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一扇门的距离 第26章
作者:錵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因为某个原因而齐聚在这片夜空之下的英灵因为某个金色英灵的出现而停下了手下的活,这位身着黄金甲的英灵站在路灯顶上居高临下地睥睨着底下因为他的出现而戒备的英灵。

    聚在这里的都是历史上有名的英雄,这位金色的英灵更是“从者杀手”般的存在。对于今晚在这里的聚会他起先只是带着点兴趣在边上旁观,直到那个被黑色笼罩的英灵试图对他拔剑相向。

    高傲的王被对方的无理给惹怒,一言不合就启动了王之财宝。囊括了世界上所有宝物的仓库在身后开启,金色的光幕令他身上的黄金盔甲越发的闪亮夺目。

    这本该是一个绚烂华丽的杀人盛宴才对!

    当然直到王之财宝完全开启之前底下的英灵是震撼的,直到某个层层荡漾的涟漪里和旁边其他光点不同探出的不是兵器而是一个蓝色的毛茸茸的脑袋之后,他们脸上的戒备慢慢的被不解和疑惑给替代。作为在场唯一的一个女性英灵,不知道误会了什么,更是鄙夷的看着他。

    在察觉到众人的异样并发现自己身后诡异的一幕之后高傲的王当然不可能说出“∑(⊙▽⊙你们听我解释”这样的话,自己的王之财宝里出现了自己所不知道的东西,而且那东西还是个活着的人类,他连脑子也不要动也知道对方是什么人。

    “一个杂修竟然敢觊觎本王的宝物!”

    怒气上头的英灵身后五花八门的兵器子弹般得射向对方,目标当然就是那个蓝色的脑袋。

    至于对方的解释什么的,他不听,也不会听,更不想听,只有看到对方死他才能泄下心里的怒火。

    他对她的杀意是那么的明显,毫不掩饰的杀气令青木忍不住颤抖起来,她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这种恐惧了。

    看着一道道朝自己射来的金色光芒她拼命挣扎着,此刻她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绝对不能死在这里。

    半个身体露在外面半个身体被困在里面和的青木力气受到了限制,不过好在双手是可以动的。在挣扎未果,攻击又近在眼前的时候大脑已经一片空白的青木在求生本能的驱使下下意识的使用了空间魔法,那是能够将攻击和魔法尽数扭曲的魔法。

    因为这个魔法比较麻烦而且耗费较大所以青木很少用,在这危急关头身体比意识很快做出了反应,也因此青木在那波凶猛的攻击下毫发无损的活了下来。

    无意识使出的魔力损耗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大,再加上她身体情况欠佳青木感觉眼前的东西都是花的,但是尽管状态不好她还是冲着某人的方向气愤的吼道,“他妈的没人教你要听人把话讲完吗?穿得金光闪闪的以为就你有钱吗?装土豪也该有个度,浪费了一张那么好的脸。”

    目睹了青木挡下攻击的金色英灵还未来得及吃惊就听到那人对她的怒骂,原本对她挡下自己攻击还有些赞赏的红眸里再一次带上了杀意,这一次更多的光幕出现在他的身后。

    “卧槽!还来!”

    青木抓狂。

    她挣扎了一下还是没能挣脱光幕的束缚,她一拳狠狠锤在光幕上面蓝色的眸子再一次向那位金发红眸的男人看去。

    对方还是那副高傲蛮横唯我独尊的模样,青木已经自发自觉的把他的话过滤了,那一口一个“杂修”实在太刺耳了。青木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视线慢慢的下移……

    正准备发起攻击的金色英灵突然感觉脚下一空,失重感传来,下一秒他的身体就已经摔了下去。如果不是他下意识的改变了下坠的姿势,那么他可能会非常不华丽的摔个狗□□。

    站稳之后他才发现他之前站着的那个路灯不知怎么的竟然消失不见了,还未想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他突然警觉的朝旁边闪了一下,下一秒黑影袭来,他不得不将原本对着青木的王财重新对准发狂的黑色英灵,匆忙间令他忽略了头顶上来自某个少女的轻笑,还有她用带着惋惜得语气说的一句话。

    “竟然没摔死?这家伙的运气真好!”

    地上除了缠斗在一起的黑金两个身影还站着几个人,那几人显然听到了她的话,脸上表情不一,倒是一位漂亮的银发女子毫不掩饰的笑出了声来。

    “啊啦~~~真是个有趣的人,你说是吧saber。”

    被称作saber的女子脸色复杂得点了点头。

    青木没有再去给那人找麻烦而是再一次的试图挣开束缚,听到了底下的说话声她下意识地便往那边看了一眼,然后她就和正仰着头看着她的金发女子的目光对上了。

    两人俱是一愣,青木仔细的打量了她一会突然笑了,“虽然有些唐突,但是能请您帮我一件事吗?”

    “如果我能办得到的话。”

    少女天真干净的笑容让这位不列颠的骑士王不由一愣,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回答了她的话。很显然,和那位性情不定的英灵比起来她更喜欢眼前这位突然冒出来的来历不明的少女。

    少女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她,漂亮的蓝色眸子像一湾清澈的湖水,“能请你帮我把这个东西打破吗?我被困住了出不去。”她指了指困住自己的金色光幕面带苦恼的说。

    “如果是你的话一定会办得到的吧!”

    金发的骑士王不由一愣,“你认识我?”

    “唔……”少女蹙着眉思考着,“并不算认识吧,只是通过某个渠道知道有你这个人。”

    说着她冲她露出一个微笑。

    虽然心有疑惑但是对方那个真诚的微笑令她没办法将她的话视作谎言。

    “爱丽丝菲尔。”

    骑士王请示了下自己名义上的御主。

    这位自青木出现之后就对她赞赏有加的夫人回给她一个微笑,“saber做自己想做的事就好不用顾虑我。”

    骑士王又看了眼离他不远处的两位英灵,性格爽朗的红发英灵知道她在犹豫什么,他哈哈一笑,“骑士王呦,不是本王看扁你,那小姑娘被困在半空凭你的能力是没办法上去的。”

    听他这么一说她还发现真的是这样。

    青木后知后觉得也发现了不由“啊”了一声,“一时情急把这个给忘记了。”

    “本王可以驾着车上去救你。”

    红发的英灵非常喜欢少女率真的性子,他觉得他们应该会很合得来。

    虽然救她的不是saber但是这位大叔好像也不是坏人,青木很爽快的接受了这个建议。

    “那就麻烦你了。”

    “哈哈哈,小丫头不用客气,真要谢谢的话之后就陪我喝酒好了。”

    “虽然我很乐意,但是我国法律规定未成年不能喝酒。”

    “是吗?那真是可惜。”

    隔着老远青木都能听出他话里惋惜的声音。

    “有什么话等救出你后再说。”

    这么说着他策马而来,他的身后那位年纪看上去和青木差不多大的御主在惊慌失措的大叫着。

    “rider你又多管闲事,啊啊啊啊你给我慢点……rider——”

    青木瞪着圆圆的眼睛看着——哦哦!这两位的感情看上去相当不错呢。

    不过rider和他的小主人最终也没有救到,就在他的那车就要到青木跟前的时候某个英灵终于朝这边出手了。

    王之财宝子弹般的倾泻而出,这个角度不管是rider他们还是青木都在攻击的范围之内。

    察觉到这波攻击的rider停了下来,拔出腰间的配刀想要迎击。刀剑近在眼前,突然一道蓝色的光幕闪电般的从天而降,挡在rider身前硬是将五花八门的兵器阻挡在了外面。

    rider愣了愣而后扭头朝身后看去,脸色苍白的少女给了她一个虚弱的微笑。

    突然她脸上的表情一变,脸上突然漫上名为喜悦的情绪,她回过头像是在跟谁说话。

    “快把我拉出去……快点!”

    “……有个疯子想要杀我!”

    “快点!”

    伴随着她急切的话语原本卡住不动的身体突然间动了一下,青木欣喜若狂。

    “动了!动了!继续……”

    嘱咐完那边的人之后青木这才看向为了救他特意跑上来的rider,“让您白跑一趟了,我已经可以回去了。”

    “这就要走了?”

    “嗯!”青木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你是哪里的英雄但是认识你我很高兴。”

    “小姑娘你抢了我的话啊!”他爽朗的笑了,“在下征服王伊斯坎达尔,这次圣杯战争以rider的职介现世,这位是我的r韦伯·维尔维特。”

    自我介绍不忘带上自己御主的rider将韦伯前面拉到了青木面前,虽然看上去不起眼,但是是我在这里唯一的臣子。

    被突然推上前来,而且面前还是一个陌生的少女,韦伯少年的脸不由红了。

    青木好奇的看了他们一眼,再一次地确定他们感情非常要好。

    “我叫青木葵,15岁,希望我们还有机会再见。”

    这么说着她又回头朝光幕那边看了看,只见她点了点头然后就回头跟他们道别。

    “你们小心,我先回去了。”

    这么说着她的身体就被一股大力给拉了进去,两人看着金色的光幕一脸不明所以。

    无铭离开青木房间以后就去厨房准备晚餐了,之前的粥只是用来给一天滴水未进的青木暖暖胃的,实际上没有多少料,那家伙楼上楼下的跑了一遭又折腾了这么久想必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

    精打细算·任劳任怨·青木家新晋高薪保姆替自己的主人准备着爱心晚餐(什么鬼),以往这时候都会有个人影在门口探头探脑,张着鼻翼边闻边流口水,这会突然间安静下来还令他颇有些不习惯,以至于令他好几次差点做出像割破手指、打碎碗这种在他看来只有青木葵那个笨蛋才会犯的低级错误。

    花了比以往还要多的时间才把晚餐做好的无铭熟练的将东西端着上楼了,顺着台阶一级一级的往上走隐隐约约可以听到东西碰撞发出了“砰砰”声。

    他微不可闻的蹙眉,“那家伙又在干什么?”

    对于生病的人来说剧烈的运动是禁止的,但是青木就好像多动症患者一样根本安静不下来,总是会想方设法的搞出一些动静,像偷偷爬窗户跑去吃东西这种事她就干过不止一次,所以这次的这个动静他也以为是她又在打什么鬼主意而已。

    计算着自己能在她有所行动之前赶到房间阻止她的无铭也没有急着赶过去,而是按着自己节奏行走着,然后在打开房门之后她看到青木撅着屁股半个身体探进衣柜里面,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正好可以看到她浅蓝色的胖次。

    无铭下意识的撇开头,青筋突突直跳,“青木葵!你又在耍什么花样?”

    听到他的声音那个一直摆来摆去的屁股突然顿了一下,然后传来青木有些遥远的声音,“无铭?快把我拉出去。”

    无铭看了眼她露在外面白花花的大腿和用诡异的节奏摆动的屁股……

    他非常想拒绝!

    “快点!”

    见他没有动作青木的声音带了几分急切,无铭这觉得有异青木的声音在一次穿了过来。

    他说,“有个疯子想要杀我。”

    疯子?衣柜里?

    这衣柜的面积确实够大,大概能容下两个壮汉,但是他可以很肯定这个屋子里除了青木就没有其他的活物,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青木在开衣柜的时候不小心的连上了其他世界的大门,在那个世界里有人想要杀她,而青木因为卡住了没办法挣脱这才找他求助。

    “等下!”

    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无铭赶紧把手上的东西放下并走了过来,穿着睡裙的青木因为挣扎的太用力裙角已经退到了腰部,不要说胖次了就连紧致的小腹都暴露无遗。

    他无语的以手扶额。

    “你快点!”

    不明就里的青木还在催。

    “知道了,你先不要动!”

    闻言那个胡乱扭动的身体终于安静了下来。

    无铭看着那两根雪白的萝卜就差大喊世风日下了,他先是将青木卷起来的衣服撸平这才抱着她的腰将她往外拔,衣柜里传来青木哼哼唧唧得声音,看样子被挤压的非常难受。

    “让你每天吃吃吃!收腹!”

    气恼的无铭还不忘损她两句,并趁火打劫的宣布了一个令青木痛心疾首的消息。

    “今晚的饭后甜点和宵夜没有了。”

    “诶——”

    因为太过于吃惊青木的脚不由往后蹬了蹬,正好蹬在无铭的黑脸上。

    黑脸更黑,额上青筋直跳的他当机立断的又补充了一句,“今后的宵夜都取消了。”

    “诶——诶——”

    听到这个噩耗的青木都要哭了,她的脚又开始乱动,无铭的脸胸口又被赏了几脚。

    “在动就不管你了。”

    青木垮着脸被无铭拉了出来。

    她的样子非常狼狈,蓬头垢面的,看样子受了不小的打击。

    无铭面无表情的站在一边双手抱胸看着她,看样子是在等她的解释。

    还没有从被禁食的打击中回过神来的青木根本连头也没抬一下,更不要回答无铭的疑问了。过了半晌这才从这打击中回过神的青木,她先是看了眼无铭所在的方向然后对他哼了一声。

    “小气鬼!”

    无铭的眉梢向上跳起。

    “小肚鸡肠!”

    无铭的脑后啪地一声贴上一个十字。

    “资深单身狗!”

    无铭:……

    前面那两个也就算了,他当她是小孩子闹脾气忍一忍就算了,被最后一箭直接命中并且疼的直不起身的无铭用愤怒的眸子瞪着眼前这个还不到他胸口的黄毛丫头。不过他很快又冷静了下来,“不用担心很快你也就和我差不多了。”

    “哼哼哼!”青木发出了不明所以的声音,“如果我变成诞生狗的话那你不就是千年单身狗?等级提升了,恭喜恭喜!”

    难得牙尖嘴利一次的青木捂着嘴呵呵的笑着。

    “不过我的话不用担心,我和小真以前有过约定,如果以后我们两个都没人要那我们两个就凑合凑合过日子了,现在想想他煮饭我负责吃得日子也不错。”

    ——说到底还是为了吃吧!这家伙真是没救了!

    无铭来到这里之后幸平创真就已经转学了所以他没有见过那个少年,只是他经常看到青木抱着手机和他在聊天,看样子是关系不错的朋友,倒没想到他们是关系已经好到可以互许终身的程度了。

    关于这一点,无铭完全误会了!

    青木和幸平的关系确实很好,但也仅仅只是朋友的程度而已,关于青木的那句话是她有意曲解了来气无铭了,那两人互相嫌弃怎么可能会说出这样的话。

    原句大概是这个这样的——

    青木:你这性子大概也就只有我能受得了你了,心疼你未来的女朋友。啊!要是找不到女朋友诚一郎叔叔多可怜。

    幸平创真:关心下你自己吧!像你这么麻烦的人除了我也没人能受得了了,真为你未来的男朋友头疼。

    青木:不劳费心!就算怎么没人要我也不会考虑你的。

    幸平创真:那我就更不用担心了,我只要有厨房就好了。

    青木:……额,那我之后可以经常去找你蹭吃的了!嗯嗯!不错不错!

    幸平创真:说的就好像你之前就没蹭过一样。

    青木:哈哈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对这方面不擅长。

    幸平创真:在生活技能上你哪样擅长了……算了就特别允许你来当试吃员好了。

    青木:真的?说定了哦!

    以上!

    不明真相的无铭感觉有人在拉他的的衣摆,一回神一低头就看到青木拽着他的衣角正用楚楚可怜的目光看着他,那漂亮的蓝色眸子一闪一闪,就像阳光下被风吹皱的湖泊,光彩动人的令人不忍移开目光。

    “呐!无铭,我的宵夜……”

    波光粼粼的眼睛闪啊闪仿佛随时会掉下眼泪一般。

    “………………看你表现。”

    漫长的沉默之后无铭到底还是心软了。

    在得到他的答案之后原本还在装可怜的青木立马变脸,她“啧”了一声,原本轻拽着无铭衣角的手狠狠一甩,脸上的不满毫不掩饰的表现出来,她头也不回的奔向他拿上来的晚饭了。

    无铭差点咬碎自己的牙。

    ——这该死的吃货!

    吃饱喝足之后青木倒头就睡,无铭再恼火也毕竟这么大一个人了不可能和一个小丫头斤斤计较,只是心里默默记下这一笔。

    青木睡得很香,生病的身体本来就虚弱,再加上之前为了自保又使用了不擅长的魔法,疲劳感累加在一起青木睡了个天昏地暗,如果不是某人实在看不过去叫她起床她还会继续睡下去。

    睡醒的青木也被自己吓了一跳,她这是不吃不喝的睡了一天一夜?

    不过有了充足的睡眠青木精神好了很多,脸色也没有之前那么苍白了,这个变化无铭看在眼里,默默的松了一口气。

    青木看着手机上的时间还有些不可思议,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就将她的注意力给拉了回来。

    “什么声音?”她疑惑的问无铭。

    无铭闭着眼一脸风轻云淡道,“没什么?就是之前赶走一只野猫,它回来报仇了而已。”

    闻言,青木立马就知道了他口中的“野猫”是谁,下一秒就传来了青木熟悉的声音。

    “emiya你给我滚出来。”

    被叫出真名的白发英灵眉头一皱扭头看向声源处,一个金发碧眼的男孩正气势汹汹的走进来,碧绿的眼睛里燃烧着熊熊烈火,在看到无铭之后他的火气甄至极点。

    “混蛋!你竟然泼我一身刷锅水,你知道我洗了多久才把那恶心的味道洗掉吗?”

    科尔温虽然个子小但是气势一点也不小,他双手插着腰怒气冲冲的质问着无铭,龇牙咧嘴的模样就差上前去撕咬了。

    “你这家伙果然讨人厌啊!”见他始终对自己不理不睬甚至连正眼也没看一眼小正太咬牙切齿的说。

    小正太还想说什么突然他感觉自己被人抱了起来,双脚离地的他发出一声轻促的叫声,他回去看向那个从后面把他抱起的人,当看清对方是谁的时候原本剑拔弩张的科尔温顿时熄了火,脸变得通红,就连说话也变得不利索了。

    “青、青木……你醒了……”

    青木笑着将他抱到了床边,然后蹲下/身和坐着的科尔温对视着,她先是摸了摸他的头然后又捏捏他的四肢,没有发现任何受伤的痕迹之后这才笑着说,“没有受伤就好。”

    科尔温的脸更红了。

    他突然用手捂住脸扭过头不让青木看到。

    ——讨厌!不要这样对着人家笑啦!对心脏不好。

    边上传来一声冷哼科尔温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发出来的,大脑瞬间冷静下来他怒瞪着那个在边上看戏的白发男人。

    “你不要太嚣张,惹火我没有你好果子吃。”

    科尔温的威胁终于令无铭有了反应,他蹙着眉锐利的眸子微微眯起,嘴巴张了张正要讲话,青木突然没头没脑得插了一句进来。

    “嗯?现在几点了?”

    两人都因为这突然的疑问而楞了一下,下意识的看向房间里唯一的一个闹钟,时间正好是两点整。

    青木没有等他们的回答而是走到窗前看着外面,他家对面那栋房子的灯还亮着,窗帘上隐约可以看到一个晃动的身影。

    “看在之前他给我送吃的份上我是不是应该去慰问一下?”

    青木摸着下巴思索着,看他那抓耳挠晒的样子显然是遇到瓶颈了。

    “无铭帮我把手机递给我一下。”

    无铭心不甘情不愿的将手伸向被放置在床头的手机,突然一个人比他更快的把手机抓在了手里,末了还恶狠狠瞪了他一眼。不过对方没有和他纠缠,拿了手机就朝青木走去,他将手机轻轻的放在青木手里轻声细语道,“你要的手机。”

    被科尔温的变脸速度给恶心到的无铭不忍直视的背过身去。

    青木拿到手机后跟科尔温道了谢,一个摸头杀就让他有些飘飘然了,然后他朝无铭投去一个挑衅的目光。

    无铭:“……”

    这家伙是不是脑袋出问题了?

    “你们在干什么?”

    青木发完短信回过头就见一大一小两个人在那里大眼瞪小眼不由有点好笑的问到。

    “没什么?”科尔温回过头脸上瞬间堆上微笑。

    无铭冷哼一声,“虚伪!”

    两人很快又对上了。

    (你就不能让着点小孩子吗?)无奈的青木通过契约回路跟无铭抱怨着,(你们这样会没完没了的。)

    无铭的目光斜斜的朝她看来,(他如果是小孩那么这世界上就没有小孩了。)

    虽然这么说但是无铭还是从和科尔温的对峙中退了出来,经青木这么一提醒他觉得自己和科尔温对峙的举动实在太幼稚。

    “幼稚!”

    离开房间之前他将自己的真实想法说了出来,而这毫无疑问又激起了科尔温的怒火,青木顺了很久的毛才让这位猫祖宗消气。

    “话说回来……”

    已经走出来的无铭回头看了眼已经关闭的房门,眼中带着疑惑,“那只蠢猫不会打算在里面过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