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一扇门的距离 第23章
作者:錵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葵,小心!”

    青木听到无铭地声音后回过神就发现一个身影正朝着她直扑而来,她吓了一跳,因为魔法被破的沮丧感一扫而空。对方的偷袭来得又狠又快就算青木反应过来一时间也没办法招架,最后还是无铭赶来救场,红色的身影往青木身前一挡,将青木严严实实的护在了身后。

    他的手中拿着投影出来的宝刀,但是谁也想不到的是,原本径直袭过来的人影突然被一条双头巨蛇给替代。

    “什么?”

    因为吃惊而有那么一会迟疑的无铭被双头蛇一左一右的咬住了肩膀,尖锐的牙齿穿透了肌肉,粗壮的蛇身将无铭层层缠住。

    “无铭!”

    青木大惊失色。

    “不要过来!”

    无铭忍痛喝住了青木,“不要过来,这蛇不简单。”

    无铭地声音并没有成功让青木停下脚步,因为他的缘故而让无铭受伤她怎么可能视而不见。

    但是青木的脚步最终还是停下来了,因为她在房间的角落你看到了一个奇怪的人。

    黑长直的头发,金色的眼睛,他就这样无声无息地出现在病房里,身体像幽灵一般从墙壁穿过,当看到她的时候他脖子突然间伸长,吐出的舌头化作一柄利剑朝着青木方向直逼而来。

    他的速度很快,从青木见到他到他发起攻击中间不过一眨眼地功夫,为了躲避他的袭击青木不得不停下脚步,并且连退数步以躲过他的攻击,对方紧追不舍青木眉头一皱顺手从大腿抽出了随身的短刀,“叮——”的一声脆响青木架住了对方的攻击,不想看到对方恶心的模样她抬脚一踢将对方踢了出去。

    不知何时开启的大力士技能让青木就算是再别扭的动作也能使出常人无法比拟的力气,她一脚踹到他心窝气愤的吼道,“给我滚一边去。”

    被她踹中的目标直直飞了出去,青木没有停留而是继续她之前的动作。

    “无铭!”

    无铭肩膀被蛇咬住,这蛇似乎是有毒的,被它们咬住的时候无铭突然间使不上力,意识也开始混沌不清,看样子毒性很强烈。

    听到青木的声音他回头看了她一眼,将他裹成粽子的双头蛇默契的仰着头冲青木吐着信子发出威吓的声音,青木被迫站在了原地。

    青木的目光从他肩膀上扫过然后那对担忧的眸子对上他,“无铭你感觉怎么样。”

    虽然一眼就知道无铭的情况不大好但是青木还是希望能从他口中听到不一样的答案。

    “这种程度而已……死不了……”

    中毒而已,他又不是没有经历过。

    无铭那一脸不在乎的表情反而令青木更担心了。

    “哼哼哼!”

    低沉的笑声来自那个被青木踢出去的黑长直。

    “他中了我的蛇毒,要是没有我的解药不出一刻钟就会七窍流血而死。”

    此话一出青木立即又将矛头对准了他,那个被她一觉踹飞的黑长直,他不知什么时后已经站起来正朝他们的方向走来。

    “解药在哪里?”

    那人只是低沉的笑,青木脸上的焦急更甚。

    “葵,不要上当!”无铭在一旁提醒到。

    青木回头看了他一眼脸上表情严肃,“就算是陷阱我也要试一试,无铭你不像我,你死了就是真的死了。”她给了他一个微笑,“你要是死了我会很困扰的,你让我去哪找一个像你这样用得顺手的保镖。”

    无铭愣愣地看着她突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葵,不要上当!”无铭在一旁提醒到。

    青木回头看了他一眼脸上表情严肃,“就算是陷阱我也要试一试,无铭你不像我,你死了就是真的死了。”她给了他一个微笑,“你要是死了我会很困扰的,你让我去哪找一个像你这样用得顺手的保镖。”

    无铭愣愣地看着她突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青木收了笑蹙着眉看着那个面容病态的黑发男人,“你是谁为什么攻击我们?”

    “就算告诉你名字你也不知道我是谁。”

    看样子他对青木的底细还挺清楚的。

    “说吧你有什么条件?”青木问。

    那人金色的眸子在青木和无铭身上扫了一圈不怀好意的笑了,“我要你的身体。”

    他已经观察她很久了,虽然女性的身体让他不是很满意,但是她拥有奇怪的力量,那个在这个世界所没有的力量如果为他所有的话,那么他就什么也不怕了。

    那人提醒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有了他的提醒他的第一个目标就是无铭,困住了他之后在跟青木谈话就方便了。

    “你可以犹豫,但是他没有时间了。”

    他指了指青木身后的无铭,再接再厉的威胁到。

    “好!”青木的声音几乎和他同时响起,毫不犹豫的回答让他看青木的目光不由一变。

    ——有胆识的小姑娘。

    “不过我先要解药。”

    “好!”

    他回答的也干脆,手在腰上一摸就掏出一个简陋的瓶子,他拿在手上摇了摇示意青木过去拿。

    青木不去看一脸不赞成的无铭毅然决然地走了过去。

    她在距离对方一步的地方他突然停下,蓝色的眸子看了他一眼后就迅速的落在了他手上的瓶子上,然后她伸出了手……

    一抹银光划过眼前,脸上微痛下一秒就有鲜血从划破的伤口流下来,因为闪避手上的解药也掉到了地上,陶瓷的瓶子碎成一片一片的,里面的液体也流了一地。

    本以为已经牢牢掌控住青木的他不敢相信的看着突然间发起攻击的少女,少女在挥刀逼退他以后迅速的转过身对着无铭所在的方向,不知道她嘴里念了一句什么无铭脚下的地面突然开始发光,光芒很快就将他和蛇的身影给吞没,下一秒原地就已经没有了他们的身影。

    那人勃然大怒,“你做了什么。”

    伴随着他冰冷的声音而来的是他的攻击,无数的蛇影从他的袖口飞出,嘶嘶作响的朝青木的方向而来。

    青木刚刚施展完一个空间魔法,背后毫无防备的暴露给了敌人,当意识到攻击来临的时候她根本来不及做任何防备,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蛇群离她越来越近。

    “轰!”

    原本飞向青木的蛇被尽数挡了下来,一面金色的墙突然出现替青木挡下了所有的攻击,因为墙壁的突然出现蛇纷纷被撞成了肉泥掉到地上,鲜血淋漓看着好不凄惨。

    青木愣愣的看着那面墙似乎有些没反应过来,当目光看到旁边那个身影的时候她不由吃惊地叫出声来。

    “是你!”

    青木周围黄沙弥漫,与之前每次遇见的时候不同,此刻漂浮在她周围在灯光下闪闪发光的金色颗粒没有让她感觉到任何杀气,亮晶晶的沙子浮在空中慢慢的朝一个方向靠拢——红发少年站立的位置。

    青木没有想到救她的会是我爱罗,这位在孤单中受尽苦难导致性格已经扭曲的少年怎么想也应该是丢她自生自灭熟若无睹才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挺身而出。

    “……我爱罗?”

    红发的少年撇了她一眼然后她就觉得眼前一花,被对方用沙子给甩到了后面。

    被粗鲁地甩出去的青木在落地的时候闷哼了一声,就算是出手帮忙这家伙一点也不懂得控制力道,青木感觉自己和骨头都摔错位了。

    她捂着屁股龇牙咧嘴的站起来,“你倒是轻一点啊!”

    我爱罗斜了眼抱怨的少女绿色的眼睛里依旧冰冷一片,“碍事。”

    青木被他噎得满脸通红却无力反驳。

    另一边黑发男人发出了令人毛骨悚然得笑声,在我爱罗出现之后他就没有再继续攻击,他若有所思的看着青木,金色的眸子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青木察觉到他的目光身体下意识的一抖,眉头轻蹙。

    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那人脸上的笑容更大了,他看向突然出现的我爱罗,“既然有人打扰,那么这次的招呼就到此为止好了,期待我们的下次相遇。”

    说着他的身体突然“啵”地一声消失了。

    我爱罗啧了一声已经看穿对方的把戏,“影分/身么?”

    青木知道那是忍术,但是本就对忍术一知半解的青木对这种高级忍术更是闻所未闻。

    ——看样子要想办法获取一下这方面地情报。

    青木托着下巴在打着坏主意,突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尖叫一声,“遭了!无铭!”

    之前被她连蛇带人丢进空间里的无铭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

    这么想着房间里突然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嘭”一声巨响看样子摔得不轻。

    “嘶!”

    被双头蛇裹成粽子的无铭“扑通”一声掉到了地上,因为有蛇身挡着所以这一摔没有什么大碍,但是那蛇被无铭这么精壮的汉子压着,再加上摔下来的力道不轻顿时被摔得晕头转向,两个脑袋撞到一起又是一阵头晕眼花,原本紧紧缠在无铭身上的身体也因为疼痛松开了,无铭趁机投影出宝刀将它从头到尾斩成数截。

    斩完了蛇无铭用手捂住自己肩膀上的伤口,踉跄了下,有人在后面扶了他一把。

    青木一脸担忧的看着他,“我帮你叫医生。”

    “不用!”无铭拦住了她,对上青木着急疑惑的脸他叹了口气,“葵,你忘了我的身份吗?”

    经他这么一提醒青木才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因为一直保持着实体化青木竟然忘记了无铭是灵体这件事。

    原本想去找医生的青木步伐一顿,嘴唇紧抿蓝色的眸子渐渐平静下来,她又转身回到无铭身边,“告诉我应该怎么做。”

    无铭的伤口在冒着黑血他看了眼故作镇定的青木眼中带着赞赏。

    “你的治愈魔法只能治疗伤口没办法解毒,现在你要做的是……”

    青木非常认真的听着生怕自己遗漏了什么,但是无铭的话未说完一股腥臭温热的血喷在了她的脸上,她顿时瞠大了眼目瞪口呆的看着突然贯穿了无铭肩膀的黄沙。

    鲜血在青木脸上留下一道滑痕,然后顺着地心引力滴到地上,原本还强做镇定的青木完全被这个突然的变故吓到了,蓝色的眸子颤巍巍的看了眼地上的血,颤抖的手在脸上摸了摸,手上的血迹令她整个人都开始颤抖。

    她抬起头不敢置信的看着不远处的红发少年。

    “……为什么?”

    他依旧还是那副淡漠的模样,他没有回答青木毫无波澜的眸子淡淡的看着青木,然后他抬起了手。

    那是我爱罗攻击前的惯有动作,纷纷扬扬的黄沙在他手上汇集,青木的心也随着一沉,她的眼中闪过一丝哀伤。

    “葵……”

    无铭虚弱的声音传来,青木收回了在我爱罗身上的目光,一脸焦急的看着无铭,手足无措的说,“你怎么样?”

    他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

    “毒血已经放出来了。”

    青木起先还有些不明白不过在看到无铭身上的血不再是暗红色以后终于明白过来,刚才我爱罗那一击将无铭伤口里的毒血给放出来了,虽然伤口看着变得更严重但是麻烦的毒却被清理了。

    青木愣愣地看着无铭身上的伤口。

    “……现在你可以用魔法了。”

    青木这才又看向我爱罗,目光真诚笑容和煦,“谢谢你,我爱罗。”

    红发的少年看也没看她一眼就离开了。

    “牙白!感觉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好感度因为刚才那个误会瞬间清零了。”

    青木一边给无铭疗伤一边惋惜的叹气。

    “再从头来一遍不就好了?”而且那小子看着也不是那种记仇的人,葵死缠烂打的话说不定还真能把这个人攻下。

    “咦?”青木在听到无铭地话惊讶的叫了一声,“我是不是听错了,你不是不赞成我和我爱罗走太近的吗?”

    “……那是之前。”无铭说,“我为之前的想法跟你道歉,你说的没错那少年还不是无药可救。”

    “你这想法转变的也未免太快了。”青木表示不能理解。

    无铭没有跟青木进一步解释。

    无铭之所以会改变想法是因为之前我爱罗那毫无预兆的突然一击,中了蛇毒的他需要把毒血放出来之后才能进一步的治疗,他原本是想让青木来做这件事的,但是很显然青木并不适合做这种事。虽然我爱罗认识青木的时间短,但是他却清楚知晓青木的性格,所以他直接用自己的行动替她做了这件事,虽然知道会被误会。而恰恰因为他的这个举动令无铭改变了自己原先的想法。虽然情绪不稳定是个随时都有可能爆炸的炸弹,但是内里他还有着这个年纪少年拥有的纯真和善良。

    在帮无铭治好了肩膀上的伤之后暗部这才姗姗来迟,向来好脾气青木臭着一张脸把他们轰了出去。

    ——这群关键时候看戏看完戏又来装模作样的家伙没必要给他们好脸色。

    “看样子我要和大叔好好谈谈了。”

    没道理一直监视着他们的暗部会比我爱罗还晚发现他们遇袭,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是故意的。她和无铭之所以能留在砂忍村是因为他们对罗砂来讲还有利用价值,所以他们还能好好的呆在这个村子里完全风影的授意。派暗部监视一是担心他们对村民不利,而另一方面是为了随时掌握他们的情报,因为没有利益的冲突而且那些暗部躲在暗处像保镖一样给他们省去了不少麻烦,所以她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但是这次的情况不同,没有在他们遇袭的时候出现,很明显是风影授意的,这让青木不由有了猜想:大叔是不是和那个人是一伙的?

    无铭的调查很快就证实了青木的猜想,青木皱着眉听无铭把关于那个叫大蛇丸的情报都说了一遍,然后无铭又把打听到的关于风之国的情报又说了一遍,青木两相结合大致猜到了罗砂的目的,顿时她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总觉得这里比其他任何世界都要不安全,我们还是快点离开吧。”青木忐忑不安的说。

    在青木的治愈下已经完全康复,流失的魔力也已经全部恢复的无铭扫了她一眼实在不忍心打击她,“想回去?开门啊!”

    闻言青木立马颓废的扑倒在了地上,闷闷不乐的样子,“你以为我没试过吗?不知道是时机未到还是运气太差门就没连接上过。”

    不要说原来的世界了,就连其他的世界也没出现过。之前她还以为是因为她魔力被封的缘故,结果她魔力恢复了还是一个样,所以她才把过错推给了运气。

    一听青木说到运气这个话题某幸运e沉默了。

    见他沉默不语青木以为他不相信眉梢一挑她就从床上蹦了起来直冲房门而去,“不信我开给你看。”

    说着她唰地一声打开了房门。

    无铭原本还想解释一下,结果没有想到青木动作会如此迅速,他连开口的机会也没有就看到青木把门打开了,唰地一声门后的景象就原原本本地展现在他面前。

    然后,他突然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青木。

    见他半天没有反应,表情也有些奇怪,于是青木也把头转向了房门的方向……

    一只巨大的圆滚滚黑溜溜的眼珠子出现在门口!

    猝不及防受到惊吓的青木发出一声尖叫,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她用手捂住了嘴,求救的目光看向离得比较远处于安全位置的无铭。

    青木的那一声尖叫那眼珠子的主人也不知道听是到了还是没有听到,那眼珠子透过门框上下左右的扫视了一圈,然后保持的呆滞的微笑慢慢的离开了。

    近距离看着那个眼珠子转动的青木吓得三魂没了七魄,她甚至还能听到那干涩的眼珠子在转动时发出类似“咔咔”的声音,见他离开她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发现那个眼珠子的主人是一个没有皮肤,脸上表情呆滞,身高目测有15米的巨人。

    见他走远青木这才反应过来迅速的把门关上,然后像只兔子一般跳上床裹着被子在那瑟瑟发抖。

    “我……我……我才没有害怕……那、那种行动笨拙的怪物我分、分钟砍下他的脑袋。”

    她就不明白了,一直沉睡的能力为什么偏偏在这时候发动,这不是生生打她脸吗?

    在怪能力出现的不是时候的青木更多的是见到巨人的恐惧,长得那么丑就不要出来吓人嘛。

    无铭双手抱胸好整以暇的看着青木不断变化的表情,发现少女又要将注意力转到他身上他像往常一样闭着眼,好一会才睁开一只,果不其然看到青木松了一口气的表情。

    以为没有被看到自己窘态的青木故作镇定的咳嗽了一声问道,“刚刚那是什么?”

    被她的表情逗到但是还是装作面无表情的无铭托着下巴故作认真的思考了一下。

    “不知道,但是我认为裸奔不适合这里的风气,葵你不要学。”

    “谁会学啊!”青木红着脸反驳到。

    总觉得最近无铭的脾气好了很多,冷嘲热讽少了偶尔还能开一个无关紧要的玩笑,在一些问题上也能耐心的跟她解释,让她觉得有些不习惯。

    突然她心下一惊。

    糟糕!她不会不经意间激觉醒了什么属性吧!

    “我想也是,要是葵的话肯定吓到的不是一两个人。”

    青木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听到无铭这话条件反射的点了点头,点完以后她才反应过来,不对啊无铭这话是在损她比那个怪物还要吓人来着。

    “……”

    青木抽了抽嘴角,刚刚是谁说他脾气变好了明明更恶劣了(〃>皿<)

    “我现在不想跟你讲话。”

    青木气鼓鼓的扭过头留给他一个背影。

    直到这时无铭嘴角才暴露出一抹微笑,“嘛!不用担心那怪物会冲出来,你忘了那门是单方同行的,只有你看得见并走得过去,门那边是看不到你这边的情况也不能做出攻击的,除非你踏出那个门槛。”

    青木的脑袋动了动,但是依旧没有回头。

    虽然他说得没错但是她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我记得银时看到过门后的世界。”那时正好碰见鬼怪游行那把天然卷吓得够呛。

    听了青木的回答无铭的眉头一皱,除了他和青木以外还有其他人看得到门口的场景?

    青木也就算了,他是因为契约的关系才看得到,为什么一个无关人士会看到他本不该看到的东西?

    而且……

    “银时是谁?”

    他记得某银发天然卷但是并不知道他的名字。

    “就是之前我在那个有外星人的世界找的那个保镖。”

    这下无铭想起来了。

    说到银时青木的脸上带了抹类似怀念的表情。

    “也不知道那家伙现在过得怎么样了。”

    啊!想起来了,之前一直觉得我爱罗的声音有些熟悉,这会她终于想起来了。

    “那声音根本和假发一模一样嘛。”

    想到两个不同性格的人却有着一样的声线青木忍不住笑出声来,她的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一圈眉开眼笑道,“我要去和我爱罗说说这事。”

    说着她丢下无铭一蹦一跳的去开门了。

    她迫不及待的拉开门,下一秒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她“砰”地一声复又把门关上,力道之大连房间都为之一震。

    “怎么了?”

    因为青木的速度太快无铭没有看清发生了什么。

    青木红着脸垂着头不敢回头看他。

    刚才她的能力又发动了。

    她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色的和服,留着乱蓬蓬的卷发,吹着口哨在方便的家伙。不知道是门的位置不对,还是那家伙站的角度不对,青木正好看到了他从裤裆里掏出的

    她现在自戳双目还来不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