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一扇门的距离 第27章
作者:錵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早!”

    作息时间非常规律的青木到点就醒来了,她揉着眼睛打着哈欠从楼上走下来,冲在厨房里忙碌的红色身影打了个招呼。

    无铭斜着眼睛看了她一眼,见她穿着睡衣一副邋遢迷糊的模样眉头不由一皱,“快去刷牙洗脸。早餐很快就好了。真是的这么大一个人为什么每次都要人提醒……”

    “……嗨!”

    已经对无铭每天早上大妈式的碎碎念习以为常的青木乖巧的去洗漱了。

    已经走远的青木听着无铭的碎碎念嘴角微不可闻的向上翘起,双眼清澈明亮哪里还有刚睡醒时的迷糊,她回头看了眼不停传来香味的厨房蓝色的眸子有些动容。对于她来说,这个常年只有她一个人的家因为多了一个人而变得热闹并不是一件坏事,最起码她一点也不讨厌这种感觉,甚至还有些喜欢这种温暖的感觉。唯一的遗憾就是无铭的性格太别扭,每次都被他打击的体无完肤,不过当他不经意间流露出苦恼无奈这类的表情的时候青木还是觉得非常有趣。

    ——让人忍不住想要调戏他呢。

    话说回来至今还没见到他害羞的样子呢。

    胡思乱想间青木已经再一次回到了厨房,这一次她直接被赶去了餐桌。

    “葵!接着!”

    青木回过头就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被他丢了过来,她伸手要接,但是那个黑乎乎的东西在青木手碰到她之前突然自己转了一个方向,稳稳的落到了地上。青木还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情况那个黑乎乎的东西已经跳起来开始说话了。

    “你这混蛋,竟然把我当垃圾一样丢来丢去。”

    那团黑乎乎的被无铭直接丢过来的东西竟然是变成黑猫的科尔温,被暴力对待的科尔温炸毛的瞪着无铭,身后的尾巴整个炸开蓬松的样子有青木的手臂那么粗。

    原以为昨晚可以和青木同床共枕的科尔温最后被无铭揪着后颈肉拎出来了,愤怒外加不甘的科尔温一晚都在咒骂无铭,最后被对方抓住困在螺旋剑上给射到窗外去了。

    “实在是太吵了。”

    怒气冲冲冲回来的科尔温听到无铭这么不咸不淡的一句话猫胡子都气掉了好几根,张牙舞爪的想要跟无铭拼命,结果他一个平底锅拍过来打得它晕头转向,最后还被某人抓在手里揉成一团给丢了出去。

    青木看着地上那个已经抓狂的黑猫非常明智的选择不去打扰它,她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开始慢条斯理的吃早餐。只是目光时不时的会朝厨房的方向瞥一眼,在对方看过来之后她又回头装作什么也没有看到的样子。

    ——真是个热闹的早晨呢。

    吃完早餐收拾好书包就想要去学校的青木在出门前被无铭叫住了,青木回过头先是看了眼他身后,没有看到科尔温的猫影,大概又被他丢哪里去了。

    注意到青木的目光无铭地眉头一皱语气不爽道,“你倒是会看戏,好看吗?”

    “哈哈哈!我这不是因为家里太久没有人没有这么热闹过觉得有些新鲜吗?”青木打着哈哈眼睛左右飘动着,“那个……没什么事的话我去学校了。”

    无铭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体温枪贴着青木的额头。

    “368度,体温正常。”

    青木先是愣了愣然后忍不住笑了,“看吧我都说了没事了,我可不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无铭淡淡地看了她一眼眉头微不可闻的皱起,“不要误会是那只蠢猫让我这么做的。”

    你会这么听话?

    而且你们的关系有那么好吗?

    青木一瞬不瞬的看着甩锅的无铭,如果她没记错的话,科尔温可是在他的努力下已经不知道化作了几次天边的流星了。青木的嘴角有些抽搐,这家伙是有多别扭,担心的话不会直接说出来吗?

    “嘛!真是一只贴心的猫咪,无铭你今天去买菜的时候随便给它买点小鱼干吧!”

    青木善解人意的没有拆穿他,而是顺着他的话要奖励科尔温,而这个举动显然引起了无铭的不满。

    “哈?”

    无铭简直想一掌拍死青木,让他给那只蠢猫买鱼?门都没有!而且关那只蠢猫什么事?无铭现在非常想把之前那句话给收回去。

    “想要你就自己去买。”丢下这么一句话无铭就在原地灵体化消失了。

    青木啧啧的摇头嘴角的弧度却慢慢上扬

    ——让你傲娇!让你别扭!

    因为成功的气到无铭青木一天的心情都非常不错,这愉快的心情一直保持到午休的时候,看着三三两两抱着盒饭出去的同学青木也慢腾腾的将手伸向自己的书包。

    一摸,没有摸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再摸,还是没有!青木的脸顿时就绿了。

    不死心的再摸……

    不用摸了,作为她气走无铭的代价她今天中午没有无铭做的超级美味料理吃了。

    一瞬间感觉自己世界一片灰暗的青木挫败的趴倒在桌上。

    嘤嘤嘤,她不要吃小卖铺一点味道也没有的面包qaq

    “怎么了无精打采的样子。”正好准备和朋友去吃饭的风早一回头就看到处在灰暗世界面容枯槁的青木不由吓了一跳。

    沉静在悲惨世界里的青木没有听到他的声音,直到他大声的喊了她的名字她才回过神。她转过头脖子发出类似老旧机械的卡卡声,看到风早她咧嘴一笑。

    风早之前见青木的这个模样还只是吓到了,始终不解的成分比较多,这会看到这个微笑他直接受到了惊吓,刷的一声从座位上站起,激动的把椅子都给推倒了。不仅风早就连之前热情邀请风早一起吃饭的那几个同学也被吓到了,不过他们没有风早的镇定,和青木也没有那么熟被直接吓跑了。

    风早无奈的扶起自己的椅子,“你这又是怎么了?和我说说?”

    爽朗少年带着一抹阳光走进那片灰暗的世界,阳光驱散阴霾已经恢复正常的青木可怜兮兮的看着好友,波光粼粼的眼睛让她看上去可怜极了。

    “风早……”她说,“我大概有很长一段时间只能吃小卖铺的面包了。”

    说着她伏到桌子上嚎啕大哭,“呜呜呜!早知道就不逞口舌之快了,那个小肚鸡肠的家伙一定会想方设法的挤兑我。”

    早上明明做好了午饭可是那家伙就是故意不给她。

    以风早对青木的了解他很快就知道了前因后果,大概是她不小心惹怒了他家那位脾气不好的保姆(?)导致现在没午饭吃,而这对平时非常注重饮食的青木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打击。

    “只是一顿饭而已……”

    风早抽了抽嘴角,在看到青木看过来的目光后他又急忙改口,“……我的意思是,一顿饭而已,我的那份给你就好了。”

    说着他把自己的饭盒放到了青木面前。

    青木看了看面前的饭盒又看了看风早,“你还真是老好人一个!让给我你自己吃什么?”

    “我对吃的没什么讲究,去小卖部买面包就好。”

    “那面包是人吃的吗?”

    对食物非常挑剔的青木不屑的说,惹来班上一群正在啃面包的人的怒视。

    老好人风间立马又回头替青木跟那些人道歉,一边对青木道,“总之你就别担心我了。”

    “我才没有担心你。”青木小声的嘀咕了一声然后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又怎么了?”

    青木的变化无常让风早倍感无奈。

    青木把盒饭塞回风早手里对着一脸无奈的风早笑了,那灿烂的有些过分的微笑让风早小心脏不由一颤,以往的经验告诉她接下来青木要告诉他的绝对不是好事。

    而事实也和风早想的一样——

    “下午的课我不上了,请假的事就拜托你了风~早~君~”

    风早沉默了一瞬回过神青木已经动作麻利的在收拾书包了,他抽了抽嘴角,“你要逃课?就为了一顿午饭?被抓到可是要被请家长的。”

    “那就请呗!”反正她父母常年不在家。

    风早的表情变得有些奇怪,和青木同学这么多年他不可能不知道她的家庭情况,在听到青木下意识的回答之后她无声的叹了口气。

    “你收拾好跟我去趟医务室,我让老师帮你开张假条。”

    青木看了眼坚持的风早点了点头。

    青木离开学校的时候午休时间都快要结束了,年纪轻轻就已经开始有了老妈子特征的风早特别吩咐,让她到家的时候给他发一条短信,这种动动手指头的事她当然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明明是上学时间结果却背着书包走在路上青木引来了不少路人的侧目,不过这个现象在离开学校范围之后就少了很多,街上时不时的也会看到几个和她年纪差不多的少年少女。青木没有理会这些,错过了午餐的他现在只想好好找个吃的地方。每次到这时候她都会感叹幸平餐馆关得真不是时候。

    随便在一家餐馆吃了拉面出来的青木还是一脸的不满足,在门口她还见到了那个害他饿肚子的混蛋英灵。

    见到他青木用鼻孔哼哼了两声然后看也不看他就走人了。

    红衣的英灵睁着一只眼睛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

    “要走了吗?真可惜我刚才看到有人发宣传单看到上面的寿司好像不错想问你要不要……”

    话未说完就看到某个本已经离去的家伙突然箭步冲了回来,激动的抓着他的手,“要要要!去去去!吃吃吃!”

    “……”

    说好的节操呢?

    被青木的反应吓到的无铭一脸汗颜地看着她,要不要这么好哄?真担心她那天会被人骗。

    为青木的未来深深感到担忧的无铭爸爸在青木的纠缠下终于交出了那张他口中的宣传单。

    “露西亚寿司店?”感觉好像在哪听过,在往下看青木看到店的地址,“池袋?有点远。不过接下来也没事情做就去试一试好了。”

    在行动力上青木一直都有着惊人的速度,这不她现在已经在地铁站等车了。

    “什么时候你学习魔法也会有这速度。”灵体化的无铭忍不住吐槽到。

    虽然这么说青木学习的速度已经很快了,只是她空有理论知识缺少实践所以才进展缓慢,不过就算是这样也比其他人自己一个人摸索快了很多。不得不说青木有着魔术的天赋。

    在候车位等车的青木听到无铭的话脸上露出了有些苦恼的表情,“我这不是没办法吗?你这位师傅学习的魔法和我不一样,除了剑术其他根本没办法给我指导,要是会长在这里就好了,他什么都懂而且脾气又好不像某人动不动就冷嘲热讽。”

    “……”

    感觉到无铭落在自己身后冰冷的目光青木适时住了口,过了一会她又皱了皱眉一脸不解的说,“话说回来,你的剑术那么好是谁教你的。”

    这个问题显然勾起了无铭久远的回忆,他像是那个被夕阳染红的道场,那位严厉的金发王者,还有累瘫在地上的他……

    真的是非常久非常久以前的事了!

    无铭回过神看到青木正好奇的看着他,他突然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才好。倒是青木自己移开目光视线看着远方的某处说出意义不明的一句话。

    “真好呢!”

    他蹙了蹙眉不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啊!车来了!”

    青木叫了一声,打断了无铭即将说出口的话。她提着书包兴冲冲的冲向门的方向,一边笑着说,“快点!快点!我感觉我现在可以吃下一头熊!”

    乘客陆陆续续的登上地铁,因为不是高峰期并不会很拥挤,所以青木轻轻松松的就登了上去。

    车门在青木上车之后缓缓关上,青木四下看了看想要找个座位,结果诧异的发现——这里好像不是地铁?!

    同样察觉到异样的是慢了青木一步走进来的无铭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把青木挡在了身后,然后沉着脸将他们现在所处的环境打量了一遍。

    目测是在一个房间里面,空气中有着淡淡的木头的香气,显然他们所在的这个房间是刚刚建起来不久的,屋内的梳妆台可以看出这是女人的房间。周围很安静,无铭小心的贴在门后探查了一下,确定外面没有人以后这才拉着青木从房间里出来。

    出来以后他们才发现他们是在一艘船上,一艘老式的帆船,他们刚才出来的地方就是船舱,船上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收起的船帆和丢下的船锚告诉他们这船的人暂时都出去了。

    安全警报解除!

    “走吧!”

    青木还在好奇的打量着着艘船,她发现船上竟然有橘子树,还有秋千、滑梯,原本的紧张已经一扫而空,“还真是一艘有趣的船。”

    无铭扫了眼船上的某处。然后掰着她的头去看,“拿到那个标志你就不会这么觉得了。”

    顺着无铭的力道青木看到了在桅杆上迎风飘展的黑底骷髅旗,脸上表情整个就变了。

    海、海贼旗!

    她这是到了海贼船上了啊!

    “快走快走!晚了就走不了了。”

    这一次青木走得比谁都快。

    她在船上转了一圈又走了回来,哭丧着一张脸,“无铭,你知道出口在哪吗?”

    一般的船都会配有软梯以方便人进出,但是这时候他们也没时间去找,无铭抱着青木直接从船上跳了下来,为了安全起见又往前移动了一段距离。

    “奇怪!”已经落地的青木好奇的打量着周围,“这些树都好高,看着都冲到天上去了。还有,这些泡泡是怎么回事?”

    来到一个新的世界青木不免对周围有些好奇,但是以往的经验告诉她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否则后悔的是她自己。

    这一次的空间移动有些奇怪,她明明没有接触媒介,地铁的门是自动的,她也可以很肯定自己没有碰到车门,但是力量还是发动了。

    难道说,这能力已经发展到只要是门都可以触发空间转移的能力?

    青木不由抖了一抖。

    青木的不解也是无铭疑惑的地方,他的想法和青木一样,不过他想的要比青木要深远的多,简单概括就是:既然不是青木发动的能力那么把他们拉到这里来的就只可能是一个人。

    在无铭陷入思考的时候青木已经自己走出了一段距离,虽然对自己说了要保持警惕但是青木还是被那个彩色的泡泡给吸引了,她追在一个泡泡后面,见它往高处飞她便一蹦一跳的想要用手把它拍下来。

    无铭一回神就看到青木在做这种蠢事,眉头顿时狠狠一跳,还未等他开口骂人一个黑影的出现令他的心顿时悬了起来。

    在青木的努力之下,原本渐飞渐高的泡泡终于落到了她伸手就能拿到的高度,但是这泡泡就像是有心在捉弄她一样,她抓这边它躲那边,一时间青木也拿它无可奈何。

    全神贯注在抓泡泡的青木没有察觉到身后有人在靠近,直到她和来人撞上摔倒在地,她才知道自己撞到人了。

    “对不起!”

    巨大的阴影笼罩在她身上,一股莫名的恐惧袭上心头,她颤巍巍的抬起头朝刚刚被自己撞到的那个人看去,在看到那惊人的身高以后顿时吓得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这还是人吗?这身高起码有两层楼那么高了,这家伙其实是高达吧,难怪她觉得被撞的地方这么痛。

    “阿诺……”青木被吓得眼泪在眼睛里直打转,察觉到对方的视线朝她的方向看来青木更是大感害怕。

    “不小心撞到你真的非常抱歉!”青木迅速的道歉生怕晚了就被他拍成肉饼。

    “你……”

    那高大的男人终于说话了,他的声音低沉,并且不带有一丝一毫的感情。

    他说,“你和草帽一伙是什么关系?”

    草帽?

    青木的头上冒出几个问号。

    他说的草帽是她知道的那个草帽吗?

    可是,什么时候草帽是用一伙来形容了?

    在青木疑惑不解的时候对方已经开始动了,他将原本摊在手上看的书合起,戴着眼镜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她然后他突然朝他伸出了手。他的手并没能碰到青木,因为在他的手刚刚伸向青木地时候不知从那里射来一堆的兵器,刀棒剑斧五花八门硬是将他被逼退,不仅如此那些兵器还对准了他的落脚点迫使他离开原地往后退,一时间他和青木的距离便拉开了有五米之远。

    高大的男人沉默的看了眼地上的兵器,然后看向以保护者之姿挡在少女身前的红衣白发男子。

    他歪了歪头,有些疑惑。

    这男人看着就不像普通人,他身上有着鲜血的气息,尤其是那对眸子看着就是个狠角色。按理说如此厉害危险的人物他的数据库里应该会有记录才对,可是竟然没有?

    还有,他刚才丢兵器过来的招式也很奇怪,难道是恶魔果实能力者?

    “葵,站得起来吗?”

    蹙着眉的无铭脸上难得的出现一丝认真的表情,他并没有回头去看青木,此时此刻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对面那个体型高大的男人身上。就算是阅人无数的他也还是第一次见到有如此惊人身高的人类。

    “我没事!”

    在无铭问出那句话的时候青木实际上已经站起来了,并且非常迅速的躲到了无铭的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青木在碰到自己感到害怕的事物的时候喜欢躲在无铭的身后。她一米六多的身高,躲在健硕的无铭身后难得体会了一下娇小的感觉。

    不过这时候显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青木调整好心态,看了眼对面的人,这距离和远了在看那人他觉得他的模样有些眼熟。

    “无铭,我怎么觉得他有点像熊?”

    话刚说完青木就咯噔了一下,她拉了拉无铭的衣角脸上表情有些怪异。

    “无铭,我大概知道我这次空间转移发动的原因了。”

    这句话显然引起了无铭的注意,他回头看了青木一眼,不过他并没有放松对对面的戒备,他挑了挑眉十一青木继续说下去。

    “那个……”青木有些难以启齿,想到那个原因她的嘴角忍不住有些抽搐。

    “…………大概是因为我说了可以吃下熊这样的话。”

    青木没敢去看无铭的脸,感觉听到这话的无铭会露出很可怕的表情,做了缩头乌龟的青木低着头在揪着自己的手指,欲哭无泪。

    无铭在听到这话时先是一愣然后不知怎么的竟然松了一口气,既然是青木触发的那么也就是说和那个人没有关系,之前他所有的担心都不存在,也就是说这个世界是青木凭自己的力量打开的,那么它的潜在危险就降低了很多。

    低着头的青木没有看到无铭放松了紧绷的表情,倒是对面那个身材高大长得有些像熊的男人看到了,他颇感兴趣的看着那两个表情各异的人,他觉得他们聊天的内容也有些耐人寻味。

    注意到他目光的无铭终于又将注意力转到了他身上,对方明明纹丝不动但是却有一股压力朝着他们的方向压下来。无铭的眉头皱了皱眉,伸着手臂将青木护的更加严实,然后他对上了那人的目光。

    “问话还是打架?问话我们初来乍到什么也不知道,打架的话恕不奉陪。”

    无铭的态度很坚决,如果他非要找他们麻烦的话他也不会善罢甘休。

    “他刚才似乎有说到草帽什么的,是不是丢了草帽想让我们帮着找。”

    青木在旁边插嘴道,说的话和真相相差了十万八千里而不自知。

    无铭连看也没看她一眼冷冷道,“你觉得他需要戴草帽吗?”

    那人头上明明就带着一顶带黑色斑点的帽子了好不好。

    青木后知后觉的也发现这个问题,她挠了挠头,她似乎说了什么愚蠢的话。

    将他们的对话尽数听了去的男人从中知道了他们不认识草帽一伙这个事实,虽然对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草帽一伙船上心有疑虑,知道了这一点他不在做无谓的纠缠迈着缓慢的步伐走了。

    青木有些懵逼。

    就这么走了?

    是无铭的威胁其作用了吗?

    “走吧!”

    无铭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走来。

    “等、等一下。”

    青木追上去,“无铭你知道该怎么走?难道你来过这里?”

    “没有?”他扫了青木一眼,“不懂得找个人问不就好了。”

    说着他停下脚步,用下巴指了指前方,“你看那里就有个人。”

    顺着他的目光青木看到几个打扮的流里流气,鼻子戴耳钉,手上拿着狼牙棒的人正朝他们的方向走来。他们的目标很明确,看样子是冲他们来的。

    因为之前已经见过了六米的高达青木在面对这些流氓打扮的正常人一点恐惧的感觉也没有,反而觉得他们的打扮很喜感。

    就在她捂着嘴巴在哪里偷笑的时候原本走在她旁边的无铭突然停了下来,站在了她的身后,青木不解的看向他。

    “无铭?”

    无铭一脸淡漠的看着他,双手抱胸的模样让青木很想揍他,结果他说出的话更欠揍。

    他说,“那些人交给你。”

    他扫了眼那几个流氓不急不缓的又补充了一遍,“给你两分钟应该够了吧。做不到的话说好的寿司就没有了。”

    “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