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一扇门的距离 第15章
作者:錵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燃烧了一夜的篝火终于无力的熄灭,天边有了一抹亮光,随着那光芒越来越亮新的一天又开始了。青木找尤娜借了一件披风挡住了自己身上对他们这边人来说有些怪异的衣服,不是没想过直接换上这边的衣服,而事实上昨晚尤娜拿了一件自己的衣服过来,青木试穿了以后发现穿着这衣服她根本连走路也困难,无奈她又穿回了自己的衣服。她看了眼就算穿山越野也没有一点不适的尤娜,突然觉得从某些方面来说尤娜还是很厉害的。

    “葵真的决定要去找伊克斯吗?”

    青木回过头正对上尤娜担心的眸子,“不是你说的吗?神官大人知道很多事,那么让他找一个人应该很简单吧。”

    “那个神官……伊克斯他可能和你想得不一样……”想到伊克斯废材的模样白实在不忍心打击她。

    青木疑惑的看着他,“怎么不一样。”

    “等见到了你就知道了。”

    没有得到想要的回答青木转而向尤娜寻求答案。

    红发的少女笑盈盈的看着她,“伊克斯是个很温柔的人,我想他很愿意帮助葵的。”

    在从神官那得到指点的尤娜眼里伊克斯是一个温柔又强大的人,虽然生活能力差了点。

    从尤娜那里得到模糊的描述的青木在见到伊克斯本人以后整个人都惊呆了。

    这宛如盗贼光顾的房间,流血背面晕倒在地的男人。

    ——这场景怎么觉得有点眼熟?

    经过一番波折她才知道那个倒地的男人就是神官伊克斯,之所以满头血的晕倒是因为太饿了摔倒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头,而房间乱糟糟则是因为某人自理能力太差一不小心就搞成这样了。

    青木感觉从他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她难以接受的捂住自己的脸,现在她总算是知道无铭见到被她破坏的一团乱的房间时候的心情了。

    “这位就是青木小姐吧!”

    因为在想别的事情被点到名字的青木下意识的立正站好应了一声“到!”

    应完以后她才想起这里不是她的那个世界,更不可能在学校,察觉到自己声音太大的青木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对、对不起……我走神了……”

    青木刚才那一声确实应得很大声以至于大家都吓了一跳,最先反应过来的是伊克斯,他温柔的看着青木,“没有关系,青木小姐是想到你那里的事了吗?”

    看似普通得一句话却让青木整个人为之一愣,天空蓝的眸子骤地一缩,她看着伊克斯的目光变了又变,终于平静下来。她点了点头,“嗯!我想到我也经常把家里弄得一团糟。”

    青木冲他笑了笑,“我觉得我们会有很多共同语言。”

    “我也这么觉得呢!”

    什么共同语言?

    商量怎么把房子拆得更彻底吗?

    在旅途中已经见识到青木的破坏力的悠决定要让这两个人保持距离。

    虽然这么想,但是不知道他们要说什么,神神秘秘的竟然把他们全部都支开了。

    看着只有他们两个人呆的房间,悠担心等下再过来的时候这里只剩下一片废墟。

    房间里,青木和伊克斯面对面坐着,年轻的神官面上是一如既往温和的微笑,“青木小姐有什么要问我的吗?”

    青木担心的看了眼他的额头,之前的被磕破的伤口已经被悠细心的包扎起来了。

    注意到她的目光伊克斯抬手摸了摸缠在头上的绷带,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

    “没有想到你会和尤娜公主同行。”

    青木从他身上收回目光和眼前这位神官对视着,对方脸上温和的笑容还有随意的态度让原本还有些紧张的青木放下心来。

    伊克斯没有等着青木开口而是接着到,“三天前我在梦境里知道了你的事。”

    作为神官,作为神和人类之间的传递人,他的梦境有着不可思议的力量。伊克斯接下神官这个职务已经好几年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奇怪的梦。虽然知道神不会骗他但是他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对于伊克斯知道她来历的事青木之前已经猜到了所以这会也没有很吃惊,“那你一定也知道我来找你的目的了。”

    伊克斯缓缓的点了点头。

    青木有些激动,“我的同伴在哪里?”

    伊克斯突然间沉默了,这让等待答案的青木无比焦急。

    伊克斯盯着她看了半晌,青木脸上的焦急是那么的明显就算是瞎子也看得出来,他重重的叹了口气,说出了青木一直等待着的答案。

    “他在高华国的王宫里。”

    “王宫?”

    青木的眉头不由一皱,无铭怎么会在那里。

    “他的状态不大好是不是……”青木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但是她想说什么伊克斯也猜得到。

    “我看到他被关在像地牢一样的地方。”

    和被尤娜他们温柔对待的青木不同,无铭无愧于他幸运e的属性在地牢里体验了一把刑罚的滋味。

    青木蓝色的眸子骤的缩起手在两侧握成了拳头,她猛地站了起来要往外走,“我去救他。”

    “等……”

    饶是想到她会是这个反应的伊克斯也因为她的这个举动而吓了一跳,他一个飞扑过去想要拦住青木,结果废材病犯了的他不知道绊到了什么“噗通”一声脸朝下摔到了地上,青木只是在旁边看着就觉得疼,不过因为这个意外青木没有再往外冲了。

    “你没事吧。”

    青木试图扶他起来,被摔蒙的伊克斯回过神的第一件事就是拉住青木,一脸紧张而又焦急的说,“不要去,你会死的。”

    青木愣了愣然后一手覆在伊克斯抓着她的手上,伊克斯诧异地抬头正好对上少女甜美的微笑。

    “神官大人既然从梦境里知道我的话那么也知道我这段时间一直在做梦吧。”

    伊克斯愣愣的看着她。

    虽然他预知了她的到来也知道了她的一些事情,但是具体细节方面他却不知道。

    青木口中的最近并不是单指这两天,而是连在原来世界的时间也算了进去。

    虽然梦的内容很奇怪,但是最开始的时候她以为只是一个普通的梦,因为自从遇见科尔温以后她身边发生了太多怪异的事,噩梦什么的已经习以为常了。

    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青木回想了一下,似乎是在银时那是世界的时候就开始了。

    从来没见过真正战场的青木在初次见到满地的尸体和鲜血的时候直接就晕了过去,大概是那时候的画面给她的印象太过于深刻她连着做了好几天的噩梦。

    那是一块荒芜的平地,地上插着无数的刀剑,透过弥散的白雾可以看到远处的火光……

    最开始的时候这梦镜是和其他梦混在一起的所以青木也没有太在意,但是后来这一幕的场景越来越清晰,画面也开始有了变化。

    赤红的荒野上面有一座由尸体堆积而成的小山,小山的顶上站着一个人,他手中的剑正插在一个尸体身上,身后是如血的残阳。他一个人背对着夕阳站着,整个世界只有他一个人,青木看着那个画面凶口闷闷的疼。

    之后梦境用倒叙的手法跟她讲述了一位青年的一生,将他成为如何成为英雄,讲他如何战斗,讲他因为背叛而被送上绞刑台,讲他成为英灵后如何帮人类实现愿望,讲他如何陷入困境……

    她在梦里看完了一个人的一生,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怎么可能放任那个人不管。

    而且……

    “无铭是我的守护神,没有他的话我分分钟就会死掉的。”

    少女用一脸轻松的表情说着让人心惊的话。

    伊克斯无言的看着她。

    似乎是看出他的担心青木给了他一个放心的微笑,“不用担心,我会带着无铭平安回来的。”

    这一次伊克斯说话了。

    “那么我来传达神的声音……”

    青木从伊克斯的房间里出来的时候看到了等在门口的悠,青木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见她出来的悠下意识的看了眼她的身后,见房子完好无缺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青木有些无语的看着他,“我和伊克斯只是坐着说了一会的话。”

    “两个生活白痴凑到一起就算只是面对面坐着我也担心桌椅的安全问题。”悠很认真的回答到。

    “…………”

    见她沉默不语悠伸长了脖子往房间里面看,“伊克斯呢?”

    “神官大人替我转达了神的声音然后累倒了,我已经扶他上床休息了。”

    传达神意是非常耗精神力的事,每次传达完之后伊克斯都会累倒。

    悠有点担心想要进去看看,青木叫住了他。

    “看到尤娜了吗?”

    “尤娜和雷兽在林子那边。”

    告诉了青木想要知道的答案悠迫不及待的冲到了伊克斯的房间,然后他终于明白青木之前的沉默是为什么了?

    两个生活技能白痴真的像他说的一样把房间里的桌椅都弄倒了,而伊克斯就在这一片家具的废墟里躺在断成两截的榻榻米上。

    “青木葵!”

    已经远远遁走的青木听到悠的声音异常无辜的摸了摸鼻子。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是那些家具先动手的。

    青木找到尤娜的时候她正在和白正在深情(?)对望着,青木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不打扰他们,结果往回撤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了树枝被他们发现了。

    “葵!”

    看到青木尤娜开心的朝她跑了过去,被丢到一边的白对青木投去怨愤的目光。

    青木:“……”

    “葵找我有事吗?”

    青木笑看着她,“你怎么知道我是来找你的不是来找白的。”

    “白?”尤娜有些懵,他们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原本是想找尤娜帮忙的但是在见到白以后青木就改变了这个主意,她伸手摸了摸尤娜的头然后看向面无表情的男人。

    “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白蹙起了眉。

    尤娜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然后鼓着腮帮子一脸不开心道,“我也要听。”

    青木笑着戳了戳她鼓鼓的脸颊,她的脸很快就泄气了,尤娜躲开她的手捂着自己的脸往后退了一步,“讨厌啦,我的脸又不是棉花。”

    “可是尤娜的脸比棉花还要软,看着就很想咬一口呢。”

    话一说完尤娜就红了脸,青木顺势就在她脸颊亲了一口,下一秒尤娜的脸就仿佛被火烧红的铁板一样。

    “你这家伙对公主做了什么?”未等尤娜发作白先发难了。

    青木疑惑的眨了眨眼睛,“为什么你会生气,你要是想亲的话没人拦着你的。”

    闻言白的脸微不可闻的红了,他怒气冲冲的用手指着尤娜道,“……谁要亲这个干瘪的小丫头了。”

    下一秒白伸出的手指被人抓住往反方向的折,同时响起的还有尤娜愤怒的声音,“白你个笨蛋!笨蛋!笨蛋!”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跑了。

    “生气了呢。”

    白怒目而视,也不知道是谁害的。

    “找我什么事,现在可以说了吧。”

    白抱着大刀随意的靠在树上,斜了眼笑盈盈的青木。托她的福,等下还要去哄那位难缠的公主。不过,既然她都特意把人骗走了那就说明她拜托他的事并不那么简单,可能还和尤娜有关系。

    青木看着他直话直说,“我想要一份王宫的地图。”

    找到传说中的四龙以后他们为了下一步的行动而回到了这个风之领地的边境找伊克斯寻求答案,风之领地属于五大部落的风之部落管辖,在这个地方提起王宫白能想到的只有一个地方。

    一瞬间想到了不好回忆的白立马变了脸,“你想干什么?”

    见他这个反应青木就知道她猜对了,尤娜就是高华国的公主,只是因为某些原因不得不流落在外面。关于这事她不会去问尤娜也不会去探究,该她知道的时候自然就会知道了。她只是有些庆幸,还好支走了尤娜,看白的反应王宫这个话题对他们来说是个禁忌。

    在白戒备的目光下青木随意的找了一个地方坐下,背对着白,她的手指着远方的地平线,“我的同伴在那里。”

    虽然她可以凭借契约的连接用空间转移的魔法到无铭身边,但是她现在没办法连续使用空间转移的魔法,也就是说在找到无铭以后她有一段时间不能使用空间魔法,他们只能靠自己来躲避追兵,那么这时候有一张王宫的地图那就事半功倍了。当然,她不是没想过靠无铭的能力逃出来,但是他现在已经虚弱的如果不是她仔细探查根本察觉不到他的魔力,青木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拜托了!”

    青木异常诚恳的求到。

    白看了眼她手指的方向,眉梢轻挑,“你指错了,王宫在你指的反方向。”

    青木脸一红然后淡定换了另一只手指向刚才那个方位的反方向。

    “真蠢!说什么就信什么。你刚才指的方向是对的。”

    “喂!”青木跳脚,“你到底帮不帮。”

    白挑了挑眉,“哪有你这样求人办事的。”

    青木磨了磨牙,“你不帮我就告诉尤娜你喜欢她!”

    像是一下子被踩到尾巴得猫白整个人都跳了起来,“你胡说八道什么?”

    “是不是胡说八道你自己心里清楚。”

    “……”

    “怎么样?帮不帮?”

    白咬牙切齿地:“……算你狠!”

    青木回她一个灿烂的笑脸,“谢谢夸奖。”

    “……”

    这女人脸皮真厚。

    青木在跟白说了无铭大致的情况以后白就凭着记忆画了地牢的逃脱路线给她,还跟她说了机关的事让她千万小心。

    “这张是地牢到出口的地图,这一张是王宫的守卫地图。虽然这么说但这都是我们离开王宫之前得事了,苏……新帝继位肯定对守卫什么的重新安排,我画的地图只能作为参考。”

    青木将两幅图看了一遍就已经记在了脑海里。

    “我明白了。我是用空间魔法潜入到地牢,这些机关什么的应该不会被动到,至于守卫……”

    青木顿了一下。“……总会有办法的。”

    青木吐了吐舌头,白无语的看着她,这家伙不会什么计划着没有就要去王宫大牢截人吧,别人没救出来反而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性的白想好心的劝她一句,结果一抬头就对上她异常认真的眸子。

    他愣了愣。

    这个女人似乎也没有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

    似乎是看出白的担心青木冲他笑了笑,“不用担心,实在没办法的话我还有一个杀手锏。”

    这么说着青木摸了摸自己和耳垂。

    透过蓝色的发丝他看到了一颗红宝石。

    青木劫狱的计划定在了晚上,除了伊克斯和白其他人并不知道青木要干的事,她也表现的很自然若非事先知情不然真看不出她要去干那么危险的事。

    夜晚不知不觉的降临了,夜深人静,青木等所有人都睡了之后才偷偷摸摸得出了房间。她的身上还穿着短袖短裤,披风被她换成了黑色,正好和夜色融为一体。她偷偷摸摸的来到之前他和白谈话的那个林子,白天的时候她已经在那里画好了魔法阵。

    “你怎么会在这里?”

    看到白的时候青木有些吃惊。

    双手抱胸的白背靠着一棵大树,他的身后不远处就是青木画的魔法阵。

    “这种事总要有一个人帮你打掩护吧。”

    “谢谢!”

    青木道了谢就继续眼前走,她将帽子戴起站在了魔法阵里,她一踏去先前那只有图案和咒文的魔法阵就发出了耀眼的光芒,一瞬间树林亮如白昼。

    就算之前听青木说了魔法的事但是亲眼见到白还是吓了一跳,当光亮起来的时候他感到一股力量从青木那个所在的方向袭来,莫名的压力让他额上沁出了细密的汗。不过好在这个现象并没有多久,当光芒渐渐淡去那股力量也逐渐消散,白看着空无一人的魔法阵陷入了沉思。

    空间转移的魔法青木在上个世界使用了之后不论是熟练度还是精确度都有了非常大的提高,在加上这次有契约做引导所以青木很顺利的就潜入了地牢。

    有多顺利呢?

    她一睁眼就看到四肢被手铐脚镣绑住的无铭。

    青木吓了一跳见他垂着头一副进气多出气少的样子一脸焦急的想要冲过去,突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警惕的看了眼周围,确定没人之后她这才走近他,轻轻地推了推他。

    “无铭!无铭!”

    白发的英灵动了动,头缓缓的抬起循着这个声音看去。

    他在这个地牢里已经不知道第几天了,他身上的魔力所剩无力,原本可以灵体化的他不知道为什么没办法解除实体,以至于他被困在这里如此之久。再加上魔力枯竭,已经死过一次的他再一次感觉到了死亡。

    听到青木声音的时候他为了保存仅有的一点魔力切断了身体所有的知觉,不过当青木出现的时候因为契约的关系他第一时间就知道了。

    白发的男人抬眸看了她一眼,眉头一皱,虚弱的脸上闪过一丝嫌弃,“……太慢了。”

    多日滴水未进让他的声音听上去非常嘶哑,青木左右看了看没有看到任何类似水壶的踪迹。

    “你忍一忍,出去后我马上带你找水喝。”

    他点了点头。

    难得见他这么老实青木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

    青木先是给无铭输了一点魔力,然后有些头疼的看着困住他的手铐脚镣。

    “这个……要怎么开?”

    因为青木魔力的关系无铭已经脱离了魔力枯竭的状态,他看了眼手腕上的黑色铁块眼睛微微眯起。

    “!”

    听到他说话的声音青木随即又将注意力转到了他身上,只见无铭在说出那两个单词以后他的手心里便便多了一串钥匙。

    青木目瞪口呆的盯着那串钥匙。

    “这个……”

    无铭直接拿着钥匙去开锁,一边漫不经心的道,“我可以投影出我见到的东西。”

    “投影?”

    听到了新名词的青木歪着头疑惑的看着他。不过青木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很久,因为她清楚他们现在的处境。

    “身体恢复的怎么样?”

    青木用治愈魔法将他身上可以看见的伤口都治愈了,可以看得出无铭的脸色好了很多。

    “话说回来你到底是怎么沦落到这部田地的。”

    作为青木的守护神无铭的能力当然不弱,这点从之前他救她的时候就看出来了。但是,就是那么厉害的无铭现在却被人类困在了这里。魔力枯竭是一个原因,但是青木总觉得还有其他的原因存在。

    听了青木的话无铭瞪了她一眼,“还不是因为你!”

    一言不合就开门害得他毫无准备的被一起拉了进去,因为不是和青木同时被拉进门内的,所以落单的无铭只能用自己的力量去阻挡空间转移时带来的排斥现象,这也是他魔力枯竭的原因。至于为什么会被关到地牢里那是因为他被空间大门丢出来的时候是在半空,而他着陆的地点就高华国国王的书房,没有看到青木的身影它他便知道两人不小心失散了,为了抵抗空间力量而耗尽魔力和体力的无铭轻而易举的被高华国的士兵抓住,然后被当做刺客奸细严刑拷打,受尽折磨虚弱无比的他自然也没办法回应青木的呼唤,这就是青木无法联系上无铭的原因。

    简单的将自己这几日的遭遇说了一遍,说着说着一抬头他就发现某个女人正泫然欲泣的望着他。

    “……你那是什么表情”

    青木泪流满面的吸着鼻子,“没有早一点来真是对不起,让你受苦了真是对不起!”

    无铭愣了愣脸上表情有些奇怪,“这有什么好对不起的……”

    “无铭……”

    青木的眼泪眼看着就要掉下来了,英灵烦恼的蹙了蹙眉然后撇开头去。

    “我现在恢复的很好。”

    无铭看了她一眼然后盯着自己的掌心,他可以感觉到魔力通过魔术回路不断的传过来,但是身体却没有恢复过来,看样子长时间处于魔力不足的状态想恢复成原来一样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青木见他盯着自己的手发呆以为他还有哪里不舒服的青木担心的抓着他的手,“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他想也不想的答道。

    就算不舒服这个习惯什么都藏在心里的英灵也不会说出来的。

    “走吧。”

    他站了起来然后如法炮制的又投影出了牢房的钥匙。

    青木双眼亮金金的看着,心想等事情过去以后她一定要让无铭教她这个魔法,真是太方便了。

    清楚青木状况的无铭也没有说出让青木使用空间转移魔法这样的话,且不说她刚刚使用了这个魔法,之前她为了给他疗伤就耗费了不少体力,以她的魔力再次发动那个魔法还需要一段时间。

    为了节省自身魔力和减少青木在他身上耗费的魔力无铭难得体贴的灵体化,青木看了眼无铭消失的方向挠了挠头,“其实不用灵体化也是可以的。”

    “……别误会了,我只是为了保存魔力。”

    白发英灵用一如既往用冷漠的语气说着相反的话。

    青木忍不住笑了,口是心非的家伙。

    “既然都灵体化了,那么探查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青木没有得到回应。

    要是以往那人早就“啧”一声嫌麻烦的走掉了,看来她特意来救人也不是没有效果的。

    你看,好感度立马就上去了。

    就像白预测的一样王宫的守卫确实发生了变化,青木出了地牢以后就躲在一棵树上,在这里正好可以看到附近的守卫情况,树下士兵来来往往没有一个人发现这里多了一个外来者。

    “怎么样?”

    有着千里眼这项保有技能的无铭能看到比青木更远的地方。

    “不行!守备很森严暂时没有找到漏洞。”

    英灵的声音在青木头顶的地方传来,她仰头看了一眼毫不意外没有看到他的身影。

    “听说高华国现在的国王是杀了前任国王夺来的,白虽然没有特意说明但是从他千叮万嘱要我小心这件事可以看出来,那位新帝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这点从眼前这滴水不漏的守备上也看得出来。”

    无铭沉默的看着青木,这段时间的相处让无铭知道青木并不是那种遇到问题就退缩的女孩,关键时候总会表现出超人的智商。

    青木眺望着远处的某一个方向,微微侧过头问,“你说国王的寝宫是在那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