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一扇门的距离 第21章
作者:錵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青木从小就怕疼,生性粗枝大叶的她经常会把自己弄伤,所以她干脆什么事情也不干,磕着碰着或者被刀伤着到时候疼的还是她自己。

    在得到空间转移得能力以后她更怕疼了,尤其是直面死亡时的疼痛,每次回想起来都令她感到绝望。但是就是这么怕疼的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去替无铭挡刀子,还害得自己被开膛破肚,好不凄惨。

    ——纯粹是自虐啊!

    青木无奈的叹息着。但是她并不后悔她所做的事。

    那时候如果不是她挺身而出的话那么受伤的就是无铭了,受这么重的伤就算是无铭也没办法再留下来了吧。

    而事实上,在看到偷袭的我爱罗时青木根本连想这些的时间也没有,她只是本能的推开了无铭,本能的挡在了他的身前,本能的和那位少年对峙着。直到疼痛感传来青木才打了一个激灵心里暗叫一声不好,刚刚才被说教的这会立马就又犯了,看样子以后少不了被某人拿来说教了。

    但是,就算重来一遍的话她大概还是会做一样的选择。

    因为她看见了啊!怎么可能会见死不救!

    虽然有些不愿意承认不过无铭说的没有错她就是一个笨蛋!

    但是笨蛋怎么了?

    她乐意。

    再说了无铭那家伙根本没有立场说她笨蛋吧。

    明明也是个笨蛋的说。

    想到这里她突然停顿了一下,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

    “不行不能再这么下去了,那个笨蛋守护神一定会去找那个家伙报仇的。”

    话虽这么说……

    青木茫然的看着陌生的房间,“这里是哪儿?”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该怎么办?在线等,急!

    青木坐了起来想要仔细地打量一番,但是坐起来之后她才发现她的伤口竟然不见了。

    她不敢相信的摸着自己的肚子,那里之前被开膛破肚流了好多的血,这会不管青木怎么看她的肚子都完好无缺。她维持着掀开衣服露出肚子的动作露出一脸疑惑的表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掀开被子走下床后又在地上蹦哒了两下发现什么迹象也没有以后脸上的疑惑更深了。

    她不会又遇到什么灵异事件了吧!

    青木身体不由一抖。

    “无铭?”

    没有像往常一样得到回应的青木愣了愣,下一秒那对湛蓝的眸子瞠得大大的。

    怎么回事她感觉不到无铭了!

    契约联系断了?

    青木开始陷入了恐慌,之前面对我爱罗的时候都没有怕过的青木这会陷入了恐慌。

    她的守护神不见了!

    那以后谁给她打杂?她的三餐怎么办?

    “噗嗤!”

    安静的房间里突然传来了一个笑声,这突兀的声音吓了青木一跳,随即进入警戒状态。

    “谁?”

    那个声音也不掩藏顺着青木的问话就直接答了下去,“真是可怜的守护神,你说他要是知道你就把他当保姆看待会做何感想?”

    “有何感想?我看那家伙不是乐在其中吗?”

    嘴上说不乐意那家伙可是把家务全包了哦。

    青木的目光在房间里扫了一圈没有看到可以藏身的地方,那个声音听上去空旷缥缈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也因为如此她竟然听不出这是男声还是女声。

    “那还真是令人意外。”那个声音如是说。

    青木皱起了眉,怎么感觉这个声音的主人认识无铭一样。

    “你认识无铭?”

    “认识怎样?不认识又怎样?”

    听他这么说青木非常肯定的点了点头,“那就是认识了。”

    那个声音噎了一下,沉默了一会之后他又接着道,“你倒是一点也不担心,知道你现在的处境吗?”

    青木呵呵一笑,“劳您费心。”虽然看似在和那个声音聊天实际上青木一直都在偷偷的打量着这个房间,再三确定这里除了她没有其他人之后青木心下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这里是异空间?”

    这么说的话她果然是死了?这样的话就解释的通为什么她身上会没有伤口。只是为什么本该去科尔温制造的那个空间的她会跑到这个陌生的地方来,不用想肯定是那个声音的主人搞的鬼。

    “你很聪明。”那个声音似乎一点也没有意外青木会猜到,反而带了点赞赏意味。

    “我的身边正缺一个像你这样的人,你要来做我的手下吗?作为报酬我可以实现你的一个愿望。”

    宛如大灰狼诱惑小白兔的声音在这个房间里回荡着,青木听到之后噗嗤一声笑了,“哈哈哈!最近大家都怎么了?愿望是那么廉价的东西吗你们一个两个都要帮着我实现,说实话吧你和科尔温是什么关系。”

    绝对有关系的吧!两人说话的语气简直一模一样。

    “是科尔温让你来吓唬我的吗?那小子又在出什么坏主意。”

    不明白自己是哪里露了馅那个声音有那么一会沉默,虽然有人给他背黑锅是件不错的事,但是和那家伙扯上关系让他觉得自己很掉价。

    “对不起,我不是很想听到那个名字。”

    青木眉梢一挑恍然大悟道,“哦~~~原来你们不是一伙的。”

    那边再一次的陷入了沉默,半晌之后他才平静的道,“你套我话。”

    原本还笑盈盈的青木早就收敛了脸上的笑容,蓝色的眸子沉静如湖水,嘴角微微向上翘着,“不要把我看成什么也不懂的大小姐,任谁一觉起来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都会起疑的好不好,我只是为了我的安全做了进一步的猜测罢了。”

    而她刚才只是为了证实她猜想的正确与否做了一个实验罢了。

    之前见到科尔温的时候青木就觉得他有些奇怪,他有事瞒着她她是知道的,就算他和无铭合在一起瞒他她也善解人意地没有戳破,但是之前他的表现太奇怪了让她有些在意。

    直到来到这里,和科尔温那个有点像的空间,那人对无铭和科尔温都很熟悉,对她怀有某个目的,她只是稍加思索就理出了大概。

    总而言之一句话,这只听得到声音看不到人的家伙是敌人吧。

    青木进入全身戒备状态。

    “看样子你是决定站在他那一边了。”

    虽然只有声音但是他却仿佛亲眼看见了一样,青木戒备的模样显然惹怒了他,“女人,你最好想清楚,与我为敌是没有好下场的。”

    “不用了我想我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青木一脸坚定的说,“连影子也不露的人有什么权利让人相信,而且……”

    青木的眸子眯了起来,“那时候打伤科尔温的就是你吧!”

    默认就等于是承认了。

    “我的魔力一直没有恢复也是你搞的鬼?”

    “还有……”她顿了一下,“从刚才开始我就觉得你的声音很耳熟所以我绞尽脑汁的想了又想,终于想起来是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声音了。”

    “你这家伙……”她咬牙切齿的说,“你就是坑了无铭的那个混蛋吧。”

    因为时不时就会梦到自家守护神生前,所以青木并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声音,但毕竟不是熟识的人所以她没有特意去记。

    “抑制力了不起啊!欺负人家年纪小不懂事善良老实好哄骗是吗?无铭那也是太好骗了才会那么听话的给你打白工。多好的一个少年郎啊,硬是被你整成现在傲娇别扭的模样,有问过我这个主人的意见吗?”身为现主人的青木为无铭打抱不平,然后她伸出手一副讨要东西的模样,“把你拖欠他的工钱还来。”

    虽然从非正规渠道了解了青木这个人但是他还是被青木多变的性格给吓到了,以至于这会面对青木的吐槽毫无反手之力。青木就在这时收回了手脸上表情又是一变,认真严肃的样子令他以为站在这里的是别人。

    “我不管你想干什么,但是无铭现在是我的人,科尔温是我抱回来的,他们两个人你一个也别想动。”

    “有趣。”那个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依旧是那种空旷缥缈的声音,只是这一次多了抹兴味在里面。

    “你的想法我明白了。”

    “不过你是不是忘了你现在的处境,只要你在这里的话就不可能救他们。”

    这个空间可是受他意识控制的,除非他想否则任何人都没办法离开。

    “说起来你还不知道,你家那位守护神去给你报仇了。”

    报仇?

    还没反应过来他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对方就已经善解人意地将一段影像投给她看了,宛如水面荡开的波纹平静下来之后一个清晰的画面呈现在他眼前——无铭正在和我爱罗对峙着。

    “那家伙在干什么呀!”

    实在有些不相信向来冷静的无铭竟然会做出这种无脑的事,青木想也不想的就想冲过去找他但是她很快就回过神来,被困在这里的她根本没办法去找无铭。

    这就是那家伙的目的,让她看着着急却又无能无力。

    该死的恶趣味(#`皿)

    此时此刻青木已经把那个抑制力给划归到黑名单并在上面用红笔打了个显眼的记号。

    绝对不要让他得逞。

    那个声音在投了影像出来之后就没有动静了,青木之后叫了半天也没有得到回应,看样子是走掉了。

    诺大的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直到这时青木才感到有些恐惧。她现在没有魔力,根本没有办法出去,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青木不得不承认这个空间做的非常结实,他没有找到任何漏洞。

    没有漏洞的意思就是说她不可能逃出去。

    青木顿时有些泄气。

    她平躺在地上,伸直手臂手心向上看着自己的手背,“要是我能再强一点好了。”

    以前不觉得现在青木越发觉得力量的重要性。

    只有自己强大了才不会给别人添麻烦,只有自己强大了她才有资格保护别人。

    “说反了!”

    青木的脑海里突然有人反驳了她的话,她愣了愣这才想起她之前也说过类似的话,而这句话是那时候对方回答她的。

    “并不是为了守护才变得强大,而是因为有了要守护的人才变得强大,葵有着一颗善良而坚定的心这必将成为你坚强的后盾。不用担心,不用着急,你只要等待那一刻的到来就好。嘛~如果遇到实在对付不了的敌人葵可以随时哭着回来找我,我一定会带着这班小子去给你报仇的。”

    “……因为我们是家人啊!”

    白发老人慈祥的面容浮现在自己眼前青木不争气的红了眼睛。

    “会长……”

    她胡乱的擦着夺眶而出的眼泪,可是眼泪像是不受她自己控制一般越来越多。

    为什么偏偏会在这时候想起来啊!

    但是……

    她捂着自己的眼睛。

    “呜呜呜~讨厌……我想大家了。”

    突然青木左臂上妖精尾巴的纹章发出了耀眼的光芒,青木吃惊的回头,发现妖精尾巴公会的纹章正在渐渐消失。

    “不要!”

    她像是被抢走了重要宝物的孩子一样惊慌失措的叫了起来,她的手下意识的去触碰那突然绽放的光芒,灼热的温度烧灼了她的手,房间里顿时弥漫了肉被烧焦的味道,她却仿若未觉试图用手阻挡纹章的消失。但是她的努力显然是徒劳,随着光芒越来越强烈原本印在青木左臂上的公会纹章越来越淡,终于消失不见,那耀眼的光芒却没有消失,突然从光里突然刮起一阵旋风将离它最近的青木吹飞了出去,紧接着那光开始淡去,越来越黯直至消失不见。

    一个人影赫然出现在光消失的地方。

    刚刚爬起来的青木看着那个人影震惊的说不出话来,而那人显然也发现了青木,同样也是露出一副吃惊的表情。

    “葵?”

    “会长???!”

    青木怎么也没有想到,她前一秒还在想着的人下一秒就出现在了她自己面前,而且还是以这种惊心动魄的方式。青木在跟马卡洛夫讲解了事情的经过以后后者就陷入了沉思,青木没有打扰,安静的坐在旁边,只是不停的用右手摩挲着左臂,原本印在那里的公会纹章已经消失不见,但是马卡洛夫出现在了这里,青木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似乎什么也没明白。

    “这里就是困住青木的空间?”

    不知什么时候马卡洛夫已经回过神来开始打量起这个青木打量过无数次的空间。

    “作为空间魔法师竟然会被别人的空间给困住,看来葵你平时疏于练习了,这要是艾露莎知道了会抓着皮鞭在你身后使劲鞭策的。”

    青木微微变了脸色,那画面感实在太强了青木只能强迫自己不去想。

    “您说的是,最近发生了一些事让我有些照顾不暇。”

    马卡洛夫的出现让原本不安的青木心下多了几分平静,至于训练,因为她的魔力一直没恢复所以训练什么的也是没办法的事。

    马卡洛夫似乎看出了青木的窘态,这位向来慈祥的老人看着有些没精打采的青木眉头不由皱了起来,他愤怒的从原地跳起,“那个什么抑制力你给我出来谁准你动我家孩子了。”

    他握着拳头叫骂吹胡子瞪眼的样子实在可爱青木忍不住笑出声来,“会长那家伙早就已经不在了。”

    小老人气鼓鼓的抱臂坐在一边生闷气。

    “你的魔力被封印也是那家伙干的?”

    青木点了点头,“虽然没有承认不过我看就是他。”

    马卡洛夫的怒火已经实体化了,“那个混蛋到底想对我的孩子干什么!”

    马卡洛夫的关心让青木觉得心头一暖,一直缺少父母之爱的青木从这位老人身上感到了亲人的爱。她的鼻头有些发酸,湛蓝的眸子里多了抹粼粼的水光。

    见她这幅模样马卡洛夫叹了口气,伸手在她头上摸了摸,“不用担心,我一定把你救出去。”

    “嗯!”青木用带着鼻音的声音回应到。

    安慰完了青木马卡洛夫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他不是没有碰到过使用空间魔法的魔导士,碰到使用这类魔法的魔导士大家普遍都采用近身贴站的方法来限制他的行动,如果不慎被困进空间可以靠内外合作来打破空间和禁锢。以上说的两个方法都没办法实现了,马卡洛夫当机立断决定用最后一个办法试一试。

    “会长?”

    青木看到马卡洛夫站起来疑惑地叫了一声。

    “葵,你找个安全的角落躲着。”

    虽然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但是青木还是听话的退后并找个自认为安全的角落待着。

    确定青木已经躲好马卡洛夫又确定了一下位置,终于在房间的某个位置停了下来,然后手臂巨大化。

    “巨人的拳骨。”

    房间的墙壁在他的用力一击之下发出了一声巨响,房间也猛烈的摇动着,但是受到巨人拳骨攻击的部位却没有一丝裂痕。马卡洛夫抬手又是几拳,除了掉下一堆粉尘其他什么也没有。

    发现自己的攻击做了无用功之后马卡洛夫托着下巴若有所思,而这时候青木已经开始着急了,因为那人留下的影像里无铭已经和我爱罗打起来了。

    要快一点才行!

    马卡洛夫突然间转过头看她眼中带着诧异。

    “怎、怎么了?”青木不明所以。

    “刚才你做了什么?”

    “什么?”青木更加不明所以。

    见她一点反应也没有马卡洛夫这才想起她被封了魔力,这才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

    青木歪着头疑惑地看着她。

    “刚才这个空间出现了一瞬间的松动,因为你的魔力被封所以才没有察觉到这么明显的事。”

    “……”依旧是一脸茫然的青木。

    马卡洛夫已经有了主意,看样子破解这个空间魔法还是需要青木的力量。直到这时他才明白那个人封印青木魔力的原因了。

    “你刚才在想什么?”马卡洛夫问。

    虽然不明所以但是乖孩子青木还是有问必答,“我刚才看影像无铭他们打起来了想早点赶回去。”

    马卡洛夫这时也扭头看向了影像,红发的英灵已经和我爱罗打起来了。

    “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顷刻间判断了那边的形式马卡洛夫皱眉道,“离开这里得靠你的力量才行,你得解开你魔法的封印。”

    这种事说来简单但是做起来不容易。

    “葵,还记得我跟你说的吗?魔法源自于你的心,心之所想就是魔法的源泉。告诉我此时此刻你心里在想着什么?”

    马卡洛夫一脸严肃的表情让青木也下意识的认真起来。

    她在想什么?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我要离开这里?”

    “离开这里之后呢?”他诱导着青木说出之后的话。

    “离开这里……我要阻止无铭……我要变强,强到可以保护自己也可以保护别人。”

    青木原先说话还有些磕磕绊绊,因为她不知道了马卡洛夫这样问她的原因,但是说着说着她的语气越加的坚定,所有的疑惑和迷惘一扫而空,此刻她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变强!

    像是肯定了她的决心她的身体突然发出了金色的光芒,她吃惊的看着自己的手,后知后觉发现她的手竟然变透明了。

    见此马卡洛夫满意的笑了,和青木一样她的身体也开始变得透明。

    他并没有让青木去解开封印,而是引导着青木突破自己心底的封印激发了潜藏在她身体里的力量。

    “只要心智坚定就可以冲破任何枷锁,不要害怕勇敢的向前,朝着你自己觉得对的方向前进,不管对错与否那都是你自己选择的道路。不管你的人在哪里妖精尾巴都是你的家,公会里的大家都是你的家人,你是我重要的孩子,我只希望你不要忘记这点。”

    伴随着他的最后一句话马卡洛夫的声音化作了点点荧光消失在了青木面前,这位不知为何突然出现的老人在为青木解决了烦恼,替他指明了道路以后回到了属于他自己的那个世界。

    “会长……”

    青木咬牙收起了感动和不舍,她现在可以感觉到自己身上澎湃的魔力,这个空间似乎察觉到这股力量的威胁开始颤抖起来。

    青木想离开这里!非常想!非常想!

    伴随着青木坚决的想法她身上的魔力波动更大了,空间终于承受不住的开始扭曲起来,她继续释放着身上的魔力,她的周围形成了一个风眼,以青木为中心凶狠狠的向四周扩散开去,一瞬间就撕毁了空间里的一切,然后风撞到墙上瞬间四分五裂。

    青木现在在这里的并不是实体,是类似灵魂一样的存在,灵魂要比*强大,所以凭借此时的青木才可以发挥出这样的实力,尽管如此突然间爆发出如此强大得魔力对青木来说还是很吃力的。

    “咔嚓!”

    她在超负荷使用魔法之后终于承受不住身体像玻璃一样出现了裂痕。

    她并没有在意,而是抬头看着某个方向,笑了。

    风之国砂隐村忍者医院的重症监护病房里,正面中了我爱罗攻击的少女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因为使不出力气她努力了半天也只让眼睛撑开一条缝而已。

    腹部的疼痛令她整张脸都皱成了一团,她痛苦的哼了两声然后用嘶哑的声音说,“无铭,我想喝水。”

    她的声音听上去非常虚弱,声音也细若蚊吟,但是她知道那人肯定听见了。

    果然下一秒红色的身影就凭空出现在了她的床边,向来冷峻的脸上竟然少有的出现了紧张慌乱的表情。

    真是不像你啊!

    “葵!”

    青木眨了眨眼睛,苍白的脸上绽开一个笑容。

    “不要因为我去杀人啊!笨蛋无铭。”

    无铭有些惊讶,为什么青木会知道这件事。

    在和我爱罗战斗途中突然察觉到青木魔力波动的无铭先是诧异了一下,紧接着他透过已经重新连接的契约回路听到了青木的声音,然后他想也不想的就丢下我爱罗就回来了。

    白发的英灵小心的喂青木喝了水,青木复又重新躺下,腹部的伤口和之前灵魂耗费的魔力令她感到无比疲惫,她在看了无铭一眼以后就又沉沉的睡过去了。

    全程不到一分钟,但是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红发的英灵寸步不离的守在她的床边再也没有离开过。

    青木这一睡又睡了两天,知道她醒过来医院的医疗忍者比无铭还要激动,摆弄着机器替青木又做了一个全身检查,发现她的各项身体机能完好,就连那狰狞的伤口也已不可思议的速度治愈着。差点被定为脑死亡的少女突然间又活过来了,这在这些医疗忍者眼中简直就是奇迹,一个个双眼发光的想要研究一番,结果在某英灵冰冷的目光下悻悻离开。

    之后除了每天来换纱布的护士无铭拒绝了所有人的探访,他们在这里没有认识的人,会来探病的不是那个别有用心的风影就是借口视察的暗部,无铭飚着杀气把来人逼退了。

    青木醒来的时候无铭正好又赶走了一波暗部,那些像蛆虫盯着不放的家伙已经是第四批了,不希望自家r睡觉还有双眼睛盯着的无铭毫不留情的把他们赶走了,至于这么做会造成什么后果他是一概不管。

    青木受伤他没找他们算账已经很给面子了,他们还想打扰她的休息?门都没有!

    青木睁开眼的时候无铭正好从窗户那里跳进来,朦朦胧胧的视线里看到有个身影鬼鬼祟祟的她还吓了一跳,直到视线变得清明她这才松了口气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呆呆站在她床边的人。

    “怎么像个小偷一样……”

    她的声音还有些嘶哑每个音节被她拉得很长。

    一回头看到青木正盯着他无铭刚开始吓了一跳,再听到青木没什么精神的声音以后他立马回过神转身去倒了一杯水。

    “谢谢!”

    青木想坐起来结果不小心扯到了腹部的伤口顿时一张脸皱得跟酸梅干一样,一只手绕到他背后小心翼翼的将她扶起,另一只手将茶杯贴到她嘴边。

    被无铭这般小心翼翼的动作吓到了的青木就这么呆呆的看着白发的英灵,连水也忘了喝。

    英灵的眉头轻蹙有些不解却又耐心的问到,“怎么了?”

    青木歪着头打量了他一遍又一遍,这人是无铭啊?可是怎么感觉有些不一样。

    被他盯着的无铭不爽的一挑眉,“你有什么想说的?”

    青木摇了摇头露出了一个放心的微笑。

    “呀!这才是无铭嘛!刚才那模样真是吓死我了。”

    无铭怎么可能那么温柔的对她,看样子她是睡太久还没清醒。

    听了青木的话无铭的脸随即变得很黑很黑,瞪着青木的目光仿佛要在她脑门上穿一个洞一样。

    ——这家伙就是不能对她太好了。

    一杯水下肚青木感觉喉咙舒服了很多,脸色也红润了一些,她笑盈盈的看向背对着她在收拾东西的无铭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等你肚子上的窟窿什么时候堵上了什么时候就出院。”

    青木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不是已经好了吗?”

    不得不说这个世界的医疗技术还蛮厉害的,那么大一个伤口竟然已经帮她补回来了。

    无铭回过头金属色的眸子淡淡的看着他,“你可以试试下床,然后看着你的肠子从肚子里掉出来。”

    青木被吓到了,“你快别说。”

    她的脑海里已经浮现出大肠小肠从肚子里哗哗流到地上白花花一片的画面。

    青木捂住嘴觉得有些想吐。

    无铭那家伙绝对是故意说出来恶心她的。

    她拉过被子不想看他,将脸藏在被子底下,“我累了,我什么也没听见。我累了,我什么也没听见。”

    看到她孩子气的举动无铭的嘴脸微微向上翘了翘然后又继续做自己的事了。

    “对了!”青木又把被子掀开露出被闷得有些发红的脸,“那个少年怎么样了?”

    少年?

    无铭当然知道青木口中的少年是谁但是他不想回答。

    “你不会真的把他杀了吧!”

    没有得到回答的青木激动的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但是她显然又忘了自己现在是伤员才刚动就已经龇牙咧嘴的滚到了地上。

    无铭吓了一跳,任他反应再快也没能抢在她落地前捞到她,青木结结实实的摔到了床下。

    这一摔本来没什么但是青木现在有伤在身,哪怕摔下来时有被子在身下做缓冲这一下也摔得够呛,她蜷着身子双手捂在自己的腹部,已经疼得满头大汗。

    她是个怕疼得人,但是又很能忍,这一摔她就是再疼也没有哼一声,只是紧紧咬着唇直到咬出血来。

    “葵!”

    原本想要上前扶她的无铭在青木得一个目光之下顿住脚,青木喘了口气身上慢慢的发出一道温柔的蓝光,蓝光聚集在她的腹部,那是青木自己在用治愈魔法疗伤,青木保持那个姿势治疗了一会直到蓝光散去她才敢动一下。

    “差一点……要痛死了啊!”

    青木的声音颇有点劫后余生的味道。

    被活活痛死这种事她可不想尝试。

    见她没事无铭松了一口气之后脸上顿时乌云密布,“如果觉得那还不足以痛死你,我不介意背负弑主的名号让你体验一下千刀万剐得滋味。”

    青木抖了抖不敢让无铭的眼睛,“不、不用了。”

    嘤嘤嘤,怎么感觉无铭变得越来越恐怖了qaq

    “那家伙没事。”

    安置好青木之后无铭冷不丁的来了一句,青木楞了半晌这才反应过来他在回答她之前那个问题。

    “这样。”她点了点头,“那时看到你们两对决真是吓死我了。”

    无铭一愣,“看见?”

    那时候她还在昏迷中吧,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

    “是啊我看到的。”

    青木理所当然的回答了以后这才想起无铭不知道她之前被困住的事,她简单的跟无铭说了一下,她没有跟他说她知道对方是谁,就像他和科尔温不想让她担心一样她也不想他们为了她的事而操心。

    “那人认识你和科尔温,还想把我拉做同伴,我拒绝了,我想今后他可能还会给我们使绊子。”

    无铭怎么也不会想到那家伙会故意找上青木,而且时机选的那么准,如果不是马卡洛夫突然出现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话说为什么那个世界的马卡洛夫会出现。

    说到马卡洛夫青木像是想起了什么伸手要去撸自己的袖子,一边撸一边焦急的叫着,“无铭你快看看我的工会纹章还在不在?”

    青木可没有忘记之前纹章消失的事。

    无铭朝她手臂看了一眼,蓝色的小妖精在她手臂上翩翩起舞。

    “在!”

    青木非常夸张的松了一口气,“真是太好了!”

    她动作轻柔的摩挲着自己的手臂目光温柔如湖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