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一扇门的距离 第18章
作者:錵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再次回到自己世界和青木很快就恢复了自己以往的生活节奏,每天放学之后青木会先去参加剑道部的社团活动,回到家之后会投入新一轮的训练之中,这是之前就安排好的课程,所以就算每次都被某英灵虐成狗她也一点怨言也没有。

    “进步很大嘛!”

    见他们休息黑猫凑了过来用金色的眸子看着青木,这段时间青木的进步很明显,大概是因为参加社团的缘故,她别扭的姿势已经被纠正,再加上之前有过和不同的人交手的经验青木的剑术已经完全看不出来她是个初学者。

    大汗淋漓的青木听到它的声音低头看了它一眼,然后笑着摸了摸它的脑袋,“科尔温今天也过来了呢。”

    自从她从尤娜那边回来之后科尔温成了她家的常客,经常在三餐的时候跑过来蹭饭。

    “晚饭还要一会才好哦!”

    黑猫的尾巴在身后一甩,口是心非道,“谁说我是来吃饭的。”

    “不是?那可真稀奇。”她扭头冲着厨房的方向喊了一句,“科尔温说它吃过了,今晚就不要做它的份了。”

    “卧槽!”黑猫的爪子在青木手臂上一按,虽然没有受伤但是也会疼,金色的眸子仿佛要喷火。

    青木忍不住笑出了声。

    不久之后厨房里走出一个人,有着古铜色皮肤的英灵脸色铁青蹙着眉的模样让他看上去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我再说一遍,我不是你们的保姆!”

    他颇有几分咬牙切齿的说。

    “再有一次就恁死你们。”

    明明是威胁的话,但是当青木看到他围着的粉色围裙不知怎么的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无铭的脸更黑了。

    青木:不是她不给面子,但是围着围裙的壮汉什么的真的不要太搞笑。

    笑得太欢乐的结果就是——无铭一气之下灵体化消失了。

    青木和科尔温看着他消失的方向不约而同的发出了“欸——”的叫声。

    他们的晚饭……

    气跑了无铭之后一人一猫商量了一下决定还是去外面吃,科尔温说想吃肉,所以青木非常干脆的决定去吃烤肉。科尔温表示同意,一个高兴变成了人形,两人有说有笑的出门了。

    “烤肉!烤肉!”

    科尔温拿着叉子和铲子一边目不转睛的盯着烧烤一边吧嗒吧嗒和的流着口水,见他这个模样青木忍不住笑他,“看你那馋嘴的模样,就像几百年没吃过东西一样。”

    他擦了擦口水,“不是我嘴馋是你们人类真的太懂得吃了。”

    说着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就算现在是人类的模样但是在青木眼里他还是一只猫的模样。

    卡哇伊~

    青木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头。

    原本还在盯着烤肉的科尔温因为她这个举动而僵住了,金他顺着青木的力道低下头,金色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

    青木的手摸了摸他的头就收回来了,见科尔温还僵在那里有些奇怪。

    “怎么了?”

    科尔温回过神,大大的猫瞳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突然他闻到一股烧焦味,金发碧眼的小男孩像是想到了什么急忙低头。

    “啊!我的肉……”

    只是一个愣神的时间他的肉竟然糊了。

    没吃到肉的科尔温泪眼汪汪,青木赶紧又夹了点肉重新放进去烤,“没事没事我们还有!”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接下来的烤肉像是受到了诅咒一般无一例外都烤焦了。

    看着一盘的黑炭科尔温这才想起一个悲痛的事实,青木她是个生活技能点为负的白痴。

    他现在再去找无铭给它开小灶还行不行。

    “好奇怪哦!”

    青木看着满盆的烤肉尸体一脸疑惑。

    “噗嗤!”

    一个突兀的笑声插/了进来让青木和科尔温的目光齐齐看了过去。

    不知什么时候她们的桌子旁边站了一个人,身上穿着不知道是哪个学校的校服,见他们看过来,金发的少年一点也没有被抓包的尴尬无比自然的和他们打招呼。

    “嗨!小青木好久不见。”

    对上少年那个灿烂的有些不像话的笑容青木愣了愣有些不确定道,“黄濑凉太?”

    金发听到她的回答黄发少年脸上笑容一脸,有些委屈又有些不满的对青木道,“为什么会是这么不肯定的语气?而且还是全名!”

    面对黄濑的控诉青木挠了挠头发,“哈哈哈!不好意思,因为你身上的牛郎气质太明显我以为……啊哈哈哈……”

    黄濑一脸挫败,“我都跟小青木说了多少遍了,我不是牛郎。”

    “咦?不是吗?”惊吓脸。

    “不是!”认真脸。

    “那真是可惜,本来还想说趁着这难得的机会偷偷去玩的。”

    玩什么?

    牛郎吗?

    求放过那个牛郎吧!要是被小赤司知道会出大事的。

    “对了黄濑,你有空吗?”

    青木突然开口问到。

    还没从青木之前那句话得冲击中回过神的黄濑回给她一个疑惑的表情。

    “有是有……”

    “太好了!”不给他继续说下去的机会青木将原本拿在手上的夹子和一盘肉硬塞到他手里,“帮我们烤一下肉。”

    “……”

    所以他前面就想说了,既然连烧烤也不会为什么他们还会来烧烤啊!

    黄濑凉太是青木国中时候的同校同学,因为和赤司是同一个社团的关系所以他们自然而然的就认识了。在青木眼里,黄濑是个长相帅气阳光的美少年,在阳光下闪耀动人的黄濑很得女孩子喜欢,青木曾经当着他的面说她很喜欢这一类的男生,之后不知道为什么黄濑看到她都有点战战兢兢的。在这里遇到黄濑青木有些意外,初中毕业之后分道扬镳,他们再没有见过面。

    今天在这里碰见真的是巧合,黄濑所在的海常高校今天在东京有一场练习赛,比赛结束后他们顺道来这边吃晚餐,黄濑被指派出来拿食物然后就碰到了怎么烤怎么焦的青木和科尔温。

    之后的事态就有些出乎黄濑的意料了。

    “还没好吗?”x1

    “还没好吗?”x2

    黄濑无语的看着对面那两个留着哈喇子的人无奈的翻动着烤盘上的肉,“马上好,我放下调味料。”

    闻言,对面的两个人一手拿碗一手拿筷子,随时准备着。

    黄濑狠狠汗了一把。

    一个人凑过来和黄濑咬耳朵,“喂喂!黄濑,你这个同学怎么好像饿鬼一样。”

    说话的是黄濑同个社团的学长森山由孝,本来他对黄濑出去之后带了一个女孩回来还感到挺高兴的,结果……这女人明显有哪里不对啊!

    不管烤多少都全部吃进去,一直吃不停吃,黄濑烤得速度根本就赶不上她吃的速度,而且对方还是两个人。

    面对森山的疑问黄濑不知该怎么解释才好。

    “呃……因为我从今天下午开始就没吃过东西了。”

    因为不小心训练过头而错过午餐什么的青木才不会说出来呢,没有吃到无铭做的饭菜觉得遗憾什么的她才不想让那个傲娇的守护神知道呢。

    想到无铭青木突然放下了手里的碗,一晚上都在照顾她自己一点也没吃的黄濑不解地看着他,“怎么了?”

    “虽然黄濑你烤得肉很好吃但是我还是觉得无铭的手艺更好。”

    “无铭?”

    男人的名字?

    那是谁?

    黄濑像是发现了什么顿时瞪大了眼睛,“男朋友?!”

    “胡说八道什么!”

    青木身边那个金发碧眼的小男孩说到,他脸上的表情有些扭曲,“那家伙最多只是个家政夫。”

    “家政夫?”

    黄濑疑惑的眨了眨眼睛,也就是说真的是男的了?

    我的天?这件事小赤司知道吗?

    要知道当初青木只是跟他说了一句——

    “我喜欢像你这样的男生呢!”

    没想到被赤司听到了,之后他被小队长虐得不要太惨(╥╯^╰╥)

    也是这件事后他才知道赤司和青木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关系,以及赤司非常在乎青木这件事。

    科尔温并没有要继续讨论有关那个人话题的意思,他冷哼一声脸上表情臭臭的。

    气氛有一瞬间的尴尬,好在机灵的森山找个一个话题把大家的注意力转开,大家这才有说有笑的继续吃起来。

    一顿狂塞之后一本满足的两个人摸着肚子倒在椅子上。

    “时候不早了小青木还不回家吗?太晚了路上不安全。”

    青木笑着说,“没事,我可是长得很安全的,再说要是碰上麻烦指不定倒霉的是谁呢。”

    谁倒霉他还真不知道,但是如果他真的把青木丢着不管,那么他们奇迹时代的队长一定不会放过他

    慎重的考虑了之后黄濑给远在京都的赤司打个电话。

    彼时正在训练的赤司在看到管家拿来的电话之后停了下来,恭敬地行了礼之后那老管家这才开口道,“少爷,是黄濑君的电话。”

    “凉太?”

    刚刚运动完的赤司微微有些喘,听到管家得话他的眉头不由一皱,不明白这时候黄濑找他有什么事。

    “黄濑君说他碰到了青木小姐……”

    老管家并没有在接着说下去,因为在他说出青木这个名字的时候赤司已经把电话接过去了。

    “凉太,是我……我知道了,换她来听。”赤司拿着电话等了一会然后电话那头传来了熟悉的女声。

    “嗯?赤司?”

    “还没回去?”

    他看了下时间已经九点多了。

    “刚吃完烤肉打算消消食再回去。”

    “我让人去接你。”

    “不用那么麻烦啦,就两步路而已。劳师动众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知道自己劝不动他赤司也就作罢,从黄濑那里知道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以后他挂了电话,然后吩咐道,“通知东京那边让他们看着点。”

    末了又补充了一句,“不要被发现。”

    对于赤司这种背地里偷偷派保镖跟着的行为是不可能瞒得过青木的,也许之前瞒得过但是现在绝对不可能。经过这些天的锻炼,不管是技能的熟练度,还是对外界的感应度都得到了提高。所以几乎就是在她走出烤肉店之后就发现了尾随的人,更何况她身边还有个非人类的科尔温。

    “干掉他们?”

    科尔温不着痕迹的瞥了眼身后然后咬牙切齿的说。

    青木对着他的头一阵揉搓,“小孩子家不要说出这么可怕的词。”

    科尔温挥了挥手试图拍开她的手,结果没成功。

    青木直接一手按在他头上,然后用带笑的声音道,“别担心,那些都是熟人。”

    虽然赤司家的保镖经常换但是总有那么一两个是熟面孔,看到他们她也大概猜到这些人是谁派来的。

    又让他担心了呢。

    虽然有些介意身后偷偷跟着的保镖,但是青木不同意所以就算百般不乐意科尔温也没有对那些人动手,气鼓鼓的回到青木宅青木为了安慰她特意从冰箱里拿了一个草莓布丁,某只小馋猫立马心花怒放。

    “话说回来,无铭那家伙还没回来吗?”

    四下里没有看到他的身影科尔温蹙着眉问道,都跟她说了要寸步不离的跟着了,那家伙到底在搞什么。

    虽然没看到人但是从两人间的契约回路感受到无铭魔力的青木扫了眼楼上,“在楼上呢。你找他有事”

    科尔温撇撇嘴,“我才没有事找他呢。”

    明明就看着像有事的样子。

    青木没有点破而是摸了摸头,“时间也不早了,洗个澡去睡觉吧!”

    她明天还要上课,说起来明天就是考试的日子了。这几天一直忙于训练的她完全忘了考试这件事,这会想起来才记起和赤司还有比赛这件事,不过就算想起来她也一点也不担心就是了,谁让她就算不读书也是个学霸。

    听到青木说洗澡科尔温的身体下意识的一僵,他像机械一般卡啦卡啦的扭过头,“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事……”

    就算现在是人的模样他也讨厌洗澡,谁让他本质是一只猫呢。

    一把揪住想要跑路的科尔温青木笑得春风和煦,“有什么事先洗完澡再说。”

    科尔温拼命挣扎,“放开我!放开我!”

    青木拎着他换了个方向,强迫他面对着自己,她挑着眉一副隐忍的模样,“科尔温告诉我,你有多久没有洗澡了。”

    不会自从他离开前她替他洗了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洗过吧!

    青木一脸嫌弃的松开手,然后往后退了几步,“真脏!”

    被嫌弃了的科尔温跳起来抗议,“你那是什么表情,我每天都有用魔法清理自己的!我可是非常注重自己的仪容仪表的。”

    “口水浴吗?”

    “……”

    在青木的印象里猫都是用舌头的倒刺梳理自己的毛的。

    想到这里她又后退了两步,与科尔温拉开了一段距离。

    “……”

    科尔温恼羞成怒,“不就是洗澡吗?洗就洗谁怕谁!”

    虽然这么说科尔温说完之后还是抖了一下,然后脸色一变可怜兮兮的凑到青木身边,“我们一起洗好不好。”

    青木看着他那楚楚可怜的目光有些于心不忍刚想要答应身旁人影一闪,科尔温就被人推了出去。

    “当然不可以!”

    低沉的带着愠怒的声音打断了青木即将说出口的话。

    “无铭?”

    那人瞪了她一眼,见她瑟缩了一下这才用自己一惯嘲讽的口气道,“你是三岁小孩吗?没人教你什么是男女授受不亲吗?”

    面对无铭的怒火青木缩着脖子有些委屈的看着他,“科尔温他还是个孩子……”

    无铭深吸了一口气,“那只蠢猫在我成为英灵的时候就已经在了。”

    换句话说,科尔温的年龄比他的还大!

    这么说着无铭又冷冷地看向科尔温,“欺骗小女生很好玩吗?”

    科尔温不甘心的回瞪过去,“让你多嘴!”

    话刚说完他就感觉到一股杀气,抬头一看,青木正瞪着双蓝色的眸子恶狠狠地盯着他,见他看过来她活动了下手指,将手指按得咔咔响。

    科尔温受到了惊吓,他瞪了眼无铭撂下一句狠话,“你给我等着。”

    紧接着他就化作点点荧光消失不见了。

    看到科尔温跑路青木不满的咂了咂舌一旁的无铭看了她一眼,“真怀疑你脖子上那个蓝色的脑袋是个装饰品。”

    “好吧!这次是我的失误,我真以为他是个孩子。”

    “那是你蠢!”

    “……”

    无力反驳。

    “嘛!还是谢谢你跳出来提醒我。”

    青木对自家守护神微微一笑,无铭扫了她一眼,满脸嫌弃,“蠢死了!”

    “……”

    混蛋!把刚才的道歉还给我!

    将无铭在心里数落了一遍又一遍的青木直到洗完澡她才发现替换的衣服忘记拿进来了,她抚了抚额怪自己丢三落四。想着浴室到她房间也没有多少距离她直接用浴巾在身上一裹,然后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走出了浴室。

    “无铭帮我拿下我那件水蓝色的睡衣。”

    自从无铭来了之后家里的家务都是由他负责,洗衣服这种事自然而然的也到了他手上。连洗衣机都用不好的青木更不用说收衣服了,平时她连找件校服都要翻箱倒柜的找很久。看不过去的无铭每天都会将干净的衣服挂在她看得到的地方,像现在这样青木指定要哪件衣服的时候无铭都会以最快的速度找出来给她。

    从浴室出来的青木一手抓着浴巾,另一只手扒拉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没有听到无铭像往常一样的回应她有些奇怪的抬头,然后她悲剧的发现——

    这里根本不是她的家!

    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回头往后看,她的身后哪里有什么浴室,连个窗户也没有。

    “卧槽!”

    她憋红了脸就吐出这两个字。

    突然她感觉到一股视线,立马警觉的朝那个视线的方向看去,还没有看清那边是什么情况一件大衣兜头罩下来,将她从头到脚遮了个严严实实。

    “不要乱动!先挡挡你那没什么看头的身体。”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原本还有些紧张的青木顿时松了一口气,“无铭,你在啊!”

    无铭背对着她,以至于她看不到他严肃的脸。

    “有什么话晚点再说,现在的情况有些不妙。”

    无铭的话让青木不由一愣,她简单的将无铭的外套穿在身上然后探出半个脑袋去看那边的情况。

    然后她就看到了一个怪物。

    模样有些像浣熊,身上有着奇怪的花纹,它的身体似乎是沙子做的正哗啦哗啦的往下掉着沙子,随着沙子往下掉青木隐约看到一个人影。

    她眯着眼睛努力去看,终于看到一个红色的脑袋,是人类的脑袋。

    她拿着无铭指着刚才看到的那个方向,“无铭,那里有个人。”

    无铭绷着一张脸脸上并没有因为青木的话发生一丝一毫的变化,他看了眼青木指的方向。

    “你还没有看出来吗?那只妖怪就是从那个少年身上出来的。”

    青木不明所以。

    无铭又接着道,“他在自己身体里养了一只怪物,现在失控了。”

    这一次青木听懂了,蓝色的眸子瞠得大大的。她不敢相信的看着对面那个痛苦的人一眼,终于还是于心不忍。

    “有办法救他吗?”

    “有!”

    青木面上一喜。

    无铭唤出了自己的双刀举在身前,“杀了他。”

    “……”

    当她没问。

    “谁?”

    突然响起来的声音让青木吓了一跳,结果一回头身后根本没有人,就在她疑惑的时候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

    这一次青木听清楚了,那个声音是直接传到她大脑里的。

    “葵!怎么了?”

    察觉到青木的异样无铭眼中闪过一丝担忧,但是青木却好似没有听见一般,她捂着脑袋蹲到地上,身体努力的蜷在一起,脸上表情非常痛苦。

    “葵!”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无铭的声音里少见的出现了一抹惊慌,他扶着青木发现她颤抖的厉害,已经意识不清。从契约回路里他感到青木在害怕,同时他还察觉到一股异样的波动。

    生前身为一个魔术师的他终于明白了在青木身上发生了什么。

    这是意识入侵,有其他的意识入侵了青木的大脑,青木下意识的去抵抗,但是显然那股力量很强大青木没办法压过它。终于她在一声痛苦的尖叫以后晕了过去。

    无铭扶住她绵软无力的身体。

    与此同时,那个不知名得怪物也像泄了气一样慢慢消失,直至消失不见了,只留一个昏迷的红发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