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一扇门的距离 第34章
作者:錵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是水声!

    耳边传来非常有规律的哗哗声,青木喉咙动了动那里仿佛有一把火在烧一样。

    她想喝水!可是她现在根本动不了。

    大脑现在昏昏沉沉的,之前发生了什么?

    大脑暂停了工作的青木任由自己在意识的海洋里沉浮。

    话说回来还真是舒服呢!

    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令她不由想起小时候在赤司家的时候。

    因为父母经常出差青木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被寄养在赤司家的,赤司家的花园有个很大的草坪,小青木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抱着一本书躺在暖暖的草皮上闭目养神。赤司偶尔也会坐着,不过他的家教不允许他像青木那样毫无形象的躺在草坪上滚来滚去。

    “还要睡下去吗?”

    完成了自己训练课程的赤司看到青木睡得毫无形象的样子忍不住笑着道,“再不起来就变成猪了。”

    食指和拇指捏住女孩小巧的鼻子试图从梦中将她唤醒。

    “不要吵~正做着美梦呢~”

    她拍掉对方的手不满的嘟囔着,然后翻了个身试图留给对方一个后背。

    “好痛!”

    突如其来的疼痛令她清醒了一些。

    “喂喂!你身上还有伤,不要乱动啊!”

    青木倏地睁开了眼。

    ——怎么回事?刚刚那不是赤司的声音!

    青木一下子从混沌中清醒过来。

    天空是干净明亮的蓝色,周围是波光粼粼一眼望不到边的蔚蓝。她又看向自己身下,是木板!准确的说是一艘木制的帆船。

    她一脸茫然的眨了眨眼睛。

    ——这是哪!

    这么想着她又将目光看向这艘船上除了她以外唯一的活口——一个有着黑色头发,脸上长着雀斑,看上去比她年长几岁的少年。

    ——这……是谁?

    青木疑惑的歪了歪脑袋,突然她像是想起了什么非常激动的跳了起来,一脸紧张的四下张望着。

    “无铭?无铭呢?”

    她的反应有些大吓到了因为担心她而守在旁边的少年,见她一脸紧张的似乎在找什么,少年忍不住开口道,“无铭?是人的名字吗?对不起我只捡到你一个人。”

    少年的声音终于将青木的注意力给拉了回来,她一瞬不瞬的看着面前无辜的少年,眉头轻蹙,似乎在整理自己混乱的记忆。

    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迫使自己的记忆回笼。

    她和无铭一起去池袋吃寿司结果不小心空间转移的能力发动了,他们到了一个名叫香波地群岛的地方,那里海贼很多……是了,他们不小心卷进了海贼和海军的战斗……

    “我想起来了,那个金光闪闪的大叔和无铭打起来了,我想去帮忙结果被那个像高大的家伙挡住了。”

    一边是对无铭的担心,一边是对熊的阻拦感到火大的青木想也不想就一个魔法罗生门丢了过去。结果因为她之前耗费了太多的魔力,这个罗生门的魔法没能完成,倒是对方的熊掌一巴掌拍了下来。虽然魔力所剩无力但是青木还是试图用魔法抵挡一下,于是两个人的力量发生了碰撞……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她就不知道了。

    青木忍着身上的疼痛看了眼这艘简陋的帆船还有面前的少年,黑发的少年带着一顶橘色的帽子,上面装饰着难过和微笑这两个截然相反的表情图案,他的左臂上有由四个字母组成的刺青,他的身上只穿着一条黑色的短裤,露出身上完美的曲线和健美的肌肉。

    饶是已经见惯了沙滩泳裤、各种秀肌肉的汉子的青木在见到对方的时候也不由红了脸,她背过身去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衣服!衣服!快把衣服穿起来!”

    “啊!啊!”

    听到青木的叫喊少年似乎这才反应过来,比青木还要惊慌失措的在船上找起了不知道被自己丢到那个角落里的衣服。

    “啊!呀~真是失策了,竟然在女士面前失礼了。”

    一番鸡飞狗跳之后终于平静下来的两个人坐在船舱里开始了谈话。

    “哪里哪里!是我大惊小怪了,我应该先为你救了我的事道谢才对。”

    青木笑着说目光却扫过少年光溜溜的上身。

    尽管他已经非常努力的去找了,但是他一件衣服的影子也没有看到,所以少年目前还是只穿着一条黑色的短裤,不过看得久了青木也就习惯了。

    “啊哈哈哈!大概是挂在船杆上晒的时候被风吹走了……”见青木一致盯着他看少年不好意思的解释到。

    “是吗?那还真是倒霉呢。”

    两人对视一眼皆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再一次为你救了我的事表示感谢!请问这艘船是要驶向哪里?我要去找我的同伴不知道可不可以载我一程。”

    在战斗途中被敌人一掌拍飞什么的她实在不好意思说出来,不过她实在有些担心无铭,契约回路上传来的魔力非常微弱让她不得不往坏处想。

    青木原本以为她要费上一些口舌来劝说眼前这位少年,但是意外的他非常好说话。

    “没有问题!”

    他想也不想的就回答到,附带赠送一个爽朗的微笑。

    “啊!”少年像是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笑容僵了僵,“我忘了我把指针掉水里了,我已经在海上漫无目的的漂泊了四天的事。”

    说完少年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一脸歉意的看着青木。

    “……”

    真是……一个马虎大意的人啊!

    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吐槽才好。

    “那这几天你都吃什么?”

    青木现在和他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当然得关心一下在这艘船上的吃喝问题。

    “呀~食材都吃完了,这两天我都在钓鱼……啊!不用担心,这里的鱼很多的,有时候可以钓到海王类。”

    这么说着他吸了吸口水,好像眼前就是美味的烤鱼一样。

    他馋嘴的模样让青木想到平时看到吃的自己顿时觉得有些亲近,决定不追问少年大意丢了指针得事了。

    “说到钓鱼你就是我从海里钓上来的呢。”

    “嗯?”

    没有想到对方的话题会突然到她身上,青木愣了愣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还以为钓到一只大鱼结果是个人,拉上来的时候吓了我一跳。你怎么跑到海里去了?”

    少年说到一半突然回头问她,青木结结巴巴的半天回答不上来。

    被人拍到海里什么的实在太丢脸她说不出口。

    没有从青木那里得到回答少年疑惑了一下然后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然后语重心长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没有什么坎是过不去的,活着就是希望。”

    “……”

    青木囧囧地看着他,少年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已经把青木误会为自杀未遂的少年又安慰似的摸了摸她的头,“肚子饿了吗?我烤鱼给你吃。”

    “那就麻烦了!”

    青木笑着回答道。

    在吃这个问题上她向来是不会客气的。

    青木看着少年离去的背影突然想起一件事,“那个……不知道该怎么称呼……”

    “名字吗?”已经走到门口的少年听到青木的话回过头露出一个绚烂无比的微笑,“波特卡斯·d·艾斯,叫我艾斯就好了。”

    少年的身影慢慢消失在眼前,青木收起嘴角的笑容沉着冷静的思考了下她现在的处境,然后她伸手按下了戴在耳朵上的红宝石耳钉,那是之前科尔温交给她的用来联络用的。

    耀眼的红光一闪而过,慢慢的红光里出现一个身影,那个身影越来越清晰,终于完全显现了出来。

    烟雾缭绕,水汽氤氲。

    “嗯?”

    那边视乎发现了有人在看他发出了一声疑惑的声音,一回头看到青木顿时发出一声尖叫。

    “啊!你、你、你在看什么?”

    他一会蹲下,一会又用手去挡,目光慌乱。

    也不怪他会出现这个反应,应为青木出现的时机实在是太不巧了。

    他这会正在洗澡。

    “不用挡了,虽然我有打过偷看男澡堂的注意,不过我对小屁孩的身体没有兴趣。不过知道你真的有洗澡没有骗我,我这个主人还是很欣慰的。”

    科尔温知道她说的是之前怀疑他洗口水浴的事。

    他高傲的哼哼了两声,“这种事我需要骗你吗?”

    “好了我的喵大爷,你先穿好衣服,我这边有事跟你说。”

    “……我已经在穿了。”

    虽然一直在和青木说话但是科尔温手上一直没有停下来,在青木提醒她穿衣服的时候他已经穿好了,正在打领带。

    “呐?什么事?”

    真难得,这可是她第一次主动联系他。

    科尔温有些好奇的等着青木的回答,不过很快他就发现了一件事。

    “等等!怎么回事?你和emi……无铭那家伙……”差点又叫出真名的科尔温临时改口。

    “出了点意外我们失散了,我联系不上他。”

    “什么失散了……”

    科尔温有些激动的打断她,“我这边明明探查到你们在同一个时空,但是怎么搞的你们所在的时间轴不一样!”

    同一个世界不同时间轴……

    在他洗澡的时候他们两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

    “时间轴?”

    青木没有明白科尔温的意思愣愣的重复了一遍。

    那边科尔温比青木还要着急,见青木一脸懵懂还要充当老师给她讲解。

    “简单来说就是不同的时间点。比如十年前和十年后。”

    “你的意思是我和无铭之间相差了十年?”

    “我只是打个比方……啊!真是的要被你们急死了。”科尔温急得在那抓耳挠腮,看样子比谁都要担心这两个人的现状。

    看到不冷静的科尔温青木不知怎么的反而冷静了下来。

    “你那边能感应到无铭的情况吗?”

    她脸上的紧张已经消失不见,沉着冷静的模样让发科尔温都怀疑她根本没有担心过无铭的情况。

    他对上那对平静的蓝眸,沉默片刻然后无声的叹了口气,“具体情况我这边也不太清楚,不过似乎没有生命危险。”

    他毕竟没有和他们再同一个时空所以具体的情况他也没办法探查。

    “要我试着帮你联系一下他妈?”

    “不用!”

    青木拒绝了科尔温的建议。

    “我有一个更好的办法。”

    “更好的办法?”

    青木突然冲他露出一个微笑,科尔温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你……”

    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

    “不用担心。”青木还是一脸平静的模样。

    “只要我去死就好,不是你说的吗?只要我死了就可以回到原来的世界。”

    只要她死了,她和无铭就能回到原来的世界了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