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一扇门的距离 第20章
作者:錵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罗砂发现,眼前这个女孩似乎是个谈判高手,不然怎么一开口就把重点给抓住了。

    因为大名不断的控制忍者数量和削减经费,风之国在四大国中处于一种非常尴尬的地位,临国的木叶越强,周边的小国势力也逐渐向外蔓延,风之国和他们相比没有进步却是在倒退,这让第四代风影罗砂很是头疼。

    忍者数量还是其次,经费的缩减才是令他最为头疼的。

    做什么东西都是要钱的啊!

    位于沙漠之中的风之国本来就没其他国家那么富足,这经费一减再减各项开支都成了问题。提高村民的税收?这种劳民伤财的事他可做不出来。

    被青木一针见血的挑出短点,这位向来面无表情的风之国的领袖脸上闪过一丝无奈还有尴尬。

    青木可没有漏看他的这个表情,对方会露出这个表情就知道她猜对了。

    “虽然不知道你们这里的货币是什么,但是我愿意用钱换取我和无铭在这里的自由……啊!不过可能要晚点才能把钱给你。”

    青木什么也没有,就是钱多。不过她是在洗澡的时候被转移过来,身上连件衣服也没有更不用说金子什么的贵重物品了。但是就算身无分文她还是有办法可以搞到钱,谁让她的财运一直很好呢。

    罗砂仔细的思考了一下他的意见终于点头了。

    “你要是能拿出这个数,我就放了你们。”

    他冷着脸比出了五这个数后又补充了一句,“但是就算离开地牢也会有人监视着你们。”

    “没问题。”

    毕竟他们是外来者人家会他们有所戒备也是应该的,所以青木对派人监视他们这种事没有太在意。

    青木的干脆让罗砂忍不住又多看了她一眼。

    “再次之前……”蓝发的少女冲她笑了笑,“你能告诉我离这里最近的最大的赌场在哪里吗?”

    刚刚还觉得青木很靠谱对她刮目相看的罗砂立马不忍直视的撇开了头。

    见他这幅表情青木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位大叔看样子没有表面上那么可怕嘛!

    这就是第一次和罗砂接触,并勇敢的和他谈判的青木对他的第一印象。

    也许是这第一印象给她太深刻,所以之后的日子青木见到他的时候也没有拘谨,一口一个“大叔”态度自然的好像讨糖吃的邻家女孩一样。

    用赌场赢回来的钱买回自由的青木主仆两被安置到了村口一栋荒废许久的屋子,屋子有被简单的打理过,这让主仆两着实轻松了不少。然后就是青木一直吃了睡睡了吃,无铭包下所有家务活,日子似乎和之前并没有什么两样,除了外面那一直躲在暗处的视线。

    “躲藏的技术太低级了,躲在那个地方就是瞎子也会发现。”无铭开启了嘲讽模式,将外面监视的暗部数落的一文不值,末了还把这当做反面教材让青木引以为戒,并指导她正确的潜藏方式。

    没办法,他们实在是太闲了。

    青木的魔力还没有恢复,无铭好吃好喝喝供着想把青木的身体养起来,结果硬是把青木养胖了一圈,但是魔力却一点动静也没有。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胖下去的青木抓着无铭开始了实战训练,虽然旁边一直有旁观者让他们不爽,但是他们也不怕被他们看去。

    就在一次训练的时候青木身上突然发出一道红光,青木一愣觉得这场景有些熟悉。

    “耳朵。”无铭指了指她的耳朵提醒到。

    经他这么一提醒她终于想起来了这红光的由来,这是那个红宝石耳钉发出的光芒,上一次发光的时候科尔温出现了,那么这一次……

    青木的猜测很快就得到验证了,红光之下一个身穿西装,金发碧眼的小男孩出现在他们面前。

    “科尔温!”

    青木开心的叫道。

    “你们跑哪去了。”

    科尔温的声音和青木同时响起来,和青木惊喜的声音不同科尔温和声音里充满了焦急和不安。

    见他这幅表情一旁的无铭微微蹙起了眉。

    青木没有察觉到异样还是笑着跟科尔温说,“洗澡的时候不小心空间转移了,虽然遇到了点麻烦但是已经没事了。”

    听到青木说遇到麻烦原本看到她平安无事正松口气的科尔温顿时又把心吊了起来,“什么麻烦?”

    他的目光在青木身上扫了一圈没有看到受伤的痕迹,但是一颗心还是没有放下来,他将询问的目光看向一直沉默着的无铭。

    青木一个箭步挡住他的目光,“小麻烦啦,已经被我解决了,你就不用担心了哈。”

    科尔温何其精明,眯起眼睛盯着她看了一会顿时就发现了问题,“你的魔力是怎么回事。”

    没有想到会这么轻易就被他看出来青木用手挠了挠脸颊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生了场病,魔力到现在还没有恢复。”

    回答他的是无铭低沉的声音。

    虽然他现在的魔力还很充足但是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办法。”

    在听到青木魔力一直没有恢复的时候科尔温像是受到了打击一样干脆愣在那里不说话了,碧绿的眼睛看着青木似乎有什么话想说但是又说不出口。

    见他这个模样无铭大致也猜到了了原因,大概又是那一位做的手脚,葵迟迟没有回复魔力大概也是那位搞的鬼。

    “对不起……”

    最后科尔温只能无力的道歉,对于自己不能帮上忙这件事他感到非常抱歉。

    “为什么道歉?又不关科尔温的事。”

    不知个中缘由的青木这么一说让他更自责了,下一秒他掐断了联系。

    青木有些担心的看着红光消失的方向,“他没事吧!”

    “你还是先担心一下自己吧!”无铭冷冷的说。

    青木不满的撇撇嘴,虽然嘴上说着没关系但是青木心里还是挺介意这件事的。

    魔力亏空她不是第一次,但是亏空后一直没恢复这对她来说是第一次,说不着急那是假的。

    “我去外面走走。”

    见她情绪有些低落知道她想一个人静静地无铭没有跟着,看着她单薄的背影他想起之前科尔温欲言又止的模样,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青木离开小屋原本守在房子外围监视的暗部自然分了一部分人出来监视,青木察觉到了,这些天一直沐浴在这样的目光里她都已经习惯了,至于无铭直接就是无视。

    风之国位于沙漠之中,青木他们现在所住的地方就在村子的边缘,往前走一段距离就可以看到金色的沙子。青木是第一次见沙漠,刚开始还有些好奇结果看得久了那毫无变化一望无际的沙漠她也看厌了。青木去的地方是一个高台,原来是个砂隐村守备御敌的地方,但是随时沙漠的扩大化砂隐村不得不往里缩。

    青木轻车熟路的登山高台,这些天她经常来这里路已经非常得熟悉。

    走着走着青木突然停了下来,同时她也发现一直安安静静潜藏在暗处的暗部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躁动起来。

    至于原因……

    她看了眼离自己几步远的入口,大概是因为那里有血腥味传来吧。

    青木只是犹豫了一下就继续脚步不停地朝那边走去,她的身后那些暗部聚在一起窃窃私语不知道在说什么。

    走上高台青木的视野一下子开阔起来,蓝天、白云、黄沙这些天已经见惯的景色呈现在眼前,与以往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高台之上在她之前已经有一个人了,而在那人的脚边还躺着一具尸体,之前的血腥味就是从他身上传出来的。

    那人听到脚步声回过头,冰冷的不带有任何感情的眸子像一把利剑朝着青木的方向射过来。

    比夕阳还要艳丽的头发在阳光下仿佛鲜血,额头上的“爱”字鲜红夺目,他背着一个一人高的大葫芦,在看到青木的时候已经开始转移攻击的目标。他抬起右手,对着青木的方向,原本缠在尸体上的黄沙顿时调转方向朝着青木袭来。

    他这一言不发看到人就攻击的举动让青木大吃一惊,她实在不知道他对她动手的原因,难道是因为她看到了杀人现场?

    “等……”

    青木试图想说话但是少年根本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他手腕一动沙子移动的速度骤然加快,眼看着就到了跟前。

    青木狼狈的往旁边一滚,黄沙紧随而至,虽然有些吃惊但是青木还是反应极快的从自己的裙底抽出了缠在大腿上的短刀。

    长度比匕首略长,刀身也比普通的刀要薄,非常方便藏身。短刀虽然攻击范围较小,但是近战的时候并不比其他武器逊色,将这把短刀交给青木的无铭本意是想让她用来防身,没想到这会就派上用场了。

    青木右手持刀,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紧追不舍的黄沙,手上利刃划过,短刀像碰到了冷兵器一般发出乒乒乓乓的声音,青木没有去理会这个声音,而是更加认真的挥动着手中的短刀。突然她眼睛一眯,手腕一转,手中的短刀换了一个方向,用力的朝前砍下,黄沙无力的掉到了地上,青木一点也没有因此而放松迅速的朝后退了两步,与对方拉来距离。

    青木看向黄沙的另一端,操纵着黄沙的那个少年。原本面无表情少年脸上出现了一丝狠厉,带着黑眼圈的眼睛幽暗的让青木忍不住的打个一个寒颤,原本想要说的话立马就顿住了。

    又一波凌厉的攻势朝她袭来,青木手忙脚乱的接下。

    “等、等下!我没有恶意!”

    对方不答只是表情越加的阴狠,攻势愈加凌厉。

    青木觉得自己越来越吃力,对方能使用奇怪的能力,青木知道这是忍术的一种,在这里呆了几天她不至于连这也不懂。但是懂并不意味着她有办法去化解,而且眼前这个人的招式显然和他之前从书里看到的不一样。

    打不过啊!

    很有自知之明的青木已经在盘算着怎么跑路,结果那人却好像察觉到了她的意图一样,双手迅速的结印然后一掌拍在地上。

    “砂缚牢!”

    一直沉默不语的少年终于开口了,声音听上去有些耳熟,但是青木根本没时间去辨别,因为她发现黄沙像潮水一般朝她涌来。

    来不及了!

    青木的脑袋转的飞快,顷刻间就判断出了眼前的情势,眼看着已经避无可避青木急忙求救。

    “无铭!”

    几乎就在话音刚落的时候青木身前红光一闪,她的身影从原地消失,如潮的黄沙没有找到目标冲到墙壁后哗哗地落到了地上。

    红发少年的目光上移,看到了被紧急转移的蓝发少女,她的身边一个红色的身影慢慢的显现出来,白发的英灵手持双刀挡在青木身前,一脸戒备的看着底下的红发少年。

    “是你?”

    当看清对方的样子以后无铭不由叫出了声。

    “呃……无铭你认识?”

    “你忘了吗?之前袭击我们的那个怪物。”

    经他这么一提醒她立马想到她第一天到这里时遇到的那个怪物,那时候从怪物的身体里走出来一个少年。

    “……你这么一说还真的有点像。”

    青木有些不确定的说,那天天太黑,她又一直躲在无铭身后那个怪物少年她还真没看清楚长什么样,只记得他有一头红发。

    和没有看清的青木不同,无铭可是和那个怪物直接交过手的,之后还和那个少年对峙过,所以他可以非常肯定,眼前这个人就是那个怪物少年。

    “还是老样子散发着令人不爽的气息啊!”

    他不知道那是什么只是直觉着不爽。

    无铭护着青木往旁边躲,青木没有魔力他的魔力供给成了问题,他身体里储藏的魔力还够他使用一段时间,但那也仅限于普通时候,战斗时消耗的魔力无疑是很大的,所以可以的话他并不想浪费魔力。

    青木知道无铭的为难所以才对自己没有恢复魔力这件事感到歉意。

    青木的目光看向底下那位少年,少年一边用手捂着头一副头痛难忍的模样,一边用仇视的目光盯着他们。

    正对上那个目光的青木身体蓦的一震,他的目光让她想起了之前那个莫名其妙的梦,她也想起了为什么会觉得他的声音有些耳熟,那是因为眼前这个人就是之前出现在她梦里的人。

    想到之前在梦里看到的一切青木看着他的目光顿时有些复杂。

    她拉了拉无铭的衣服用叹息般的语气说,“无铭我们先离开这里。”

    无铭不知道青木突然间这幅表情是因为什么,但是在判定了当前局势后觉得这是最好办法的无铭毫不反对的执行了青木的话。

    想跑?

    看出他们意图的少年操纵着沙子紧追不舍,但是白发的英灵抱着青木用极快的速度消失在了他的面前。

    对于用杀戮来证明自己存在的少年哪里能接受这个结局,操纵的沙子朝着他们消失的方向追了出去。

    “快去报告风影大人!”

    一直潜藏在暗处将这边一幕看得一清二楚的暗部们这才有了动作,他们的脸上还带着畏惧。他们在察觉到那人的查克拉的时候就已经动弹不得了,而那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少女竟然能神态自若的和他交手,甚至最后还从他手上逃走,真是胆识过人!和她比起来他们简直感到惭愧,他们竟然还不如一个少女有胆。

    不过,刚刚那个白头发的保镖是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的。

    想不通的暗部没有在想下去,因为没有时间让他们在这想七想八,他们要赶紧追上去,就算打不过,他们这样掌握他们的走向,那几位不管哪一个都是砂隐村的威胁,不得不防。

    无铭抱着青木一路狂奔,他从高台上一跃而下之后并没有朝沙漠跑去而是朝青木之前来的方向而去,当然为了躲开那个难缠的追兵他兜兜转转,再三确认已经甩掉身后的人以后这才把青木放到地上。

    “嘭”地一声,毫无预兆的两手一松,原本被护在怀里的少女被他毫不留情、毫不犹豫的丢到了地上。

    一直提心吊胆缩在无铭怀里装乖巧的青木突然感到自己正在失重,她连一声惊叫也来不及叫就已经摔到了地上,屁股直接着地疼得她吱呀咧嘴。

    “好疼!无铭你干什么?”

    她揉着屁股,疼痛令她的表情有些扭曲,她瞪着面前红衣白发的英灵眼中的不满是那么的明显。

    无铭用比她更凶狠的目光回瞪过去,气势上输了一大截的青木立马又缩着脖子改用眼神委屈的看着他,她知道接下来等着她的是来自无铭的说教。

    “对不起我错了!”

    虽然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但是深知无铭性格的青木知道事先服软是对付眼前这个看似严厉实则温柔的英灵最好的办法。

    果然见到青木的态度原本面带怒容的无铭脸上表情瞬间软化,他叹了一口气,“不要让我一直重复一样的话,你现在的情况可不比以前,遇到问题不要想着自己解决。”

    “嗨!”青木正襟危坐。

    “你是我的r,如果连自己的r也保护不好我在这里根本没有存在的意义。”

    双臂环胸的英灵目光灼灼的看着青木,“还是说你认为现在已经是我消失的时候了。”

    本来英灵王座的他会突然现身在现世就是为了实现青木的愿望,因为突然出现的能力而不知所措的青木为了保护自己而寻求帮手,而他恰巧就是被选中的那一个。所以他在这里的职责非常的明确,就是保护青木的安全。但是他的这个笨蛋主人却每次都是自己一骑当千的冲上去,然后在无力招架的时候才会让他出面刚忙擦屁股,这种收拾残局的事他是一点也不想在干了。

    “或许让科尔温帮你换一个守护神?”

    话音刚落立马得到了青木的强烈反对,“不用,我觉得无铭就很好。”

    虽然嘴巴毒,损起人一点情面也不留,但是这段时间的相处下来她已经习惯了,这会突然要换人她不习惯也不接受。

    虽然之后无铭那番话不过是气话,因为她莽撞举动的气话,但是青木还是认真的思考了一下他的话,因为他觉得依无铭的性子他确实是会做出这种事的人。

    “不会再有下次了。”

    青木保证。

    无铭觉得很满意。

    然后青木突然间从地上一跳而起一脸戒备的看着无铭的身后,“那家伙追过来了。”

    无铭的脸上闪过一抹吃惊。

    青木口中的那家伙是谁他自然知道是谁,那个红头发的家伙出现在这附近的时候他立马就知道了,他吃惊的是青木竟然也在同时间感应到了。

    “在哪里?”无铭问道。

    青木准确无误的道出了方位,竟然和他感应到的位置分毫不差。

    无铭不由多看了她两眼。

    这家伙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青木怎么知道的无铭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如果他们再待在这里不动的话那个凶残的怪物就会追上来对着他们毫不留情的狂轰滥炸。在青木魔力还没有回复的情况下,不管是青木还是他都需要尽量避免战斗的情况,这也是为什么之前青木说撤他就乖乖撤退的原因。

    “走!”无铭言简意赅。

    青木刚想点头下一秒就愣住了。

    她看到一个身影已经无声无息的躲在了无铭的身后。

    青木脸色大变。

    “小心!“

    她突然伸手将无铭推到了一边,原本弯腰想要过来抱她的无铭没有想到她会突然间反抗,而且青木的力道很大无铭一个不查竟然被他甩出了一段距离。

    无铭在被甩出去以后听到了青木那一声慌乱的“小心”,心头一紧,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他下意识的朝青木所在的方向看去。

    在他被推开以后代替了他站在他原来位置的青木正背对着他,站在青木面前的正是那个一直对他们紧追不舍的少年。他和青木的距离非常的近。因为背对着他所以无铭看不到青木的表情,但是少年脸上的吃惊,还有穿透青木身体的那宛如镰刀般的黄沙他是看得一清二楚。

    “葵!”

    说什么不会再犯,刚刚说完的话不要立马就自己把它推翻啊!

    他竟然相信了她的话!

    无铭只是在心里咒骂了一声立马就从当前的形势中回过神来,干将莫邪两把双刀再次拿在手中,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动手就已经被一个声音喝住了。

    “不要动!”

    说话的是青木。

    受伤的青木脸上是一反常态的冷静,她的目光一瞬不瞬的顶着面前的少年,蓝色的眸子里少有的闪过一抹杀气。

    见她这个模样无铭这才反应过来她之前那句“不要动”不是跟他说的,他在认真一看这才发现青木的双手是举着的,她的两手握着一样东西,而那个东西被她送进来少年的胸口。

    “滴答!”

    由黄沙变成的利器穿透了青木的身体,鲜血将黄沙染红,从尖端滴落的鲜血想一株株曼珠沙华争相绽放,而另一边童谣被短刀刺到的少年却是未伤到分毫,沙子做成的屏障将他很好的保护自了身后。

    受伤的少女毫不畏惧的对上少年嗜血的眸子,她的气势一点也不比他弱。

    “你再往前走一步试试。”

    一如既往清脆的声线里带了几分强硬,少女凭借自己的力量挡住了怪物的攻击!

    当风影他们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

    斑驳洒下的阳光正好照在她身上,少女与之对峙的那一幕深深的印在了他们的脑海里,并为之震撼着。

    风影听了手下的报道后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

    “到底是怎么回事?”

    几个暗部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回答是好。

    “我们发现我爱罗的时候青木小姐也发现了。”

    我爱罗的查克拉很特别他们远远的就停了下来,他们对我爱罗的恐惧几乎已经成为了一种本能。那位少女也察觉到了那股带着杀气的查克拉,但是她只是愣了一下就径直进去了,他们连阻止的机会也没有。

    “我爱罗已经追青木小姐他们去了。”

    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已经都无所谓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解决眼前的问题。

    身为我爱罗的父亲罗砂当仁不让的担下了这个责任,毕竟如果放任我爱罗不管的话发狂的他会做出什么他也不知道。

    已经料想到了我爱罗接下来会做什么的罗砂马不停蹄的朝着暗部们报道的位置赶来,然后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

    被黄沙穿透了身体的蓝发少女手持短刀,非常强硬的将刀送进我爱罗胸口,但是沙子的保护系统自动启动她没有伤害到他分毫,但是她也没有气馁,蓝色的眸子紧紧盯着我爱罗,一瞬间爆发的气势竟然让我爱罗也感到了压力。

    “呜……”

    他突然捂住头踉跄的退了两步,脸上表情痛苦,原本围在他身边的保护他的沙子哗哗地掉到地上。

    青木不知道他怎么了,只是看他退后青木顿时觉得松了一口气,一瞬间仿佛自己身上的力气全部消失了一样,原本被她忽略的疼痛席卷而来,天旋地转再也支撑不住的倒了下去。

    倒下的身体被人从后面扶住,一手托着她的腰,一手捂着她的伤口。她抬眸看了那人一眼,可怜兮兮的说,“真是痛死我了。”

    原本一脸紧张的英灵听到她这话原本皱着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他多想像以前一样对她破口大骂,或者冷言冷语的嘲讽两句也可以,但是那一刻他像是失去了语言能力一样愣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青木的眼睛慢慢的闭上了,他手上还残留着没有褪去温度的鲜血。

    “……笨蛋。”

    ……

    值得庆幸的事青木虽然伤得严重但是却没有死,在忍者医院急救室门口等了一天一夜的无铭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陷入的短暂的沉默,他绷着脸对医务人员点了点头。

    “那她什么时候会醒回来。”

    “这个……”

    相比起之前的干脆利落这次他们反而支支吾吾起来,在看到白发英灵铁青的脸以后这才战战兢兢的说,“因为失血过多在抢救途中一度心脏停止过,抢救回来之后瞳孔有点扩散,没有任何反射反应,那个……可能……我们已经尽力了。”

    金属色的眸子在瞬间瞠大,虽然他没有经历过但是毕竟在人世经历过那么多风雨,医生说的话虽然含蓄但是他立马就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

    “你是说她……醒不过来了?”

    医生一脸歉意的看着他,“如果她一直没有办法恢复意识很有可能。”

    看着一脸平静眼中却毫无光彩的青年医生的歉意已经达到了顶峰,“真的万分抱歉!”

    无铭没有理他他径直朝着青木的病房走去,向来活泼热闹的女孩正安静的躺在病床上,因为失血太多脸色异常苍白,无铭沉默的站在床边双手在身侧握成了拳。突然他转过身,毅然决然的离开了病房。

    同样是在医院,风影罗砂严肃的看着面前的少年,少年毫不畏惧的和他对视着。

    “怎么?又想要杀了我吗?”我爱罗平静的看着面前这个他名义上的父亲。

    罗砂锐利的眸子扫过去,“我爱罗控制好你的情绪,不然我不介意现在就杀了你!”

    少年冷冷的笑出了声,“终于要自己动手了吗?我是不是可以期待一下风影大人的手段。”

    罗砂被他的态度气到,但是他非常有自知之明他不是我爱罗的对手。

    “那两个人是我非常重要的棋子,你把他们杀了我接下来的计划该怎么办。”

    我爱罗沉默不语那淡然的眸子显然是没把她的话听进去。

    “总之,不准你再找他们麻烦。”

    风影大人拂袖而去,留在房间里的我爱罗一动不动的站了一会终于转过身,他脸上的表情开始扭曲,眼中杀气毕露。

    “还有一个……”

    他像是感应到了什么扭头看向房门的方向,原本因为风影离去而被怒摔关上的房门这会正缓缓的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