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一扇门的距离 第22章
作者:錵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终于出来了——”

    青木伸展着手臂做了一个深呼吸,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以养病之名被迫在医院住了几天的青木今天终于被允许出来散步了,生生被关在那个小小的病房每天只能透过窗户和大门看外面一成不变的景象她早就已经腻了,尤其她还每天对着同样一张脸,忧郁地青木表示她再也不想看到无铭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了。她情愿去外面被风砂吹花了脸,被太阳晒成菜干也不愿意像个木头一样躺在床上。

    太折磨人了!

    因为要收拾东西而慢了一步走出来的无铭一抬头就看到青木像一只脱缰的野马在花园里转来转去,说是花园这里的面积还没有青木宅的面积大,砂隐村在沙漠里费心思去建造一个花园显然不可能,不过为了病人可以有一个休憩放松的地方这个医院还是建了一个,面积不大但是风景不错显然是花了心思的。

    青木就在这样的园子里撒欢,附近还有其他的病人她友好的跟他们打招呼和他们聊天,偶尔会被园子里没见过的植物吸引注意力,大惊小怪的招呼无铭过去看,皆被后者无视了。

    “你还真是扫兴。”

    青木嘟着嘴不满的说,“你就不能顺着我的意让我多开心一会吗?”

    青木手上抓着几朵刚刚摘下来的花,叫不出名字的红色花朵在这里遍布都是。

    无铭睁着一只眼看她,“和你一起做采花贼吗?”

    “……”

    这家伙可不可以再扫兴一点。

    青木扭头不理他,正好这时有护士过来找他让他去领今天青木要吃的药,他不放心的跟青木交代了两句就离开了。

    看见无铭离开青木不知怎么的松了一口气,这次受伤之后无铭将青木看得很严,看样子他非常介意这次的事。

    她叹了口气原本出来玩的心情淡了一些,她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心事重重的继续一个人在园子里闲逛,然后她在拐角和一个意外的人相遇了。

    “啊!”看到他青木愣了一瞬然后冲他友好的笑了,“你好。”

    那人没有理她冰冷的眸子淡淡扫了她一眼好半晌他才想起她是谁,“……竟然还没死。”

    “喂喂!不要一开口就是这么恐怖的话啊,我会害怕的。”

    用一脸笑眯眯的表情说出这话的青木脸上没有看出丝毫害怕的痕迹。

    青木细细打量了他一会,“怎么黑眼圈比之前我见你的时候又重了,没有睡好吗?”

    她像一个久未谋面的朋友一样夸夸其谈,不认识的人根本不知道他们之前才见过两次而已,而且每次见面的时机都很微妙。

    我爱罗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不知道青木的话他是听进去了还是没听见去,那对沉寂的绿色眸子看着面前神采飞扬的少女闪过一丝微光,但是很快就湮灭,他皱着眉,觉得眼前这个像阳光般夺目的女人异常的刺眼。心里有一个在叫嚣着——杀了她!杀了她!

    “喏!”

    因为脑袋里的那个声音而开始隐隐作痛的我爱罗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花不由愣住了,鲜红的在路边随处都可以看到的野花在他面前舒展着柔美的花瓣,不知从哪吹来的风将它吹得四下摆动,有淡淡的花香传来。

    他愣愣的看着近在眼前的花没有动。

    见他没有接青木又往他那凑近了几分,我爱罗瞠着眸子看她。

    少女脸上挂着甜美的微笑,蓝色的眸子向下弯着温柔的看着他。

    “这个送给你。”

    鬼使神差的他竟然伸手接过了。

    少女脸上的笑容更大了,蓝色的眸子带着几分惊喜。

    “还没自我介绍过吧,我叫青木葵,因为某个原因在这里暂住。”

    说完她用水汪汪的眸子满是期待的看着他。

    我爱罗蹙眉,她在期待什么?

    青木继续盯。

    平时就甚少与别人交流的我爱罗继续面无表情的和她对视着。

    青木和他对视了一会突然“噗嗤”一声笑了,“我都忘了。”

    青木想起之前意外看到我爱罗记忆的事,如果她猜得没有错的话这家伙大概之前都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所以也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

    “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虽然我已经从其他渠道知道了。”

    “既然知道又为什么再问。”

    少年的声音低沉的不适他这个年龄。

    青木依旧是笑着的,“因为我想听你亲自告诉我。”

    我爱罗有些无法理解,但是紧接着青木后来的一句话令他整个人愣在了那里。

    “我想和你做朋友。”

    朋友?

    多么熟悉又陌生的名词,曾经的曾经他也期待过会有这么一个人出现,分享他的喜怒哀乐,但是他后来放弃了,朋友什么的他根本不需要,他一个人也可以活得好好的,他是修罗,一个只爱自己的修罗,一个只有杀了别人才能证明自己存在的修罗。

    我爱罗的脸色变得很怪异,他捂着自己的头,身上有杀气泄露出来。

    青木依旧站在原地,离他非常的近,她非常清楚我爱罗变成这样的原因,在看了那段记忆以后就连她这个外来者都觉得有些心疼,心疼的她都忘了她之前的伤是拜谁所赐,心疼的在看到他的时候就想和他说话,将他从漫长的孤单寂寞中拉出来。

    我爱罗抱着头,一直被他压着的记忆又重新浮了上来,他脸上的表情痛苦而又挣扎。

    突然一只手伸过来轻柔的抚上我爱罗的脸颊,她的手上带着淡淡的蓝光,那是魔法的光芒。

    “没事吧!脸色很差哦!”她笑着说。

    我爱罗在魔法的作用下镇定下来,脸上的表情也舒缓下来,他愣愣的看着她不明所以。

    ——她在干什么?

    他身上得戾气还没有散去,她本就离他近她居然敢更近一步的靠近他。他不怕死吗?明明他不久前刚让她去鬼门关走了一遭。

    似乎看出了我爱罗在想什么她闷声笑了起来,“如果生气可以找我倾诉,如果想打架了我可以给你当沙包,同样如果我碰到开心的事会找你分享,如果有人欺负我我会找你抱怨,朋友不就是这样的吗?所以你不用担心伤到我,我不会死,就算受伤了我也不会怪你。因为这些都不是你的错啊!”

    已经以朋友自居的青木将手中的花一股脑塞进我爱罗手里,“我会等着你亲手告诉我你名字的那一天。”

    直到很久以后我爱罗都还记得那只温暖的手掌,但是那个第一次带给她温暖的女孩已经不在了。

    而此时的我爱罗他看着面前热情的有些奇怪的少女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身边的沙子在他的操纵下浮空而起然后突然发力将青木打了出去。

    青木飞出去的时候还回头看了他一眼,没有怨恨也没有愤怒,反而还冲他笑了。然后在他的目送之下她被某个突然出现的红色身影稳稳的接住,直到这时少女的表情才出现了变化,她像个做坏事被抓包的孩子讨好又可怜的看着面带怒容的青年。

    我爱罗的目光依旧淡漠,他看了眼青木的方向然后捂着头摇摇晃晃的离开了。

    另一边被正巧赶回来的无铭接个正着的青木正一脸讪笑的的站在自家守护神面前,一边挠着头一边扭来扭去,眼珠子不老实的转来转去一看就知道在打什么坏主意。无铭干脆什么也不说,双手抱胸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站着想看看她想说什么。

    青木在看到无铭的时候脑中闪过无数个借口,结果在对上那对银灰色的眸子时顿时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她挫败般的垂下头,那模样像极了垂着耳朵的兔子。

    原本满肚子怒火的无铭在看到青木这个模样以后突然就什么火也发不出来了沉默之后他无声地叹了口气,“那个人的危险程度我以为你是知道的。”

    “我知道。”青木毫不犹豫的答道。

    “但是那又怎样?我还是想和他做朋友。”

    青木意外的有些坚定这样的态度让无铭觉得有些奇怪。

    看出他的疑问青木的目光下意识的扫了眼周围,“我们回去说吧。”

    ——那些暗部讨厌死了。

    无铭心领神会和青木两个人一起回病房了。

    回到病房以后青木在病房外面设了个空间魔法,以防止她和无铭谈话的内容被其他人听见。这个空间从外面赶紧来就是她和无铭普通的日常,若有人从外面开门进来那他看到的就只有青木一个人在病床上睡觉。在空间魔法的基础上加入可以扰乱别人视线的魔法,这是青木不久前为了躲避监视而开发出来的。

    之前那次意外让青木在灵体状态下激发出了强大的魔力,这魔力在她醒过来以后并没有消失,而是深深的刻印在她的身体里。这让无铭感到非常的吃惊,据她观察青木身上竟然有52条魔术回路,之前的25条已经是有着非常优秀的魔术师资质了,可是没想到突然间涨了一半还多,这不得不让无铭感到吃惊。

    青木似乎没有感觉,她只是觉得控制魔力似乎比之前容易,魔力的输出也稳定了很多,高兴之余她又试着研究了几个魔法,这个多视角空间就是这样来的。

    青木将自己知道地关于我爱罗的事毫无保留地告诉了无铭,虽然她没有明说但是无铭在听完她的话之后大概也猜到了她对我爱罗示好的原因。

    ——因为很像。

    虽有着父亲但是从小就没有得到关爱而且因为自己身上的怪物被别人忌惮的我爱罗,和从小被父母丢在家里不问不顾的青木有些相像。他是没有看到但是青木却从梦境里那个蜷在角落里的身影上看到了过去的影子,那种仿佛被世界抛弃的感觉就是现在她也清楚和记得。

    和性格开朗很快就走出孤单的青木不同,我爱罗的生活环境让他的孤独更深,最亲之人的背叛让他开始崩溃,他开始怀疑自己存在得意义,他开始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而杀人,然后把自己逼到更加绝望的地步。

    “虽然我觉得很难,但是我只是想让他知道他并不是一个人,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还有一个人愿意牵着他的手,拉他一把,哪怕只是一小步我也希望他不会在原地停留。”

    哪怕她不能成功她也希望会出现那么一个人,能将他从漫长的孤单寂寞中拯救出来。

    青木说完这话以后给了无铭一个讨好的微笑,“所以无铭,你不要阻止我。”

    无铭正在给青木上药,之前被我爱罗用沙子挡开的时候脸被划伤了,他并没有回答青木的话而是认真的给她清理伤口。

    青木知道他这是不赞成她的决定,但是她并不会因为无铭的态度而改变自己的决定。

    “我会保护好自己的,你不用担心。”

    “谁会担心你?”无铭斜了她一眼语气恶劣道,“死了最好,免得在这个世界让人不省心。”

    青木嘿嘿一笑,“嘛,考虑到我爱罗性情不定的因素我会努力活下来的。”

    无铭又白了她一眼。

    “这些事你都是从哪听来的?”青木从来到这个世界开始就没有怎么与外面的人接触,关于我爱罗这么详尽的资料不知道青木是从哪里得来的。

    “唔?哪里?我在梦里看到的啊!就是之前我被意识入侵的那次。”

    听了青木的回答无铭愣了一瞬,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金属色的眸子闪过一丝异色,“哦!梦到的啊!看你这习以为常的模样平时没少做梦吧!”

    青木一惊突然明白过来无铭指的是什么,他在说她梦见他生平的事。

    青木的眼珠子左右摇摆着,看天看地看左看右就是不看无铭,“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

    表现的太明显了,一看就知道不是个会说谎的人。

    看到青木此地无银三百年得表现无铭知道她是看到了,至于看到了多少他就不知道了。

    “呐?你打算怎么做?”清理完伤口无铭一边上药一边用漫不经心得语气问。

    “首先是接近她。”青木蹙着眉想了半天这才干巴巴地吐出这么一句话话,因为没有经验她不知道她的做法对不对所以有些不确定。

    “要让他自己告诉我名字才行。”青木点了点头,意外的对这点很坚持。

    “你都这样说了……”他说什么也是没用的了,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别忘了现在我们是寄人篱下,一举一动都有人监视着。”

    “这个确实是个问题。”

    青木托着下巴开始思考解决的办法,而无铭则开始收拾医药箱,一时间病房里只有悉悉索索的声音。

    突然青木脸色一变一脸紧张的看着门口,“无铭。”

    听出她语气的变化无铭疑惑的回头,青木没有看他而是一脸紧张地盯着房门方向。

    “有人……闯进来了!”

    话音刚落就听到“嘭”地一声巨响,隐约还有玻璃破碎的声音。

    她的空间魔法被人破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