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一扇门的距离 第17章
作者:錵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轻轻松松将两人都无法合抱的树拔起来以后青木将那树干“咚”地一声立在了自己身侧,挑眉瞪眼,“哈?你们刚才说什么?风太大我没听见。”

    原本一蜂窝冲上去想要将青木抓起来的士兵看到她举着树干就像在拿筷子一样不由胆怯了,他们拿着刀没有再往前走,双腿在发着抖,看着青木的目光又惊又怕。

    青木对这一结果非常满意,甚至有些得意。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力气就越来越大,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过她把自己身上发生的不可思议的事都推到了科尔温身上。

    青木看着面前的官员,抓着树干的手紧了紧。

    她并不打算放过这些人,她不是傻子,放了这些人他们会带更多的人找麻烦,到时候必定会给尤娜他们还有加淡村的村民带来麻烦。尤娜他们本来的麻烦就够多了,青木可不希望他们因此而出事。

    “自认倒霉吧!”

    风吹落了她的兜帽露出她蓝色的头发,她突然朝他们露出一个绚烂无比的微笑,“米娜~要一起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不?”

    下一秒脚下的土地发出绚丽的蓝光,蓝光以青木为中心向外蔓延,在惶惶不安的官兵面前那蓝光将他们笼罩在了里面,他们发出了惊恐的叫声,眼前的蓝光大盛下一秒原地除了青木再没有其他人。

    “就好好在深山老林里和小(飞)动(禽)物(走)们(兽)交流一下感情好了。”

    她重新戴起兜帽还整理了下自己的围巾不让冷风钻进她的脖子,她看了眼之前那些人失踪的方向蹙着眉道,“呃……模样被看到了……应该没关系吧……”

    一周之后火之部落里到处粘贴着一张通缉令,上面白纸黑字写着捉拿袭击官兵的恶徒,人物图像是用毛笔画着,空气中还有着隐隐的墨香,只是……

    青木愤然将公告栏上的通缉令撕下,额上的十字路口接二连三的冒出来。

    “这高华国的画师都死绝了吗?”

    三岁小孩的涂鸦都比这好看。

    她三两下把那张通缉令撕得粉碎,一脸不满道,“我是绝对不会承认那上面是我的。”

    同样是通缉令银时那会好歹还把她画成了美人,而这些人……

    真想去教训教训那班灵魂画师!

    “不过话说回来,事情都发生这么多天了,他们怎么今天才发出公告。”

    谁也没有想到她只是去捡点木材竟然也能碰到官兵,而且还动手了。当青木一手拖着树干一脸严肃的回来跟尤娜他们说起这件事的时候,他们真不知道是该惊讶青木的力大无穷呢还是该吐槽她对付官兵时的果断,不过也因为这茬让他们不得不严谨起来。悠有些担心官兵的动作想来彩火城打探消息,作为始作俑者青木自告奋勇的揽下这个重任,结果刚到彩火城就看到了官兵贴出来的通缉令,于是就有了之前那一幕。

    虽然画画得不像他们才没办法抓到人是好事,但是他果然还是觉得不爽。

    青木抱着双臂想了一会就明白了他们现在才有动作的原因。

    “大概是因为被我丢出去太远,回来的时候花了点时间。”

    她毕竟对这里不熟所以只是随便一丢。

    “早知道就丢远点,让他们走不回来。”

    那样也就不会有那糟心的通缉令了。

    青木看了眼地上的纸屑哼了一声就走了,难得来一次彩火城青木想买点生活必需品。来了这里以后一直都在穷乡僻壤徘徊的青木还是第一次来到这样的大城市,她好奇的左看看右逛逛,在她吃的用的买了一堆打算打道回府的时候青木发现她被盯上了。

    她不着痕迹的看了眼身后然后神态自若的离开人群,果然那些人也跟了过来。

    青木脸上没有一丝慌乱,她的大脑迅速分析了下当前的情况,最后得出结论,身后这些人是之前不知道被她丢到那个旮旯角落的彩火城官兵,在这里她也只得罪了那些人了。

    确定周围没有人烟以后青木终于停了下来,她施了个魔法将来买的东西丢进临时制造的空间里,然后两手空空的她回过头,对着身后空无一人的平地挑了挑眉梢。

    “出来吧!不必鬼鬼祟祟的。”

    对方的戒心很重并没有因为她的话而立马现身,她蹙了蹙眉,看样子这次的不是像上次那样好对付的角色。

    青木保持着戒备状态扫了眼周围的屋檐,像是印证她的猜想下一秒身穿红黑服饰手持弓箭的士兵就出现在了屋檐之上,他们的弓已经拉满,锋利的箭头对着底下形单影只的少女。

    在这些弓兵出现以后原本寂静的空地传来了马蹄声,青木闻声看去,一个棕发男子骑马而来,他的身后是纪律严明步伐整齐的士兵。与此同时不知从哪里涌出来一队士兵,他们将青木围住,只留了一个缺口,正对着那个骑马的男子。

    青木看了眼将自己团团包围的士兵脸上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紧张,天空般的眸子对着那个男子眨了眨,笑着说,“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大费周章,你们未免把我想得太厉害了些。”

    一个留着八字胡的官员走了出来,他瞪了眼神态自若的青木然后恭敬的匍匐在地跟骑马男子报道,“这个刁民会用很奇怪的法术,之前就是她把臣和部下丢到了深山老林里的。”

    此刻在他面前的是火之部落族长关司晋将军的长子,下一任火之部落的继承人关京牙,是个冷酷又严厉、有着很强军事能力和人。

    青木虽然不认识这个人,但是从他的穿着和气势上就可以知道他绝对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在听了那个官员的报道之后关京牙绷着脸冷冷地朝她扫了一眼,“区区一个女人,你们竟然也敢惊动我。”

    若不是听他说这里有对他父亲不利的人他根本不会跑这一趟。

    “京牙大人!”那人跪在地上发起抖来,“这女子行事诡异,只怕是哪国的奸细,之前苏芳陛下遇刺我想也和她脱不了关系。”

    虽然是怕这个强硬的后台撒手不管而瞎说一通,但是不得不说他猜对了。

    虽然他说的话漏洞百出但是关京牙还是听进去了,他看着被重重包围还镇定自若的少女,如果是普通的女孩子的话早就吓得那在瑟瑟发抖了,由此可见她确实不是普通人。他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个沉默的少女,然后抬手做了一个手势,严阵以待的士兵得到指示当即有了行动。

    青木还是那副淡然的样子,在经历了被天人围攻以后青木表示一点压力也没有,看着人的脸比看着天人的脸舒服多了。还有,人类可没有天人那样的气势,跟之前那些天人比起来,眼前这个人就像动物园里的猴子一样,太没有看头了!

    侧头躲过士兵用长矛捅过来的一击,青木伸手抓住用力一握,木质的长矛应声而断。青木抓着长矛的另一半向上一举,正好挡住朝她砍来的刀。她一脚踢过去,将那人踢出去另一只手则夺下他手中的刀,有了趁手武器的青木又顺势砍倒了几个人。

    关京牙在不远处将这一幕看得一清二楚,看她轻巧的身影和熟练的剑术,他终于笑了。

    “有趣。”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正面对上他的军队还面不改色,面对他们的攻击还能从善如流的人,而且还是一个女人。

    他动了动手,又有一批人冲了上去。

    青木抽空朝他那边看了一眼正好看到他志得意满的微笑,眉梢一挑,她换了下拿刀的姿势,然后对着关京牙的方向掷了出去。

    自从从科尔温那边得到时空转移的力量以后青木发现她还被附带点亮了大力士技能,她可以轻轻松松的拔起一棵大树,也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抬起巨石。那把被青木掷出去的刀带着令人吃惊的速度朝关京牙袭去,随着它的靠近他们甚至还听到了风被割碎的声音。

    察觉到空气中的震动关京牙不由一愣,这强烈的杀气和凌厉的攻势,而且对方显然是经过计算的,不管是投掷的角度还有力道都是完美无缺的。

    这个攻击会中!

    但是……

    她当他是谁?他可是关京牙!从小就在军营里摸爬打滚,火之部落的下任将军,他怎么可能会这么被轻易打中?

    他喝退左右“锵”地一声拔出了自己的佩剑,刀身往前用力挥下,他的刀不偏不倚的砍在青木丢过去的刀上,一声巨响利刃相抵,伴随着刺耳的吱咯声的是四溅的火花。

    “京牙大人!”

    这一幕让站在旁边的小胡子官员看得心惊胆战。

    关京牙斜了他一眼,对方担心的样子令他非常不满,他加大了手上的力道将那把刀打落到地上,然后他看向人群里那个蓝色的身影,眼睛眯起对墙上的弓箭手下了一个命令。

    看到他的那个手势他身边有人进言道,“大人,我们的人还在那里,恐怕……”

    他狠狠瞪了那人一眼,“为火之部落牺牲是他们的荣幸,之后我会厚葬他们的。”

    那人虽然还想说什么但是畏于他的身份没敢再说一句话。

    关京牙冷冷的扫了眼那边的战况命令道,“弓箭手。”

    听到他的声音早就准备好的弓箭手将箭头对准了青木,聚精会神,就等着关京牙得下一个命令。

    青木察觉到那边的动静抽空看了一眼,然后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他们得同伴还在这里,他们不怕误伤到他们吗?还是说他们已经放弃了他们,把他们当做绊住她的诱饵。

    怎么看都觉得第二个可能性比较大的青木心里突然感到一股悲哀,同时还有愤怒。

    青木看了眼面前的士兵,他们的表情自始至终没有变过,青木不知道他们是不知道还是已经接受了这个命运。不管哪一种她都为他们感到可悲。

    另一边,关京牙看到青木的破绽毫不犹豫的下令,“射!”

    一时间万箭齐发,箭雨从四面八方袭来。

    听到破空之声的青木抬头看了一眼,看到了黑压压的箭雨。她一脚踩在正好朝她劈来的刀上,然后一跃而起,她的身体轻盈像一只燕子,她挥刀向下一砍,原本为了对付她而聚在一起的士兵因为她的攻击而向四周摔去。而她的身后箭雨将至,她却仿若未闻。直到近在身前她才抬眸看了一眼,然后非常小声的,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叫了一声,“无铭!”

    话音刚落,成千上百把兵器凭空出现,他们疾驰而来迫使箭矢改变原来的轨迹,一时间耳边听到的都是兵器乒乒乓乓碰撞的声音,在这兵器乱舞的交响乐里毫发无伤的青木稳稳的落地,她一落地那那边的演奏也结束了,五花八门的武器掉落在青木身边。

    被这诡异的一幕吓到的士兵像见了鬼一样远离青木身边。

    关京牙看着眼前这一幕也是非常的惊讶,但是很多的却是自己权威被挑衅的愤怒。

    他扬了扬手,再一次命令道,“射!”

    这一次青木干脆连动也没动。

    她冲对面的关京牙笑了笑,挑衅意味十足。

    然后关京牙就看到一道红影从她身边一晃而过,下一秒原本应该没入她身体的箭被尽数打落在地上。不等他诧异,一个红衣白发的男人凭空出现,他的手上拿着一把造型奇怪的刀,以保护者的姿态挡在了青木身前。

    那男人扫了她一眼,面无表情道,“我还以为要被捅成蚂蜂窝以后你才会叫我。”

    对于青木冒险的举动白发的英灵表示十分得不赞同。

    “怎么可能!”青木冲他笑了笑,“就算我不叫你,你自己也会出现的。”

    虽然她在这里死不是真的死,但是如果她死了还是会给无铭带来不小的麻烦。

    被猜透心思的英灵冷哼一声,傲慢的扭过头去。

    “我才懒得管你的死活。”

    “嗨嗨!”

    青木不再跟他辩驳,她的守护神是个傲娇她在认识他的第一天就知道了。

    “接下来你想怎么做。”

    他的目光扫过周围,那淡然的目光显然是没有把他们看在眼里,在问完这句话以后他握紧了手上的刀,“要杀了他们吗?”

    他了没有青木那么天真,敌人都围上来要杀她了她还想办法救他们,还把后背留给敌人。

    “咦?”

    青木在听到无铭的话后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见他严重没有一丝玩笑的成分青木知道他是认真的。

    她突然想起之前的梦,英雄为了救人而不得不牺牲更多的人。

    她下意识的拉住了他的下摆,在对方疑惑的看过来的时候给了他一个微笑。

    “不要老是想着杀人啊!我会很困扰的。还有,在这里和他们杠上的话会连累加淡村里的人的。”

    少女蹙着眉露出一副我很困扰的模样让无铭不由一愣,然后他抽了抽嘴角,“既然这样那你之前动手是什么意思。”

    既然动手了还谈什么困扰。

    “那个?”青木歪了歪理所当然的说,“当然是以为他们先动手咯,我这是正当防卫。”

    少女异常认真地点了点头,可以看得出来她确实是这么认为的。

    无铭无奈的扶额,他就应该看着她被射成蚂蜂窝才会。

    另一边被无视的关京牙一行人看着那边相谈甚欢(?)的主仆脸上不同程度的表现出了害怕,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身上有着令人胆寒的杀气,他只是一个眼神扫过他们就像被蛇盯住的猎物动弹不得。

    他们从那个男人身上感到了恐惧。

    关京牙的脸色铁青,双眸里燃烧着熊熊烈火瞪着青木他们的方向仿佛要把他们二人烧成焦炭。他生气的拎过身边得人把他推了出去,用愤怒的声音吼道,“上!给我上!给我杀了他们!”

    那人被推了一个踉跄,在对上关京牙喷火的眸子以后顿时吓得动也不敢动,而其他人听到关京牙得命令先是一愣然后想也不想的冲了上去。

    作为火之部落的士兵必须绝对服从上级的命令,哪怕他们的命令是错的。

    在那些士兵接到命令的时候青木和无铭也听到了,他们不约而同的看了眼关京牙所在的方向。

    “那家伙真讨厌。”

    无铭收回目光然后拉过青木想将她从地上抱起。

    “干什么?”

    无铭像看傻子一样看她,这还用问吗?当然是跑路了。

    “……不用了。”

    看出他目光里的含义青木下意识的拒绝道。

    她可没有柔弱到需要人抱着跑,虽然速度确实快。

    无铭不耐地啧了啧舌,然后一言不发的消失了。

    “喂!”

    青木不满地对着空气叫了一声。

    一言不合就玩消失,脾气这么差难怪现在还是单身!

    当然这话青木只是在心里说说,真要她当着本人的面说出来她可没有那胆子。

    那边的人见无铭消失又是一阵喧哗,青木回头看了一眼,然后……

    “……三十六计走为上。”

    “啊!逃跑了!快追!”

    青木当初在妖精尾巴地时候就被艾露莎逼着每天绕着镇子跑十圈,后来意识到自己体力的问题她回到自己的世界后又开始了这个训练,在来到这里以后她跟着尤娜他们爬山涉水,最近更是跟白和弦亚他们比试切磋,可以说青木不管是体力还是剑术都有了很大的提高,尽管对方是彩火城训练有素的军队也不可能轻易的抓到她。

    于是那一天彩火城的老百姓就紧张兮兮的躲在家里看着官兵走过大街小巷,挨家挨户的搜索,结果一无所获。

    搜寻一天无果的官兵面色惨白的跟关京牙报告。

    “我们追着她进了南大街,那人似乎对道路不熟跑进了破庙里面,然后……然后……”

    “然后怎样?”

    那人惊恐的匍匐在地,“大人恕罪,属下们明明见她进了破庙但是却没有找到人。”

    不仅如此,他们事后探查了破庙,发现里面只有他们的脚印。那也就是说,那个开了门进来的女人在开门后不见了!

    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他并没有说出来,而事实上这也只是他的猜测,所以他并没有将他发现的这件事说出来。

    “继续找!”

    关京牙命令到。

    他一定不会放过那两个胆敢藐视他的家伙。

    但是不管怎么找他们也找不到青木他们了,此时此刻的青木正面无表情的看着冒着冷气的冰箱,然后她叹了口气伸手从冰箱里拿出一罐矿泉水。

    竟然就这么回来了!

    “尤娜他们会担心的吧!”

    她拿着水坐在沙发上小口小口的喝了起来,才喝了两口突然有东西乒乒乓乓的砸在她头上,接二连三一直砸,砸得她头晕眼花。

    “哎呀!哎呀……啊!好疼……”

    明明被砸疼但是不懂得躲闪的青木哀嚎连连直到头上再没有动静,她捂着脑袋眼睛偷偷撑开一条缝。

    映入眼帘得是一根……黄瓜?

    黄瓜?

    她愣了愣然后视线稍微放远一些。

    除了黄瓜地上还横七竖八的躺着白菜、土豆、肉这类的蔬菜,在远一些的还有冰糖葫芦、镜子这类得小东西。

    这些都是青木之前在彩火城逛街的时候买的。菜是她想买回去让悠做的,零食是买回去大家一起吃的,至于镜子腮红什么的是她打算送给尤娜……

    青木愣愣地看着地上的东西突然觉得眼睛有些酸。

    ——这些东西看样子是没办法送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