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一扇门的距离 第40章
作者:錵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哒哒哒!”

    安静的空间里有脚步声由远及近,黑暗中有几个人抬起头看着传来脚步声的方向,他们身上伤痕累累,手脚都被锁链拷着,模样看上去狼狈但是他们脸上却没有一丝狼狈的表情。@樂@文@小@说|

    他们看着入口的方向表情不一,有好奇的、有幸灾乐祸的,也有无动于衷的。

    这里是位于伟大航路前段的深海大监狱,监狱内囚禁的都是重犯,深海大监狱如其名位于深海,周围有凶猛的海王类,里面阴森恐怖,有各种各种怪兽狱卒和监控电话虫,号称铜墙铁壁。海底监狱分为六层,每一层关押着不同类别的犯人,其中少为人知的第六层被称为无限地狱,里面关押的都是穷凶极恶的犯人。

    今天这个无限监狱来了一个新人。

    “年轻人,你没事吧!”

    看着被丢进来伤痕累累的人有着蓝色皮肤的男人有些担心的问到。

    他蓄着呼子,身材肥大,下颚露出两个大大的尖牙,身上穿着浴衣,不过因为之前入狱仪式的洗礼他的衣服已经脏乱不堪。

    他的担心换来的是对方冷漠的一瞥,被那对冰冷的眸子扫到他顿时什么话也说不出口了。

    被丢进来的这个人性别为男,有着一头银色的头发,黝黑的皮肤,身上穿着黑色的紧身衣,可以清晰的看到身上因为锻炼而凸起的肌肉。

    他吃力的从地上爬起来,找了一个墙角靠着,自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

    “还真是来了个狂妄的新人呢。”

    隔壁房间里传来嘲讽的声音,“甚平大概也就只有你会无动于衷了,如果是我早就把他撕成碎片了。”

    被叫做甚平的就是之前那个有着蓝色皮肤的男人,他的模样之所以和别人不一样那是因为她是鱼人的缘故,原本身为七武海的他因为某些原因被关进了这里。

    而刚才说话的是沙·克洛克达尔,身为前七武海的他被一个新人海贼打败,并被破坏了筹备好几年的计划,自己也被关在了这里。是个本性卑鄙狠辣的人,对于他甚平根本不想理会。

    “不要随便跟老夫搭讪,老夫和你并不熟。”

    “不要那么无情嘛,怎么说以前我们也是同事。”

    甚平知道他说的是两人曾经都是七武海的事。

    甚平不在理他,像克洛克达尔这种人你越理他他就越嚣张。

    见甚平不理会自己他又去调戏新人,“喂!新人,不做一下自我介绍吗?”

    他的问话就像之前甚平的担心一样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克洛克达尔嘴角向上翘起露出一个残忍的微笑,“你这家伙……”

    如果不是因为海楼石的缘故他一定要把他吸干。

    “吵死了!”

    一直沉默不语的他终于开口说话了,比以往都要低沉沙哑的声音在这空间里回荡,那对毫无感情的眸子瞪着克洛克达尔,“再敢多说一句话我就撕烂你的嘴。”

    赤!裸裸的威胁让监狱里陷入一段诡异的沉默,然后爆发出一阵笑声。

    “就你?撕烂我的嘴?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他两手攀在监狱的栏杆上脸往外探,直到再也探不出去一分一毫,他脸上的表情非常恐怖,那是他生气的预兆。

    “你是谁我没兴趣知道。”银发的男人意外的强硬,他的身后突然凭空出现一排兵器,刀枪剑斧对着克洛克达尔的方向蓄势待发。

    “不过我知道你要是在多说一句话你就会死。”

    “什么?”

    这突然的变故吓了所有人一跳,谁也没有想到那个看上去虚弱不堪的男人会突然来这一招,而且这诡异的能力……

    “恶魔果实能力者?那些狱卒是干什么吃的。”

    被送入海底监狱的犯人如果有恶魔果实能力会被带上一种名叫海楼石的手铐,海楼石可以封印恶魔果实能力,也可以让使用者使不出力气,是对付能力者非常好用的道具。

    克洛克达尔咒骂的声音刚落男人的身后万箭齐发,对着克洛克达尔牢房的方向,一时间耳边传来的都是砰砰乓乓兵器碰撞的声音。

    震耳欲聋的声音终于惊动了外面的狱卒,不仅如此还引来了一个危险的人物。

    “这里这么回事?”

    随着狱卒进来的还有一个身形巨大背后长着一对类似蝙蝠翅膀的人,他一出现监狱里就有人捂住口鼻躲到了角落。

    “笨、笨蛋!不要到这里来。”

    “腹泻笨蛋不要到这里来!”

    监狱里一时间都是类似这样的声音。

    这个长相奇怪的家伙就是海底大监狱推进城的署长麦泽伦,是吃了毒毒果实的恶魔果实能力者,可以从身上释放出毒气,拥有处决推进城里任何一位犯人的权力与能力,是这里绝对的存在。

    他环视了眼监狱,犯人的表情有些奇怪,但是令他奇怪的是明明之前发出那么大的声音但是里面却什么异样也没有。

    “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有人想轰掉牢门逃狱。”

    他心有余悸的按着胸脯一脸被吓得不轻的模样,不一会他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噢”了一声,“这里是我的推进城怎么可能有人逃得出去。”

    这么说着他一改之前嬉笑的模样一脸凶狠的瞪着第六层不知为什么沉默的犯人们,“不管你们在做什么都别想从这里逃出去。”

    虽然这里看上去什么也没有发生,但是他能当上署长并不是因为吃了毒毒果实的原因。那边牢门上的划痕他可是看的一清二楚。这里的牢门都是用海楼石特制的,硬度是钻石的几十倍,能在这样的牢门上留下痕迹,不用猜这里刚才一定发生了什么,至于犯人……

    他将目光转向那个银发的男人,“不想被毒死的话就给我老实点,嗯?叫什么名字来着?无名?还真有人叫这么奇怪的名字……”

    他后面的话已经接近自言自语,不过他的话还是让这里的某个人一颤。

    这个名字……

    无铭缓缓的抬起头他的眼里毫不掩饰杀气,他勾了勾嘴角露出一抹轻蔑的微笑。

    “你可以试试看。”

    他是英灵,是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人。

    他并不惧怕死亡,死了也只是回到英灵殿而已。

    只是……

    如果就这么死了那家伙就又变成一个人了啊!

    在被黄猿和熊抓住送到监狱的这几天他就一直在重复做着青木小时候的梦,就算经过时间的洗礼已经练就一颗铁石心肠的无铭在面对那个被父母丢下孤零零躲在墙角哭泣的小女孩也没办法做到无动于衷,更何况他这几天一直在重复着这个梦,这让他不由有些担心是不是青木遇到了什么事。因为担心他试图逃狱过,结果被眼前这个家伙用毒放倒了。就算是英灵毒对他也并不是一点用也没有,也好在他是英灵他现在还能坐在这里而不是一命呜呼。

    就算因为中毒的关系他使不出力气不过他还是握紧了拳头。

    ——他一定要从这里出去!

    他那个胆小懦弱的r一定害怕的又躲在哪个角落里发抖了。

    “葵……”

    在麦哲伦离开之后他难掩心头的焦虑叫了一声这个名字。

    “咔啦!”他的身边响起了铁链被拉扯时的声音,一个陌生的声音在他身边响起。

    “葵?你是说青木葵吗?”

    没有想到会在这里听到这个名字的无铭突然抬起头朝着声源处看去。

    说话的是一个有着黑色头发的少年,裸着上半身,脖子上戴着一串红色的珠子,他的手脚被铁链锁着,正激动的朝他这边探着身子,脸上表情有些激动。

    无铭脸上的吃惊只是一闪而过,他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少年并没有回答他话的意思。

    见他没有反应少年看上去很焦急,“喂!你说话啊!无名?不是无铭吗!为什么你会在这里?葵呢?她在哪里?她的伤好点了吗?”

    听到这里无铭终于动了动,“她……受伤了?”

    “你不知道?”他似乎很惊讶,双眼瞪得圆圆的,“难道她没有去找你?”

    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脸挫败的以手扶额,“我真是笨蛋,我应该跟她一起的。”

    无铭蹙着眉从少年语无伦次的话语中整理出了有用的信息——青木带伤来找他结果音讯全无。

    这个消息对无铭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你什么时候见到她的。”

    他并没有见过这个少年,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在和他分开的时候认识的,如果知道了他们分别的地方他说不定……

    “什么时候……”少年似乎是没有想到无铭会问他这个他皱着眉想了想,然后用不确定的语气说,“……三年前??”

    无铭:“……”

    “咦!”

    这时候迟钝的少年才反应过来这时间上的差异。

    “噗嗤!”他突然笑了起来,“时间过得真快,一眨眼已经三年了。”

    想想那时候还真是开心呢!

    “很抱歉说了令你担心的话,葵她还好吗?”

    他看了着面前这个黑银白发的男人终于露出了入狱以来的第一抹微笑,“初次见面,我是艾斯,我从葵那里听了很多你的事,无铭君!”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从他眼中看到了敌意。

    “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没从青木那里听说过我。”

    也不管无铭有没有在听艾斯自顾自的说着。

    “我们可是约定了就算分开也会再见的。”

    真是令人怀念啊!

    他的目光变得遥远起来,眼前仿佛又看见那个有着干净笑容的少女。

    ——下次见面带她去见见老爹好了。

    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原本明亮的眸子瞬间又暗淡了下来。

    “现在的我……”他用低沉的有些沙哑的声音说,“现在的我已经没有办法在站在她身边了。”

    她就是阳光不是他这种黑暗的人可以触碰的。

    他抿着唇脸上的表情是那么的难过。

    “艾斯老弟……”

    甚平还是第一次看到艾斯露出这样的表情,就算被困在这推进城里他也只是露出痛苦悔恨的表情,以及担心老爹回来救他的焦虑,他想要安慰但是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而事实上他根本一头雾水,艾斯口中那个“葵”似乎是个女孩子的名字。难道是她和艾斯老弟一样都是白胡子海贼团的人?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无铭的声音在这个安静的牢房的显得非常的突兀,不过他的声音也让那两个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两个人回过神来,他们朝说话的无铭看去一脸疑惑。

    黑衣白发的英灵皱着眉,这让他那张看上去不善的脸看上去更加的不善,他冷冷撇了眼愁眉不展的艾斯用带着嫌弃实则非常无奈的语气说,“那个笨蛋如果会在乎这些的话我也会轻松很多,在她眼里你只是你而已。”

    用非常笃定的语气说完这话的无铭忍不住啧了一声,看着已经愣住的艾斯莫名其妙的有些烦躁。

    ——那个蠢货!趁着他不在又招惹了什么人了!等他逮到她一定不会轻易放过她。

    “哈嚏!”

    青木揉了揉鼻子试图缓解鼻子里的瘙痒感。

    “感冒了?”

    一个脑袋凑了过来一脸担心的问道。

    青木摇了摇头给了对方一个微笑,“大概是谁在说我坏话吧。”

    说着她又揉了揉鼻子,眼睛看着远方。

    “艾斯,不觉得人有点多吗?”

    她以手做扇子在自己脸上扇了扇,她都被挤出汗来了。

    艾斯有些好笑的看着她,“也不知道是谁说想来看比赛的。”

    “谁、谁说的?不是艾斯你吗?”

    艾斯咧着嘴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大方的把错揽到自己身上,“是呢就是我说的。”

    说的他像变魔术一样突然从背后拿出一个棉花糖递到青木面前,“作为赔偿我请你吃棉花糖。”

    这家伙……

    青木从他手上接过棉花糖却故作生气的把头扭到一边,“哼!别以为一个棉花糖就可以收买我。”

    “嗨嗨!”

    艾斯随口应着然后他又从身后掏出了一个糖罐子,讨好般的说,“这个听说很受这里女孩子的欢迎……”

    青木有些傻眼,“你的背后是百宝箱吗?”

    简直比她的空间魔法还管用。

    不过她很好奇他是什么时候去买这些东西的,明明一直都和她在一起。还有,他哪里来的钱?钱可是一直都在她这里。

    这个问题青木很快就有了答案。

    “找到了,糖果小偷!”

    一个大叔气喘吁吁的冲过来,手指着艾斯和青木的方向。他的一声大喊旁边的路人也将目光转向了他手指所指的方向。

    “诶?”

    青木左顾右盼,糖果小偷在哪里?

    青木还没反应过来手就被人抓住了,然后她就听到艾斯的声音——

    “牙败!被追上了,葵快跑!”

    青木:原来是你啊(〃>皿<)╯╘═╛

    艾斯拉着青木在拥挤的人潮里奔跑,他对于如何甩开追兵非常的有经验,三两下就把对方甩开了,看样子被人这样子追赶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我说……”青木双手撑在腿上气喘吁吁的说,“你就不能好好付一次钱吗?”

    之前有一次,他吃完饭后非常礼貌的跟店家道谢,然后下一秒突然将青木扛在肩上跑路了,被老板及伙计拿着锅碗瓢盆嚷嚷着“吃霸王餐的”追了半天,最后还是青木付了钱才把这件事给平息的。

    “哈哈!”回答青木的是黑发少年爽朗的笑声,“已经习惯了。”

    这是什么坏习惯!快点改了吧!

    青木非常不赞成的看着他。

    “你在这等着,我去把钱还给他。”还要好好道个歉。

    这么说着乖宝宝青木就要往回走,被艾斯一把抓住。

    “等一下,我也去。”

    “你去的话绝对会被臭骂一顿的吧。”

    看那大叔生气的样子说不准还会被暴打一顿。

    “你在这里等着我很快就回来。”

    “可是这里人这么多你怎么找。”

    “放心吧,我找得到。”

    这时候就是空间魔法派上用场的时候了。

    艾斯站在原地看着青木渐行渐远的身影,她的身影明明那么清晰但是不知为什么他总有种她和这里格格不入的感觉,有种随时都有可能消失的感觉。

    “应该没有问题吧。”

    想起之前青木在酒馆里一个人单挑五个海贼的事,艾斯稍稍放心了一些。

    然后……

    一分钟过去了……

    五分钟过去了……

    十分钟又过去了……

    十五分钟转眼又过去了……

    在等到第三十分钟的时候艾斯终于按耐不住了。

    “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他刚才就应该跟去的,就算她反对也要在背后偷偷跟着。

    那家伙身手确实不错,看上去很精明,而实际上那个家伙非常单纯,是那种非常好骗的类型。

    ——绝对是出事了!

    做出这个判断以后艾斯就朝着青木之前离开的方向追了出去。

    就如艾斯所想的一样,青木确实遇到了点麻烦。

    她在和艾斯告别之后就用空间魔法锁定了之前追着他们的大叔,虽然和那个大叔不熟但是跑了这么久他多少对他的气息有些熟悉,想找到他并不是难事。

    青木在找到他的时候他正被几个流氓堵在小巷里,脸色苍白,因为害怕身体抖得跟筛子一样。

    青木本来是不想多管闲事的但是巷子里的人听到她的脚步声不约而同的看过来,尤其是那位大叔。明明之前追着他们的时候那么凶悍,这会看到她是热泪盈眶就差跪下来个。

    “救命……”

    “……”

    “救我qaq”

    -_-||大叔,一把年纪还卖萌,真是难为你了。

    青木自认为自己和某人不一样,不是那种见义勇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烂好人,发生在角落里的事她本来也可以当做什么也没有看见,什么也没有发生直接走人的,但是她想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离开走人有人还不让她走。

    不知什么时候绕到她背后的的男人伸手用力在她背后推了一下,将原本站在阳光底下的青木给推了进来,一瞬间从温暖的世界进去阴暗世界的青木忍不住一抖。

    被推进来的青木踉跄了一下才站稳,几个流氓嗤嗤的笑了起来。

    “看样子哥几个的运气不错,这娘们看着就像有钱人。”

    “这可是送上门来的大肥羊,哪里有可能放你走的道理。”

    这么说着那几个人便朝青木围了过来,脸上带着痞痞的微笑,有几个人已经开始摩拳擦掌,拳头按得咯咯作响试图威胁她。

    如果是以前青木也许还会被吓到,但是现在经历了那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的青木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胆小怯懦的人了,她在和海军三大将战斗的时候都没有感到害怕更不用说眼前这几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流氓了。

    见青木没有动那几人以为自己的恐吓起到了作用,笑得越发得意了。其中一人伸出一直手想要抓青木,“女人,你身上的衣服看上去不错啊,哥几个最近手头有点紧,连衣服也买不起,你给接济一点……纳尼!”

    用流里流气的语气说出这话的人并没能成功的碰到青木,那个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少女突然间避开他走到了他的身后,那个大叔所在的位置。

    她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钱塞进大叔手里,“不好意思让你追了这么久,这是欠你的钱。艾斯那家伙有点粗神经他并不是故意不付钱的还请你不要生他的气,我在这里代他像你道歉了。”

    这么说着她冲已经吓瘫的大叔鞠了一躬。

    大叔欲言又止的看着她,不停地跟她打眼色。

    现在是说这话的时候吗?你让你身后那几个家伙都冒火了!

    虽然很想这么喊出来但是因为太害怕了大叔只能看着青木欲言又止。

    “你这娘们,不要无视我们。”

    之前被青木躲开的那个男人试图再来抓青木,他的手堪堪要碰到青木肩膀的时候青木蹲了下来,恰巧躲过他伸过去的手。

    蹲下的青木看着大叔的脚眉头微微皱起,“大叔你受伤了?”

    不知道是之前追他们追得太急而摔倒的,还是之后被这几个流氓欺负的时候弄伤的,伤口看上去不深只是血没有止住看上去有些触目惊心。

    和她靠得近了大叔这才敢小声的提醒道,“小姑娘你就别管我了,快想办法离开。”

    青木抬眸看了他一眼,蓝色的眸子像一波湖水,让人不由平静下来,她冲他笑了笑,“不是大叔让我救你的吗?”

    他懊恼地摇了摇头,“是我老糊涂了,不该拖你下水。”

    “你们叽叽咕咕的在说什么。”

    锲而不舍的男人再一次试图抓住青木,他站在青木身后处于她死角的位置,想要从后面锁住她的喉咙,结果青木头一偏躲过了。他不死心的再来,再躲过。之后不管他怎么出手愣是没有碰到青木一下。

    那男人突然站在原地不动了。

    如果说一次两次那还可以说是偶然,但是一直都是这样的话那就不得不考虑另一种原因。

    ——这个女人不是一般人!

    得出这个结论的时候那个像是预知到她行动的女人突然间回过头,眉头轻蹙用那对蓝色的眸子异常平静的看着他。

    “我说,你有点吵啊!”

    她的声音非常清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觉得背后发凉。

    她的手上浮现出一道蓝光,“不想被我送走的话就给我安静一点。”

    这么说着她又回过身去用魔法给大叔疗伤。

    那诡异的蓝光让大叔下意识的想退缩结果青木手在他腿上用力一按,之后不管他怎么挣扎都没办法移动分毫。

    “不用怕,我在给你疗伤。”青木轻声说道,见他安静下来又接着问到,“你家在哪里,需要我送你回家吗?”

    大叔没有说话,他看着自己腿上快速愈合的伤口已经吃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这个是……”

    “啊!一点小花招而已不用在意。”

    青木没有解释,她会魔法的事不能跟其他人说,如果可以的话也不能在外人面前使用魔法。不过这个世界有恶魔果实这种神奇的东西,有着奇怪能力的人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恶魔果实能力者?”大叔一脸吃惊的说。

    这个美丽的误会青木没有去解释。

    “恶魔果实能力者?!”

    意外的是,那几个流氓在听到青木是恶魔果实能力者之后脸色一变,面面相窥面露俱色,有几个人甚至开始后退。

    青木没有理会他们,她专心的替大叔疗伤,直到伤口恢复如初她才回头看他们。

    没有想到他们吓了一大跳,又和她保持了一段距离。

    虽然不明所以但是青木对这个结果很满意。

    她站起身,那几个人一脸戒备的看着她。

    她朝前走了一步,那几个人走往后退了一大步。

    她再走,他们再退。

    这一进一退的画面让青木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你们……”她揉了揉笑出来的眼泪,“我有那么可怕吗?”

    她确实不可怕,但是他们在恶魔果实能力者手上吃过亏,自然是有多远就躲多远。

    恶魔果实价值千金,但是这座岛上的居民却不喜欢这个贵重的果子。

    岛上流传着这样一句话——那是恶魔的果实!吃了会变成恶魔的。恶魔没有心,吃下果实的人最终也会变成无心的恶魔。

    这就是为什么这次奖品明明是恶魔果实但是当地参加的人却屈指可数的原因。

    毫发无损的离开巷子的青木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那几个流氓已经逃走了,虽然青木并不知道他们逃走的原因。

    再一次沐浴在阳光底下,感受着温暖的阳光青木嘴里发出了舒服的呻/吟,顺带还伸了一个懒腰。

    真是令人舒服的阳光,虽然光芒有些刺眼……

    就在青木放松身心感受阳光的时候一只手攀上了她的肩膀,她吓了一跳。

    “喂!”

    似曾相似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她愣了愣。

    ——不会吧!

    这个声音和脑海里那个讨厌的身影重叠在了一起青木颤巍巍的回过头。

    入眼是满目的金色,只有过一面之缘的金发红眸的男人正眯着眸子看她。

    “杂修!本王的时间是很宝贵的,快说找本王何事?”

    青木根本没有听他在说什么,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就拍开了他的手。

    身穿金色盔甲高傲的英雄王眉梢一挑怒瞪着面前的少女,“不要以为本王不敢动你,不过是个杂修。”

    这熟悉的称呼终于让青木回过神来,她一脸诧异的朝他吼道,“为什么你这个中二王会在这里!”

    身穿金色盔甲的金发红眸的男人愣了一下,目光下意识的在青木身上扫了一圈。

    “原来如此。”

    也不知道他从青木身上发现了什么,这位喜欢偷悦的中二病晚期患者脸上突然露出了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

    艾斯找到青木的时候她正和一个金发的男子在一起,她看上去很激动,指手画脚的不知道在说什么,一身休闲装的金发男人双手抱胸比红宝石还要瑰丽的眸子冷冷地盯着青木,他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了什么,青木连连摆手脸上露出苦恼的表情。她捂着脸似乎不想再见到面前那个男人。

    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他这边的目光金发男人的眸子往这边撇了一眼,嘴角露出一抹邪佞的微笑,他又说了什么,下一秒青木整个人都跳了起来,像是一只被踩到尾巴的猫咪张牙舞爪的就朝金发男人冲去。男人伸出一只手撑在她头上,任由青木怎么挣扎也没能碰到他一下。

    “你这家伙……”

    青木咬牙切齿的声音之后是金发男人高高在上的声音,“看在你还算有趣的份上本王就勉为其难的留在这里帮你好了。”

    “不用!”青木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脸上甚至还露出一抹类似嫌弃的表情,“我可养不起你这尊大佛!”

    她摆了摆手,“从哪里来给我回哪里去。真是的,怎么偏偏是你这家伙,我可没有忘记之前差点被捅成马蜂窝的事。话说回来到底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啊?空间错乱了吗?”

    男人饶有兴趣的看着青木碎碎念的样子脸上露出愉悦的表情。

    “你会自己回去吗?”

    对于这位突然间冒出来的金色英灵青木不要说好感了。如果不是因为不是他对手她早就毫不留情的把他先再了。不过虽然不待见但是介于对方的危险程度她也不能就这么把人丢着。

    怎么着也得先把人给送回去。

    不过这位高傲的英雄王不可能会听她的话。

    “哼!不要仗着本王对你的忍耐就以为可以命令本王。”

    “命令?”青木挑了挑眉,“你这家伙就算用令咒的话也不可能乖乖听话的吧。”

    “哦?”艳丽的红眸眯了眯,“看样子这时候的你已经知道了不少东西。”

    青木皱了皱眉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背脊有些发凉。

    “总之……”她揉了揉太阳穴,“这里不是你呆的地方,你的存在对这里的人来说太危险了。”

    吉尔伽美什还是那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他看着眼前这个不管什么时候都敢和他正面讨价还价的少女发出一声冷哼冰冷的眸子像一条蛇缠上青木的脖子。

    “本王为什么要听你的话。”

    青木张了张嘴想说什么结果在对方冰冷的眸子下又闭了嘴,她再一次以手捂面,“行!算你狠!”

    “葵!”

    艾斯一脸担心的走了过来,他先是看了眼金发的男人然后插!入他和青木之间,不着痕迹的将青木挡在自己身后。

    “艾斯?”

    看到艾斯青木这才想起自己这趟出来花了太多的时间。

    “对不起,突然间碰到一件棘手的事……”

    青木还想解释两句不过艾斯没有让她继续说下去。

    “钱还给那位大叔了吗?”

    “嗯?嗯!”青木点了点头,“还给他了。”

    “那就好。”艾斯回过头给了她一个微笑,然后牵起青木的手扭头就走,“那我们就走吧,不是说还要看比赛吗?”

    “诶?可是……”

    青木回头看吉尔伽美什。

    ——这个家伙的问题还没有解决。

    艾斯拉着她往前走根本连步也没停。

    “你之前不是说热吗?我在来的路上看到一个有卖冰淇淋的摊子。”

    “冰激凌!”

    青木的注意力立即被转移,“在哪里。”

    艾斯脸上的笑容非常灿烂,“就在前面一点。不止冰激凌,那边好像还有焦糖蛋糕,草莓布丁什么的。”

    青木双眼猛地一亮。

    ——好想吃。

    “快点!我们快点!”

    这一次换青木拉着艾斯了。

    至于吉尔伽美什已经完全被她抛到九霄云后了。

    “嗨嗨!”

    艾斯笑着应了一声然后脸上笑容一收趁着青木不注意扫了眼身后。

    就算人潮拥挤那个金发男人的身影也清晰可见,他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他露出了一抹意义不明的微笑。

    “真是有趣!”

    两人渐行渐远终于连影子也看不见。

    “那个faker不在真是可惜了。”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没有faker陪在身边的青木,就算如此也是胆量惊人,不过还是一如既往的少根筋。

    “我倒要看看一个人的你能做到什么程度。”

    这么说着他的身影慢慢化作点点金光最终消失不见。

    大街上当着来往的人流发生这么令人匪夷所思的一幕按理应该会引起骚动,但是大家却好像什么也没有看见一样依旧做着自己的事。只有埋头苦吃的蓝发少女像是察觉到了什么朝着某人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眼,眉头轻蹙然后继续埋头苦吃。

    “葵,刚刚那个人……”

    少有的艾斯看着面前的食物竟然没有食欲,他看着坐在他对面的少女忍不住开口问道。

    青木已经吃的差不多了,听到艾斯的话放下了即将塞进口中的蛋糕皱起了秀气的眉。

    “路人而已,跑过来搭讪的。”

    “……”

    很显然青木这随便诌的理由艾斯没有相信。

    “好吧!”

    对上艾斯少年一脸“我不相信,葵你怎么可以骗我”的表情青木选择了实话实说,“我和他之前见过一次,当时他想杀我所以我对他的印象非常不好。”

    不过令青木有些在意的是,从之前的对话里他似乎对她非常熟悉,就连她会空间转移的事他也知道。虽然还是一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模样,但是比之前好说话?没有动不动就朝她丢东西了,她提的意见虽然满脸嫌弃但是还是顺了他的意换下个那套引人注目的黄金盔甲,虽然那一口一个“杂修”实在让她想打人。

    她托着下巴想了又想,再三确定她只有那次误打误撞的时候和他见过一次。

    “想不明白!”

    青木舀了一大勺的冰淇淋进嘴里,冰冰冰冰的感觉让她立马把这烧脑的问题给丢到了一边。

    “总之,那家伙很危险,艾斯你见到他一定躲得远远的!”

    青木的警告言犹在耳,艾斯看着眼前的人不知怎么的就是没有办法按青木说得那样去做。

    在吃完甜点之后青木去了趟洗手间,也就是这一小会的时间那个金发的男人找上了他。

    明明什么话也没说,他一个眼神扫过来艾斯便觉得有一股无形的压力压在他身上。

    “明明是个丑陋不堪的金鱼竟然也试图攀上高贵的龙门。”

    用高高在上的语气说着这话的吉尔伽美什看着艾斯的目光就像在看路边的蝼蚁一样。

    “不管你怎么努力也是没办法触及到她的世界的,要不是那个人不在你以为你有可能站在她身边吗?你们注定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明明是那样好听的声音结果却说着令人讨厌的话,艾斯总算知道了青木讨厌他的理由。

    吉尔伽美什的话虽然听不懂但是艾斯多少明白他是在警告自己离青木远一点。

    “那又怎么样。”

    在听了吉尔伽美什的话后突然燃起一阵无名怒火的艾斯怒瞪着她,“你有什么资格做出这个决定,最后做决定的不是葵吗?而且我并没有奢望能一直在她身边,只要她需要我,不管在哪里我都会飞奔到她身边。支持她,鼓励她,让她能一直勇往直前。”

    这似曾相似的对话令英雄王发出一声轻啧,“还真是让本王听到了不爽的话。”

    他看着面前这个尚且稚嫩的少年,毫无畏惧的面庞、坚定的眼神令这位最古老的王对他产生了兴趣。

    “真是有趣。”他说,“既然这样那就让本王看看你有什么能力站在她身边好了。这个世界对她来说充满了危险。试着在世界手里保护她吧!让本王来验证你说的话。”

    这么说着他当着艾斯的面化作金光消失了。

    艾斯愣愣地看着这一幕,瞪大的眸子表示他受到了惊吓,不过很快她又反应过来对着吉尔伽美什消失的方向握紧了拳头。

    “就算你不说我也会这么做的。”

    青木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艾斯呆呆看着空气的一幕,她起先还有些疑惑不过她很快就感应到了空气中的异样波动。

    那个金皮卡……

    “艾斯!”比起生气青木更担心艾斯的安危,“你没事吧!”

    她双手抓着艾斯的肩膀,目光从上到下将他扫了一遍,手也从肩膀摸到胸口摸到腰一路往下想要查看一下他有没有哪里受伤。

    “葵……”

    被当众被女人上下其手就算是向来粗神经的艾斯脸也忍不住红了。

    “我没事!”

    “真的?”

    青木不相信,转而想用魔力在探测一遍。

    “真的没事。”

    艾斯抓住青木的手脸色温柔的说,“虽然说了很过分的话不过那个人没有把我怎么样。”

    “真的?”

    青木还是不相信,那个金皮卡转性了?要知道之前他可是动不动就万箭齐发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

    “那个人看上去很关心葵呢。”

    艾斯笑着说,不想青木猛打了一个哆嗦。

    “这是我今年听到的最冷的笑话了。”说着还搓了搓手臂试图将全体立正的鸡皮疙瘩给撸下去。

    “你是不知道他当初追着我打的样子……”说到这里她又抖了一下,然后像是不愿意想起更多的东西一样赌气般的把头扭到了一边,这孩子气的表现再一次让艾斯放柔了眉眼。

    “不说那个扫兴的家伙了”青木拉过艾斯的手往前走,“演武的时间快到了,我们要提前去抢个好位置。”

    艾斯任由自己被她托着走然后懒洋洋的说,“走慢点来得及的。”

    吉尔伽美什说这个世界对青木来说很危险,艾斯本来以为是骗他的,周围固然潜藏着危险但是青木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她可是赤手空拳降服了海王类的人。不仅如此,她还有着单枪匹马将五个大汉撂倒的实力。艾斯实在想不到有着如此强悍实力的青木什么对她来说才是危险。

    艾斯的疑惑很快就得到了答案。

    俗话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还有一句,人生总是充满意外,艾斯今天总算体会到了这两句话的真谛。

    和青木走在一起的艾斯总算是明白了那个金闪闪并不是危言耸听,这一路走来他发现青木对正对的挑衅应对自如,但是对背后的冷枪和陷阱却全然无知,不仅如此她还经常在关键时刻掉链子,要不是有艾斯帮衬着她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啊!”

    撇开战斗的时候就是走个路青木也不安生,这不,一个不注意被路人撞得掉到下水道里了,之前她还差点被突然掉下来的花盆砸到。

    艾斯扶了扶额,他怎么有种和路飞在一起的感觉。

    不!路飞可比她省心多了。

    “没事吧。”

    将青木拉起来的时候艾斯顺口慰问了一下。

    “并不好!”青木蹙着眉一脸疑惑,”怎么回事?从刚才开始就一直霉运不断。“

    有段时间没有碰到这个情况了,要知道之前遇到这情况是无铭刚刚来到她身边的时候,总不会无铭不在她还受到他幸运e的影响吧,这不符合科学依据。

    ……好吧,英灵的存在本来就不科学。

    说到英灵她又想到了某个中二王。

    “一定是因为那只金皮卡的缘故。”

    从甜点店出来以后她和艾斯就接二连三的遇到了别人的挑衅,这也没什么,现在这座岛上这在举行活动,形形□□的人都有,像海贼流氓这类的人并不再少数。这些人自然不会光明磊落的和你战斗,只知道正面肛的青木自然吃了不少苦头。

    “你只管对付面前的敌人,葵的背后就交给我好了。同样,我的背后也交给你了。”

    将后背全权交给对方的两人可以说是战无不胜。

    “话说回来,这些人是怎么回事?好像跟我们有仇一样。”

    在又一次撂倒了找事的人之后青木终于感到不对劲了。一次两次可以说是偶然,但是这接二连三的,街上这么多人不找偏偏找上他们,怎么想也不是偶然。

    她回头看向艾斯,“难道是艾斯你得罪了什么人?”

    “咦?怎么可能?”艾斯连连摆手。

    末了他像是想到了什么,“说起来之前葵去海军屯所的时候有人来找麻烦我把他们暴揍了一顿……应该不是因为这事吧。”

    “……”

    绝对是了。

    “真是个心胸狭隘的人啊!”艾斯走上前去揪起之前被他和青木合力打趴下的人的头发强迫他仰起头,“告诉我你背后的人是谁,不然我就把你这个脑袋拧下来。”

    周围的空气为之一滞,就连青木也因为艾斯这冰冷的不带一丝感情话而背脊一凉。

    “艾斯?”

    “开玩笑的!”

    只是转眼的功夫艾斯已经松开了那人的头发任由那人重新摔回地上,虽然他的脸上挂着微笑但是他那对黑色眸子依旧冰冷,只是背对着他的青木看不见罢了。

    虽然艾斯有意去找幕后主谋但是青木并不想惹麻烦,无奈艾斯只能把那帮人捆在一起丢在冷冰冰的巷子里。那时候沉浸在活动里的青木并不知道,就算她不想惹上麻烦但是麻烦还是会自动找上她。

    中午12点,一年一度的演武大赛在欢呼声中开幕了,在主办方的指引下青木和艾斯很顺利的占到了位置,正对着舞台是个视野绝佳的位置。

    “呀~~我只是想凑个热闹能抢到这么好的位置运气真是太好了。”

    青木手上抱着之前艾斯从大叔手上抢来的糖罐子,双眼发光一脸兴奋,像极了在电影院等待电影开场的小孩。

    艾斯看着她这幅天真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觉得自己像拐带小朋友的怪蜀黍。

    舞台主持人正在讲解比赛的规则和注意事项,还有关于这次的奖品。

    青木听得懵懵懂懂。

    “我之前就想问了,恶魔果实到底是什么。”

    她扭头问身边的少年,湛蓝的眸子里满是疑问。

    “听上去应该和水果差不多,可是一个水果卖到一亿是不是有些太夸张了。”

    被问到的艾斯挠了挠头露出了比她更迷茫的表情,“就算你这么问我……”

    “艾斯也不知道吗?”

    “那也不是……”

    因为有个吃了恶魔果实让人放心不下的弟弟艾斯曾经有段时间在调查恶魔果实的事,所以对恶魔果实的事并不像青木那样一无所知,不过他能查到的东西非常有限,毕竟那东西被称为“海上的秘宝”并不是那么轻易可以得到的东西,人们对它的描述大多都夸大了。

    “我只知道每个恶魔果实都拥有不同的能力,吃了以后就会获得强大的力量,不过吃了恶魔果实之后就会被大海厌弃变得没办法游泳,成为一只旱鸭子。”

    “强大的力量啊!”青木若有所思,“艾斯就没想过要获得这个力量吗?”

    “诶?”没有想到青木会这么问艾斯不由楞了一下,看到少女认真的表情他也不由认真起来。

    “力量啊!我想强大的力量是没有人会拒绝的吧!但是葵,我可是海贼,海贼若是不会游泳的话在这海上该如何生存。”

    说的好有道理。

    青木一脸惋惜的看了眼被当做奖品被高高放在舞台上的恶魔果实。

    艾斯伸手揉乱了她的头发,嘴角过着灿烂的微笑,“葵是在担心我吗?不用担心就算没有恶魔果实我也是很强的。”

    “啊!我的头发!青木哇哇叫着拍掉艾斯□□自己头发的手,她瞪了眼笑得非常灿烂的艾斯,“还真是会说啊!明明之前还是个弱鸡!”

    艾斯也不生气,在一次伸手在她头上乱揉一气,“那一直是葵你单方面这么认为的好不好。”

    “可是你也没有解释。我不管,都是艾斯的错。”

    说着她随手就把怀里的糖罐子丢给了艾斯然后生气的扭过头不理他。

    害她平白无故为他担那么多心。

    越想越觉得生气的青木单方面的决定不理他了。

    “好好好!都是我的错!喂~~葵~~~”

    不管艾斯怎么认错叫唤青木都没有在扭过头,第一次见识到什么叫做翻脸比翻书还快的艾斯这下犯了难,他挠了挠头又挠了挠头愣是也没有想到一个让青木消气的方法。

    他突然有些庆幸他有的是一个弟弟,如果他有一个妹妹的话他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招架。

    一筹莫展的艾斯顺手开了糖罐子剥了糖纸开始往嘴里塞糖。

    剥糖纸的沙沙声令青木的耳朵想猫咪一样动了动,当她意识到艾斯在做什么以后她猛地回过头一把抢过艾斯手里的糖罐子。

    “啊!艾斯你个混蛋,这是我的!”

    蓝色的眼睛怒瞪着手上拿着糖果还没来得及塞进嘴里的艾斯,后者一脸懵逼的看着她。

    ……只是一个糖果而已!

    “你这家伙刚才肯定在想‘只是一个糖果而已’对吧。”

    艾斯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

    他看着手上的糖果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只得拿无辜的眼神看着青木。

    青木以为他还想要自己的糖果,她把糖罐子抱得紧紧的。

    这家伙……

    艾斯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他手一拐将手上的糖果塞进了青木的嘴里。

    “放心吧,不会抢你的。”

    糖果甜美的香味一瞬间溢了满嘴,青木满足的眯了眯眼睛,那模样像极了一只餍足的猫咪。

    说起来这糖还是他买(偷)回来的。

    对上艾斯的笑脸青木轻咳一声,有些别扭的说,“看在糖果的份上就原谅你之前的欺瞒之罪好了。”

    嘴里含着糖果青木声音有些含糊不清不过艾斯还是听清了。

    艾斯脸上的笑容更大了。

    “那还真是多谢了!”

    说完他看了眼被青木当宝贝一样抱在怀里的糖罐子,“啊!你还要吃吗?我可以帮你剥。”

    “欸,可以吗?说实话我觉得剥糖纸有些麻烦呢,虽然糖纸五颜六色的很漂亮……”

    这么说着她非常大方的把糖罐子往艾斯怀里一塞,笑容满面的说,“那就拜托你了。”

    “小意思!”

    于是,在演武开始的前段时间这两人是在不断塞糖果中度过的,偶尔青木还会给艾斯嘴里塞一个。

    看着这两个你来我往的人周围的人脸上五颜六色非常的精彩!

    ——麻蛋!看个比赛还要被塞狗粮,还让不让人活了。

    而另一边,在距离演武场地不远的某个路灯上,金发红眸的王者看着地上聚集的人嘴角扬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

    好戏要上演了。

    ======罗里吧嗦錵树的小课堂======

    錵树:嗯咳!我是錵树,欢迎大家来到錵树的小课堂。今天我们要面对面授课的是我们的女主角好吃懒做除了记性好一无是处的青木葵!锵锵锵锵!有请我们的女主角。

    青木(盯着看):……总觉得刚才好像听到了什么侮辱我的话是我的错觉吗?

    錵树(笑):肯定是错觉啦!

    青木:话说回来这小课堂有什么用,论知识储量我可是比你多得多,还有在这里的说话的话你就不怕剧透?

    錵树:刚才你好像若无其事的鄙视了我的智商对吧。算了,不和你计较。你知道的东西或许是比我多但是我敢保证有样东西你肯定不懂。

    青木:哦?我说你可不可以不要露出这么得意的表情,看着很不爽。到底是什么?

    錵树:哼哼!

    錵树:不想听吗?和无铭有关哦~~~

    青木:…………

    原本想走人的青木听了这话又坐了下来。

    青木:我听着。

    錵树(得意的笑了笑):好吧我就不打哑谜了。你也知道的无铭是英灵……

    青木:我知道,下一个

    錵树(瞪了她一眼):闭嘴听我说完。

    青木摊了摊手:请开始你的表演。

    錵树:刚刚我们说到无铭是英灵,英灵降世依靠的是主人的魔力,也就是葵你的魔力。主人魔力的强弱会影响英灵的数值,对英灵的供魔就会产生影响,这时候就需要补魔。因为大家好像很关心这个问题所以我觉得有必要跟你恶补一下这方面的知识。

    青木:说完了?我可以说话了?

    錵树:(点了点头)

    青木:你说的我都知道,我又不是没给无铭补魔过。

    錵树(拍案而起):什么?!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混蛋那家伙竟然偷跑。

    青木:为什么你好像很吃惊,明明就是你自己写的。

    錵树(不明所以):什么?

    青木:就是在妖尾的时候啊!那时候我魔术回路还没有被打通,我买了很多魔法道具给他补魔。因为那时候花了好多积蓄,所以我记得很清楚。

    錵树(松了一口气):原来说的是这件事,吓死我了。

    青木:你以为我说的是什么。

    錵树:额、恩?啊!那个没什么。

    青木:不敢看着我的眼睛说嘛?算了,你的想法我也不想知道。你要说的事我也知道了那我可以离开了吧。

    錵树:等、等、等一下。我还没说完呢。

    青木:作者桑你好啰嗦啊!

    錵树:还不是因为你让人不省心!我说的补魔不是你说的那个!

    青木:那是什么?

    錵树:根据tm世界观的设定,魔术师的精夜是魔力的结晶,英灵可以通过吸收魔法师的□□来补充魔力,简单来说补魔就是□□的交换。你听明白了吗?

    青木(摸着下巴):…………原来如此!我知道了!

    錵树:那之前那么长的停顿是什么意思?你真的知道了吗?真的真的知道了吗?不要跟我比v的手势otz

    青木:知道啦!所以都说了作者桑你很啰嗦啊。

    錵树:你别忽悠我啊,下一章你就要……

    青木(突然抬手招呼):啊!无铭。

    錵树:∑( ̄□ ̄*|||

    无铭(脸色铁青):你在教我的r什么乱起八糟的东西。

    錵树:那个我……这个是……

    无铭:ofmysword……

    錵树:雅蠛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