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一扇门的距离 第24章
作者:錵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自青木开门见到以来已经过去了大半个小时,青木全程绷着脸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就连无铭跟她说话都被她无视了。

    青木现在的心情可以用羞愤难堪来形容,不过因为之前有过大力捅痔疮男屁yan的经验所以她懂得怎么调节自己,只是这种经历实在让她不能接受,她需要一点时间。

    三番两次空间转移到厕所的青木崩溃地开始祈祷厕所大神不要太眷顾她,孰不知接下来她在厕所登场的机会只会多不会少。

    说是去找我爱罗而实际上青木所走的这条路通往的是砂忍村的风影办公大楼,无铭都看出了青木的意图更不要说躲在暗处对村子布局一清二楚的暗部了,他们立即将青木得去向报与风影,因为青木杀气腾腾(并不)的模样暗部担心她是来找麻烦的。

    罗砂听到手下的报道停下了手中的笔脸上表情若有所思。

    “我知道了。”他又重新拿起笔,“等她到了直接把她带进来。”

    “风影大人!”

    担心风影安危的暗部试图劝他,这段时间的监视让他明白那两位主仆都不是简单的人,对方有备而来他怕他们对风影不利。

    风影还是那副风轻云淡不为所动的模样。

    “没有关系,她不会做什么。”

    虽然接触的不多但是她知道那个女孩不是暴力分子,是个如果能讲得通就绝对不会使用暴力的人。

    他说得没有错,生活在和平时代接受现在化教育的乖宝宝青木自然不是那种一生气就暴力相向的人。但是,是人都有底线,都有逆鳞,没触碰到那条线,她嘻嘻哈哈也就一笑而过了,但是踩过那条线就不一样了……实际上青木还是挺记仇的!

    当然风影大人还漏了一点,他考虑了青木却忘了斟酌她身边的那个人,面对背地里捅他刀子的人那个男人不可能沉默。

    综上所述,风影的预测出现了误差,而这导致的结果就是他被无铭用投影出来的弓箭定在了墙上。

    鲜血淋淋!

    四肢各插了一只箭,剪头穿透骨肉狠狠地定在墙上,不要说是暗部了就连风影他自己也没反应过来,直到痛感传来,被那个红衣男人毫不掩饰的杀气引得他身上所有毛孔开始颤栗他才猛然回过神,他眼前这是两只食肉动物,不一样的是一只披着羊皮,而另一只是惹不得的猛兽。

    风影心下暗叫一声不好,慢了半拍反应过来的暗部这时候也已经挡在了他的身前,一边戒备着两人一边在想办法把风影救下来。

    无铭在之后就没有动作了,青木在房间里乱成一团的时候随意的找了把椅子坐下正好是之前风影坐着办公的地方,高大的男人双手抱胸面无表情的站在她身边,而青木也托着腮兴致勃勃的看着那边的表演。

    风影在众人废了番心思后终于救下来了,因为四肢被直接洞穿所以他现在没办法站立,而是靠别人搀扶着。

    “你们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这是在与我们风之国为敌。”吃亏的风影忍不住咆哮道。

    青木突然咧着嘴给了他一个微笑,“那么大叔,你要杀了我们?”

    虽然她说的没错,但是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令他有种被人看透的感觉,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青木依旧笑盈盈的,“都这时候了大叔还想隐瞒吗?我可是都知道哦!是你让大蛇丸来偷袭我们在先,我们只是讨回公道没有什么不对的吧。”

    风影的脸上闪过一丝惊愕,他这事做的很隐秘她是怎么知道的。

    将他的表情看在眼里原本还面带微笑的青木嘴角的弧度慢慢的收起,蓝色的眸子里闪着凌厉的光芒。

    虽然早就知道但是亲自确认了之后还是觉得好生气!眼角的余光扫了眼无铭,原本闭着双眼的无铭察觉到她的目光睁开一只眼看她,然后微不可闻的颔首。

    青木现在坐的地方是风影的办公桌,她随意的拿起一份桌面上的文件上面蝌蚪般的文字看得她脑瓜子疼,青木现在还没有学会这里的文字。办公桌上还放着好几个卷轴青木试着打开,但是上面加个封条并施了忍术她没办法打开。

    他有些紧张的看着青木手上的东西,“把你手上的东西放下。”

    青木没有理他而是胡乱翻了一通把原本整齐的桌面弄得乱七八糟的,在暗部实在看不下去准备上来阻止的时候青木突然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朝他们的方向看去,眉梢轻挑然后毫无预兆的她突然把整张桌子都掀掉了,被她抓着的桌沿五个指印深陷可见她的力道之大。

    没有料到他会突然发难冲上来的四个暗部有两个被掀飞的桌子砸到,剩下的两个则闪到了一边他们将查克拉集中在脚上倒挂在墙壁上同时双手迅速的结印。

    “葵!”

    一直默不作声的无铭突然开口叫了一声,青木低声应了一声“知道了”,下一秒就见那两个忍者的脚下突然发出一道蓝光,那蓝光原本只出现在脚下但是慢慢的它开始往上移,随着蓝光着还有恐怖的怒吼令人毛骨悚然,很快那蓝光就将他们从头到脚吞没了。

    “魔法,罗城门!”青木扣了一个响指,“去体验一下六道轮回之苦吧!”

    话音刚落蓝光消失,原本被蓝光包裹的忍者也消失不见。

    风影大吃一惊,她到底做了什么?

    在他吃惊的时候青木已经朝他走了过来,她并没有走得很近而是在距离他两米远的位置停下,和风影对视着。

    “这是警告!”她说。

    “如果再发生之前那种事的话那么消失的就不是两个人了。”

    这是*裸的威胁!

    青木说完这话就不在看他一眼,头也不回的走了,只留下没有回过神的风影和满屋的狼藉。

    青木和无铭两个人头也不回的离开办公大楼,因为之前有做过探查所以无铭对这里的布局很熟,青木在他的指示下左拐右拐终于在一个偏僻的巷子里停了下来。

    “呐呐呐!刚才我表现的怎么样?”

    在确定周围没有人之后青木身上的气势一泄,什么威武霸气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吊儿郎当的在跟无铭邀赏。

    在出来时青木决定给暗算他们的风影一点教训,无铭颇为担忧的看着青木特意如此这样叮嘱了一番,怕她中途露馅他又一直在暗地里指示,因为是直接通过意识对话所以其他人是听不见的。

    无铭无语地看着瞬间就将自己本质暴露无遗毫无演戏天分的青木,不过在阅人无数的风影面前表现的滴水不漏确实表现的不错。不过傲娇的他当然不可能直接把夸奖的话说出口,他睁着一只眼扫了眼用闪闪发亮的眼睛看着他的青木,然后伸手将她凑过来的脑袋推开。

    “还差的远呢!”

    青木垮下脸嘟着嘴一脸不开心的样子,“偶尔夸下我让我开心一下不行吗?你这个笨蛋无铭。”

    青木用力一脚踩在无铭脚背上,平底鞋再加上她轻飘飘的体重实在没有什么杀伤力,无铭连眉头也没有皱一下。

    青木气愤的哼了一声然后仰着下巴丢下他一个人走了。

    “真是个难伺候的大小姐。”

    白发的男人看着青木消失的背影无奈的耸肩摊手,见她没有要回去的意思他头痛的挠了挠头然后灵体化消失了。

    青木跑出一段距离之后回过头没有看到追过来的身影顿时更生气了。

    “卧槽!这时候是个男人的话不是都会追上来安慰一下的吗?活该他到最后都孤家寡人一个。”

    当然这话青木只会在他不在的时候说说,往别人伤口上撒盐什么的她可没有那么缺德,不过她更主要的原因是,如果她当着无铭的面吐槽的话一定会被他用等级为max的嘲讽攻击的体无完肤。

    怎么想都是后面的那个可能性更大,她有自虐倾向才会跑去他面前找骂。

    思维一打岔青木就忘了之前还在生气的事,等她回过神不由一愣。

    “……这是……哪儿?”

    她一脸茫然地在原地转了一圈,来到这边之后她很少出门,所以除了她住的房子周边还有医院附近其他地方她都不熟,之前能那么准确的找到风影的办公楼是因为无铭用意识在脑海里指导她的缘故。

    青木像无头苍蝇一样在原地转了一圈然后不得不忧伤的承认,她迷路了!

    青木回头看了眼来时的路,自认为方向感还不错的青木开始尝试着往回走,走着走着她就发现周围的景色是那么的陌生,有着超强记忆力的青木可以肯定自己之前没有来过这个地方。

    这下是彻底迷路了!

    青木烦躁的抓了抓头发,为了防止自己把自己搞丢她决定还是用空间魔法把自己送回去,因为和无铭有着契约的缘故她可以循着契约回路瞬间转移到他身边,但是她现在正生着气一点也不想见到那个性格恶劣的英灵,所以她选择了另一个魔力残留点——就是之前被无铭的箭攻击了的风影罗砂的办公室。

    在青木主仆二人离开以后风影罗砂看着满屋的狼藉陷入了漫长的沉默,因为这边的动静太大很快就有其他忍者赶来,见到受伤的风影和乱七八糟的房间顿时惊骇的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风影大人您没事吧!这里发生了什么?”

    熟悉医疗忍术的忍者开始为他做紧急治疗,风影制止了他,“我之前已经治疗过了。”他的目光落在四分五裂的办公桌上,“先看看他们怎么样。”

    被桌子砸到的两个忍者被掩埋在桌子的残骸里,只露出几缕头发和衣服的布料,担心手下的风影挣扎着想自己上去查看被附近的手下制止了。

    “只是晕过了而已,伤也只是轻伤,风影大人无需担心。”

    闻言风影这才松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慢慢舒展开来,但是他还没来得及呼出第二口气头顶蓝光一闪,下一秒他就被莫名其妙突然从屋顶上掉下来的某个东西砸个正着。

    “扑通”一声巨响刚刚觉得自己好一点的风影大人被这个从天而降之物砸晕了过去。

    众忍者戒备的看着那个砸晕了风影的东西,那东西吃痛着呻吟着,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竟然是一个女人。

    从蓝光中掉下来的人和风影摔在了一起,风影晕过去而她因为有肉垫的缘故毫发无损,她慢腾腾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哎呀哎呀”叫着摸了摸撞疼的屁股和被磕到的手肘,慢半拍的反应过来她的落脚点不对的她低头看了眼脚下,一身血的风影倒在地上,而她正踩在他的手背上。

    “我的妈呀!”

    青木吓了一跳急忙跳到一边,她看了眼他手背上那个由箭造成的伤口大概猜到了这乌龙的由来。

    突然她感到一股杀气!

    她戒备的转过头,已经不知在房间站了多久的忍者正用愤怒戒备的目光瞪着她。

    “呃……”

    在这情况下青木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最后只留下一句“对不起打扰了!”就从窗户逃走了。

    有了之前迷路的经验青木这次并没有跑太远而是找了个地方藏起来,缩头缩脑地再三确定没人追上来以后她才松了一口气,从藏身的小屋里走了出来,结果一转身就撞上了一堵肉墙。

    以为是那些忍者追过来的青木顾不上鼻子的疼痛连退两步,手还比了个滑稽的拳击动作,她运动着脚关节随时准备逃跑,不过当她看到那人的样子的时候顿时又卸下了所有的戒心。

    “我爱罗!”青木眉开眼笑的叫着他的名字,“吓死我了,你怎么在这里?”

    红发的少年狐疑地看着她,“你才是,在这里干什么?”

    “我来找你啊!”说完她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不过我迷路了……”

    少年看她的目光有着探究,刚才她那反应可不像是迷路后的反应。

    闯祸了?

    看着在他面前有些撑不住笑面部表情已经有些抽搐的少女我爱罗知道自己猜对了,眼角的余光扫过热闹的风影办公楼,心下有数的他对青木道,“跟我来。”

    说着少年已经转过身去,拿红色的后脑勺和一个大葫芦对着她。

    青木看着他的背影嘴角慢慢的上扬,她追了上去,“等我一下,我爱罗你走太快了!”

    她的手搭在我爱罗肩上想让他放缓速度,我爱罗微微侧过头绿色的眼珠子朝她的方向撇了一眼,下一秒察觉到不妙的青木立马退到了一旁,就在她退开之后一股黄沙在她原来站的位置砸开一个大坑。

    青木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坑嘴角有些抽搐,她不满地对坑对面的那个少年说,“喂喂!要不要这么不讲情面,只是碰一下肩膀而已你不喜欢我下次不碰你就是了。”

    我爱罗不理她摆着他酷酷的脸就走了。

    青木紧忙又追上去,一会站在他左边一会又站在他右边,也不知道围了他转了几个圈终于站在他的左手边,然后开始了她的自言自语。

    不堪其扰的我爱罗几次用沙子把她挡开但是某人一次又一次厚着脸皮贴上来,忍无可忍的我爱罗终于发话了。

    “你好吵!”

    青木还是嬉皮笑脸的,“我平时可没有这么会说。”

    要不是他一直不说话她会一直说个不停吗?

    我爱罗看着她的眼神带着明显的不信任。

    “真的,我平时可是个非常文静的女生。”

    为了增加自己话里的可信度她非常认真的点了点头。

    (骗子!)

    青木脸上表情一僵,磨着牙用意念回复了一句。

    (笨蛋无铭,你给我闭嘴!)

    卧槽为什么那人明明不在这里还可以听到她说的话。

    远在千里之外因为感受到青木的魔力波动而不放心的无铭特意利用两人的契约回路探查了青木的状况,结果无意听到了青木的话,忍不住就想打击一下她。

    (lady可不会开口一个笨蛋闭口一个笨蛋的乱叫。)

    (哼!绅士可不会在这里和女士为了一点小事而斤斤计较。)

    那边隐隐传来无铭的笑声,(葵,我可从来没说我是绅士。)

    (……)

    青木干脆利落的切换了和他的联系。

    我爱罗还在惊奇一个人的表情是怎样才会做到像青木一样五颜六色她就已经微笑着跟他说,“我们这是要去哪里?走远了你得负责送我回家,我不认识这里的路。”

    话题转得非常之自然。

    我爱罗收回目光用一如既往不带丝毫感情的声线说,“你好麻烦!”

    青木脸上笑容更大了,双眼都眯成了两道弧线,“谢谢夸奖!”

    ——不!我一点也没有要夸你得意思。

    我爱罗觉得和她一起走真是个错误的决定,不知道他现在用瞬身术遁走还来不来得及。

    我爱罗的脚步突然一顿,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很可怕。

    他刚才在想什么?为什么他会想着会从那个女人身边逃走,不是应该是她把那个聒噪的女人给捏死吗?就像之前捏断那些他看着不爽的人的骨头一样。

    但是为什么?在面对这个女人的时候他脑海里首先浮出来的不是这个答案?

    “我爱罗?”见他突然停下来青木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结果见他脸色铁青眉头紧锁,以为又是他体内怪物出来作怪的青木顿时担心的凑了过去,手上蓝光浮动治愈魔法信手拈来。

    青木的治愈魔法不仅可以治疗伤口,还有着镇定的作用,这个能力在之前被青木拿来当麻醉在用,经过之前的实验证明这个能力在我爱罗发作的时候有一定的抑制作用,所以不管三七二十一青木见我爱罗有恙直接给他他治愈魔法。

    我爱罗只是被自己不同于以往的想法吓到了身体并没有不适,突然被人抱住脑袋他不由一愣,温暖的手心覆在他的额头,另一只手托在他后脑勺上,因为这个动作他不得不顺着她的力道朝她底下头去,不期然对上一对担忧的蓝眸,顿时一股从未有过的感觉像毛虫一般一挪一挠的在从心头爬过。

    眼前这个人没有像之前那些人一样把他当怪物,这一点就算是他的父亲——风影也没有做到,她这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女人,三番两次的撞到他的枪口上,甚至差点一命呜呼。他们本该是敌人才对,但是她却仿佛之前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甚至还说出“我们做朋友吧”这样的话,简直可笑至极!

    …………本应该是这样子才对。

    可是,为什么他会觉得有一点点高兴。

    那种已经被他遗忘了的,随着时间流逝已经消失在他残酷里的东西不知道为什么又正在苏醒。

    一定是有哪里不对!

    下次见面一定要好好确认一下。结果在再一次见到青木的时候他就在她像老朋友一样的打招呼方式,还有女孩灿烂的笑容下败下阵来。

    ——反正也她也不会做什么就这样子好了。

    因为身边还有一个自称姐姐的手鞠存在所以他把青木也回到了同样的行列。

    见我爱罗的脸色缓和下来青木便收回了魔法,眼底还有着没有散去的担忧,“你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你身体里的那个家伙太强,如果压制不住他的话你会有危险的。”

    从我爱罗的记忆里知道了在他身体里的是一个名叫守鹤的怪物,被封印在我爱罗身体里的它好几次冲破封印想要出来,结果都被风影他们制止了。死伤在所难免,但是不管是风影还是村子里的其他人都将错怪到了我爱罗身上,他们忘了将我爱罗变成这幅模样的就是他们自己。

    青木重重的叹了口气,“要是能带你离开这里就好了。”

    这句话是青木的有感而发,她希望我爱罗能得到其他人的重视,希望他不再是一个人,希望他能过得幸福快乐。

    本是如此美好的愿望却被别人听了去,话中得意思已经变了味。

    那人听着手下的报道脸上表情变化万千,他的手在身侧握成拳头然后又摊开又握住,如此反复了不知道多少次他终于有了决定。

    “天亮前我要见到那对主仆的脑袋。”

    想拐走他们砂忍村的武器?

    他国的奸细?

    终于露出马脚了,他要让他们有来无回!

    青木他们出现得突然,身份不明,来历不明,风影会留他们在村子里纯粹是想利用他们对付木叶村。他们还有利用价值而且并没有对砂隐村表现出敌意,所以他才留他们到现在。

    但是,现在不同了。

    一个外人竟然撺掇我爱罗离开村子,那么不管真相如何他就只能是敌人了。

    我爱罗是人柱力,是砂忍村的秘密武器,为了守护村子作为绝对的战力他是不能轻易离开村子的。

    一点也不知道自己无意间的一句话为自己惹来杀身之祸的青木此刻正聒噪的在我爱罗面前蹦蹦跳跳的,嘴巴喋喋不休,而我爱罗全程保持着面无表情的脸,只有在偶尔的时候目光才会往青木身上瞟一眼。

    青木费尽心思的想要吸引我爱罗的注意结果那家伙依旧冷冷的,摆着一张酷酷的脸不理她。

    讲的口干舌燥的青木摸了摸肚子觉得有些饿了,她四下看了看,周围没有人烟,她一路和我爱罗走过来看到我爱罗的人就像看到某个传染体一样不是一溜烟跑回家锁上门就是捂着嘴躲在一边和身边的人窃窃私语,青木看在眼里觉得有些气愤,相反我爱罗却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安静沉默的样子让青木有些心疼。

    “这附近有吃的地方吗?我饿了。”

    听了她的话我爱罗终于肯回头看她了。

    少女用可怜巴巴的目光看着她,也许是因为饿了看上去都没有之前有活力了。

    我爱罗突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想吃蛇羹。”她左顾右盼仿佛这里真的能抓到蛇一样,“我们抓一只回去让无铭料理。”

    已经忘了之前还在和自家家英灵闹矛盾的青木想到无铭的手艺忍不住吸了口口水。

    怕我爱罗不知道她又解释道,“无铭就是一直和我在一起脸臭臭的那个家伙,他的手艺很好做出来的东西可好吃了。”

    我爱罗显然对吃不感兴趣绿色的眸子扫了她一眼就转开了。

    青木立马又自己走到他面前强迫他看着自己,笑着说,“呐!我爱罗你帮我抓蛇好不好。”

    我爱罗一动不动。

    “早知道这样之前大蛇丸带来的那条就不丢掉了,那么大的一条应该够吃好几天了。”少女无不可惜的说。

    要不她让无铭再去捡回来?

    “那蛇有毒。”似乎是看出了她的想法我爱罗冷不丁地出声,看着青木的目光满是嫌弃,“不怕吃成傻子的话你可以试试。”

    好长!

    这是她认识他以来说的最长的一句话了。

    而且,这话怎么听着似乎是在关心她?

    青木的心情突然变得很好。

    “放心吧那个不知道在哪个实验室里研究失败的失败品才入不了我的眼,我只是有些不爽那个蛇男想拿他的宠物出出气而已,不过他手里应该有很多蛇,要不我们直接去找他要几只?”

    顺便给那个家伙热闹热闹!

    青木脸上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微笑,“你知道他在哪里吧。”

    说来说去还是不想放过那条蛇。

    不能说青木记仇,大蛇丸先是打破了她刚刚研发出来得信心之作,然后又咬伤了无铭,还害她和风影闹僵……种种事件让青木不得不把那个只见过一次的男人拉入黑名单。因为在他手上吃过亏所以青木总得把本拿回来不是,当然利息能拿回来就更好了。

    我爱罗看了眼青木少女兴致勃勃让他不由眉头一皱。

    “音忍都被安排在村子的招待所休息。”

    村子?

    青木看了眼来时的路。

    “对!就是之前我们路过的那个。”

    “……”

    我爱罗的回答让青木觉得有些郁闷,不过既然已经过了那也没办法,总不至于让她重新走回去吧,她担心自己一个不冷静把之前对着她和我爱罗指指点点的人给得罪了,那到时候这个砂忍村是真的没她的立足之地了。

    青木的肚子又发出了尴尬的声音,青木回过头正好看到我爱罗低头盯着她肚子看,脸上一红她用手捂住肚子。

    “……总、总之先找个地方让我填饱肚子吧。”

    说是这么说但是他们已经到了村子边缘,虽然对这里的路不熟但是这附近的景色她还是有印象的,再往前走一段路就回到她住得屋子了。

    原来不知不觉已经走到这里了。

    “要去我家坐坐吗?”青木回头问到。

    回答她的是我爱罗一个潇洒的背影。

    青木狠狠抽了抽嘴角,看来她是真的不讨喜,你看人家离开的多干脆。

    “我爱罗!”青木在他背后叫了一声,他没有回头青木继续喊道,“回去的路上小心点,还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我爱罗的脚步微不可闻的一顿,少女话语里的担忧他还是听得出来的,他蹙着眉一种从未有过的情绪涌上心头。

    青木站在原地目送着我爱罗走远,他走的很慢,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睡眠不足的原因他的步伐有些虚浮,青木沉默地看着他孤单的背影消失在道路的尽头。

    “撒嘚!”收回目光青木扭过头,蓝色的眸子警觉的扫向身后,“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周围除了风吹动树叶的声音其他什么声音也没有,安静的有些异常。

    对方没有现身青木也按兵不动。

    诡异的沉默在这周围弥漫,青木啧了一声苦恼的挠了挠头,“我可没有时间在这里和你们耗。”

    她肚子还饿着呢。

    这么想着她仿若什么也不知道一样朝着她现在居住的房子走去,身上已经卸去了戒备,急匆匆的样子就好像真的在赶路一样。

    隐蔽在树上的忍者被她这突然的变化搞得摸不着头脑,但是他们还是没有露面,因为她那个奇怪的能力他们没有轻举妄动。看着青木从他们底下走过他们将警戒程度提到了最高,但是少女熟视无睹地径直从他们眼皮子底下走过了,将他们无视的彻底。这下他们有些慌了,他们可是受风影的命令来杀她的如果就这么放目标走的话就……

    他们彼此对视了一眼俨然已经有了决定。

    就在他们蠢蠢欲动准备动手的时候那个看似在赶路地少女突然间停了下来,就在他们疑惑不解地时候冰冷的杀气在林子里弥漫开来,他们顿时僵在原地动弹不得。

    比他们先一步察觉到这股杀气的青木收起了平静的表情,和之前屏息潜伏的忍者不同这班人是毫不掩饰他们的目的,而他们的目的不用问自然是冲着她来的。

    青木无声的叹了口气,她只是想赶回去吃饭而已,这些人怎么就这么会挑时间呢?

    “这次又是谁?”

    之前那些忍者不用猜也知道是风影大叔派来的,至于原因她也猜到了,是因为她和我爱罗走太近了吧。

    至于这一次……

    青木暂时还没有头绪。

    不过当对方毫不掩饰的站到她面前,看着他们风骚的服饰青木顿时又恍然了。

    她噗嗤一声笑了,“怎么?在我手上吃了亏就派人来堵我,大蛇丸原来是这么小气的人吗?”

    现身挡住她去路的是一胖一瘦两个身影,他们穿着和服衣襟大开,一根和青木手臂差不多粗的带子系在腰间,路人脸让他们看着就不怀好意。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银时的影响青木在战斗前都喜欢耍嘴炮,青木没有银时的嘴炮等级所以想把敌人吓走是不可能的,青木只是想要拖延时间罢了。这会见对方不为所动她也没有意外,不过心底已经把大蛇丸骂了个狗血淋头。

    弄伤她的保姆(无铭:……)、威胁她居然还敢派人来堵她?

    对面那胖子朝她身后看了看不怀好意的笑了,“看来这小妮子招了不少仇恨。”

    青木知道他说的是那些藏在暗处的忍者,他们是藏的多失败才会接二连三的被人发现。

    “没有看到大蛇丸大人说的那个红衣护卫。”

    那胖子见青木没有说话自以为是的以为她是害怕了,脸上的笑容更加的肆无忌惮,大蛇丸告诉他们要小心那个红衣护卫结果人不在,他想到了一个答案,“他中了大蛇丸大人的蛇毒应该早就死了。没用的家伙!垃圾!”

    青木的眸光一利,“那家伙虽然性格很讨人厌,嘴巴又损说出的话会让人气到内伤,但是就算是这么恶劣的一个人那他也是我的人,你们没有说三道四的权利。”

    说完青木挥了下手,指尖微弱的蓝光闪过,下一秒一块巨石出现在胖子头顶,她扣了一个响指巨石轰然落下,轰隆一声地动山摇尘土飞扬原地已经不见了那两人的身影。

    末了她又刷刷的施下两个魔法阵,巨石的重量骤然加大,地面再一次朝里深陷,被砸出的巨洞里蓝光乍现赫然又是一个空间魔法,流光溢彩的光芒将巨石从下向上包围,青木又扣了一个响指巨石包括被压在下面的胖子被一起打包带走了。

    介于她对他的讨厌程度青木是毫不留情的把他嵌到大地深处当肥料了。

    昨晚这些青木蓝色的眸子里厉色不减,她回头看了眼忍者藏身的方向,眉梢轻挑,“看了这么久的戏接下来是你们吗?”

    回答她的是久久的沉默。

    青木拧着眉转过身去,“回去告诉大叔我对你们村子没有一点兴趣,我对我爱罗也是一点恶意也没有,如果他对这个回答还是感到不满意的话那么让他亲自来找我吧。”

    这么说着青木留给他们一个潇洒的背影就走了。

    暗部们面面觑视就这么回报风影去了。

    听着身后的风声青木这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不满的嘟囔着,“真是的交个朋友也这么多波折。”

    又往前走了两步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朝她的方向走来,白色刺猬头红色紧身衣,不是她家的守护神保姆是谁。

    “太慢了!”青木小跑过去对着他抱怨着,双手叉腰力图将自己的怒气完完全全表现出来。

    红发的英灵冲她微微一笑,一直以来都皱着的眉头都舒展开来,眉眼温柔的对她说,“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青木的身体一僵,耳边警铃大作下意识的就想跳离原地。

    比她动作更快的是红衣的英灵,他将一柄苦无送进了青木的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