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一扇门的距离 第16章
作者:錵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无铭一瞬间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没有方向感,国王的寝宫在你所指的另一个方向。”顿了一下他又接着说道,“似乎在看文件。”

    青木顺着那个方向极目远眺把眼睛瞠裂了也没有看到一个人影。

    ……不愧是千里眼。

    灵体化的无铭已经投影出了弓箭,“要现在动手吗?”

    青木点了点头,“吓唬吓唬他就好别闹出人命。”

    “这个我自有分寸。”

    青木的计划大胆而又干脆,国王被刺杀王宫里必然会掀起一阵轩然大波,也必然会扰乱王宫的守备情况,那么他们就可以趁乱逃走。

    虽然躲着等青木恢复魔力用空间转移的魔法离开也是一个办法,但是她既然已经在这里了,怎么能不替她那个刚刚交到的朋友出出气。

    不过,当她知道那个国王是尤娜喜欢的人,并且曾经想杀了尤娜以后非常后悔怎么没有射瘸他。

    狙击的事青木非常放心的交给了无铭,她一个人坐在旁边慢条斯理的整理了下自己的披风。

    感觉自己身上的魔力又充沛了很多正在瞄准的无铭分了一下神,他皱了皱眉,那个女人又在做多余的事了。

    给无铭补充了魔力青木疲倦的打了个哈欠,然后找了一个角落安安静静地窝着了。

    自登基以来苏芳以自己的谋略和手腕镇压了反抗他的人,他力图将高华国建设为一个强大的国家,而现在它首先解决的是五大部落的问题。由于上任国王反对战争的关系五大部落各自为政,只有在国王召唤的情况下才会出现在都城,苏芳想将五大部落的力量掌控在手里,但是总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而不能成功,尤其是风之部落……

    在想到风之部落的时候苏芳突然想起了那个和他一起长大的黑发男子,自然而然的也想起了那位有着和拂晓的天空一样发色的少女。

    他书桌下方的暗格里有一个紫檀木做的盒子,里面装着一束绯红的长发,从火之部落的少主嘴里听到他们跌下山崖的时候他确实非常难过,就算立场不同但是他们三人确实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朋友,他虽然派兵追杀他们但是却没有真的想杀了他们,他心里是矛盾的,再次见到尤娜的时候他吃惊的同时也松了一口气。

    是了!白怎么可能会让尤娜死。

    但是这些现在都已经没有关系了。

    “唉!”

    发现自己的思绪早就不知道飘散到哪里去的苏芳叹了口气把文件丢到了一边,他揉了揉有些发涨的眼睛将手伸向了茶杯。

    突然他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突然朝窗外看去,眼前寒光一闪,紧接着茶碗碎裂鲜血直流。

    他没有看清楚那箭是从什么方向射来的,甚至不知道那是箭,等疼痛袭来的时候他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房间里的动静惊动到了外面,宫女被眼前的景象吓到了尖叫连连,士兵闻声而来顿时惊慌失措的开始满王宫的寻找刺客。

    此时远在王宫一角的刺客已经收起了弓箭,一回头就看到已经睡死过去的主人,嘴角不由抽了抽。

    国王被刺的消息迅速的传遍了王宫的每一个角落,一时间鸡飞狗跳人仰马翻,在这样吵闹的环境下青木毫不意外的被吵醒,她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看着底下慌乱的人影竖起了拇指,“干得漂亮。”

    看着青木因为靠着树干睡觉而睡得乱糟糟的头发,上面甚至还粘着一片叶子无铭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

    王宫因为国王被刺的事一下子乱了阵脚,青木躲在树上看了一会然后扭过头对着身边的空气道,“魔力恢复的怎么样?”

    虽然因为灵体化的缘故青木看不见无铭但是她觉得他在那里。

    果然青木看的那个方向传来了白发英灵的声音,“早就没有问题了。”

    青木点了点头探查了下自己身上的魔力,觉得也差不多了。

    “那么开始吧。”

    蓝色的魔法能量在手里转动,她的脚下出现了一个蓝色的光圈,写着复杂的咒语的魔法阵在她脚下转着圈。一切准备就绪只要她念出咒语就可以进行转移,不过身边跟了一个幸运e这一切注定不可能这么顺利。

    “什么人?”

    被蓝光吸引而来看到树上有个鬼鬼祟祟人影的士兵暴喝一声,受到惊吓的青木动作一顿,即将念出口的咒语又被咽了下去,就连脚下的魔法阵也逐渐的消失不见了。

    “卧槽!”青木低咒了一声。

    因为这边的声音有大批的脚步声朝他们的方向跑来,青木“啧”了一声看也不看那个坏她好事的士兵直接从那么高的树上跳了下来,背后的兜帽被风吹落露出里面蓝色的长发,风呼呼的从她脸颊刮过她在半空中调整了下姿势,“无铭接下来就拜托你了。”

    她听到一声不耐烦的轻啧,下一秒她下落的身体就被人接住了,那人抱着青木稳稳落地后又跳了起来,只留下一个隐隐约约的红色虚影,宛如鬼魅。

    这一幕吓到了刚刚赶到的士兵,也不知道谁先喊了一句“鬼啊!”一时间人人逃窜没有人再敢追着那个身影。

    青木见那些人没有追过来有些奇怪,想到那个被打断魔法她又有些闷闷不乐,明明差一点就好了,那个士兵出现的真是太不是时候了。

    “总觉得最近运气有点背,无铭你有这个感觉吗?”

    一直和好运无缘的无铭:“……”

    彼时的青木虽然看得到无铭身上的数值但是却不知道那代表的含义,也不知道那赤果果的幸运e是什么意思,更不知道霉运是会传染的。

    青木在躲过那些人的追捕之后再一次发动了空间转移的魔法,这一次没有人再妨碍她了。

    空间转移的速度非常快,青木刚觉得有些晕眩就已经到达了了目的地,位于风之部落某个角落的林子。

    因为他们出现的突然原本在这附近休憩的飞禽走兽受到了惊吓,纷纷四下逃逸。这边鸟兽的动静刚刚传出那边就传来了一个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声音。

    “葵?”

    被无铭放到地上的青木听到这个声音不由一愣转头看向声源处,刚刚看到一抹红色的身影她就被人一把抱住。

    “尤娜?”青木有些吃惊的看着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少女,“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她看了下周围,看到白无奈的揉着太阳穴的身影。

    尤娜从青木怀里抬起头脸上还带着一抹未散去的担忧,“八嘎!八嘎葵!你怎么可以自己一个人去干那么危险的事?”

    青木的目光扫了眼不远处的白,不用说肯定是那家伙告诉她的。

    说好的打掩护呢?

    白事不关己的抬头看着满天繁星的夜空。

    青木抽了抽嘴角,收回目光她微笑着安慰着尤娜,“我这不是没事吗?人也救回来了。”

    闻言尤娜这才注意到站在青木身后红衣白发的男子,身高和白差不多,他安静的站在那里身上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

    尤娜下意识的往青木身后躲了躲,“葵,这就是你说的同伴!”

    虽然看着很强但是看上去不是好相与的人。

    青木看了眼躲在她身后的尤娜然后无奈的看向面无表情的英灵,“拜托了无铭,在女孩子面前不要露出这么可怕的表情,真是白长了一张帅气的脸。”

    无铭看了她一眼然后眼睛一闭扭过头去,“多管闲事。”

    说完就灵体化消失了。

    青木已经习惯了自家守护神一言不合就灵体化的举动,只是刚才她好像看到他脸红了。

    原本躲在青木身后的尤娜看到无铭凭空消失双目登时瞪着大大的,看样子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青木顿时觉得头疼,无铭那样突然消失要她怎么解释。

    “事实上……”

    “葵不用特意跟我解释的,既然那位先生是葵的同伴的话那么他也就是我的同伴。”

    她相信葵。

    “尤娜……”

    青木非常感动。

    呜呜呜,她好想把尤娜从这个世界带回到原来的世界,相信她们一定会相处的非常愉快的。

    两个女孩相携着往回走,在一旁充当了许久壁纸的白摸了摸鼻子默默地跟在身后,那两人的谈话尽落在了他的耳朵里。

    “一觉起来没有看到你真是吓死我了。”

    “对不起!下次再有这种事我先跟你说一声让你不要担心。”

    “真是的,碰到麻烦要跟我说啊,我们不是朋友吗?”

    就是因为是朋友才没说啊!

    “对了!最近高华国可能会有些乱,尤娜你没事就不要出门了。”

    高华国国王被刺那些官员不会善罢甘休的。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青木这么说但是尤娜还是点了点头,“这两天我们会待在伊克斯的家里,暂时没想到今后的去路。”

    “这种事顺其自然就好,在离别的日子来临之前我会陪着你的。”

    接下来青木和尤娜他们度过了几天平静的日子,因为青木和伊克斯令人头疼的家务能力每天挨个被悠批,批评完这个批评那个,悠也是心累。

    “就没人能治治他们那毛病吗?”

    青木特别无辜的看着他,而伊克斯则一如既往的傻笑,其他人回给他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

    悠揉了揉太阳穴,“伊克斯也就算了,青木你和废材大叔不一样你以后还要结婚成家这些不学不行。”

    青木眨巴眨巴眼睛,不明白结婚跟做家务有什么关系。“我还小啦,才高中结婚什么的还早啦。”

    “前村的花子跟你同龄已经是都当妈了,你自己想想看吧。”

    “真的假的?”虽然知道以前人早结婚没想到这么早。

    “所以在你找到婆家之前恶补一下还来得及。”

    青木嘟着嘴一脸不乐意,撇头看到正好奇看着他们的尤娜。

    “尤娜也是吗?”

    “我?”

    被点到名字的尤娜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尖。

    经青木这么最新悠才想起还有一个漏网之鱼,虽然没有那两个人那么惨不忍睹,但是尤娜的情况也和他们差不多。

    “尤娜也是,不要以为雷兽会一直在你身边,你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从明天开始我教你们针线活。”

    被拉下水的尤娜“诶”了一声发出了不满的抗议,不过重点显然不会。

    “为什么白不会在我身边,他明明是我的贴身侍卫。”

    虽然讨人厌但是尤娜承认她非常依赖他,一想到以后白会离开尤娜就一脸不开心。

    “不行,白要一直在我身边才可以。”

    尤娜说这话的时候没有想太多,只是单纯的不想那个一直陪在他身边得少年离开而已,只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青木看着尤娜和白的目光变得暧昧起来。还有悠,就算知道尤娜没有那方面的意思,他还是有些不自然的咳嗽了一声。而作为话题人物的白,则愣在了原地,然后嘴角轻翘一脸不在意道,“哼!谁要跟你这个黄毛丫头在一起。”

    被说是黄毛丫头的尤娜鼓着腮帮子瞪了白一眼。

    一只手就在这时候拍在尤娜的肩膀上,青木笑嘻嘻的搂着尤娜的手臂,“别管他,不是有我陪着你吗?”

    “葵你真好。”尤娜非常感动。

    白:“……”

    公主,你是不是忘了刚才拉你下水的就是她。

    第二天,青木和尤娜就被悠妈妈逮着开始《怎样成为一个好女人》的课程了。

    “话说回来,悠明明是男的为什么懂得这么多……啊呀!”

    还未吐槽完青木就被手上的针扎了一针,她把手含进嘴里带着泪光的眸子哀怨的看着悠。

    悠淡淡扫了她一眼,“活该!让你不专心,你该学学尤娜。”

    同样是学习尤娜可比青木认真多了。

    青木目瞪口呆的看着尤娜穿针走线,似乎是察觉到她的目光尤娜抬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个之前在绯龙城的时候有人教过。”

    说着她正好补完一件衣服,她剪掉线头将衣服拿给悠检查,悠颇感欣慰的伸手去接。

    “……”

    扯了一下没扯动,悠又用比之前大很多的力气扯了一下,这一次他听到噗通一声响。

    “尤娜!”

    青木惊慌失措的声音让悠不得不放下手中的衣服去看发生了什么事。

    然后他就看到以五体投地姿势摔到在地的尤娜,她的一只手向前伸着,袖子的地方有一圈弯弯曲曲的针线,而针线的另一头连着就是他手上的衣服……

    悠只是一眼就看除发生了什么,他无奈的护额。

    “……当我刚才什么也没说。”

    这两个人已经没救了。

    悠的课程在两个无可救药的学生连连出错的结果下以失败而告终。

    悠:“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这话是悠对青木说的。

    青木:“这么说起来我也觉得挺奇怪的,嘛~~这种事不用在意啦。”

    看着嬉皮笑脸的青木悠决定以后不再管他,就算她捅出什么篓子也有她那位守护神帮她顶着。

    说到那位守护神,青木之前给他们介绍过了,那个突然出现的家伙和表面上看上去一样不是个好相处的人,一张黑脸好像谁欠了他钱一样,而且非常孤僻经常一个人躲在一边,有时候甚至消失不见。不过每次青木闯祸以后他都会黑着脸出来处理烂摊子,看他的熟练度显然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悠在心里替那位可怜的守护神默哀了三分钟。

    “悠~我肚子饿了。”

    青木摸着肚子跟悠撒娇,“我想喝香喷喷的鱼肉粥。”

    “有得吃就不错了,你还挑。”

    青木嘿嘿一笑,“悠需要什么尽管说,我可以去买。”

    说着她掏出了一块黄金。

    悠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圆了,说好的穷妹子呢?随随便便就掏出一个金子真的不是设定上的bug吗?

    青木把它塞到悠手里,“我对这里不熟所以这个还是交给你,不够的话跟我说一声。”

    怎么可能会不够,这份量足够他们吃一年了。

    不!这钱他不能收。

    悠抖抖索索的想把金子还给青木。

    看出他的意图青木状似不经意的说,“之前我和无铭在这附近走了一圈发现这里的人生活条件不大好,他们连吃的也没有,生病也没地方看病,悠如果有去采购的话多买点回来分给他们。话说回来这个国家没有问题吗?”

    虽然不懂得这个国家的情况,但是不管哪个时代哪个国家都有贫富之分,有钱人嚣张跋扈过着奢靡的生活,穷人贫困潦倒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这情况作为人类守护神多年的无铭最清楚不过,所以在青木想要伸出援手的时候他阻止了她。

    “不要白费力气了,就算你帮了他们这次,那明天呢?后天呢?他们的情况不会有任何改变。”

    虽然他说的没有错,但是被他这么毫不留情的讲出来青木还是觉得不高兴,于是已经好几天没有跟他讲话了。

    悠在听了青木的话以后久久的没有回过神来,就连青木这个外来者都能看出这个国家的问题,那么那些住在首都里的官员怎么会看不出来,他们只是选择了无视而已。

    青木看了眼浑身颤抖的悠有些担心,“悠?要不我陪你一起去?两个人的话也好有个照应。”

    更重要的是悠看上去弱不禁风的要是遇到坏人怎么办。

    “啊呀~葵酱是要和悠约会吗?”

    一身绿的翟鹤不知什么时候凑了过来饶有兴趣的说,“不介意来个三人行?”

    悠直接一拳打在他脸上对青木说,“别理这个花花公子。”

    青木呵呵笑着。

    刚刚说悠弱不禁风的话她收回。

    “好过分哦悠!我是认真的。”翟鹤一脸委屈的捂着脸一双桃花眼深情款款的看着青木,“我想在葵酱身边。”

    青木看着牵着他的手和她深情对望(?)的翟鹤笑了,眉眼弯弯的模样让在场的两位异性心脏咯噔一跳。

    “抱歉,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她笑盈盈的说。

    “……”

    “你太老了!”

    “……”

    一个写着“太老了”了三个字的箭□□了今年年龄25岁的翟鹤心口。

    悠在旁边憋笑得满脸通红。

    青木看了翟鹤一眼又看向那个由远及近的男人,“啊!我喜欢像弦亚那样安静的人。”

    说着她就非常高兴的朝那个脸上带着面具的蓝发少年跑去,看到她蓝发少年愣了一下,青木则自来熟的跟他打了声招呼,然后从他肩头抓过某个毛茸茸的生物。

    “啊啊~被嫌弃了呢。”

    已经受到一万点伤害的翟鹤被悠适时的在补了一刀顿时倒在地上再也起不来。

    “活该!让你调戏人家小姑娘。”

    不知什么时候躲在旁边看戏的泽诺笑着道,“那小姑娘可不是好欺负的主。”

    “听说是和我们一样有着不可思议力量的人所以才想接近她,没想到被嫌弃了。”

    那家伙一定是看出来了吧!所以才会这么毫不留情的打击他。

    话说回来……

    他不知从哪掏出一面镜子左瞧瞧右看看,然后对自己的同伴说,“我很老吗?明明这么帅。”

    不忍直视的悠:“……”

    自称17岁的泽诺:“……”

    “差不多就这些吧。”

    天刚刚蒙蒙亮,在这寒冷的清晨里有两个人正在辛苦的将东西搬上推车,然后用绳子绑好以防止车上的东西掉下来。

    推车上满满的放了一车的食物和药品,他往自己手上呵了一口气试图驱散手上的寒气,然后他看向旁边将自己包裹着严严实实的人。

    “你那是什么打扮。”

    在这样寒冷的天气想要在穿短袖短裤是不可能的,怕她受冻着凉尤娜还特意找了保暖的衣物给她,青木在磕磕绊绊的试穿了一天以后果断的将女装换成了男装,布帛式的男裤要比垂地的裙子好穿多了。因为怕冷青木找了一块布将自己鼻子以下到脖子的地方都围了起来,外面又套了一件披风,看着有些不伦不类。

    尽管包得如此严实青木还是觉得冷,她搓着手用那对露在外面的蓝眼睛看向悠,“不用在意!准备好了吗?好了我们就走吧。”

    两人和来送他们的伊克斯告了别,由悠拉着满车的食物慢慢的朝火之部落的加淡村走去。

    “真的不用我帮忙吗?”

    看着瘦小的悠拉着比他不知道大多少倍的车青木不知道第几次担心的问道。和之前几次一样,这一次青木的请求也被拒绝了。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这点重量小意思。再说了,这种体力活本来就应该由我们男人来做。”

    原本还想怎么自己很有力气的青木听到这话忍不住放柔了眉眼。

    “虽然刚才伊克斯已经说过了,但是我还是要说一遍,悠真是一个温柔的人呢。”

    “哈!”没想到她会突然提到这个悠红了脸,“笨、笨蛋!你说什么呢。”

    糟糕!脸好烫!

    青木笑了笑,“不止悠,大家都很温柔呢。像我这种来历不明的人竟然能那样毫无芥蒂的待我,我很开心。”

    悠回头看了眼笑容灿烂的青木,少女用那对干净澄澈的眸子和他对视着。悠不由在心里感叹到,就是这样大家才愿意相信她啊!这个人太干净了。

    和单纯的尤娜不同,青木像是一块没有一点杂质的宝石,晶莹剔透让人忍不住多看两眼,然后进一步被她吸引。

    悠咳嗽了一声试图将话题从他自己身上移开。

    “最近好像都没有看到无铭先生呢。”

    说到自己的守护神青木脸上的表情立即晴转多云。

    “谁管那家伙。”

    看着青木气呼呼的模样悠忍不住笑了起来,“吵架了?”

    “我才没有那个闲情逸致和他吵架呢。”

    ……果然是吵架了!

    不过之前他还看到无铭先生给睡着的青木盖被子,吵架的话还会帮忙盖被子吗?

    “有什么事还是挑开说的说的好,不过无铭先生那样的类型就只能由你这边先松口了,不然的话他会一直沉默下去的。”

    “真不知道他是怎么长成这么扭曲的性子的。”

    青木不满的抱怨着,她一点也不怕被无铭听到,从契约的波动感应到那家伙现在不在这附近。

    “整天不见踪影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嘛~把那个错误的性子纠正过来不就是你这个主人的责任吗?”

    “我才懒得管他呢。”青木傲娇的撇开头,然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无声的叹了口气,“总觉得放心不下啊!”

    似乎早就知道青木会这么说悠并没有吃惊而是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鼓励,“加油!”

    青木觉得自己身上的担子真重。

    谈话间两人到了火之部落的加淡村,不知道是不是两人路上聊得太投入的原因竟然没有发现他们被人跟踪了,看着尾随而来的红发少女和几只珍兽悠除了无奈还是无奈。倒是青木,和她小伙伴尤娜牵着手有说有笑的在旁边蹦着跳着,那模样要多蠢有多蠢。

    加淡村是悠以前物物交换的地方,后来他们生活困难的连东西也拿不出来了,现在靠悠偶尔送来的物质过日。

    “这次的东西意外的多呢。”一位老人家看着满满一车的东西有些担忧的问道,“悠你不会在做什么危险的事吧。”

    在这年头做危险的事还能拿到这么多东西的也就只有强盗了,老人在看到悠身后那几个人高马壮的身影担心这个善良的孩子被带坏了。

    “您想到哪里去了,这些都是我用钱买的。顺带一提,钱是她出的。”

    悠指了指在一旁默不作声的青木。

    青木被悠推了一下才回过神,她对眼前这位老人礼貌的鞠了一个躬,“您好,我是悠的朋友青木葵,不请自来真是打扰了。”

    看到对方是如此礼貌的一个孩子老人终于放心了,他慈祥的看着青木,“说什么打扰,该我们说谢谢才对。”

    打过招呼以后一行人分粮的分粮,补房的补房去了,青木原本和尤娜一起帮忙洗碗,结果洗一块打一块悠实在看不过去让她去林子里找几块能用的木材回来给雷兽他们补房子用,于是被嫌弃的青木孤孤单单的朝着毫无生机可言的树林走去。

    说是树林其实也只是能看出原来是树林罢了,这片土地上不要说树了就连草根也被村名挖去充饥了,看着那一片片被挖过的土地青木心里实在不是滋味。

    青木在这片林子里转了一圈实在不明白怎样的木材才符合悠口中的“修补房子用的”,走走停停,越走越远,直到她被一群人拦住她才反应过来自己脱离大部队太远了。

    “什么人?”

    那群人见到青木就“铮”地一声拔出了剑,锋利的刀锋对着她。

    青木的手上抱着几块在她看来是修补用的好木材而实际上用来烧火都嫌它不够干燥的柴火,蓝色的眼睛好奇而又戒备的看着面前这班穿得体威风凛凛的人。

    虽然闯过一次王宫,但是对高华国的官员着装并不清楚的青木并不知道这群穿着彩火城官服的人是什么人。

    她直愣愣地盯着他们,不躲不闪。

    “大胆!看到大人还不下跪!”

    见她呆头呆脑的有人不耐烦的喝道,同时还上前来推了她一把。

    这一次青木闪开了,但是手上的木柴却因此掉到了地上。

    青木皱了下眉。

    那动手的士兵没有想到她会躲,之后更是被掉落的木柴砸到了脚抱着脚在那连连哀嚎。

    这一变故吓到了在场的其他人,他们纷纷拿出武器对着面前这个看上去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

    因为穿着男装还戴着帽子所以他们没有立马看出来青木是女的。

    青木看着地上的木柴一脸惋惜,“……我找了很久的。”

    少女特有的清脆动人的声音一传出来他们这才知道眼前这个穿着男装的少女是个女的,顿时觉得自己有些大惊小怪。你看看她那细小的胳膊,连这么点柴火都抱不动,哪里会有威胁。

    青木的目光从地上收回然后一一扫过在场的官员,他们有着骑着马,有的步行,在知道她是女的之后不约而同的收起了武器。

    青木翘着嘴角露出一抹轻蔑的笑声,但是表面上还是衣服天真无辜的模样。

    “你们是这里的官员?来干什么?”

    她的语气里毫无敬意,反而有点审问犯人的意味。那些官员听出来了,并且恼羞成怒。

    “放肆,一介平民竟然也敢和大人如此说话。”

    青木轻蔑的笑了,那笑容是那么的明显,一点要掩饰的意思也没有。

    “大人?”她的目光在那群人身上扫了一遍,“哪里有人?我只看到一群疯狗。”

    嘲讽的话语轻蔑的眼神这无疑激起了他们的怒火,有一个留着胡子像是官员模样的人愤愤地瞪着青木,“给我拿下。”

    立马就有人听从他的命令朝青木直逼而来。

    打过恶魔,打过天人的青木表示这班群聚的乌合之众实在一点看头也没有。

    她走到一棵树前,活动了一下手腕,然后双手抱住树干,将那棵两个人都没办法合抱起来的树连根拔了起来。

    拔了起来……

    起来……

    看到这一幕一冲在前的官兵顿时吓尿了。

    说好的手无缚鸡之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