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一扇门的距离 第33章
作者:錵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金色的光芒和蓝色的光芒碰撞在了一起,冲击产生的气流几欲要将底下的人吹飞,尘土飞扬视野很快就被一片灰黄给替代。

    青木还站在原地维持着之前的动作她的视线定在某个方位,操纵着空间魔法的她可以让她在视线障碍的时候依旧能捕捉到敌人的位置。

    黄猿的位置和之前站得地方有些偏差,他没有想到青木会直接放出大招和她硬扛,被刮起的气流给推到了一边模样有些狼狈。不过也因为这样让她对青木有了大概得了解,尤其是他察觉到那道一直追随着他的视线。

    “真的是好可怕呐~”

    用极其缓慢的速度说着这话的黄猿他的速度与之相反的是非常的快,将身体化作光他能以光速进行移动。此刻他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朝着青木的方向袭来,虽然烟尘还未散去视野里还是一片模糊但是他凭借着自己丰富的经验捕捉到了那对盯着他的眼睛的主人的方位。

    一直在关注黄猿动作的青木不可能没有发现黄猿的动作,但是她还是一动也不动直到黄猿已经近在眼前,近到她都可以看到他太阳镜上的倒影。

    然后她给了近在咫尺的黄猿一个微笑。

    “没有用的……”她说。

    黄猿手中幻化出的天丛云剑已经砍在了她的脖子上。

    “这里……”

    天丛云像是砍空了一样穿过青木的脖子,黄猿顿时瞠大了眸子。

    青木突然抬手抓住黄猿握着天丛云剑的手,大喝一声身上的力量暴涨,她抓着黄猿的手臂将他整个人都拉了过来,然后青木将他的手拧到身后迫使他面部朝下,手上又是用力将他整个人都按到了地上。

    “轰”的一声重响,地面发出格拉格拉的悲鸣,裂纹从脚下的地面向外蔓延开去。

    “……这里已经是我的范围了。”

    青木这才把之前被打断的话给接上,“大叔,这个教训就是告诉你要听人把话说完。”

    极乐净土是青木用魔力圈出一个结界,在这个结界范围内青木的不管是速度还是攻击都成倍的增长,任何攻击对她都是无效的,敌人则相反。换一句话说,只要她处在这个结界内那么她就是无敌的。

    事实上,之前青木放出的是两个魔法,一个就是这个名叫极乐净土的结界,还有一个就是能将一切攻击在一瞬间扭曲吸收的魔法,因为是同时放出的所以没有人发现,也因为要同时施展两个魔法青木才会调用体内那么多的魔力。

    ——似乎是把无铭吓到了,晚点再跟他解释吧。

    这么想着青木看向了无铭他们所在的方位。

    烟尘渐渐散去,一直处在外围的无铭和索隆终于看到了里面的场景。

    蓝发的少女将一个人高马大的汉子压在地上,地板被她按的硬是深陷进去。

    无铭:……

    索隆:……

    “喂!我说那家伙真的不是你女人吗?”

    索隆脸上的表情非常怪异,看着无铭的目光仿佛他刚刚从火里逃生一样。

    “这个女人……谁要娶了她以后还不整天被家/暴?”

    只是这一小会的时间索隆已经见识到了青木的力量,并且深深的烙印在脑海里。

    ——这个女人绝对不能惹,否则自己什么时候脑袋被她捏爆了也不知道。

    对索隆说的话一无所知的青木还在激动的跟他们挥手,“喂!你们两个没事吧!你快看哪看我把大叔……什——!!”

    什么叫大意失荆州青木就是个典型的例子。

    在她以为已经完全制服对方并且想要炫耀一下的时候,原本在她手上毫无动静的黄猿突然有了动作。他的身上突然乍开一道光芒,金色的光芒刺得离他最近的青木眼睛疼,她下意识的眯起眼睛并伸手去挡,虽然她手上的力道并没有放松,但是黄猿是什么人,这一点点的破绽已经足够他挣脱了。

    ——前提是他有被困住的话。

    因为青木一瞬间的松懈不仅让黄猿逃脱靠她魔力维持的结界也被破了,这个对青木极度有利的结界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被黄猿轻轻松松的给破掉了,不过就算没有黄猿青木维持极乐净土的时间也差不多了。

    “呀~好可怕好可怕!使出这么可怕的力量小姑娘你这是开了挂吗?还有你那奇怪的能力……”

    一挣开束缚黄猿就心有余悸的说到,只是他那漫不经心的表情实在没有什么可信度?

    青木迎上黄猿探究的目光,见他一脸轻松的模样知道他刚才被困完全是在演戏,青木的眉头皱了皱,表情和之前跟无铭他们打招呼的时候有着天壤之别。

    “真是过分呐!这么大一个人了竟然还演戏骗小孩子,会把小孩子教坏的哦!”

    转眼之间变脸的青木笑眯眯的对黄猿说。

    “哦?哪里有什么小孩子,作为长辈我平时可是都有以身作则的。”

    “是吗?”青木拖长了音,脸上和笑容更深,她忽然朝黄猿挥出一剑,“那就好好的站在那里不要动!”

    青木的剑挥的突然但是黄猿却好像提前猜到了一样,一个翻身跳跃躲了过去。末了还有闲情逸致挑拨两句,“好可怕~突然袭击什么的!”

    站稳之后黄猿一改之前漫不经心的模样,“游戏的时间也差不多了,接下来就让我们进入正题吧。”

    这么说着他突然用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快的速度冲了过来。

    ——虽然知道他保存了实力,但这水放的未免也太多了!

    青木只是愣了一瞬就反应过来了自己的处境。之前耗费的魔力太多现在已经所剩无几,但是尽管如此青木也不想认输。她开始调用身上所剩无几的魔力,身上的魔术通道被尽数打开,纯粹的魔力化作点点蓝光从她身上逸散出来。

    在这个情况下如果还有战胜黄猿的办法青木只想到了一个。

    她握紧了手中的剑,心中做了一个决定。

    ——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啊!

    身上的荧光透过握着剑的手蔓延到了剑身,雪白的剑刃被蓝光给覆盖,荧光闪闪宛如月下平静的湖泊。青木的手动了动,原本平静的湖面上荡漾着层层涟漪。

    她维持着举剑的姿势,目光锁定着朝他飞来黄猿,看样子是想正面和他对招。

    “喂喂喂!这很不妙的吧!就算她摆的姿势在好看也改变不了她是初学者这个事实,你也看到了吧她根本就是被那海军当猴子耍,就算这样你也打算袖手旁观吗?”

    索隆已经看不下去了,他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多亏了青木的治疗魔法他现在感觉已经好多了。让女人上前帮他挡驾本来就不是他的风格,他要凭自己的力量打败敌人,他可是和路飞约定过的,不会再输给任何人!

    一直沉默的无铭在听了索隆的话之后本来就黑的脸更黑了,金属色的眸子斜睨着索隆,“你以为我在这里是谁害的?”

    无铭的语调比以往还要冰冷,“不要太自以为是了,如果不是因为她命令我在魔力失效之前待在这里你以为我会在这里听你废话吗?”

    她也许不是有意,但是因为契约的缘故,青木的这句话对他有着束缚的作用,带着力量的话就像一句绳索将他拴在了这里。无铭虽然一直没有动作但是他一直关注着青木那边的情况,那家伙在危机关头掉链子的情况和某人简直有一拼,所以他没有办法掉以轻心。

    青木施加在索隆身上的治愈魔法是有时效的,他不知道会持续多久,但是以青木现在的魔力存量就算这是个持久性的魔法也会因为她魔力耗尽而被迫中断,无铭就是在等这个时候!

    “不要轻举妄动,葵可没有命令我不准杀了你。”他投了一个带着杀意的眼神过去。

    原本要有动作的索隆被无铭的眼神给震慑到了,他维持着拿刀的动作愣在了原地。

    ——这个人他……

    和无铭担心的一样青木果然在关键的时候掉链子了!

    在距离青木只有几米远的黄猿手上发出了金光,“天丛云剑!”

    和索隆一样黄猿也看出了青木在剑术上是初学者,但是这个初学者有着惊人的学习能力。在之前的交手中她一开始落于下风只能一味的抵挡,但是慢慢的她跟上了他的步伐,竟然可以有模有样的和他对上两招,最后甚至还放出了力量和他差不多的大招。多么惊人的学习能力和适应力,如果不是他用见闻色察觉到提前有了防备,恐怕他真得在一个小丫头手里翻车。

    有了之前交手的经验,黄猿决定速战速决,拖拖拉拉的反而会令他陷入尴尬的境地。他看着摆出正面迎击姿态的青木突然觉得有些惋惜,这家伙如果是海军的话一定会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摆出迎战姿势的青木见黄猿迫近一直按兵不动的她终于动了,她将剑身压下湖蓝色的剑身因为她的动作而泛起了涟漪,身体下压似乎是在蓄力然后她像一柄疾驰的箭飞奔了出去,看样子比起迎击她选择了主动出击。

    黄猿对青木的勇气赞赏有加,但是他是不会为了这点赞赏而手下留情的。

    然后……

    然后,他就看到摆好架势气势汹汹朝他冲过来的青木因为不小心被地上的石头绊了一跤摔倒了!

    “卧槽……疼死了!”

    这一摔把青木所有的气势都摔没了,再一次被传染了幸运e的青木抱着自己的膝盖疼得直掉眼泪。不过很快她就连掉眼泪的时间也没有了——黄猿已经到了她的跟前。

    因为这个变故而一时岔开了注意力的青木很快就反应过来自己的处境,更糟糕的是,这一摔将她之前储存的准备对付黄猿的魔力给摔没了。

    “等、等一下!这回不算我们重来。”

    摔坐在地上的青木根本连站起来的时间也没有,而黄猿已经毫不留情的举起了天丛云剑。

    “你以为这是在游戏吗?小姑娘~”

    看着那泛着金光的天丛云剑青木一点要躲闪的意思也没有,蓝眸圆瞪,此刻的她脑海里闪过一句话——果然皮卡皮卡金闪闪的东西最讨厌了。

    “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响起,波及的范围之广可以看出黄猿是没有丝毫的手下留情。

    不过给予青木重击的黄猿脸上并没有出现重创敌人时的喜悦,他绷着脸,眼镜下的眼睛微微眯了,脸上露出了少有的严肃表情。

    刚刚那一击他并没有打到人的实感。

    “被跑掉了吗?”

    话刚说完他便感到一股杀死,赤/裸裸的毫不掩饰地直逼而来。

    烟尘之中有亮光一闪而过,他瞠了瞠眼下一秒铺天盖地的武器直扑而来,他暗叫一声不好急忙令自己元素化,原本正中他的武器无一例外不是穿透他砸到了地上。

    “啧!真是令人讨厌的能力。”

    不爽的声音来自黄猿身后,紧接着又是一击,不过依旧还是没有伤到他就是了。

    “你这样不行的无铭,这家伙是光,物理攻击是没有用的,要把他关起来打。”

    少女充满活力的声音来自无铭身侧,冲忙之间被夹在腋下的青木见无铭直接用刀去砍忍不住出声提醒道。已经和黄猿交手数次的青木已经大致摸清楚了黄猿的套路,想要将个中诀窍告诉无铭,只是这时候正怒气上头的无铭根本没打算听就是了。

    “你给我闭嘴!”

    他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差点嗝屁掉的家伙没资格对我说教。”

    “……”

    面对生气的无铭青木乖觉的选择了沉默,只是他的好心被人当做驴肝肺难免有些不满,她撇撇嘴用非常小声的声音嘀咕了一句。

    “这家伙到底在生什么气啊!”

    “……”距离近而且耳朵很灵的无铭听到了。

    生生了气?

    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毫无所觉啊!刚才如果不是因为她那荒谬的一摔把魔力摔没了,以至于施加在索隆身上的魔力消失,他根本来不及救他。

    ……真的很想直接把这个女人剁得碎碎的,眼不见为净,省的他每天都肝火旺盛。

    这么想着无铭直接手一松把青木丢到了地上,继膝盖之后青木的屁股也受到了重创。

    “不想死就给我滚一边去。”无铭语气恶劣的说。

    青木站起来揉了揉被摔疼的屁股,知道这个别扭的男人是在用他自己的方法保护她,她一句抱怨的话也没有说听话的走到了一边。

    一走远她就开始手舞足蹈的大声嚷嚷,“不要直接砍,没有用的!”

    无铭听到的时候不耐的啧了一声,倒是黄猿忍不住笑出声来,“真是个充满活力的小姑娘。”

    无铭不以为意,“哼!一个上不了台面的黄毛丫头而已。”

    “哦?是吗?我看你很护着她嘛。”

    “虽然不成气,但她怎么说也是我的r。不过这就是我的事了,没有必要跟你一个外人讲。”

    “那还真是可惜呢~我还想劝你们加入海军,那个小姑娘不是说要做正义的使者吗?”

    听到黄猿的这句话无铭一直面无表情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裂缝,他暗地里磨了磨牙,会说出这种话的青木不用想也知道她一定是知道了他生前的事。

    契约成立之后主人偶尔可以梦见英灵的生前,而英灵也可以见到主人的经历,关于这个他就不止一次梦到青木小时候的事。他的生平也不是什么秘密也没有想要隐藏的意思,所以就算青木知道了也没有什么。真正令他感到生气的是,之前他问她这件事的时候她竟然还说不知道,这个小骗子!

    “这个也是我们自己的事,无需你担心。”无铭冷声道。

    “哦?”

    黄猿若有所思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和青木不同,这个男人简直可以用无懈可击来形容,不管是魄力还是实力也都有可圈可点的地方。

    “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把罗罗诺亚·索隆交给我我就不为难你们。”

    这么说着他的目光看向了因为中断了治疗而再次倒地的索隆。突然他的视野里有一个人插/了进来,双手叉腰,气呼呼的鼓着腮帮子,然后双手在胸前交叉,笔了个x的姿势。

    黄猿:……

    无铭也看到了,“看来我的r并没有改变主意。”

    “真是让人为难啊!”

    说着这话的黄猿脸上并没有出现任何可以称之为“为难”的表情。

    无铭冷静的和他周旋着,他不仅要提防着他的攻击,还要防备他突然偷袭他身后的人,真是一点也不敢放松。

    黄猿也是老油条了哪里能不知道无铭在想什么,他只是没有想到这个男人会把他防得这么滴水不漏而已。

    不过……

    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唔?你还想在旁边看戏看到什么时候。”黄猿突然开口道。

    他突然间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让无铭摸不着头脑,倒是青木在她说出这句话之后很快就察觉到了。

    “无铭,小心后面!”

    不过已经晚了!

    她的话音刚落一个黑影就出现在无铭身后。有着惊人的身高,手上抱着一本书,他无声无息出现在无铭身后,有着熊的外型的男人俯视着底下的两个人。

    “我以为不需要我出场你就可以把他们摆平。”

    “不要这么说嘛~老夫也是要考虑很多东西的。”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被夹在中间的无铭顿感压力,他并没有察觉到这个人的靠近,如果不是青木的提醒他可能在毫无所知的情况下就被这人贴近。

    青木虽然发现了但是已经晚了一步,她的空间魔法确实可以用在探知感应方面,但是如果她没有特意去查探的话那么她便什么也发现不了。

    ——被摆了一道了。

    青木想要赶到无铭身边,她一动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那个高大的男人便朝她的方向瞄了一眼,然后下一秒他就已经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青木吃惊的瞠大了眼,好快的速度。

    “如果旅游的话,你想去哪里?”

    男人用低沉的声音询问道。

    “什……么?”

    因为对方出现的突然没有反应过来的青木傻愣愣的问了一句。

    “葵!”

    无铭没有想到那人会丢下他突然将目标转向青木,他的脸上闪过一丝慌乱想要往青木那边赶。

    “哦豆!”金光一闪黄猿已经挡在了他的面前,“不会让你过去的呦。”

    “你这家伙……”无铭咬牙切齿的看着他。

    另一边青木还在仰头看着这位之前还被她戏称为高达的人,虽然他戴着墨镜青木看不到他的眼睛,但是青木可以很肯定没有从他身上感到恶意。

    “巴索罗缪·熊那家伙是七武海,快逃!”

    索隆的声音让青木回过神,也让熊的注意力有了分散,他的目光从青木身上移开看向说话的索隆。

    “罗罗诺亚·索隆你还活着?”

    “你这混蛋……”

    索隆咬牙切齿的看着他,他这一身的伤还不是拜他所赐。

    “熊?”

    被叫到名字的熊小声的“嗯?”了一声侧过头,蓝发的少女若有所思的看着他。

    “真的是熊不是高达吗?”

    之前她明明看到他从手里放出激光的说。

    这么想着青木的目光便移到了他的手上,这一移正好看到熊举起了手。

    “你还没告诉我你想去哪里旅游。”

    他又将之前问的话重复了一遍。

    青木一脸茫然的看着他,现在是讨论去哪里旅游的时候吗?

    “你……”

    青木刚想让他让一让,她还想要去帮无铭对付黄猿,谁想熊突然一掌朝她拍来。

    “小心!”

    好在青木还算警觉在听到索隆的提醒之后就地一滚躲过了这一掌。

    青木之前所站的位置只留下一个巨大的脚印。

    “……”

    青木吃惊的看着地上的痕迹,要是她刚才没有躲开的话那她不是就被拍成肉饼了?还有这类似熊的脚印是怎么拍出来的?

    青木下意识的抖了抖,看着熊的目光也变得认真起来。

    “砰!轰——!”

    从另一边传来的声音让青木觉得不安,一直以来只要无铭出手解决敌人都是分分钟的事,像现在这样拖这么长时间之前都没有过。虽然也有对方不受物理攻击影响的缘故,但是拖得越久她越感到不安。

    和青木一样感到不安的还有无铭,就像青木所想的一样,物理攻击对黄猿没有用不管他怎么攻击都像打在光幕上。虽然他也想到用魔法,但是考虑到青木现在的魔力情况他又犹豫了。这一犹豫又被黄猿逮到了机会,接二连三的对他发起了猛烈的攻击,终于他一个疏忽被黄猿一个光速踢给踢飞了出去。

    “无铭!”

    那边的动静太大青木终于没有办法在冷静的和熊对峙,看到无铭被踢她下意识的就想跑到他身边。

    青木这边一分神那边一直没有动静的熊就有了动作,他做了一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抬手动作。

    担心无铭的情况急着往他那边赶的青木停下脚步,回过头,蓝色的眸子危险的眯着,声音是从未有过的冰冷。

    “不要妨碍我!”

    这么说着她的脚下亮起一道魔法阵,蓝色的魔法光芒出现在她的手上。

    “罗生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