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一扇门的距离 第14章
作者:錵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在青木大吾的狂轰乱炸之下青木终于回到了青木宅,一路上她的电话铃声就没有中断过,不堪其扰的青木在回到家以后首先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一脚踹在青木大吾的小腿以表示不满。

    “吵死了!不要以为我不关机你就可以打个不停,手机彩铃很好听是吗?”

    青木大吾抱着被踹到的脚原地跳了两下,见青木是真的生气了又巴巴的凑上去,陪着笑,“嘛嘛~我做了点吃的,你来尝尝。”

    说着他推着青木往里走。

    青木一边顺着他的力道往里走一边回过头挑着眉一副余怒未消的样子,“哼!不要以为用食物就可以收买我。”

    青木大吾忍俊不禁的看着她,“嗨嗨!我家葵是世界上最有节操的人。”

    青木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下可以尝一尝了吧。”

    他把一个盘子推到青木前面。

    “难得厨房里食材那么多,我试着做了意式蛋糕,好妹子你就帮哥哥试下味道。”

    青木看了眼蛋糕,和以往不同这卖相看着就让人很有胃口。不过青木没有立马就开动,青木大吾手下多的是卖相好口味差的料理。

    “请葵大小姐品尝。”

    青木大吾恭恭敬敬的奉上叉子,叉子高举过头一边偷偷的看青木,见青木朝他看来他顿时露出讨好的微笑。青木接过叉子以后他脸上的笑容更大了,惴惴不安的站在青木身边,一瞬不瞬的盯着她把蛋糕放进嘴里。

    入口是香浓顺滑的奶油,夹杂着柠檬的芳香,榛仁香脆和柠檬的香味相辅相成,做为点心来说确实是一道不错的美食,只不过……

    “太甜了!”

    “什么!!”

    原本满心期待的青木大吾回过神用手指抹了一块奶油放进嘴里,脸上有些疑惑,“奇怪?为什么会这么甜,我明明是按着老师教的……”

    他端着缺了一个小口的蛋糕又回厨房去了,照以往的经验等他琢磨出来天也已经黑了。

    “无铭。”

    趁着青木大吾在厨房青木小声的叫了一声,白发的英灵应声而出。因为怕青木的堂兄找他麻烦,所以今天一天无铭都是灵体化跟在青木身边的。

    无铭还是那副你欠我钱的大爷模样,尤其他之前还给青木做了搬运工这会心情不大好。

    “额……”青木感觉压力有些大。

    他挑了挑眉,“有事快说。”

    “这两天辛苦了,明天等他回去之后我们就可以开始自之前说的训练了。”

    “考试呢?”

    他可没有忘记她下周要考试的事。

    说起考试青木一脸轻松的挥了挥手,“考试而已,我已经复习完了不用担心。”

    无铭:“……”

    不愧学霸,效率就是和别人不一样。

    不过她好像忘了这次的考试已经变成她和某个同样也是学霸的人的战场了。

    “虽然这么说,但是今晚我还有书想看,所以宵夜的事就拜托了。”

    别问她为什么不让青木大吾去准备宵夜,那是因为大晚上的她可不想为难自己的胃。

    无铭皱了皱眉,嫌麻烦的他刚想拒绝就见到面前的少女对他露出了绚烂的微笑,“……拜托了。”

    无铭:……

    根本没办法拒绝!

    青木大吾在青木宅呆了两天之后第三天终于回去了,回去前他抱着青木嚎啕大哭,那眼泪就像瀑布一般哗哗流着,愣是打湿了青木的衣服,青木忍着想要暴揍他一顿的冲动将他塞进了出租车。

    “葵~我不要回去,我想跟你在一起!”

    看着青木大吾仿佛生离死别的模样青木额头的青筋跳了跳,“一个大男人哭什么哭,三天两头往我这跑你不烦我都烦了,有种你就哭着回学校,让大家都见见哭鼻子的青木大吾。”

    青木大吾用含泪的目光盯着她看了半晌悲痛欲绝的说,“……我们绝对不是亲生的。”

    青木毫不犹豫的说,“本来就不是亲生的,谢谢!”

    青木大吾又是一阵鬼撕心裂肺的哭。

    青木无奈的叹了口气,“好了,我看这样吧,下周我去你学校看你。话说回来,我还都没去过你的学校,就当参观好了。”青木托着下巴思考着,“叫什么学园来着。”

    “远月学园。”

    一听青木要去学校找他青木大吾立马激动的接到,他握着青木的手用满是期待的目光看着它,“来之前给我电话,我会去接你。”

    青木点了点头表示知道。

    终于送走了还是半个孩子的青木大吾青木开始着手训练的事。

    青木宅有两个地下室,一个被青木的父亲当做了地窖储存美酒什么的,而另一个一直空着,青木在定下训练项目的时候找了工人连夜加工,将它改造成了一个健身房,里面健身器材应有尽有,而且青木还扩大了面积,隔出一块地方做练习场。

    青木是艾露莎一手教出来的,所以比起赤手空拳的格斗她更擅长用兵器分胜负。虽然艾露莎传授的她都记在了脑海里,但毕竟经验有限没办法真正的发挥效用,所以无铭觉得当务之急是要增加她战斗的经验。

    无铭投影出惯用的黑白双剑。

    “等……等一下。”泛着银光的利刃让手上拿着木刀的青木不得不喊停,她冲黑脸的英灵微微一笑,“不、不用一上来就亮真家伙吧,只是训练而已。”

    真要对上她手上的木刀分分钟被砍成两段吧!

    无铭看了她一眼然后投影出了一把金光闪闪的宝剑,丢给她,“你用这个。”

    青木看着那把被随手丢过来的剑手忙脚乱的接住,她松了一口气后挑着眉不满的对白发英灵到,“喂!不能温柔点拿过来吗?要是不小心砸到我身上怎么办。”

    受伤事小要是一命呜呼就糟了。

    无铭一脸嫌弃的看着她,“啧!竟然接住了。”

    “……”

    喂喂喂!刚才那家伙绝对是故意的吧!我都听见了!

    于是训练就在青木对无铭的不满中拉开个帷幕。

    “好重!”

    无铭给青木的是一把黄金剑,青木刚刚拿到手的时候还不觉得,在阻挡了两下无铭的攻击以后发现手中的剑越来越沉,现在她拿着剑的手已经在发抖了。无铭发现她连剑也拿不了不由嗤笑了一声,“等你拿得动手上的剑以后再来找我吧。”

    说着他就灵体化消失了,根本不给青木说话的机会。

    第一次训练就这么不欢而散让青木有些沮丧,她看着手中的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是不是太严厉了一些。”

    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黑猫在英灵面前舔着爪子洗脸,“在此之前她可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女孩子,不要说黄金剑了她连木刀也没拿过。”

    无铭冷哼一声,“如果连这程度也达不到,就算有我护着那家伙也离死不远了。”

    无铭看了眼青木所在的方向,少女在短暂的愣神以后开始拿着黄金剑当日本刀在挥了,不过毕竟没有受过正式的指导她挥刀的姿势非常别扭,用力的方式也有些奇怪。

    科尔温也看了眼青木两边的胡子翘了翘,尾巴在身后打了一个卷然后放在身侧,“大概是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吧,在我看来女孩子就是拿来爱护的,如果是我的话我绝对不会让她有拿剑的机会。”

    无铭诧异的看着它,“你喜欢那个女人。”

    “这很奇怪吗?”科尔温大方的承认道,看着青木的目光变得温柔起来,“葵她是个温柔又坚强的孩子,这样的女孩子是很容易吸引周围人的目光的!我看她身边这样的人似乎就不少。”

    它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回头问,“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时不时对她卖个萌撒个娇什么的,不然她要是喜欢上别人怎么办。”

    无铭:“……”

    这家伙还真把自己当成一只猫了。

    另一边青木在运动之后觉得有些渴,忘记准备茶水的她只得慢吞吞的挪到厨房里找水喝,她从桌子上拿了一个茶杯然后像往常一样打开冰箱拿矿泉水。

    冰箱打开的那一刻一股冷气迎面而来,正好驱散了青木运动后的热度,她看了眼冰箱里的矿泉水向自己常喝的那个牌子伸去……

    ……结果抓了一个空。

    “咦——”

    突然袭来的寒意让青木身体不由一抖,等回过神她面前的冰箱突然不见了,眼前是皓皓白雪。还未等她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她突然感觉到有东西抓住了她的手,下一秒一股力道将她拉了过去,青木尖叫了一声不由自主的顺着那个力道摔了过去,然后不知道她被什么绊了一脚噗通一声摔到地上,头磕在凹凸不平的地面晕了过去。

    就算晕过去额头上的伤口还隐隐作痛,青木被疼醒过来,下意识的想要看看自己伤得怎么样了,结果一动之后才发现她竟然被人用绳子捆得严严实实,像一个蚕蛹一样只有一颗脑袋留在外面。

    “这是怎么回事!”

    她不会那么倒霉碰到了绑架犯了吧!

    青木不停挣扎着,层层又叠叠的绳索将她套得严严实实,青木憋红了脸也没能把绳子挣脱。

    “可恶!这到底是谁绑的,被我抓到我一定要绑着他把他吊到树上。”

    骂骂咧咧的青木下一秒就听到了脚步声。

    也许是听到了她这边的动静绑匪过来查看情况的。

    如此这般想着青木更慌了,她比刚才更加用力的挣扎。脚步声越来越近青木紧张的看着传来声音和方向,不一会一个人从她刚才盯着的那个方向走了出来。

    那是一个有着一头如晚霞一般瑰丽的头发的少女,身上穿着类似古时□□的服饰,她慌里慌张的跑过来,正好和站起来想要躲起来的青木正面对上。

    天空一般的蓝眸对上紫水晶一般的紫眸两个人俱是一愣。

    “你……”

    “你……”

    两人刚想说话从红发少女跑过来的方向又跑过来几个人,超高的颜值让青木一时间移不开目光。

    卧槽!她这是又跑到什么地方来了?

    青木看了看他们又看了看自己,两边截然不同的画风让她猛然间醒悟过来,“难道是……”

    她抽了抽嘴角脸上的表情有些崩溃。

    就算是之前她进行空间转移的媒介一直是门,就是我们房子普通的门,唯一一次特殊点的是帐篷的门,那还是之前在银时那个世界时的事。

    而这一次……

    “我只是开了下冰箱而已!!!”

    照这趋势,是不是她以后掀个马桶盖这会把“门”打开!

    ……为什么他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

    青木绝望的跪地。

    “那个……”一个温柔的声音在青木身边响起,与此同时那人伸出手将跪在地上的她扶了起来,一脸担心的看着她,“哪里不舒服吗?还是觉得伤口疼。”

    青木闻声抬头,对上红发少女纯真的眸子。

    “公主殿下!”

    不等青木开口说话一个身穿青色长袍的男子就插了进来,他用自己的身体将青木和红发和少女隔开,脸上表情紧绷,眉头紧蹙,一脸戒备的看着被捆成一个蚕蛹的青木。

    “离她远点,还不知道她有什么目的。”

    因为对方的气势太强青木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她维持着被红发少女扶起来的姿势看着以保护者之姿站在少女面前的人,不久晚了一步的其他人也加入了保护红发少女的行列。

    一时间被这个多双不善的眼睛盯着青木不知怎么的觉得有些紧张。

    “那个……”她有些无措的看着面前的几个人,努力的扯出一抹微笑,“……能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空气有那么一会凝滞,就在青木觉得已经得不到答案的时候人群里一个有着绿色头发的少年说话了,“这里是风之领地。”

    那是哪?

    虽然得到了回复但是青木依旧不知道这是哪里。

    青木感激的看了他一眼,“谢谢。”

    “不不不!能为美女效劳是我的荣幸。”

    他突然凑了过来脸跟青木离的非常近,青木下意识的想躲,但是她忘了自己身上还被捆着,这一动身体就失去了平衡直挺挺的朝后摔去。

    一只手及时从后面扶住了她的腰,制止了她继续摔下去的动作。

    青木一抬头就看到绿发少年近在咫尺的脸,对上青木的目光他温柔的笑了。

    “小心点,要是磕着碰着我会心疼的。”说着他的手趁机在青木腰上揩了一把油。

    “……”

    (#`皿′)

    这家伙竟然趁机吃她豆腐。

    看到青木额上爆出来的青筋,还有脸上毫不掩饰的愤怒,那人突然笑了笑,说:“可以了!”

    说着他开始替青木解开身上的绳子。

    青木不明所以得看着他,什么可以了。

    同样一头雾水的还有对面的红发少女,还有一个手上缠着绷带的银发少年。

    他茫然的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什么?什么?”

    旁边一个橙发的少年安慰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没关系,就算是这样我们也不会歧视你的,我们就喜欢你这蠢萌蠢萌的样子。”

    单纯的少年疑惑的眨了眨眼。

    下一秒一个蓝发少年这拍了拍他的肩,因为他的脸上戴着面具银发少年根本不知道他想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但是有一件事他明白了,那就是他又被这几个人嘲笑了。

    银发的少年不满的嘟着嘴跑到红发少女身边,“公主你看他们……”

    “公主?”

    这是青木第二次听到有人称那位红发的少女为“公主”,她有些好奇的打量着他们,从他们的服装上就能看出端倪,只是她实在从他们身上看不出有任何公主和侍卫之间的关系。

    听到青木的那一声“公主”众人才后知后觉的想起红发少女身份和特殊性,顿时又是一阵紧张。

    青木察觉到气氛的变化不由一愣,立马知道那个“公主”不是随便可以叫的。

    “好了。”

    “谢谢!”

    重获自由的青木对绿发少年展颜一笑,她活动了一下手腕,身体在原地随便跳了两下,确定全身上下除了额头没有其他的伤口以后这才放下心来。

    “自我介绍一下好了。”青木冲那几人露出一个绚烂的微笑,“我叫青木葵,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

    “青……”蓝发的少年小声的呢喃了一声立即有一只松鼠从树上跳了下来,啪一声贴在了少年的面具上。

    “噗啾~”

    被突然出现的松鼠萌出血的青木眼巴巴的看着少年把松鼠抱在怀里,原本接下来要说的话也被打断了,而且看样子已经没有了要继续说下去的样子。

    “卡哇伊!这个……那个……我们摸摸它吗?”

    不知什么时候青木已经窜到了蓝发少年的身边,一脸期望的看着他。

    第一次被女孩子这么盯着篮发的少年有些不知所措,倒是他怀里的那只松鼠看到青木“噗啾”一声就跳到了青木头上,抓着她的头发在那里咬。

    “看样子它很喜欢你呢。”

    红发少女不知什么时候也凑了过来微笑着看着青木,虽然大家对眼前这个女孩的身份还有所怀疑但是她却不愿意去怀疑她。

    因为她有着一双如大海般宽缈的眸子。

    “青木桑……”

    “叫我葵就好。”青木笑着打断她,“我们年纪看上去相差不了多少,不需要用敬称。”

    少女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我叫尤娜。”

    “尤娜。”

    青木叫了一声红发的少女立即点了一下头。

    两个少女相视一笑,青木再一次开口了。

    “虽然在这时候问这个问题有些不恰当,不过我实在有些在意。”

    青木挑了挑眉梢,嘴角慢慢向上扬起露出一个绚烂无比的微笑,“你知道之前是谁拉了我一把吗?”

    她可没有忘记有人拉了她一把,托他的福她又来到异世了。

    被她知道那是谁她一定要好好“谢谢”他。

    “这个……”

    原本还笑容满面的尤娜在听到青木的问话之后突然身体一僵,紫色的眸子朝青木身后扫去,青木警觉的朝后看去。

    在青木问出那个问题之后就察觉出不妙的几个人对视一眼,异常有默契的朝旁边走了一步,所以当青木回过头的时候她看到的是正懒洋洋打着哈欠的黑发少年。

    “……”

    似乎是察觉到她的目光那人瞪了她一眼语气不善道,“看什么看。”

    青木非常淡定的收回了目光……

    她收回之前的话,这个人她打不过。

    她转而向身边的尤娜求助,“尤娜这些人是?”

    “他们是我的同伴。”

    尤娜点着人头替青木做了介绍,青木一一跟他们打个招呼,然后发现除了那个叫白的少年其他的似乎都挺好相处的。

    对于这个突然间冒出来的女人白保持着习惯持有着戒心,虽然他觉得把不知底细的人留在身边不好,但是当他看到尤娜开心的样子就什么也说不出口了。

    瞿鹤笑眯眯的示意白看向那边聊得热火朝天的两个女孩,“还是趁早打消那个想法吧,如果你这么做了,尤娜会伤心的。”

    大概是因为同行的都是异性的关系,尤娜对这个半路加进来的女同胞非常的友好,两人只是坐在一起聊了一会很快就互相引为知己了。

    不要怀疑,女人的友谊来得就是这么快!

    白无语的看着有说有笑的两个人,额上的青筋突突的跳着,他一把抓过瞿鹤的衣领怒气冲冲道,“为什么白蛇那个家伙也会掺和进去。”

    瞿鹤摊手,“这我怎么知道。”

    白继续咬牙,“你别忘了她是谁带回来的。”

    瞿鹤眯着眼笑了,“不要这么说嘛,把一个女孩子丢在路上太没有绅士风度了。”

    顿了一会他又接着说,“啊!我忘了你是雷兽,兽嘛哪里有绅士一说。”

    白的火气被成功挑起,“你这个混蛋下垂眼!”

    眼看着两人就要打起来悠突然插了进来,“到此为止!”

    他看了眼白又看了眼瞿鹤,“柴火没有了你们谁去捡点回来。”

    瞿鹤看了眼青木的方向,为了避免自己之前做的事暴露而被痛扁一顿他还是暂时离开的好。

    “我去!”

    他自告奋勇的举手然后朝着林子的方向走去,他要进林子必定会经过青木和尤娜这边,他神色自然的和他们打了声招呼然后走进了林子。

    青木盯着他的背影看了半晌突然非常肯定到,“把我拉到这里来的就是瞿鹤吧。”

    没有想到她会猜到尤娜不由下了一跳。

    “……葵是怎么知道的。”

    “虽然到了这边之后我就失去了意识,事情发生的太突然,那时候的我有些害怕,不过我还是下意识的记住了抓我的那只手。”

    手指细长,上面没有多余的肥肉,指腹的地方有一层茧,应该是一只善于表演乐器的手。虽然有些粗糙,但是那只手很温暖,那温暖的感觉和之前瞿鹤牵着她的时候一样。

    “瞿鹤他不是故意骗你的。”尤娜一脸紧张地替瞿鹤说情,“我们在旅行途中看到突然伸出了一只手,我被吓了一跳,瞿鹤为了保护我才用力去扯,没想到真的扯出一个人。因为不知道你的身份和目的所以才将你绑起来的……接下来的你就知道了。”

    “不用那么紧张啦!”青木捏了捏尤娜的脸颊,“我不会把他怎么样的。”

    “真的?”

    不能怪尤娜不相信她,都怪之前她说要教训那个人的时候杀气太过于强烈让人家有了心理阴影。

    “不管是谁看到突然冒出来的人都会抱有戒心的。”青木表示理解,如果是她的话她大概也会做同样的事。

    “葵……”

    青木朝尤娜露出一个微笑,“不知怎么的总觉得瞿鹤君有种熟悉的感觉,而且看在尤娜的面子上我也会手下留情的。”

    只是手下留情么。

    尤娜突然对今后瞿鹤的安全感到担忧。

    “话说回来……”青木脸上和笑容一僵,嘴角有些抽搐的往尤娜身后顿了顿,“为什么季夏君老盯着我看。”

    他已经一言不发的盯着她看了很久了。

    看到青木的动作季夏这才收回目光,对上尤娜朝他看来的目光他脸上一红表情有些慌乱,“公主!你不要误会我只是觉得青木小姐的服装有些奇怪……”

    在遇到尤娜之前都没有出过村子的季夏表示,原来村外还有穿着这么大胆的人吗?

    也不怪季夏会如此大惊小怪,在这个未知的古风世界里青木露胳膊露腿的穿着太过于大胆,恐怕花楼的女子都不会穿的如此暴露。

    初来乍到的青木对此一点也没有自觉,听了季夏的话后她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衣着,觉得并没有什么不妥。

    对上青木疑惑的目光发出疑问的白龙不知道脑补了什么突然间留下了眼泪,“可怜的青木桑,你们的村子是有多穷连一件完好的衣服也没有。”

    明白过来的青木也跟着在抹眼泪,“呜……葵我把我的衣服给你穿……”

    看着面前两泪连连的两个人真·有钱人·有小金库·钱多人傻的青木一脸懵逼。

    她怎么不知道自己是出自穷村子连衣服也穿不起的人。

    “不!你们误会了,我这穿着在我那很正常。”

    只是普通的短袖短裤就这这样,要是她穿着泳衣呢?

    两个泪人听了青木的话哭得更凶了,青木手忙脚乱的安慰完这个又安慰这个,好不容易才把两个人给劝住了。

    青木抹了把头上的汗,这简直比让她跑十圈还要累人。

    啊!说到跑步……

    “那个尤娜我能问你一件事吗?”

    刚哭完的尤娜眼睛还红红的,擦眼泪的样子让人看着格外心疼。

    “什么事?”

    尤娜俨然已经把青木当做了姐妹会她是有问必答。

    “你们找到我的时候有看到别人吗?我的身边有没有一个红衣白发的男人。”她用手比划了一下,“大概这么高。”

    之前醒来的时候她的魔术回路告诉她无铭也来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联系不上他,从契约回路上传来的魔力很不稳定,青木猜测他出事了。

    “男人?”

    尤娜回想了一下。

    那时他们不小心闯进了一片满是白雾的林子,可见度非常低,他们怕走散彼此走得非常近。所以当尤娜被突然冒出来的手抓住的时候他们才能迅速的找到人并做出反应。瞿鹤将青木拉出来以后青木就晕过去了,为了避免麻烦他们很快就离开了,周围雾很浓所以她也没有注意那里还有没有一个人。

    “是葵的同伴吗?”

    青木点了点头,“我们两人失散了,他好像碰上了一些麻烦得快点找到他才行。”

    “你怎么知道他碰到麻烦了。”

    “他是我的守护神,我可以通过契约感受到他的状态。”

    “原来如此,就和我们四龙兄弟一样。”

    “……”

    青木回答了之后才发现之前那不是尤娜的声音,她撇过头看到一个金发的少年,他的手背在脑后一派闲适的样子,注意到青木的目光他给了她一个微笑,“小姑娘看样子不是一般人呢。”

    眼前明明是一张笑脸,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青木下意识的觉得危险。

    眼前这个人之前尤娜给她介绍过,叫做泽诺,是刚刚加入他们的同伴。

    青木和泽诺对视着。

    “我只是个普通的人类。”她说,“……本来是这样的,但是不久前发生了一些事让我变成了魔导士。”

    “魔导士?”

    围着青木的人一脸懵逼。

    “呃……”青木试图找一个他们可以理解的词,“……就是会使用一些奇怪的能力的人。”

    青木尽量用通俗易懂的话语来解释,绞尽脑汁之后青木觉得比起解释实际行动会来得更方便。

    “比如说这个……”

    她看了眼白所在的方向,双手举起发动了隔空取物的能力,她做了个抓的手势下一秒原本背在白身后的大刀竟然凭空出现在了青木手里。

    青龙偃月刀的重量让青木身形有些不稳,她将刀柄插在地上对已经目瞪口呆的几个人说,“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好厉害!”

    回过神的尤娜很给面子的鼓掌,“就像之前我和白偷偷溜出宫看的杂技表演一样。”

    “我这是空间魔法跟杂技表演是没发比的。”

    一群人星星眼看着她。

    被抢了刀的白怒瞪着她。

    青木把刀还给他,“我并没有骗你们,我来自很远的地方,也确实是在找人。你们也不用担心我会对你们做什么,在这里除了我的同伴和刚刚认识的你们其他人我一个也不认识。”

    青木坦白一切只为了让眼前这个男人相信她。

    “不信任我也没有关系,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伤害尤娜。”

    比天空还要湛蓝的眸子非常的坚定让白不由有那么一会缓神,他把刀背到身后脸上表情还是那副淡淡的,他扫了她一眼,“就算你想那么做我也不会给你那个机会和。”

    说着他背着他的刀朝林子里走去。

    “雷兽你去哪里?”悠担忧的叫了一声,“马上就要吃饭了不要乱跑。”

    白挠了挠头一脸嫌麻烦的表情,“我去找瞿鹤,那家伙不知道跑哪里捡柴火了。”

    想到那个失踪人口悠妈妈确实有些担心,他挥了挥手放行,“快点回来。”

    “知道了。”雷兽懒洋洋的答道。

    悠开始做晚饭的最后准备,青木闲着也是闲着就想帮忙。

    “悠君,有我可以帮忙的吗?”

    悠见她兴致勃勃的样子不忍心拒绝,“那你帮我把调味包拿过来。”

    细心的悠专门缝了一个布袋装必须的调味料,就放在他包里,不远也就是个伸手就能拿到的距离,而青木就在它旁边所以悠才会拜托她。

    青木顺着悠的目光看到了就在她脚边的包裹,她弯腰捡起,“是在这里面吗?”

    在悠的示意下她开始掏包包里的东西。

    看上去小小的一个背包里面装的东西还真不少,青木翻了好一会才找到悠要的调味料。

    “先把盐给我。”

    悠头也不抬的说。

    盐?

    青木往袋子里看了看,几个瓶瓶罐罐上面都用墨水写了字,方便分辨里面是什么。

    青木松了一口气把写着“盐”字的瓶子递给悠,悠接过随意地看了一眼就熟练的往锅里撒。

    “哇~悠君的动作真熟练,而且好香闻着我肚子都饿了。”

    青木看着悠的动作忍不住赞到,悠红了红脸然后仰着头颇有几分得意的意思,“小意思,这种事怎么能难倒我这个美男子,你就放心大胆的吃吧。”

    悠表示,这个队伍里已经有好几个怪物了,也不在乎再多一个。

    青木笑盈盈的看着悠,“悠君长大后一定会是个好老公呢。”

    “诶?”

    没想到她会说这个,原本还得意洋洋的悠立马飞红了脸,“说、说什么呢!”

    青木歪了歪头有些不解的说,“难道我说错了吗?在我们那边会家务的男生是很有魅力的哦!”

    悠害羞的拍了她一下,“讨厌啦,说什么大实话呢。”

    青木继续笑眯眯的,“和悠君不一样,我什么家务也不亏会而且还经常把家搞的一团糟。啊哈哈哈!我是不是很没用啊!”

    就因为这点她可没少被人嫌弃。

    比方说幸平创真,比方说无铭。

    悠目光怪异的看了她一眼,在他所处的这个时代里,女人在家相夫教子,女掌内男主外这是保持了好几百年的传统,为了让女儿出嫁不被婆家看不起父母在她们很小和时候就在指导他们这些事情,他实在不知道还有像青木这样的例子。

    原本站在一边的尤娜听到青木和悠的谈话也插了进来,“葵也是吗?我也是什么也不会呢。”

    两人再一次从彼此身上发现了共同点顿时开心的笑了起来,

    悠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表情有些疑惑。

    尤娜也就算了,身为公主养尊处优什么事都有下人处理的尤娜不会那是正常的,但是青木……

    “大概是因为我父母常年不在家的缘故吧,没有人教过我这些。”

    青木的回答让悠更加疑惑,正常情况不是应该独立生活的女儿为了生存下去而努力学习生活技能的吗?

    “大概是我懒?”

    已经无言以对的悠递给她一块碗,里面装着热腾腾的热粥,“这是你的。”

    已经饿了一天的青木道了声谢就抱着碗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

    青木虽然喜欢美食但是实际上她对吃的东西并没有特别的要求,有好吃的她绝对不会亏待自己的胃,受条件限制的时候她也不会抱怨而是心怀感激的吃掉。如果不是遇见尤娜他们本该风餐露宿的青木现在根本连一口热汤也喝不上,更不要说美味的粥了。

    以青木遍尝美味的舌头来说悠的手艺虽然比不上那些专业人士,但是悠的粥有一种温暖的感觉,就像悠给他的感觉,温柔又温暖。

    不止悠这些人大多都有给她这个感觉。

    感觉自己遇上好人了。

    青木泪眼汪汪的笑了。

    悠见到她这个模样愣了愣,抱着碗在哪微笑的青木在他眼里看着就像因为看就没吃东西突然吃饭饭而心满意足的人。想到之前青木穷人的设定悠有些心疼,眼眶微红,“慢点吃,锅里还有让你吃个够。”

    用异常温柔的声音说完这话他转过头恶狠狠的拍掉拿着勺子准备再次一碗的大男人,“不准动!这里没你们的份。”

    “那个……我才吃了一碗……”

    没饱的肚子开始咕噜噜的叫着,他们眼巴巴的看着锅里的粥。

    悠毫不退让,“这些是青木桑的你们谁也不能抢。”

    “诶!”

    一直都很能吃的泽诺首先发出了抗议声,“泽诺还没有饱……”

    “男子汉大丈夫随便去树林里挖两块树皮啃就可以了。悠说的大义凛然那些人却惨白了脸。”

    已经习惯了悠的手艺让他们去啃树皮什么的。

    “快去吧。啃得多的我会替他竖拇指点赞的。”

    “……”

    “悠,你偏心,你重女轻男。”

    有人不满的抗议到,“她长得还没我好看,为什么她可以吃我却不可以。”

    “啊呀!肚子还在唱空城计。”

    “就一碗,就一碗!”

    回答他们的是悠的一声冷哼,然后他当着他们的面把锅端到了青木面前,一改之前怒气冲冲的模样脸上笑得无比温柔,“青木桑多吃点,你看你那么瘦。”

    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