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一扇门的距离 第19章
作者:錵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呜……

    谁?

    就算在昏迷之中青木的大脑里也一直回想着那个声音。

    那个充满怨恨而又无比孤独的声音。

    和之前不一样这次响起的是稚嫩的童音,伴随着这稚嫩的声音她终于看到了那个声音的主人。

    如火的头发,宛如烟熏妆的黑眼圈,看上去年龄在七岁左右,手上抱着一只玩具熊,不知道遇到了什么烦恼他的眉头紧锁着,一张小脸都皱在了一起,看着很是可怜。

    一旁似乎有什么人在安慰他,摸摸他的头又把他抱在怀里,原本满是不安的孩子这才重新露出微笑。

    “就算父亲不理我,就算大家见到我就躲得远远的,但是我还有你,你一定会陪着我的是吧!”

    原本还在撒娇的男孩突然抬起头,原本天真烂漫的眼睛转瞬间被嗜血所替代,他突然伸出手那个比寒冰还要冷上好几度的声音蠢了过来——

    青木打了一个激灵从梦中惊醒。

    因为那个莫名奇妙的梦她现在精神非常不好,脑袋沉甸甸的,全身没有力气。

    “你醒了。”

    无铭的声音在她头顶传来,她循声望去愣了愣,然后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坐了起来。

    为什么她会睡在无铭大腿上?

    因为惊吓而起来的动作才起了一个开头就被红色的英灵压了下去,他一手按着青木的肩膀,一手按在她的衣摆处,头撇到一边,“笨蛋!不要动作那么大,你身上只有一件大衣!”

    经他这么提醒她就想起之前洗完澡后被空间转移的事。

    她的脸色顿时变得很不好看。

    她不敢再动,只是别扭的拉了拉大衣的衣摆。

    “这里是哪里?”

    青木看了眼他们所处的地方,四周是光滑的墙壁对外只有一扇铁门,结合之前他们的遭遇实在看不出来这是哪里。

    “地牢!”

    青木的眉头皱了皱,抬眸看向无铭,“怎么又是地牢?”

    无铭沉默的看了她一眼,然后伸手覆在她额头上。

    “还在发烧,你可以在睡一会。”

    发烧?

    对自己的身体状况一点自觉也没有的青木这才恍然明白她之所以头晕眼花得原因,原来是发烧了吗?

    不知道是不是无铭的话有魔力,还是青木她真的困了,她闭上眼睛沉沉的睡了过去。

    见她又睡了过去无铭这才皱起了眉,他也就算了,地牢这种地方可不适合人类养病,要早点出去才行。

    昏昏沉沉又睡过去的青木做了一个梦。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之前那个梦境的影响,青木竟然梦到了她小时候的事。

    虽然她最近经常做梦但是这个梦对她来说真的是久违了。

    “爸爸?妈妈?”

    “对不起,爸爸妈妈临时有工作不能陪着你了,葵自己一个人乖乖在家待着好吗?晚点赤司阿姨会来接你。”

    青木妈妈摸了摸青木的脑袋一脸歉意的看着女人,旁边青木爸爸在收拾行李,将东西全部打包好之后把东西往后一背,“走吧!”

    小青木目送着父母离开,她没有哭也没有闹,对于父母时不时就要出门这件事已经习惯了,只是看着他们两人离开她的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

    “爸爸,妈妈再见!”

    直到再也看不见他们的身影她才闷闷不乐的道了声再见,只是除了她已经没有人回听见了。

    小青木一个人呆在家里,诺大的青木宅没有一点生气,她把自己蜷缩在沙发上越想越觉得委屈。

    爸爸妈妈是不是嫌她麻烦了?

    为什么每次都把她丢在家里?

    还是她不够听话惹他们生气?

    “我会听话,不会给你们惹麻烦,葵很乖很乖……”

    所以你们一定要快一点回来。

    画面一同事出了点事我们不得不去帮忙。”

    青木妈妈习惯性的摸了摸她的头,“小葵乖,妈妈一定尽快赶回来,因为我家宝贝的生日快到了嘛!”

    那一天青木藏在身后的成绩单最终还是没有给她看。

    几天之后……

    “对不起,答应你的生日没办法帮你过了,明年……明年爸爸和妈妈一定陪你过。”

    小青木挂了电话,一直忍着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

    “骗子!”

    她是多么的期待今天,这个看她自己亲自布置的房子就知道了。

    ——大骗子!

    父母一次次的失信终于让青木对这对父母感到失望,她不再回家的时候喊“我回来了”,因为根本没有人听;她也不再门口放备用钥匙了,因为除了她没有人会回来。她不喜欢待在家里,那个家安静的让她感到害怕,她每天都在外面游荡,遇见幸村父子的就是在那时候。后来难得回一趟家的夫妇不知为何搬了家,新家比之前的小,但是明亮温暖,青木反而觉得很舒服。

    青木不再关心青木夫妇的行踪,她觉得自己一个人也活得很好。偶尔父母回来的时候她反而还觉得不习惯,看着那和她相似的面容她才恍然想起——对了,这两人貌似是她的父母!

    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的感觉。

    青木的梦断断续续的,但是画面清晰让人很容易就将那断断续续的梦境拼凑起来。从休憩中睁开眼的红发英灵目光复杂的看了眼睡在他身边的少女。

    就像青木能看到他的过往一样他也可以看到青木的过去。

    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时无铭并不喜欢青木,甚至有些讨厌,因为少女的目光太过于干净,单纯的已经不能仅仅用蠢来形容。而且她总是为别人着想,为了别人她甚至可以放弃自己的生命,这种行为说好听了是心地善良说难听点就是多管闲事。虽然对她百般嫌弃,但是无铭又没办法置之不理。

    ……因为太像了。

    她的性子和之前的他——卫宫士郎简直一模一样。

    那令人恶心的伪善,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决心,让无铭就像看到了过去的自己一样。

    他讨厌过去的自己,所以连带着他连青木也一起讨厌了。但是他又不能不管,而且相处的久了她发现她还是有些不同的,她可比卫宫士郎聪明多了。也因为这一点不同他才会耐心的帮她做家务,指导她剑术。

    这会突然看到青木的过往无铭就算再不喜欢看着青木得眸子还是不由自主的带了抹疼惜,原本打算今晚越狱的他思量再三决定还是等青木醒过来再做决定。

    不过在此之前要先解决一下她的服装问题。

    在地牢里安静的过了一夜,第二天天刚刚蒙蒙亮的时候外面就传来了喧哗的声音,已经睡了一个晚上的青木被这个声音吵醒,眉头一皱不情愿的睁开了眼睛。

    她平躺在地上,身下是厚厚的稻草,虽然作用甚微但是至少阻隔了地上的湿气。她揉着还有些昏昏沉沉的脑袋坐了起来,一件红色的外套从她身上滑落,青木一眼就看出了这是无铭的衣服。

    她愣愣地看了那件衣服一会回过神后便下意识的寻找着无铭的身影。

    四面都是有石头砌成的墙壁,地牢面积不大一眼就将里面的内容看了个一清二楚,青木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她没有看到无铭的身影。

    “外面好吵啊!”

    本来因为发烧就有些头疼的青木听到外面吵吵嚷嚷地声音更觉得头疼,她看了眼牢房外面,不明白外面闹哄哄的是在干什么。

    “醒了?”

    红色的身影突然出现在青木身后,因为早就从契约回路上察觉到他的靠近所以青木并没有被吓到。

    她的视线还放在牢外,可是不管她怎么努力看到的都只是一间间空的牢房和石头。终于她认输般的收回视线,回头问道,“外面是出了什么事吗?”

    “就算出事也不关你的事。”

    见她一醒来就多管闲事无铭没好气的把手中的东西丢到她脸上。

    “这是给你的。”

    青木从自己脸上扒拉下他丢过来的东西,“衣服?”

    看到这件衣服青木这才想起她里面没有穿衣服这件事,脸不由一红,她跟无铭道谢,“谢谢!真是帮大忙了。”

    红发的英灵不咸不淡的看了她一眼,然后用下巴指了指里面,示意她去里面换衣服。

    “我帮你看着。”

    青木受宠若惊。

    “呃……无铭你没事吧!”

    不会是她把发烧传给他把他的脑子烧坏了吧。

    青木探究的目光让英灵不爽的啧了一声,眉梢向上一挑眼看着又要开始他的嘲讽。青木迅速的抱起衣服往刚才无铭指的那个角落跑,路过无铭的时候再一次道了谢。

    无铭连眸子也没有抬一下,像一座雕像一样岿然不动,眼睛看着牢外。

    不一会青木换了衣服出来了,她不适的拉了拉自己身上的衣服,“无铭,你是拿错衣服了吗?总觉得尺寸有点大。”

    “又得穿就知足吧。”

    他之前出去大致探查了一下,这里是位于沙漠之中的一个村子,村子周围都有人守着,看他们的衣服着装应该是当地的组装部队。他没有惊动他们,而是随便在院子里偷了一件衣服就走了。

    无铭回头看向青木,不由一愣,发现青木说得没错这件衣服对她来说太大了,尤其是脖子以下的某个部位。

    他抽了抽嘴角,看来以后三餐要给她多补充点营养了。

    松垮垮的衣服穿在青木身上不伦不类而且还有些碍手碍脚,觉得行动不便的青木像无铭借了刀将那快要拖地的裙子割到大腿的位置,就像之前她穿的短裙一样。

    行动方便,还一下子凉快了的青木开心的在地牢里蹦哒了两圈。

    “我们不跑路吗?”

    青木有些疑惑的看着一动不动的无铭。

    无铭睁着一只眼睛看着,“你觉得你现在走得了吗?”

    青木起先还有些疑惑,不明白无铭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是很快她就察觉到了,“我的魔力……”

    “看样子是察觉到了,你现在处于魔力亏空的状态,完全恢复需要好几天的样子。”

    “什么?”

    这个回答让青木大吃一惊,她明明什么事也没做为什么会魔力亏空啊!

    “原因有两个,一个是之前意识入侵的时候你下意识用了魔力去抵抗;还有就是你现在身体状况影响了你的魔力。”

    他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眉头紧皱,“你的烧还没退。”

    自己还在发烧这件事就算无铭不说青木也是知道的,而她会突然间发烧的原因她也猜到了,一定是之前她和大脑里未知的声音战斗的时候被伤到了,精神力受到直接攻击只是发烧没有变成傻子她已经谢天谢地了。

    “这事晚点再说,我们先从这里出去。”

    之前那个怪物让青木莫名的有种危机感,要尽快离开这个地方才行。

    开锁这件事对无铭来说没有任何难度,投影出一把钥匙对他来说轻而易举,两人出了牢房直奔出口,眼看着出口就在眼前,那扇原本紧闭的房门突然间打开了。

    不管是门外的一班人还是门内的两个人都没有想到会这样子遇见。

    “不是吧!这么倒霉!”看着面前带着武器的一群人最先反应过来的青木忍不住吐槽到。

    听到她的声音门口那一班人终于回过神来,戒备的看着他们,带头的一个手势下去他们已经被团团围住。

    青木没有办法使用魔力,但是有无铭在这些人也占不到一点便宜,就算对方人数多,他怀里还抱了一个累赘也一样。

    虽然没有办法帮上忙但是青木观察着这些人的一举一动时不时的提醒一句,一个在无铭看来有些多余的举动他却没有打断她。

    青木在仔细的观察了眼前这帮人以后发现有些奇怪,这些人的装扮看上去像是武装分子,但是他们的招式却很像忍者。

    青木的眉头皱了起来,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住手!”

    伴随着一声轻喝一个人影强行插/入了两伙人之间,木质的傀儡一左一右正好抓住两边的兵器,脸上画着奇怪花纹的少年站在他们中间。

    见他们终于停手她松了一口气,他先是看了眼无铭和青木的方向然后才跟那群人道,“都给我住手。”

    那随便的语气和对方恭敬的态度都让青木猜到这个少年的身份不一般。

    “勘九郎大人,这两个人想越狱……”

    “地牢的守备已经松懈到这个程度了吗?难道你还想让我帮你把他们抓回去?”

    名叫勘九郎的少年只是眉梢一挑顿时吓得他们不敢说话。

    他把对着他们那个方向的傀儡收回目光直直盯着那两个打算逃狱的人,他抬了抬下巴用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说,“风影大人要见你们,走吧。”

    “风影?”

    谁啊?

    她扭头看向无铭试图从他脸上看出答案,白发的英灵绷着脸面无表情的看着勘九郎。

    看来是不认识。

    “对不起我不记得我认识的人里有一个叫风影的人。”

    青木礼貌而又坚定的回绝了勘九郎的邀请,她的手在无铭手臂上拍了两下,无铭低头看了她一眼,依旧默不作声。

    听到她的话勘九郎突然露出了一个邪佞的微笑,“你们没有拒绝的权利,如果拒绝了……那么这里就是你们的葬身之地。”

    “哼!”无铭冷哼出声,“那也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下一秒他抱着青木往后退了一步跳上屋檐,动作熟练一瞬间两人就不见了身影。

    见他们逃走勘九郎也不急,他摸了摸一直没收起来的傀儡,不怀好意的笑了。

    “没有追上来。”青木朝后看了眼有些奇怪竟然没有追兵,但是她却没有放松下来,不知道为什么她有种异样的感觉。

    抱着他在疾走的无铭突然朝身后瞄了一眼,蹙着眉啧了一声然后加快了脚步。

    几乎就是在他发现后面的动静的时候青木也发现了。

    巧妙的用周围的建筑隐藏自己,如鬼魅般的身影竟然追上了无铭的步伐。

    青木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

    “来了!来了!”

    她激动的拍着无铭的肩膀,虽然不疼但是无铭还是分了一个眼神给他,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闭嘴!”

    然后青木习惯性缩起脖子缩起手乖乖的缩在无铭怀里了。

    几个身影刷刷刷的挡住青木他们前进的路,无铭不得不停下来和他们对峙着。

    来人清一色穿着黑色的服装,额上带着护额,手上拿武器,看着像是某个组织。

    “忍者?”

    如果之前那些人只是看着像的话那么这些人青木就可以确认眼前这些人是忍者了。

    “这里是江户时代?”

    问完之后青木又自己把这个答案否决了,江户时代可没有这么现代化的服装。

    她撇头看了眼无铭试图想从他那得到答案,但是她显然要失望了。无铭在那些忍者出现之后注意力都在他们身上,看也没看青木一眼。

    拦住了青木他们以后那些忍者很快就发动了攻击,他们的身手和之前那帮人显然天差地别,无铭在抱着青木对上他们的时候竟然有些吃力。

    这几个忍者非常狡猾,在交手的时候他们并没有对无铭出手而是招招直指青木,无铭为了护着青木不得不将自己暴露在敌人面前。

    他们对战的速度很快青木勉强才能跟上他们的招式,那令人眼花缭乱的忍者技能让青木不由瞪大了眼。然后她就发现她被当做诱饵这件事,毕竟现在也是练家子,这些东西她还是看得出来的。

    看着无铭一声不吭的替她扛下所有的攻击青木那对蓝色和眸子颤了颤,手偷偷的握成了拳。

    “放我下来!”

    在一个交手的空档青木对无铭说到,当然她的这个要求无铭没有听就是了。

    青木一点也没有意外,她扭头看向那几个忍者,“我跟你们去见那位风影。”

    风影!

    这个对青木来说是个非常陌生的名字,初来乍到的她根本不知道这是砂隐村最高领袖的称号。虽然不知道,但是看这些人“请”人的架势青木也猜到了所谓的风影不是一般的人物,只是她有些奇怪那个风影找她干什么?

    青木安静地跟在那些忍者身后,但是心里早就已经波涛汹涌,只是脸上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现在她和无铭的情况很不妙,她现在没办法使用魔力又拖着病完全就是个累赘,无铭就算再厉害也没办法带着他从这么多人的围追堵截中逃脱。再加上他们对这里的道路不熟,什么时候被他们伏击也不知道。身在对方地盘,对方人多势众,种种迹象让青木不得不采取妥协的态度,然后在寻找机会逃脱。

    无铭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在青木做下那个在他看来非常愚蠢的决定以后还默默地跟在她身边,而不是像往常一样灵体化消失。

    “身体没事吧!”

    还未退去的高烧让青木脚步有些虚浮,无铭看到的时候不免有些担心。

    无铭的慰问让青木有些吃惊,这个向来没有给她好脸色的守护神今天意外的体贴呢。

    “没事!我想我应该不至于走着走着就晕过去。”

    见她还有心思开玩笑无铭顿时就放心了。

    就在青木刚说完话的时候一直在前面带路的人停了下来,青木他们的注意力随即也被吸引过去。

    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在一座高塔之前,之前他们一直都在爬楼梯,这会停下来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扇木门,一直走在青木前面的两个忍者一左一右的站在门边,那架势是让青木去开门。

    青木看了那门一眼,没有动。

    那两个忍者眉头一皱,以为她要耍什么花招,气氛顿时有些紧张。

    青木沐浴在戒备的目光里无声的叹了口气,她还真的是被冤枉了,她只是在想要是她这一开门不小心又打开新世界该怎么办。

    青木没有动,忍者也没有动,无铭动了。

    “我来开。”

    看出了青木的犹豫无铭朝前走去,只是在和青木擦肩而过的时候被青木阻止了。

    她略一用力把无铭拉到了身后,给了他一个小心的眼神,然后笑看着两个忍者。

    “难道不是应该你们开门邀请我们进去吗?我现在可是生着病连开门的力气也没有。”

    像是印证她说的话她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苍白,本就单薄的身子好似随时都会倒下一般。

    在场的忍者都不是小孩子了不可能会被她这样的谎话给蒙混过去。

    无铭无语的看了她一眼,刚才她推开他的力道可不是一个生病的人该有的力道。

    “我觉得你们要立马帮我叫医生。”

    脸色苍白的青木摇晃了一下身体,被站在他后面的无铭扶住。

    “给她叫医生!”

    一个声音从门后传来,下一秒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一个红发的男人站在门口,表情严肃,居高临下的看着底下扮虚弱的少女,眉头微不可闻的一皱。

    听到他的命令那两忍者一愣,其中一个最快回过神,应了一声就去找医生了。

    那男人盯着青木和无铭看了一会,然后径直往里走,“进来吧!”

    青木和无铭对视了一眼,最后选择跟上。

    青木走在前面,两脚已经踏进了房门,慢了一步的无铭刚想跟上,那个留下来的忍者就拦住了他的去路。

    无铭的眸子顿时就冷了下来。

    青木没有听到无铭的脚步声回过头看到的就是无铭和忍者对峙的一幕。

    她回头看了眼风影见他没有说话也就知道他这趟是冲着她来的。

    “无铭。”

    青木叫了一声,他冲自家守护神微微摇了摇头。

    在没有魔力的情况下她和无铭的契约并不会消失,这这种心理传话她还能做到,如果需要她只要一个呼唤无铭就会顺着契约回路来到她身边。

    无铭抬眸看了她一眼然后啧了一声,依旧是一脸嫌麻烦和模样,不过他已经退到一边不再理会虎视眈眈的忍者,而是看着高塔外的景色。

    身后的门在青木进门以后就关上了,青木几乎是下意识的扫了眼屋内,房间的摆设很简单,青木很容易就将里面的环境尽收眼底,在看到这里除了他们两个没有其他人以后青木一直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找我什么事?”

    先开口的是青木,她疑惑的看着面前这位面容忧郁的男人,“我想我们之前应该并不认识才对。”

    “小姐你还真是冷静,你知道你现在的处境吗?”

    有些惊讶于少女的冷静第四代风影罗砂看着她的目光不有的多了抹探究。

    年纪看上去和手鞠差不多,看上去弱不禁风实际上从踏进这个房间开始他就没有从她身上找到漏洞。

    ——这个女孩不简单!

    青木朝他看了一眼突然笑了,“虽然我们现在的处境不大好,但是如果我们想走的话你们也是拦不住的。”

    “也就是说,你是自愿来这里的吗?”

    他冷哼了一声,“胆子还真不小。”

    “谢谢。”

    青木冲他笑了笑,把他的话当做夸奖收下了。

    “我们还是长话短说吧,不然我怕我坚持不到医生过来。”说着她自来熟的找了把椅子坐下,然后才仿佛想起旁边还站着一个主人。她歪头看着她,“你不会连椅子也不让客人坐吧。”

    罗砂:“……”

    他还能说什么,默许了青木这个在他看来非常无理的举动。

    看上去趾高气扬随心所欲的青木实际上早就体力不支了,只是她隐藏的好一直没有被发现。高烧不退,之前还爬了那么久的楼梯青木早就觉得有些吃力了,但是为了不在罗砂面前露出破绽她一直在忍着。

    这会坐下来以后青木顿时觉得舒服了一些,至少眼前的东西不要是晃动的。

    她看着面无表情的风影,用眼神示意他快点说话。

    罗砂沉默的看了她一眼后这才开口,“我有件事要让身为外来者的你们去做。”

    之前我爱罗失控眼看着他又要失去一群忠心的部下,罗砂非常的苦恼,但是突然出现的两个人阻止了我爱罗的暴动。

    仅仅两个人,就阻止了我爱罗。

    这在之前从来也没有人办到。

    由此可见两人的身手。

    “看样子找到了两个非常有用的棋子。”

    说这话的是和他联盟合谋一起进攻木叶村的大蛇丸,他看着那两个人金色的眸子里充满了兴趣。

    眼下中忍考试即将开始,他们风之国也会派人参加这次的考试,到时各方势力集结在木叶村,各种矛盾激化这对他们来说是个机会。他和三忍之一的大蛇丸还有音忍村合作,自觉已经万无一失。

    青木虽然没有从他口中听到要让他们般他做什么事,但是让他脸上表情的变化,流露出阴狠表情的罗砂让青木察言观色很容易就猜出了他心里所想。

    “我拒绝!”

    青木的态度很坚决,干脆利落的拒绝了他的要求。

    罗砂似乎没有意外淡淡的问了一句,“你知道你这个决定会有什么后果吗?”

    威胁意味十足,但是青木雀不以为杵。

    “杀了我吗?”

    青木呵呵一笑,“大叔,你要杀我吗?”

    青木赫然又重复了一遍,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畏惧。

    这胆量着实让令称奇。

    确实,对于青木这样来历不明突然出现的人他就是杀了她也没有人会说什么,但是被她这么直接的说出来就不一样了,尤其在看到她脸上那抹微笑的时候,他总觉得她另有算计。

    对于青木来说死并不意味的结束,对于处于被动受制于人的她来说,死后回到原来世界她就能逃离这令人苦恼得处境了。

    在决定要来见风影的时候青木就已经决定了,活着那她就想办法找到回去的办法,如果不小心死了,她疼一疼回到原来得世界也没什么不好。

    当然这个想法她也只在心里想想,如果说出来肯定会被无铭喷得狗血淋头。

    罗砂非常认真的打量着面前的女孩,她的脸上有着这个时代这个年纪所没有的天真浪漫,那对平静的眸子像一汪湖水有着让人平静下来的力量。

    罗砂有些恍惚,忍者大战已经过去了很久,但是战争的影响在风之国还没有消散,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同龄人有这样的表情了。

    见他半天不说话青木疑惑的歪了歪脑袋,见他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青木有些不好意思的用手指挠了挠脸颊,看样子是她太心急把这个看上去非常严肃的大叔吓到了。

    不过看他的样子她暂时是有不会生命危险了。

    她开始尝试着开口,“我和无铭只是暂时留在这里,在这期间我们不会给您添任何麻烦,你们可以派人监视,但是记得保持距离我的保镖脾气可不大好。作为让我们就在这里的答谢……”

    青木笑了笑,“……我看贵村挺缺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