

    每次都打成平局的结果都让青木觉得不服气,明明她科科都是满分为什么还不能赢那家伙。

    ……因为赤司他也是科科满分。

    无铭见她这么认真不忍心打扰她,看了下时间已经十点多了决定去厨房做吃的给她。

    当他端着点心上来的时候原本还在奋笔疾书的青木已经伏在桌子上睡着了,脸压着笔记本黑色的油墨印在她白皙的脸上。

    无铭:有种想把它擦掉的冲动怎么办。

    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本该除了他们就空无一人的青木宅里传来了第三人得声音。

    “喂!葵我来看你了!”

    也不知道来人用了多大的力气大门“嘭”地撞在墙壁上发出一声巨响,大嗓门一吼整栋青木宅都在摇晃,原本就睡得就浅的青木被这巨大的动静吓到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慌张无措的张望着,“怎么了?怎么了?”

    “呦呵!还是一如既往安静的房子啊!葵你在吗?在二楼吗?我上去咯~~”

    听着那熟悉的男声,还有越来越近的脚步声青木终于认出来人是谁了。

    也是,会在这个时间以这个方式登场的也就只有那个人了。

    “需要我把他赶走吗?”

    白发的英灵递给青木一张纸巾,示意她擦一擦脸上沾到的墨水。

    青木没有接而是揉了揉太阳穴一副头疼的样子,“不用那么麻烦……”

    说话间那人已经到了房间门口,黑发的男生一脸开心的推开房门用和刚才一模一样的嗓门喊道,“啊!发现葵!”

    见到他青木抽了下嘴角,然后才接着刚才没说完的话说,“……这家伙是我堂哥。”

    出现在门口的是看上去和青木差不多年纪的黑发少年,他身上肌肉分明,看样子平时没有缺少锻炼。

    黑发少年一点也没有这是女孩家闺房的自觉大大方方的走了进来,还一屁股坐在青木的床上,蹦了两下然后一脸幸福的倒在她床上,“啊!还是葵的床比较软,而且好香。”

    他将脸埋进被子使劲的嗅了嗅,“真不想回到宿舍睡我那硬邦邦的床……啊——葵很疼的!”

    青木一脚将赖在她床上做出猥琐表情的黑发少年给踢了下去,一脸嫌弃的看着来人,“身为一个大男人竟然抱着被子在床上滚来滚去,你的舍友知道吗?你的校友知道吗?还有,跟你说过几次了不要爬墙进来,就算是堂兄我也可以告你私闯名宅你懂吗?还是说青木大吾你想尝尝坐牢的滋味?”

    一点也没有将青木的愤怒放在心里青木大吾反而哥两好的搂着青木的肩膀,“喂喂不要这么无情嘛~~难得我趁着连休来一次,你就这么招待我的吗?还有,要叫哥哥哦。”

    “……”

    青木都想一巴掌糊过去。

    不过还没等她动手青木大吾就被人揪着衣领拉到了一边,青木大吾踉跄了两步才稳住身体,然后这才发现这个房间里除了他和青木还有第三个人的存在。

    “啊!!!”

    他激动的指着无铭,脸上的表情可以用惊悚两个词来形容,“青木葵!你竟然敢瞒着我们在家里养男人!”

    青木大吾的嗓门向来大,这一声尤其的大,她敢保证街坊邻居一定都听到了。

    青木额上的青筋突突的跳着,无铭面无表情的看着青木的这位表兄,回头问,“要我把他丢出去吗?”

    “丢远一点,谢谢!”

    “噗通”一声青木大吾跪到了地上紧紧地抱着青木的大腿,“葵你不能这么无情,你忘了当初哭着说要做我新娘子的事了吗?现在你竟然为了一个来历不明的男人丢下我。”

    青木毫不留情的一脚把他踹开,没成功反而被抱得更紧了。

    “少给我在那里胡说八道,那都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小时候玩过家家的事你竟然敢拿出来跟我说?”

    青木大吾抱着青木的大腿不放手,“我不管,你就是不爱我了。”

    对于死皮赖脸的青木大吾青木已经无计可施,她一动不动的任他抱着,垂着眸子死鱼眼看着他,“从没爱过,你就死心吧。”

    闻言青木大吾露出了一脸心碎的表情,捂着胸口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然后飙着泪用非常少女的跑姿跑走了。

    青木:“……”

    无铭:“……”

    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都上了一轮以后两男一女终于安静的聚在了大厅,青木慵懒的将自己整个身体陷进沙发里,她的旁边站着的红衣白发的英灵正将刚才做好的点心递给青木,而对面青木大吾看着那边和睦的主仆两瞪圆了双眼。

    “也就是说这个家伙是你请的执事?”

    青木大吾怀疑的目光在无铭身上扫视着。

    不是他不相信青木,而是因为眼前这个男人不管怎么看都不是一个执事那么简单。而且他堂妹头脑简单,这种人最好骗了。

    “你现在在想什么?”

    一眼看创青木大吾的心里所想青木不悦的挑了挑眉梢。

    “他可是我花了大价钱聘请回来的保……执事,厨艺好、武艺高你找个比他厉害的给我看看。”

    原本想说保姆的青木察觉到身后的目光立马改口。

    “你花了多少钱。”

    青木比了个五的手势。

    青木大吾知道青木有钱所以对她花钱请执事这种事并不意外,而且青木在家务上是一等残废,请个执事帮忙打理也好。

    看到青木的手势青木大吾笑了笑,“五万?你不觉得比起男的女的会用的更方便吗?”

    “五万?”青木白了他一眼,“是五十万!”

    “什么!”青木大吾大惊。

    看着无铭的目光仿佛在看金子。

    青木淡淡扫了他一眼又轻飘飘的补了一句,“……日薪。”

    这下青木大吾直接扑到了青木腿边,狗腿的说,“葵你聘请我吧。”

    狠狠的用五十万砸向我吧。

    “请容许我郑重的拒绝。”青木将茶杯放到无铭递过来的托盘上,一脸嫌弃的看着自己见钱眼开的堂哥。“等你哪天能做出比无铭更好吃的料理再来跟我说这话。”

    “这话我可不能当没听见。”

    青木看着向来不正经的堂哥露出了认真的表情,嘴角微微向上翘了翘,而这一幕正好落在一直侍候在身边的无铭身上。

    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下一秒他的预感就应验了。

    青木大吾突然站起来面目狰狞的逼近无铭,两人得距离非常的近,鼻子和鼻子间只有一张纸的距离,他瞪圆了双眼,眼中的火焰几乎就要脱框跳出来。

    “我要跟你进行食戟比赛!”

    无铭:“……”

    “那是什么?”

    听到了没听过的名词青木疑惑的歪了歪头,不过大概就是一种比赛的名称吧。

    “啊……”

    后知后觉这里不是远月学园,眼前这两位也不知道什么是食戟青木大吾顿了一下,然后解释道,“我的学校远月学院是东京都内有名和料理学校,远月有一个为了解决学生之间争端而制定出来的比试,就是‘食戟’。像我们学校最强的“十杰”就是靠食戟选出来的。”

    “说白了也就是单挑嘛。”青木一句话总结。

    不过,远月学园这个名字怎么听着有些耳熟?

    “是!我要跟你的这位执事君比料理。”青木大吾咧着嘴笑了,“你哥哥我这几年在学校可不是混日子的,今天就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尤其今年来了个很拽的转学生,大家都像打了鸡血一样磨炼自己的手艺。

    “欸~~~”青木托着腮饶有兴致的看着他,然后她

    把目光移向红衣白发的英灵,“听上去很有趣,你就和他比试比试?”

    无铭很想拒绝,他不想为了这种事浪费他的时间。

    “时间不早了,你明天还要早起去图书馆。”

    他试图劝青木去休息,但是正在兴头上的青木哪里肯听他的话。

    青木笑了笑,“那正好,今晚的宵夜我还没吃呢。吃再多也不会胖,适合晚上吃的宵夜!就以这个为题目好了。至于时间……”她看了眼手机上显示的时间。

    23:15分。

    “给你们十五分钟的时间准备,三十分钟内完成料理。”青木愉快的做下了决定。

    无铭皱眉,“不要随便做决定!”

    “有什么关系。”青木笑着说,“正好我也饿了。”

    无铭:“……”

    见无铭不说话他们就当他同意了,青木大吾脱了衣服在手上挥动着,兴奋的大吼大叫。

    “欧耶!如果我赢了那五十万就是我的了。”

    “这话我可没说。”

    青木一盆凉水倒下去原本兴奋的青木大吾立马蔫了,“不要这样子嘛葵~”

    “你很缺钱?”

    “哪有人会嫌钱少的。”

    青木哼哼两声,“你要是缺钱我可以给婶婶打个电话……”

    青木作势要打电话被青木大吾阻止,他一脸紧张的抓着她的手,“我的好妹妹你就放过我吧。”

    要是被她母亲知道他来这里捣乱那还不剥了他的皮。

    青木忍不住笑了,“这会懂得说好话了。”

    “我这不是跟你开玩笑么,哈哈哈哈!”他一边啊哈哈笑着一边局促不安的抓着自己的头。

    “那还比赛不?”

    “不比了不比了!”青木大吾连连摆手态度和之前简直天差地别。

    “可是我饿了。”青木嘟着嘴一脸委屈的看着他。

    青木大吾愣了愣最后认命朝的说,“真是败给你了,你等我一下。”

    说着他轻车熟路的朝厨房走去,他得先去看看有什么食材是可以使用的,这大半夜的他实在不愿意再去外面跑一圈。

    庆幸的是,自从无铭接手了这个家的家务以后冰箱里的食材就没有断过。当青木大吾打开冰箱看到里面摆放得整整齐齐的瓜果蔬菜肉类,感动的流下了眼泪。

    ——终于葵的冰箱里不再是空荡荡的。

    青木的父母常年不在家,青木大吾的父母担心青木没办法独立生活所以吩咐儿子对她多加照顾,青木大吾会趁着连休的时候来青木宅替她准备吃的,顺便帮她把衣服什么的塞进洗衣机洗了,替生活能力为零的青木整理乱成一团的屋子。他之前也有跟她提过找保姆的事,青木一直兴致缺缺的,所以这次她竟然找呢一个男执事回来令他有些吃惊。不过,看样子那个执事君还挺厉害的,这么干净整洁的厨房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要知道家务能力一级残废的青木每次来厨房厨就像被炸弹轰过一样。

    青木看着青木大吾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懒洋洋的打了一个哈欠,然后用右手支着脑袋对着厨房的方向露出了一抹温柔的微笑。

    “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出门了,一年365天他们回来的次数一只手都数的过来,因为不放心我一个人在家他们把我寄在别人那里,除了赤司家最常去的就是婶婶家了。大吾比我大了两个月,一直以哥哥自称对我非常照顾,我小时候瘦瘦的经常被别人欺负,那时候站出来保护我的都是大吾。等我稍微长大一点的时候我说要自己一个人住,他瞒着家人带着他的小背包就来找我,陪着我说了一晚上的话,然后第二天就被一脸焦急的父母带回去了。不过之后隔三差五的他总要过来一次,就算后来做了寄宿生一逮到时间就会过来。”

    因为他来的频率实在太高了,青木干脆给了他一把备用钥匙,让他不要每次都爬墙进来,之前是吓到隔壁松冈家的兄妹,现在是隔壁的高木秋人。可是,在用钥匙开了两次门之后青木大吾又开始爬墙了——那家伙把钥匙弄没了。

    青木简直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在给家里的门换个锁之后他插着腰对青木大吾说,“那么喜欢爬,要不我在墙角挖个狗洞给你,也免得你吓到高木君。”

    听了青木的话黑发的少年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不用那么麻烦啦!我翻墙很快的。”

    能不快吗?从还是小屁孩的时候就开始爬那面墙了,还悲剧的被别人当做小偷用棍子打了几次。

    想到这里青木脸上和笑容更大了,“嘛~虽然有时候觉得很麻烦不过谁让他是大吾呢!”

    无铭见她露出少有和的表情脸上表情微动,“看样子你很信任他。”

    看似吵架,实则是在撒娇,虽然表现的一脸嫌弃的样子,但是就连他这个外人都看得出来这两人之间那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羁绊。

    青木回头看了他一眼冲白发的英灵微微一笑,“你这是在嫉妒吗?”

    “哈?”似乎没有想到她会说出这话无铭脸上表情非常怪异,他蹙着眉,“不要开玩笑了,我……”

    “我也相信你!”

    未完的话语因为青木的一句话而打断,对上蓝发少女的笑脸无铭整个人愣在了原地。

    “就算来这里并不是你的意愿,就算总是摆出一副我欠你钱的样子,你也会在我危险的时候施以援手,无铭君真是个好人呢。”

    “好人有好报,总有一天你的愿望会实现的。”

    被发了好人卡的无铭一愣,看着青木的目光变了又变。

    她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不然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你……”

    他刚想问话一声吆喝从厨房里传出来,紧接着黑发的少年端着一碗拉面出来,已经饿了好一会的青木想也不想得就扑了过去,美食当前她早就把无铭丢到九霄云后了。

    无铭:“……”

    真想胖揍那两人一顿!

    第二天按照原定的计划青木一大早就去了图书馆,青木大吾昨晚打了一个晚上的游戏这会正在房间里呼呼大睡,青木给他留了张字条就出门了。

    青木一个人走在熟悉的马路上,大概因为是周末所以街上的人很多,熙熙攘攘的人群很快就将她单薄的身影淹没。她灵巧的在人群里穿梭着,很快就到了她的目的地。

    因为时间还早的关系图书馆里并没有多少人,青木跟熟识的图书管理员打过招呼以后就去找自己需要的书了。

    琳琅满目的书籍被按类别、名称排列的整整齐齐,青木来过好几次对它的排列规律非常清楚,所以找到她要找的书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

    “还有……”

    青木看了眼手上抱着的一叠书寻找着最后一本,目光从一排排书脊扫过去,终于在第三排书架上找到了她要的词典。

    “有了!”

    “这里……”

    有两只手同时同时伸向那本词典,然后不小心撞到一起。两只手的主人一惊,不约而同的看向对方,然后再一次不约而同的瞪大了眼睛。

    “葵酱!”

    “律君!”

    与一脸惊讶的青木一样,眼前这位有着茶色头发绿色眸子的少年脸上露出了和青木一样吃惊和表情。

    在短暂的吃惊以后还是对方先反应过来,他伸手在青木头上搓了搓,用略带不满的语气道,“什么律君,我大了你十岁耶。”

    今年已经二十五岁的他依旧长得一张娃娃脸,经常有人误会他是高中生,对此他觉得非常苦恼。

    青木抗议似的拍着他的手,“放开我了啦~”

    他又揉了两下以后才放开,目光温柔的看着嘟着嘴在顺头发的青木,“有十年没有见了吧!当初的小丫头已经长这么高了。”

    “别说这么让人误会的话好吗?明明不久前我们刚刚见过的……在视频里。”

    “那不一样啦!”

    眼前这个长了张娃娃脸,实际25岁但看上去才15岁的青年名字叫小野寺律,是著名的小野寺出版社的大少爷,十年前他出国留学不久前刚刚回国,这期间他都和青木保持着联系。

    “你这家伙也太不够意思了,回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青木不满的抱怨着。

    小野寺律冲青木温柔的笑了笑,“回来是家人突然决定的,因为实在太突然所以没有来得及通知你。”

    青木眯着眼看了他一会,直到他开始冒冷汗青木这才放过他。

    “每次都是这么突然,这次是,上次说要走的时候也是。”

    青木和小野寺律是在图书馆认识的,和青木同龄的小孩都抱着漫画书躲在角落里看,而小野寺初次见到青木的时候她的手上抱着的是一本名叫《独一无二的哲学》的书。小女孩看书的样子非常认真,而且看得津津有味,而那时候的小野寺律非常想问一句,“你看得懂吗?”

    小野寺律没有将那句话问出口,先开口的反而是青木,她用小孩子特有的清脆悦耳的声音说,“大哥哥你的大门忘关了。”

    小野寺律愣了愣,顺着她的目光低头一看顿时连死的心都有了。

    刚才上厕所忘记拉裤子的拉链了!

    ——真是一个糟糕的回忆!

    小野寺律甩了甩头试图将这段不美好的回忆丢到了脑后,他摸了摸面前这个有些闹脾气的少女的头笑着说,“对不起,下次不会了。”

    青木哼了一声赌气似得背过身去,“我才不相信,你们大人最喜欢骗人了。”

    整整大了青木十岁的小野寺律看着青木的背影脸上闪过一丝惊慌,“啊……对不起!对不起!要不……我请你吃饭当做赔礼?”

    他可没有忘记青木有个吃货属性。

    果然听到吃青木就回过头来,眼睛闪亮亮的,“真的?”青木笑盈盈的拉住他的手甩啊甩的,“我听说池袋那边刚刚开了一家寿司店,我们去那里吧。”

    小野寺律:“……”

    这变脸的速度是不是有些快。

    小野寺律撇了眼青木抓着他的手脸上表情有些不自然,青木见他这样以为他反悔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小野寺律察觉到气氛的变化赶紧到,“……好!随便吃。”

    青木脸上随即绽开一个比樱花还要绚烂的微笑。

    “那么作为交换,我就勉为其难听一下你的抱怨好了。”

    “诶?”

    她……看出来了?

    青木伸手将那本之前自己没有拿到的词典拿下,清点了下目录,然后办理了借阅手续。

    她原计划是要在图书馆度过半天的,不过现在看样子要改变计划了。

    “无铭。”

    趁着小野寺律在借书的档口青木召唤了从一早就不见踪影的英灵,就算找不到英灵身为主人的青木也可以凭借契约的力量将英灵召唤到她所在的地方。

    “叫我干什么?”一脸不情愿的无铭双手抱胸看着他。

    青木嘿嘿一笑,然后将手中的袋子塞到无铭手里。

    “喂!”无铭蹙着眉想要放手,青木眼疾手快将他的手抓住,于是不满的他看着不知道又在搞什么花样的青木。

    “帮我把这些书带回家。”

    “哈?”青木的要求让无铭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书?

    他低头看了眼手上的袋子,里面装的果然是书籍,正是之前青木借得那几本。

    “葵!虽然我说了会照顾你的起居,但是我没说要做你的仆人。”

    她是把他当搬运工了吧!绝对是的。

    “我也不需要有着一张臭脸的仆人。”

    两人沉默的对视了一眼,然后是无铭最快回过神,他狠狠夺过袋子,然后就像来时那样他又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手青木忍不住笑了,相处了一段时间她总算是摸清了无铭的性子了,那家伙是典型的口是心非,嘴巴损,说的话一定要反着听不然你绝对会被他气死。不过,就算不乐意他也会为了不让青木为难而配合他,之前在青木大吾面前的时候就是。

    小野寺律不久就出来了,发现青木手上少了东西不由有些奇怪。

    “我让我家的保姆把东西先带回去了。”青木狡黠一笑,“为了更好的榨空你的钱包。”

    小野寺律受到了惊吓,背过身去开始翻看自己的钱包。

    应该没问题吧!

    只是一顿饭而已!

    应该没问题的吧!

    应该……

    tat

    看到他紧张的样子青木不怀好意的笑了,然后她突然勾住小野寺律的手臂,兴致高昂的说,“我们出发——!”

    小野寺律根本连反抗的机会也没有。

    这一天小野寺律先是带青木吃了寿司,接着又吃了烤肉,然后又吃了火锅,最后他们在甜点屋结束了这段吃的路程。

    青木一本满足的摸着圆圆的肚子,而小野寺律悲戚的看着空空如也的钱包。

    葵这家伙真是太不懂得客气了qaq

    “别露出那副好像被我欺负了的表情嘛~”

    青木习惯性的又想抱住他的手臂,只是这一次没能像上次一样成功,从旁里突然伸出一只手将小野寺律抢了过去,青木扑了个空身体踉跄了两步眼看就要摔到,就在这时有人在她身后扶了她一把这才没有摔倒。

    青木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脯然后跟身后的人道谢,“谢谢……”

    话说到一半突然愣住,青木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来人,“松冈哥哥?!”

    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松冈凛一只手环在青木腰上,一脸担心的看着她,“你没事吧。”

    青木摇了摇头,站稳之后松冈就松开了放在青木腰上的手,而青木则看向了那个令他差点摔倒的人。

    突然□□她和小野寺之间的是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男人,琥珀色的眼睛满是戒备的看着青木,被这充满敌意的目光盯着青木不由一愣,难道她做了什么让他不满的事了吗?

    答案很快就揭晓了。

    “高野桑?”小野寺律吃惊的声音传来,“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因为这个声音青木的目光又落到了小野寺律身上,紧接着青木就注意到了他被抓着的手上,结合之前他和她说的事顿时了然。

    似乎是察觉到青木的目光小野寺律脸上一红开始拼命的想要挣脱那人的手,高野政宗从青木身上收回目光蹙着眉不爽地看着不老实的小野寺律,“你这家伙不是让你今天去图书馆找材料吗怎么会和女人在一起。”

    “那还用问吗?”不等小野寺律回答青木已经抢先一步答道,她无视高野政宗仿佛要喷火的目光走到小野寺律身边抱住了他的另一只手臂,举止亲昵,笑靥如花,“当然是在约会了。”

    小野寺律:“诶!!!”

    为什么他不知道这件事。

    高野政宗:“什么?”

    松冈凛:“……青木这是真的吗?”

    三人不同的反应尽数落在青木眼里,她没有理会其他人而是一瞬不瞬的看着高野宗政,“如果我说我是律君的女朋友你会怎么做。”

    蓝发少女的眼中充满了挑衅。

    高野政宗的怒气成功被挑起,他勾起嘴角露出一个邪佞的微笑,“那还用问吗?当然是从你手中把这家伙抢过来。”

    说着他手上用力再一次从青木手中把小野寺律抢了过去。

    小野寺律回过头看了她一眼,刚才那一瞬她似乎察觉到高野政宗的动作而提前松了手。

    蓝发的少女弯着眉眼给了他一个温暖的微笑。

    突然他的眼前一黑,一只大手覆上他的眼睛遮挡了他的视线,紧接着他的身后传来某个大魔王的声音。

    “不准你那么盯着别人看,你的眼里只能有我。”

    近在耳旁的话语令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眼前恢复光明的那一刻他就被高野用粗鲁的力道拉走了,他根本连反抗的力量也没有,他试图向青木求救——

    “青木……”

    青木冲他比了个加油的手势。

    “……”

    眼看着那两人越走越远松冈凛走到微笑着挥手的青木身边,眼中带着担忧,“……这样子没问题吗?”

    “嗯?有什么问题?”

    青木笑眯眯的反问,“人家小两口闹别扭我只是帮了他们一把而已。”

    青木认识小野寺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对他的事她不敢说完全了解但是至少还是知道的,毕竟在这十年里她是小野寺律唯一的倾诉对象。之前她就从他那里知道了他和初恋重遇的事,强势的初恋信誓旦旦的说要让他重新爱上他,而他不争气的开始动摇了。

    虽然说了会给他当参谋但是青木实际上却没有给他什么意见,毕竟十年前的那件事是小野寺律心口上去不掉的疤。不过,青木没有想到的事,在他们说完这件事以后那人就出现了。

    因为之前不寻常的经历青木很容易就发现了他们被跟踪的这件事,她故意和小野寺律靠得非常近就是为了把那个人逼出来。

    亲眼见到来人以后青木原本的担忧一扫而空了,虽然看上去强势了一点但是看上去真的很在乎小野寺律。只是后者性格别扭不会承认他也一样就是了,所以她才推了他一把。

    “要不明天打个电话去慰问一下好了。”青木摸着下巴不怀好意的笑了。

    松冈凛敲了一下她的头,“又在打什么坏主意呢。”

    “我哪有!”

    青木捂住头往旁边退了一步以防再遭毒手。

    松冈凛笑看着她,“一段时间不见连男朋友都找了,你……男朋友挺帅的。”

    “律君吗?”青木噗嗤一声笑了,“那是我乱说的啦。”

    她看了眼之前高野政宗和小野寺律离开的方向,“拉着他的才是他的男朋友。”

    “咦?”

    松冈凛愣了愣,两个男人?

    “话说回来松冈哥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听到青木的问话松冈这才想起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我是出来买东西。”

    “是吗?”青木似乎没有看出他的局促不安非常热心道,“需要我帮忙吗?”

    “不……”

    他原本是想拒绝但是当他对上少女干净的眸子时又改变了主意,“我一直想买个泳镜但是一直没挑到喜欢的。”

    “泳镜啊!对于旱鸭子的我来说还真是个陌生的东西。”

    “想学得话我可以教你。”

    话一说完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顿时有些紧张的看着青木,“啊……我是说……”

    青木看着眼前不知为什么突然紧张起来得少年不由笑了,“那就拜托松冈哥哥了,能让未来的奥运冠军当我的老师,简直是我的荣幸。。”

    以她现在的情况多学一样东西总是好了,学会了游泳她以后在异世就不怕掉水里淹死了。

    没有想到她会同意松冈脸上露出了惊喜的表情,“真的?”

    “到时候你不要嫌我笨才好。”

    谈话间他们已经到了商场,松冈轻车熟路的带着青木朝运动物品区走去,想到接下来的训练青木顺手也买了护腕什么的。

    注意到松冈疑惑的目光青木解释道,“我报名参加了剑道的培训班,这些是为上课准备的。”

    对于青木突然迷上剑道这件事松冈并没有表示奇怪,因为从小时候青木就喜欢学这学那,并且三分钟热度,以为她又是一时兴起的松冈对她的这个举动并没有多在意,所以她并不知道青木这一次是抱着非常认真的态度去学剑道的,为了活下去。

    “不要累到自己。”

    青木点了点头,“我会的。”

    沉默突然在他们两人间漫开,松冈左顾右盼试图找到可以聊的话题,然后他看到了粘贴在墙壁上的海报。

    那是由影帝敦贺莲主演的电影,海报和宣传片已经传遍了大街小巷。

    他突然有了一个好主意!

    “青木,我们去看……咦?人呢?”

    原本满心期待结果一回头发现人不见的松冈顿时紧张的搜寻着青木的身影,最终在不远处的可丽饼摊找到了她。

    “真是的,不要随便乱跑,要是走散了怎么办。”

    面对松冈的抱怨青木不以为意的笑了笑,然后将到手的可丽饼分了一份给他,“不要那么紧张嘛~来吃块可丽饼。”

    松冈简直要没脾气了。

    两人坐在专门给路人休息的石椅上面,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可丽饼,关于之前看电影的事松冈怎么也鼓不起勇气再说一遍。倒是青木见他神色有异打量了他好一会,直到她接了一个电话……

    电话里是青木大吾凄惨的哭声,一醒来就发现自己一个人被丢在家里,倍感孤独的她向青木打来了求救电话。青木挂断了电话将他的鬼哭狼嚎阻隔在了电话那头,对上疑惑的松冈她笑着说,“不好意思家里有点事我要赶回去处理。”

    “既然这样你快回去吧,我送你。”

    “不用了。”青木将他又按回了椅子,“我打的回去,放心吧,到了给你发邮件报平安。”

    直到再也看不见青木的身影松冈才回过神来,青木有他的邮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