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一扇门的距离 第25章
作者:錵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温暖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雪白的床单上,床上的人侧着头蓝色的眸子意外的沉静,她的额上顶着一个冰袋,因为她这一动而歪到了一边。歪掉的冰袋很快就有一只手把它扶正,那只手还顺便帮她掰正脑袋并替她掖了掖被子,紧接着传来一声轻叹。

    “葵!不管你怎么盯着我看,我也不会放你去学校的。”

    在关于青木身体健康问题上白发英灵毫不妥协。

    青木撇撇嘴终于移开了目光但是说出来的话却让人有些哭笑不得,“这哪是守护神啊,根本就是个管家婆。”

    听到自己的新称呼无铭也只是眉头抬了一下,然后非常有经验的哄道,“嗨嗨~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要我在你脖子上挂葱吗?”

    “葱?”

    “不是说在脖子上挂葱感冒好的快吗?”难道他记错了?

    青木从床上坐起,冰袋从头上掉落滚到一边,“你说谁感冒了。”

    “好吧,你说不是就不是。”无铭又把她按下塞进被窝,盖好被子放好冰袋。

    生病发烧的青木特别的刁蛮任性、无理取闹,无铭已经掌握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安抚她的办法。

    青木躺在床上眼睛盯着冰袋看,脸上慢慢地浮现出怒容,“妈蛋,我今天还要考试,和赤司的赌约看样子是输定了。那混蛋竟然敢对我用幻术,我……”

    气愤的青木伸手就要去抓冰袋结果被人一把抓住,那人眉头一皱青木很没出息的又把手收回去了。

    “学校那边我已经帮你请个假。”无铭说,“至于赌约,你们两个不在一个学校我觉得没有什么可比性,不如换其他的,讲清楚的话对方未必不同意。”

    青木默不作声似乎在斟酌无铭的话,事实上她对输赢也不是很在意,只是觉得有些不甘而已,至于不甘什么?当然是自己不小心被人杀死这件事!如果不是被人一刀捅死她至于这么可怜的躺在床上吗?她会在这里纠结考试的事吗?

    想到这个她的火气又上来了。

    以为一块巨石摆平了两个人的青木怎么也没想到会被逃了一个,而且那个人还趁她放松警戒的时候变成无铭的样子来接近她,虽然她后面察觉到了但是她还是被一刀捅死了她。

    想想就觉得生气!

    大概是因为被直接命中心脏的缘故回到原来世界的青木立马就病倒了,无铭围着他忙前忙后了一晚上,结果她一起来就吵着要去学校被无铭用暴力压制了。

    看着床上不知什么时候进去睡眠状态的青木白发英灵微不可闻的松了口气,起身轻手轻脚的离开了房间。

    一开门他就看到一个金发碧眼的男孩坐在沙发前,双手抱住蜷曲的双腿,漂亮的猫瞳此刻正无精打采的盯着自己的脚趾头。

    无铭只是看了他一眼就径直从他身边走过了,倒是男孩看到他激动的追了上去。

    “怎么样?”他一脸担心的问,问的自然是青木的情况。

    无铭扫了他一眼,向来视形象为生命的科尔温竟然蓬头垢面的这让他有些惊讶。

    “烧已经退下来了,看样子是没有大碍。”

    科尔温拍着胸脯松了一口气。

    “倒是你……”无铭又扫了他一眼,一脸嫌弃的把他推开,“……脏死了,不弄干净不准进这个家,葵绝对会误会是我把你欺负成这样的。”

    说完他拎着科尔温的后衣领直接把他丢出了窗外,一点也不怕他被摔死。

    嗯?你有听说猫从二楼摔下去摔死的吗?

    果然不一会窗外就传来了科尔温的叫骂声,无铭没有没有理会,只是转身去厨房盛了一盆水倒下去……

    “天杀的emiya!你给我等着!”

    世界终于安静了!

    青木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窗户外面得天空已经被染得通红,绚烂的红色让她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她眨了眨让自己清醒过来。因为发烧她的身体还有些无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睡太久的缘故她感觉自己的头意外的沉,她动了动刚想爬起来房间的门就开了。

    红色的英灵站在门口手上端着粥,见到她的动作眉头一皱沉默的走了进来。

    青木默默的收回刚刚碰到地面的脚重新躲进被窝。

    无铭将她的动作看在眼里却什么也不说,他将碗递给青木,“吃了然后吃药。”

    一听还要吃药青木的脚就皱了起来,“不用吃药了吧,我已经好了。”

    然后她就看到无铭已经迅速地把药分好放在她伸手就可以拿到的地方,然后一瞬不瞬的看着她,看样子是要监督她把药吃下去。

    青木狠狠抽了抽嘴角。

    “我说你……”

    青木还想反抗一下不巧的是门铃响了,于是青木住了嘴朝房外看去。无铭也听到了,他斜了眼身后又看了眼青木,“我去开门,你快点吃完。”

    青木飞快的点了点头,无铭又看了眼桌子上的药这才去开门了。

    青木双手抱着碗目送着无铭出去,确认他的脚步声是朝楼下走去以后她把被子一掀,一手抓过放在桌上的药,打开窗户丢了出去,白色的药丸很快就消失在眼前,然后青木又麻溜的躺回床上,抱着碗装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动作一气呵成,看得出来她平时就没少做这种事。

    楼下传来无铭说话的声音,然后是门被关上有人走上楼来的脚步声。碗里的粥已经吃的差不多了,青木竖着耳朵数着脚步声,在脚步声越来越近的时候她把碗放到了桌子上改拿着装水的杯子,在脚步声进去这个房间人已经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她装模作样的仰头把药吞下。

    先一步走进来的无铭看到的就是这么一个画面,他什么也没有说而是侧身将身后的人让了进来。

    “有班上的同学来看你。”

    “诶?”

    还在担心无铭发现她诡计的青木没有想到无铭会说出一句与这完全无关的话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同学?”

    谁这么好心还特意跑来看她。

    “青木同学!”

    答案她很快就知道了,被无铭的高大身躯给挡住的少女拘谨的从他身后走出来,因为紧张她脸上和表情非常僵硬,虽然她努力想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紧张好但是显然用错了方法,让她的整张脸看上去阴气森森的就像夜晚会从井底爬出来的女鬼一样。

    “黑沼?”青木看到她有些惊讶,在看到她紧张的样子之后却是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你那是什么表情。”

    青木一笑原本紧张拘谨的黑沼更加手足无措了,她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过来坐。”

    青木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

    正好这时无铭已经收拾好了碗筷,“我去替个人准备茶水。”

    青木看了他一眼,在有外人在的时候无铭会装作尽职的执事,这点让青木觉得很欣慰。

    “有想喝什么吗?”

    第一次拜访别人家并被客气的请进来的黑沼还没有从紧张的状态下退出来,“随、随便我、我都可以。”

    “那么你就自己看着办吧。”青木对无铭说。

    “yui!”无铭退下了。

    无铭一离开黑沼紧绷的神经就松了下来,青木看在眼里又是忍不住的想笑。

    “不要在意,那家伙平时就是这样没有恶意,明明模样长得还不错偏偏总是摆出一张恶人脸,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见对面的少女已经放松下来她又偷偷摸摸神神秘秘的示意她凑过来,“偷偷告诉你,那家伙的梦想是当一个正义的伙伴。”

    “咦?”黑沼吃惊的叫出了声,叫完以后她又觉得这样太失礼用手捂住了嘴。

    不要说黑沼了,就连青木在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也狠狠吃惊了一下,想不到那家伙还有过这么淳朴(?)的理想。

    “突然想起我小时候还梦想着有一天变成公主,一起玩的男生们的梦想也都是变成hero什么的,整天把hero挂在嘴边,还会拿着模型跟我们炫耀……”像是想到了久远的回忆青木的目光顿时变得悠远,“真是令人怀念呢。”

    “在我眼中青木同学就好像公主一样。”

    怯懦的黑沼突然间开口的话让青木吓了一跳。

    “住在漂亮的大房子里,身边有人服侍着,青木同学长得漂亮人又善良这不是和故事书里的公主设定是一样的吗?”

    闻言青木突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她既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好奇为什么她在黑沼眼中会是个这个形象。

    “呃……我没有你说的那么好!”

    黑沼摇了摇头,黑色的长发随着她的动作左右摆动着,“青木同学是第一个和我一起吃饭的人,我很开心。”

    因为自己的形象而找不到朋友的黑沼经常羡慕的看着班级里三两成群的人,直到青木找她吃午饭之后她慢慢的也能和班上的其他同学交流了,对于她来说青木就是一个天使替她指引了前进的道路。

    孰不知青木那天会有那种举动全是因为风早翔太对她的关注,见朋友担心别人想替他分担一下的青木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会在黑沼心里立下这么一个高贵华丽的形象。

    “就算那天我不去找你也会有人向你走进的。”不想抢走风早翔太功劳的青木努力的亡羊补牢,“其实爽朗君比我更早注意你。”

    “咦?”

    黑沼疑惑的眨了眨眼睛然后反应过来的她脸上不由带了抹红晕,“你是说风早同学……”

    青木看着她蓝眸瞪得大大的。

    ——为什么会脸红?难道是……

    清脆而有规律的敲门声打断了青木即将问出口的八卦,她看向门口应了一声“进来”。

    进来的是无铭,他的手上端着泡好的红茶。

    “失礼了,我把茶端上来了。”

    他把茶水放到黑沼面前,“请用。”

    “……唔……哦……阿里嘎多……”她在面对无铭的时候依旧紧张。

    无铭也没有和她多说什么,替黑沼上了茶之后他又回头把一杯牛奶放到青木面前。

    “欸——我也想喝无铭泡的红茶。”

    青木的目光巴巴的望着茶壶,见无铭无动于衷她又把主意打到了老实的黑沼身上。

    “要不我们换换?”

    “不要任性。”无铭脸色沉沉的说道,钢色的眸子里满是警告。

    然后,原本在无铭威胁的目光下还有些左右为难的黑沼就看到青木仰着头以喝酒时一口的姿势将一杯牛奶灌进了肚子。被她和豪迈给吓到的黑沼差点连手中和红茶都给打了。

    青木啪地一声把杯子摔在桌子上,怒瞪着无铭,“这样可以了吧。”

    无铭异常平静的看着她。

    (没有看到你被噎到真是可惜。)

    直接从脑海里听到这么一句话的青木捏碎了手中的杯子,伴随着啦啦一声脆响房间里的三人都吓到了。

    “青木同学……”

    “笨蛋!”

    “……”

    继感冒发烧之后青木手上又添新伤。

    又是一番忙碌,青木受伤的右手被细心的包扎起来,伤口不深但是血流了很多,看着旁边被血染红的棉花好孩子黑沼努力的不让自己晕过去。

    “没事的,小伤而已。”察觉到黑沼担心的目光青木安慰到。

    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她在场的话,这种小伤她直接就用魔法治疗了。

    青木不着痕迹的把受伤的那只手背到身后,然后她像是刚刚才想起一样一脸疑惑的问黑沼,“额?黑沼你来找我是还有其他事吧。”

    经她这么一提醒黑沼这才想起她这趟来青木家的主要目的,她从书包里掏出一个信封袋,“这是老师让我交给你的。”

    班上的人除了风早没有其他人知道青木住哪里,原本这个活也是要交给风早的,但是风早今天有很重要的部活,因为有些担心生病的青木于是黑沼就主动接过了这个活,青木家的地址是风早告诉她的,怕她忘记他还特意画了地图,最后他还再三为自己给黑沼添麻烦的事道歉,搞得黑沼最后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青木看也没看就放到了一边,她笑盈盈得看着黑沼,“既然来了就陪我聊聊天,你也知道无铭那家伙,和他聊天他会用一百八十种不同的嘲讽手法来表达对你的不满,能耐着性子听他说完的我也是心累!”

    说完她用异常嫌弃的表情看了眼无铭,后者闭着眼连眼皮也没有抬一下。

    黑沼捂着嘴在那里偷笑。

    ——确实无铭先生看着就不是那种会聊天的人。

    两人正你一句我一句聊得兴起,刚开始的时候是青木在说,后来黑沼也开始说自己小时候的事,两个人的气氛非常的好。

    破坏了这和谐的气氛的是楼下响起的门铃声,和之前一样青木将目光投向了一直站在门口的无铭,那眼神明显是支使他去开门。

    看在她是病人的份上……

    当心情不愉的无铭打开门的时候,他那绷着的黑脸吓到了门外拿着饭盒的褐发少年。

    看到从邻居家里出来一个表情凶狠的陌生人高木秋生整个人都愣住了,那个比他整整高出一大截的男人对着他挑了挑眉梢一脸不耐道,“什么事?”

    高木秋人回过神后退了一步,当看到门牌上的“青木”两个字他才确信自己没有有错门。

    “阿诺……”他努力的露出一个微笑,“请问青木葵在家吗?”

    白发的男人沉默的看了他一会,直到看得他浑身发抖这才把侧了侧身,“葵生病了在楼上休息。”

    “生病了?”

    真奇怪!在高木秋人的印象中青木是个身体非常好的女孩,怎么最近老是听到她生病的消息。

    “看过医生了吗?有没有大碍?”他的目光穿过无铭往里看眼中带着抹担忧,青木家常年只有她一个人,也不知道她懂不懂得照顾自己。不过话说回来,这男人是谁?怎么以前都没有见过。

    正在他疑惑不解的时候从楼上传来了青木的声音,“无铭是谁来了?”

    “是我!”高木高声应到,“我妈做了吃的让我拿过来给你。”

    听到青木的声音高木秋人顿时放下心来,她的声音和平时没什么不一样,看样子是没什么大碍了。

    “高木阿姨做的?”高木听到一阵脚步声不一会穿着睡衣的青木就出现在了楼梯口,她几乎是抢过他手上的东西,闭着眼睛闻了闻一副垂涎的模样。

    “替我谢谢阿姨,我会好好吃掉的。”

    见她馋嘴的模样高木忍不住笑了,他伸手像摸宠物的脑袋一样摸了摸她的头,“好好养病,我会再来看你的。”

    难得露出大哥哥模样的高木秋人下一秒就被嫌弃了。

    “你来干什么,只要吃的带来就行。”

    “……”

    你个吃货,能不能再不要脸一点。

    送走了高木秋人青木抱着饭盒就要去楼上,结果她和无铭刚走到楼梯口门铃又响了,青木站在原地朝大门的方向看去。

    是错觉吗?总觉得今天来拜访的人特别多。

    这一次青木没有在支使无铭去开门而是自己走了过去,只是在手堪堪要碰到手柄的时候一只手比她很快的按在了上面,她不解的看向那只手的主人。

    “保险起见还是我来吧。”

    谁知道青木那个坑爹的空间转移能力会不会发动。

    青木显然也想到了,于是顺从地点了点头并往旁边让了让。

    门口站着的也是熟人,一头漂亮的银发在夕阳的光辉下看上去比以往还要温柔,他先跟开门的无铭问了声好然后才把目光转向青木,见她脸色不好漂亮的眉头微微皱起,“怎么了?脸色看上去这么苍白?”

    青木摸了摸自己的脸,小声嘟囔着:这都看出来了,难道她的脸色真的有那么差吗?

    “是之前摔倒的后遗症吗?去医院检查了没有。”

    “不不,不是!”怕他继续脑补下去青木连忙解释道,“只是不小心感冒了……让前辈担心了真是不好意思。”

    “没事就好,那我就放心了。”视线一转他看到青木身后正面无表情看着他的白发英灵,见他看过来对方冲他挑了挑眉梢。

    ——这是让他快点走人的意思?

    一辉不由觉得好笑看着青木的目光也变得温柔起来,还真是被人细心呵护着呢,当初那个被欺负只能孤零零躲在角落里哭泣的女孩也不再是一个人了呢。

    “一辉前辈难得来一趟进来坐坐吧,我让无铭去备茶。”

    “不用了!”他回过神笑着说,“怎么好一起打扰病人休息。”

    而且不要说茶了,他大概连这个门也进不了,没看到你后面那哥们警告的眼神吗?

    一辉又无语又无奈同时还觉得有些好笑,“下次我来的话你再招待我不迟,我这次过来主要是来给你送这个,这是我们我们店的邀请券,是店长让我交给你的,并让我再次跟你道歉。”

    对于有客人在他店里摔倒那位责任心非常强的老板简直没办法原谅自己,尽管青木再三表示没关系那位店长也没有释怀,于是青木就跟他开玩笑,“既然老板你觉得愧疚的话那就让我在你店里吃到饱吧,毕竟就算是小真也没办法做出像你家那样美味的甜点。”

    本是一句玩笑话没想到老板大人想也不想的就同意了,大方地表示青木来店的时候减免所有的费用。青木觉得不妥,但是财大气粗的老板表示#我不差钱,#有钱就是这么任性,#我的地盘听我的。

    青木表示,她实在不能理解商人的头脑。

    一辉送来的就餐券不是之前说的那个,任性的店长大人可没有小气到连免费都要限次数。

    青木手中的邀请券是冥土之羊评赏会的邀请函。冥土之王有定期推出新点心的习俗,试吃会后有一个聚会,这张邀请函就是邀请你参加那个聚会的。

    青木虽然是冥土之王的常客但是却从没参加过那个聚会,并不是没有请过她,而是每次她都有事错过了。

    “店长说,请你这次一定要来。”

    青木看着手中的邀请函不由笑了,“我想,我要是说不去的话店长一定会每天都来登门拜访的吧!那样我可招架不住,为了防止这种事发生我勉为其难的去一趟好了。”

    闻言一辉笑了,“确实会这么做呢!那么就这么说定了,到时我来接你。”

    “别!千万别!”青木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要是跟一起出现你的那班粉丝肯定不会放过我的,真心求放过。”

    说着她双手合十做了个祈求的动作配上她丰富的表情还真有几分可怜兮兮的味道,不过对那个粉丝团背后干的事有所耳闻的一辉觉得青木的担忧并不是多余的。不过,有那位红衣保镖在大概没有人能伤到她吧。

    一辉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那好吧,有事你打我电话。”

    又跟青木交代了两句一辉这才离开。

    一辉刚一离开无铭就用力的把门关上了,眉梢轻挑,被盯着的青木立马身体一震,她的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一圈。

    “额……我马上回房间……”

    说着她飞快的跑走了,看着她仓皇的身影无铭的目光落在她脚上,竟然没有穿鞋!她刚才就这样一直光着脚站着?

    “青木葵!你再光着脚到处乱跑试试!”

    无铭威胁的声音从楼下传来,不一会楼上就传来了青木的回应。

    “没——听——见——!”

    青木跑上楼迅速的锁上门,一直待在房间里等她的黑沼紧张的看着她,看样子被青木吓到了。青木冲她吐了吐舌头,那调皮的模样让黑沼再次放松下来。不过经过这一闹青木刚刚恢复的体力是全部耗尽了,黑沼见她面露倦意很快也回去了,不一会房间里只剩下大眼瞪小眼的主仆二人。

    和刚才活蹦乱跳还有精力和无铭斗嘴的青木不同此刻的青木恹恹地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在那里直哼哼。

    无铭忍着笑看她在那里表演,这家伙怕被骂在那里装病呢!

    无铭转身出了门很快又回来,手上拿着一杯水和药。

    “既然又发病了那就把药吃了早点睡觉。”

    “我好了!已经好了!什么事也没有了。我现在感觉身体倍棒,吃嘛嘛香。”一听到吃药青木的病立马又好了,怕他不相信她还曲起手臂让她让手臂上鼓起的肌肉,“你看看我这结实的肌肉。”

    无铭很给面子的看了眼她的手臂,“很抱歉,我实在没从里那皮包骨头的手臂上看到一点肌肉的痕迹。”

    青木收回手转移目标,她挺了挺胸又拍了拍,然后一脸自豪道,“胸肌!”

    无铭的目光轻飘飘的扫过她坦荡荡的胸部,“说真的,我感觉我都比你有料。”

    说着身穿紧身衣的英灵站得更加笔直了。

    青木狠狠抽了抽嘴角,该死的肌肉男!

    “玩够了没有,玩够了快点把药吃了。”他把药递到青木面前。

    看着那红红白白的药丸青木整张脸都皱了起来,“可是之前不是刚吃的药吗?”

    “那是我在药店买的维生素片。”

    “……”

    “我买的是最便宜的那种,就算你全部丢了也不会觉得浪费。”

    青木大吃一惊,这次连看无铭的勇气也没有了。

    ——为什么这家伙会知道啊!

    最后在无铭地监督之下青木苦着脸把药吞了下去。

    “如果不想吃药就想办法让自己不要那么容易死掉。”

    留下这么一句冷冰冰地话无铭收拾了东西出去了。

    青木愣愣地看着那扇被关上的门嘴角露出一抹苦笑。

    “……说得还真是简单啊!”

    她是那么努力的锻炼自己,不管是魔法还是剑术,每次他都以为万无一失的时候每一次都会给她意外的惊喜。

    “真是让人没办法笑出来呢。”她颓废的抓着自己的头发然后呆呆的看着雪白的天花板。

    “……大概……我就是再努力也是没有天赋的人吧!”

    妄自菲薄的青木不知道并不是她不努力不够强,而是因为那个世界比她强得人太多,强得变态、强得令人发指的比比皆是,而这一点在今后的日子里青木会慢慢体会到。

    “不想了,去洗个澡。”

    因为发烧出了一身汗的青木闻着自己一身酸臭的味道非常的难受,她想美美泡个澡顺便洗洗身上的霉气。

    嗯!就这么办。

    她从床上一跃而起,依旧是光着脚丫子蹦蹦跳跳的去衣柜里找衣服了。她先是从下面的抽屉里找到了内衣,然后他打开上衣柜的门整个身子探到里面去找衣服。她的衣柜里面乱糟糟的,就算某个强迫症替她整理了很快又会变成衣服的小山,再加上衣柜的容量很大,如果不把身体探进去的话很难找到自己想要的衣服。

    只要往里翻一翻就能找到那件衣服!

    这是青木一直以来都会干的事,也已经习以为常了,但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就是这么一件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事令她差点连命也没了。

    正在翻找衣服的青木没有发现她的身边突然闪过一道金光,那金光出现的突然而且一闪而过,等青木意识到不对的时候她的腰间已经被一道宛如漩涡般的金光裹住了,她的半个身体悬空露在外面,凉风习习她不由打了一个喷嚏。

    突然她感觉有人在看自己,而且还不是一个人。

    她循着那视线看去看到了底下仰着头一脸吃惊地看着她的人,而离她最近的是一个身穿金色盔甲的红眸男子,他站在路灯顶上那对红眸里夹带着怒火。

    青木眨了眨眼有些没反应过来,他的怒火是针对她的?

    她下意识的四下看了看,结果这一看把她自己吓到了。

    她的周围密密麻麻的都是兵器,黄金的光芒在有夜幕里闪耀夺目,而它们此刻和青木一样都只露出一半的身体出来。

    她似乎明白了什么。

    “我……”

    她想解释,但是那个那个金发红眸的少年根本没有给她解释的机会。

    “竟然敢觊觎本王的宝藏,给我去地狱惭愧吧杂修!”

    对面金光闪闪一把把利刃在光幕中闪现,这下青木真的慌了。

    “等……”

    高傲的王根本没有要听她说话的意思,“为能死在本王的宝具之下而感激涕零吧,杂修!”

    语毕,万箭齐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