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一扇门的距离 第41章
作者:錵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与精彩的演武比赛同时进行的是两伙人的火拼,值得庆幸的是岛上大多数的居民都去看比赛了,他们的战斗才没有伤到太多的人。

    至于两伙人突然打起来的原因是一个四四方方的箱子,在距离箱子不远的地方横七竖八的躺着好几个人,他们毫无生命迹象,看他们至死都想要护着那个箱子可见里面物品的重要程度。

    就算隔着一段距离这里还是能听到演武现场的欢呼声,那欣喜沸腾的声音成了这些人前往地狱的伴奏曲。

    “清理一下现场。”

    在确定在场除了自己人再没有一个活口以后一个疑似领头的人说到。

    “是!”

    立马就有人领命下去了,不一会那人又急匆匆的跑了进来,一脸慌张。

    “不好了老大,箱子里的东西不见了!”

    “什么?!”

    那人拍案而起,带着疤痕的脸令他的脸看上去非常狰狞。

    他用力的推开那个来报信的手下,大步朝外走去,“箱子是有谁负责的?处理了,我不想让无能的人在我手下工作。”

    男人冷厉狠绝的话令那手下一愣,知道问题严重性的他再一次匆忙的离开了。

    “哼!一群废物!”

    看着手下离开的背影男人冷声说道,他突然看了眼演武现场的方向,眉头轻蹙。

    另一边,演武会场!

    这边的比赛已经到了高/潮,眼前这场比试结束之后基本就已经定下了这期的冠亚季军,现场的气氛已经被炒得非常热闹,情绪高昂的观众激动的为参赛选手加油,汗流浃背、声嘶力竭。

    与此相反,原本兴致勃勃本该和这些人一样激动的青木却靠着艾斯的肩膀昏昏欲睡。

    “不想看了吗?”艾斯面带笑容的看着兴致缺缺的青木,这家伙态度转变的也太快了,也不知道之前迫不及待想要来凑热闹的是谁。

    青木先是捂着嘴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解决了昨晚那场偷袭之后她就没怎么睡,再加上她最近频繁的使用魔力体力和精神力有些没跟上,这会放松下来便觉得非常疲惫,周围热闹的声音在她听来就好像摇篮曲一样令她昏昏欲睡。

    “要是困的话我们就先回去好了,说实话看两个男人在那里战斗我也没什么兴趣。”

    青木揉着眼睛看了眼面带笑容的艾斯,“意外的会照顾人呢艾斯。”

    “没有办法家里有个让人操心的弟弟。”

    “有听你说过,是叫路飞吗?”

    “嗯嗯,你听我说路飞他啊……”

    一说到自己的那个弟弟艾斯就滔滔不绝停不下来了,看着他眉飞色舞的模样青木突然有些羡慕路飞,有一个这么爱他的哥哥。

    原本还有些犯困的青木这会听得非常认真,两人一前一后的挤开人群想按之前的计划先回旅馆休息。

    “快看有什么东西过来了。”

    在快要挤出去的时候突然有人指着天空这么喊了一句。

    这个声音很快就被现场的欢呼尖叫声给淹没了,但是站在他附近的人还是听到了,他们仰头朝着他指着的方向看去,他们看到一个圆圆的、黑黑的东西正朝他们这里飞过来。

    那个东西越来越近,带着一股难闻的地位,“啪”地一声掉到了地上,还滚了两下。

    它骨碌碌的在地上滚了一会,覆盖在表面的黑色物体因为碰撞被掀开露出这个东西的真面露——那是一个双眼瞪得圆圆的人头!

    大概是死前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他的眼睛瞪的非常圆,脸上的表情还维持着惊恐的表情,他就这么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离他最近的少女。

    青木并没有听到之前那人的叫喊,撤掉了空间探查魔法的她也没有发现有东西在接近,如果不是旁边有人推了她一把那颗人头可能就直接掉在了她身上。一股寒意从脚底弥漫到全身四肢百骸,她的身体在颤抖着,牙齿在打颤,挤压在喉咙里的恐惧即将破声而出。

    “葵!”

    艾斯在看清地上那是什么以后便试图去遮青木的眼睛,但是他显然慢了一步,青木已经全部看到了。

    “啊——!!”

    与此同时,同一个世界的另一个时间点。

    地点:海底大监狱推进城。

    在知道艾斯和青木相识以后无铭偶尔也会和艾斯说上两句话了,只是这家伙偶尔会说出一些让人火大的话所以后来无铭就不理他了。他维持着背靠墙壁双眼紧闭的动作很久了,牢房里也非常安静,巡查的狱卒兽刚刚离开,这里安静的连点根羽毛都听得见。

    突然原本一直闭着眼睛的无铭睁开了眼,不仅如此他还整个人从地上站了起来,脸上带着抹惊讶还有些不敢相信。

    “葵?”

    他一出声这个牢房里顿时就响起了第二个人的声音。

    “葵?葵怎么了?”

    艾斯见他神色不对顿时担心的问到。

    无铭没有理他,他又检查了一下他和青木链接的魔术回路,因为契约的关系他和青木就算隔得再远他也能感受到她的魔力波动,就算隔着条时间线他也能从魔术回路上魔力的波动猜出她现在的情况。但是就在刚才,他和青木的链接断开了。

    按理除非契约解除不然他不可能探查不到青木的魔力,但是现在他切切实实的没办法探查到了。

    出现这种情况以他的经验来猜测,有两种可能。一是因为他们距离的太远了。需要多远?同一个世界的话不管在那个角落他们都能感觉到彼此,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和青木在不同的世界。因为她“开门”的能力不小心走到其他世界也不是没有可能。

    而另一个可能就是——魔术师遭到了重创,身体和精神力没有办法给英灵提供魔力。

    心里隐隐的不安让无铭觉得第二种可能性更高,青木她现在一定遇到了什么。

    ——要快一点到她的身边才行!

    “喂喂喂!无铭君葵到底怎么了?不要无视我啊喂!”

    把铁链弄得哐当响的艾斯终于引起了无铭的注意,见他看过来艾斯又紧张的问到,“是葵出事了吗?”

    “似乎是这样。”

    他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彻底让艾斯的心悬了起来,见无铭还是那副对事事漠不关心的模样艾斯顿时觉得很生气,“你这家伙一点也不担心她吗?葵那家伙啊!那个傻丫头那时候为了能马上回到你身边可是连自杀这种蠢事都做过。可是你呢?你这样的对得起她吗?”

    “无路赛!”

    第一次从艾斯口中听说这事的无铭面无表情的脸上产生了一丝波动。

    自杀?还真是那个女人会想到的蠢办法。

    “我没说不救她。”但是他连她在哪里都找不到。

    他和青木的契约并不是正规的契约,没有通过圣杯也就没有所谓的令咒,如果有令咒的话,凭借令咒的力量不管青木在哪里她都可以呼唤他。

    他斜睨了眼神情激动的艾斯,淡淡道,“我现在感觉不到她的魔力,我们之间的联系断了,我身上储存的魔力也所剩无几,你有力气在哪里嚷嚷不如想下怎么帮我补魔。”

    补魔?

    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的艾斯头上冒出了问号。

    “那是什么?”

    “啧!”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无铭转过身背对着她。

    “跟你解释了也没用,你和我们毕竟是两个世界的人。”

    原本还想说什么的艾斯听到这话突然楞在了原地,他低下头双目微垂。

    ——这个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啊!从亲眼看着葵从我面前消失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啊!但是……尽管如此……如果可以的话还是想站在那个人身边。

    “等等!”

    试图做什么的无铭突然叫了一声,他蹙着眉,“这个魔力波动是……”

    话音刚落无铭的脚下就出现了一个蓝色的魔法阵,蓝色的光芒越来越盛终于将在场所有人都淹没,然后蓝光之中出现了一个纤细的身影……

    “啊——!!”

    凄厉的尖叫终于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在看到地上那个血淋淋的人头之后人群里接二连三的发出了尖叫,受惊害怕的人开始互相推攘惊慌失措的想要逃离这个地方。

    艾斯护着青木避开人群挤了出来,他看了眼混乱的人群目光担忧的看了眼被他护在怀里的少女,她双手交握在胸前身体还在颤抖。

    “葵!不要怕,有我在。”他用自己的手包住青木那只冰冷的手,试图用自己的体温驱散她的恐惧,“不要怕!不要怕!”

    不懂得如何安慰人的艾斯只能笨拙的重复着这两句话。

    ——啊!非常温暖的手掌!

    青木抬头看了眼艾斯,黑发少年收敛了一直挂在脸上看上去有些傻气的笑容,蹙着眉头一脸担心的看着她。

    她心头觉得一暖。

    “没事了。”她笑着说,“之前是突然间受到了惊吓这会已经没事了。”

    说起来她还真是一点也没有进步呢。之前被战场上的尸体吓得晕过去,这次又被一颗人头吓得动弹不得,明明经历了那么多事她却一点也没有成长起来。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艾斯再三确认青木脸上没有一丝勉强的神色这才稍稍放宽了心。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朋友之间互相关心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是呢,是我说错话了。”

    朋友啊!真好呢又交到了一个朋友。

    “话说回来……还真够乱的。”

    青木看了眼乱糟糟的人群,来看演武的人太多一时半会是没有办法全部离开的。

    艾斯看了眼外面决定还是暂时先不出去,“我们先在这里等一等……”

    “砰——砰——砰——”

    连着三声枪响将艾斯未说完的话打断,与此同时外面传来比之前还要凄绝的叫声,隐隐约约还有哭声和求饶声。

    “怎么回事?”青木探出一个脑袋看着之前传来枪声的方向眉头紧锁。

    刚刚那是枪声?

    这么想着前方又传来一声枪声,这一次原本往外挤的人突然扭头又往回跑,看样子是出了什么事?

    “杀人了!杀人了!海贼杀人了!”

    和一个人头的恐惧相比海贼的屠杀显然更让人感到害怕,有些人已经绝望的开始向神祷告。

    “葵不要探太出去小心被发现。”

    艾斯将青木的脑袋又按了回来,他和青木藏身的这个地方正好是一个倒塌了只剩下一半的仓库,里面的空间虽小但是足够他们两个人藏身,但是位置非常显眼如果不躲好的话很容易被人发现。

    “别动!”艾斯一手按在青木头顶不让她站起来,他偷偷朝外面看了一眼然后又迅速的缩回来,护着青木又往深处躲了。

    青木刚想问他怎么了艾斯就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另一只手的食指竖在自己唇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青木点了点头表示知道。

    几乎就是在同时青木听到了一阵整齐的脚步声,还有粗鲁的咒骂声,由远及近,然后在他们所在的仓库前停了下来。

    躲在仓库里的人不敢轻举妄动,就连呼吸也放慢了节奏。

    “全部给我抓起来一个也不许放过。”

    一声命令不远处便爆发出了更加惊恐的尖叫声,枪声哭声此起彼伏。

    青木抓着艾斯得手紧了紧,艾斯回头不能说话便用眼神安慰她,青木从他笑了笑表示自己没有关系。

    外面渐渐地安静下来了,隐约只听得到抽泣的声音。

    “老大,没有!”

    “什么?”勃然大怒的声音,“不是说肯定跑不了的吗?”

    然后是一阵拳打脚踢的声音。

    青木蹙了蹙眉,看样子这伙人是在找什么人,结果连累了无辜的人。

    青木祈祷着他们快点找到人离开。

    “那个女人是恶魔果实能力者会使用很奇怪的能力,是不是因为这样逃走了?”

    “很有可能。”

    “那女人打伤了我们这么多兄弟绝对不能放过他。”

    “老大,这个恶魔果实……”

    作为这次演武奖品的恶魔果实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了他们手上。

    “也好,那个没了正好拿这个补上,我也好跟上面交代。”那老大的语气已经好了很多,“去跟那些人说,谁能提供那个女人的线索我就放了谁。”

    有脚步声走远又走近。

    “老大这个人说见过照片里这个女人。”

    “是是是!我见过这个女人,刚才看比赛时她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和一个小哥在一起,关系很亲密还互相投食来着。”

    “知道她现在在哪吗?”

    “不知道,突然掉下一个人头大家都乱了……”

    又有脚步声传来,又一个知道线索的人被抓了过来。

    “我见过她,我见过她,她快被头砸到还是我推了她一把,我说真的……我说的是真的……”

    这两人显然吓得不轻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不过为什么总觉得他们说的那个人有些熟悉。

    青木疑惑的抬头正好看到艾斯看着她吃惊的脸。

    她猛然回过神,她瞪圆了双眼用手指指着自己的鼻尖。

    ——他们说的是我?

    艾斯点了点头。

    欸——!!

    青木眨了眨眼万般无奈的接受了这个事实,可是为什么?她在这个世界应该没有敌人才对,难道是因为她太招摇打架毫不手软的缘故?可是那也不是她挑起来的。觉得自己无比无辜的青木可怜巴巴的看着艾斯,艾斯只是冲她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不过青木的疑惑很快就解开了,因为她在一群陌生的声音里听到了熟悉的声音,说熟也没有那么熟,只是恰巧这个声音她在几小时前刚刚听过。

    “真是一场无聊的让本王都忍不住打哈欠的游戏,你们这么多人竟然连一个女人也找不到。”

    依旧是那种高高在上拽得没边的语气,这声音一出来青木就什么也明白了,她磨着牙就差冲上去掐那个家伙的脖子了。

    ——搞了这么半天原来是那个金皮卡搞得鬼。

    相比起青木的愤怒艾斯更多的还是惊讶,从之前那人跟他说的话实在想象不出他会是在背后捅刀子得人。艾斯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现在他们什么都不知道还是小心点好,他回过头想要劝青木冷静点,这事恐怕没他们想的那么简单。

    可是等他回过头哪里还有青木的身影!

    “咦?”

    不会是……

    他再一次将目光转到外面果不其然看到蓝发少女纤细的身影。

    艾斯忍不住捂脸——那个笨蛋!

    青木讨厌吉尔伽美什,非常的讨厌。

    至于原因……

    “性格恶劣,一口一个杂修,见面就亮武器,除了有副好皮囊实在没有可以让我看得上的地方。”

    以上摘自青木的原话。

    而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她被吉尔伽美什用王之财宝指着差点一命呜呼这件事,用通俗的话该说就是他被青木记恨上了。总而言之,意外记仇的青木和那位金色的英雄王相性非常不合。

    相反,吉尔伽美什倒是非常欣赏青木,她的能力非常有趣,虽然性格不讨喜但也不讨厌,不过这也是之后的事了,虽然样子没什么变化,但是眼前这个青木显然不是他熟识的那一个,不过看着她抓狂气愤又无可奈何的样子实在有趣,这可是他在那边看不到的。

    “终于舍得从洞里出来了吗?”

    瑰丽的红眸看了眼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女孩用习惯高高在上的口吻说到。

    “你这家伙!”

    青木铁青着脸上前两步径直走到他面前,她的气场太过于强大以至于这一路上都没有人拦她。

    她走到吉尔伽美什面前一把揪住他面前的衣襟,气势汹汹咬牙切齿的说,“你这家伙到底……呜哇你想干什么?”

    青木本来是想揪着衣襟把他提起来的,但是男女的差距摆在那里,比吉尔伽美什矮了许多的青木自然没可能将他提起,但是他却好像知道青木要干什么一样在青木抓住他的时候主动的弯下腰,将自己的脸往她面前凑,被突然放大的那张脸吓到的青木原来的气势一散惊慌失措的推开他自己也往后跳了一大步。

    ——这家伙搞什么吓死人了!

    重获自由的吉尔伽美什好似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整了整自己的衣服,眼角余光淡淡的从青木脸上扫过突然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不知道刚才那一幕被他看到会是什么反应呢。”

    “哈?”

    青木不明所以。

    “你不是想要回去吗?”

    吉尔伽美什显然没有再在这个话题说下去的意愿强制性的转移了话题。

    青木:“……”

    她有点不想理这个人了怎么办。

    吉尔伽美什才不管青木想什么,他双手抱胸用好似游戏般的口吻说,“只要你打败这些人本王就告诉你回去的办法。”

    回去的方法!

    她的身体猛得一震,这对青木来说确实是个非常大的诱惑,换做平时她肯定想也不想的就点头了,但是说出这话的人是那个阴晴不定的英雄王那她就要掂量掂量了。

    虽然对他的了解都来自自家守护神的记忆但是青木可以肯定他绝对不是那种会好心给予别人帮助的人,追求愉悦的他会想帮她也就是说……

    “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眯着蓝色的眼睛青木满是戒备的看着他。

    英雄王脸上露出了一丝名叫赞赏的表情。

    聪明的女人!

    这也是吉尔伽美什欣赏青木的一个地方,他喜欢和聪明人说话。

    “不讲清楚的话我是不会按着你的话去做的,让一个妙龄少女和一群浑身臭汗的男人扭打在一起,难道这符合王的审美吗?”毫不留情的甩给他一记嫌弃的眼神,那充满挑衅的话让旁边听的人都忍不住替他捏了把汗。

    “……”还是一如既往一张伶牙利嘴。

    不过……

    “哼!你的话早就过了妙龄少女的年纪了吧!”

    这是在嫌她老吗?

    “哼哼!总比某个说出’王享有初夜权’结果不知道死了多少年,连骨头灰都早不到的人年轻。”

    “……你是在愚弄本王吗?杂修。”

    “哦!你很有自知之明嘛。”

    惹怒王的代价很严重,就在吉尔加美什表现出怒意的时候他的身后就出现了一片金色的光幕,千奇百怪的兵器从光幕里探出头来,像一个好奇心旺盛的孩子好奇的看着底下的人。

    虽然之前见过一次但是青木还是在那一片耀眼的金色里楞了楞,更不用说看到吉尔伽美什动怒而跪到地上的海贼,他们看到金光闪闪的宝物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差点看呆了。”她揉了揉被刺痛的眼睛,用开玩笑般的语气道,“你宝库里的宝物随便拿到一个这辈子都不愁吃穿了吧。”

    “杂修,竟然还在肖想本王的财物。”

    他可没有忘记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就是某人偷偷摸摸躲在他的宝库里图谋不轨结果被他发现了。

    “喂喂!不要随便加上自己的想象啊,那次是意外,“门”不小心连上了而已,我对你那些金光闪闪的宝物没兴趣……”说完她又摸着下巴补充了一句,“……不过有宝贝不要白不要……哇我开玩笑的你别随便乱丢武器……”

    实在听不下去的吉尔伽美什下巴一抬身后的王财就像子弹一般射了出去。

    “不是吧!这样就生气了,说好的王的胸襟呢?”危机当前青木还有闲暇吐槽。

    没想到对面还很认真的回答了,“面对你不需要那东西。”

    “卧槽!”

    青木手上没有趁手的兵器没有办法将这些王财打落,无奈她只能用空间魔法将他们转移。

    她看着消失的王财嘴角抽了抽,“都是钱啊!”

    “不必觉得惋惜,只要你成为我的臣下,本王高兴了说不定会赏你几件。”

    “真是大方呢!但是怎么办呢?我不缺钱呢。”青木笑得天真而又烂漫,突然她嘴角的弧度收敛了几分,漂亮的眸子微微眯起,“比起这个我更想知道回去的办法,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告诉我呢?”

    看到青木身上的气势为之一变吉尔伽美什嘴角露出了一抹邪佞的微笑。

    “终于又把问题给绕回来了吗?果然不管哪个你都是那么让人好懂。”

    “不要说的好像我们很熟一样。”青木蹙着眉,这感觉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金色的英灵稍稍收敛了嘴角的微笑,“本王不是早就说了吗?只要你打败这些人。”

    “如果我不呢?”

    “就算你说不这些人也是会找上你的,你可是干掉了他们的兄弟,他们想找你报仇也是无可厚非的事。”

    青木看也不看那些人一眼,她一瞬不瞬的盯着吉尔伽美什,“你是在坑他们吧,明明知道我只要一出手他们肯定会输。”

    她这话一说立马就有人跳出来抗议,青木斜了他们一眼一个过去,之前还在大声嚷嚷的人立马就从原地消失了。

    “真是无趣。”

    他似乎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果,他可不知道青木还有这个能力。

    “打扰了本王的兴致你知道该当何罪吗?”

    吉尔伽美什那对比红宝石还要瑰丽的眸子越过青木落在某个建筑物的残骸上。

    青木悚然一惊试图用自己的身体去挡他的视线。

    “你想干什么?”

    与之前轻挑的声音不同青木的声音徒然冷了下来,“你还想把多少无辜的人牵连进来。”

    “现在是关心别人的时候吗?”

    他示意青木看自己身后,他的身后那些海贼已经摩拳擦掌举着武器向她靠近。

    “你……”

    青木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本王会在这里看你献上来的表演,努力的取悦本王吧。”

    看着他得意洋洋的样子青木险些吐出一口老血。

    “别得意,总要一天我要用火把你烧成灰。”

    气愤的青木显然已经忘记了某人已经死了的事实,就算把现世的他烧成灰他也只是回到了英灵殿而已,当然生气的青木更没有想到的是她随口说出了一句话竟然意外得到了回应。

    “咦?是在叫我吗?”

    突然响起的爽朗的声音令青木和吉尔伽美什俱是一愣,前者一脸茫然后者似乎想到了什么额上的青筋跳了跳。

    “谁?”

    这个声音为什么她觉得有些熟悉?青木试图和那个声音交谈没有想到还真的得到了回应。

    “这不是葵吗?”声音上扬了几个度看样子声音的主人很开心。

    ……这声音真的很熟!

    “怎么了又遇到麻烦了吗?啊咧?门怎么打不开?喂!葵你没事吧,葵?葵!!”

    这一次伴随着少年的声音传来的还有类似撞门的声音,大概是没有听到青木的回应撞门的声音更大了,声音听上去也十分焦急。

    “……纳兹?”

    青木不确定的叫了一声,叫完她有摇了摇头,“一定是我幻听了,纳兹怎么会在这里……”

    “幻听什么啊快把我从这里放出去。”又是撞门的声音。

    “啊!!不是幻听!”青木抱住了脑袋,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这才左顾右看试图找他的身影,“纳兹你在哪里?”

    “在哪里?你问我我问谁?这里不是你制造的空间通道吗?”

    “咦?”那是什么?

    “可是为什么门是锁着。”

    “门?”

    青木更加疑惑,纳兹说的门是哪个门?

    难道是那个?

    “切!”

    吉尔伽美什啧了啧舌,捣乱的人来了,一个大意忘了青木还有这个能力,不过看样子她还没有掌握这个能力,只要在这之前解决的话……

    “啊!我听到了那个金皮卡的声音!”

    那边传来了纳兹气急败坏的声音,“葵!快吧门打开。”

    “门……门……门……”

    青木在原地急得直打转,虽然这么说但是这里没有门啊!

    她快要哭了!真的会哭的!

    啊!

    在看到吉尔伽美什的时候她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王之财宝!”

    吉尔伽美什的宝具实际上是一把连向“黄金之都”的钥匙状的剑,手持钥匙的吉尔伽美什可以与宝物库的空间相连,可以自由地取出在其中的道具。那么于此同理她也可以为自己打造一个钥匙,连向纳兹的钥匙。

    ——也就只有那个了吧!

    见她突然间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吉尔伽美什顿觉不妙。

    “休想!”

    身后王之财宝涌现间不容发的朝青木的方向飞去。

    迎着那疾驰而来的兵刃青木抱住了自己的手臂,然后在她手臂的某个位置就发出了耀眼的蓝光,她又凭空画了一个圆,大声的喊到——

    “纳兹!我在这里!”

    话音刚落以青木为中心周围的温度突然升高了好几度,在她刚刚画圆的地方突然腾起一簇红色的火焰,最开始只是小小的一簇,慢慢的那火焰越来越大,像是一条巨大的火龙,火龙睁开眼发出了一声怒吼然后朝着吉尔伽美什的方向飞去,身上燃烧的火焰将原本打向青木的武器尽数打落。他的速度很快眨眼就到了吉尔伽美什身边然后……

    “火龙的——翼击!”

    一击之后火焰散去露出里面有着樱色头发的少年。

    “杂修!”

    虽然没有被打倒但是吉尔伽美什还是很生气,他看这个人不爽就想纳兹看他也不爽一样。

    “你这家伙又想伤害我们妖精尾巴的同伴吗?”说着他深吸了一口气,“火龙的咆哮!”

    这个招式是将火龙的火焰汇聚集于体内,再从肺部吐出强大的火龙之焰烧毁目标,被这招击中的目标不是被烧毁就是被烧伤。没有想到纳兹会这么快就来第二招的吉尔伽美什被这招打了个正着。

    “葵!你没事吧!”打完之后纳兹就朝青木跑去目光在她身上扫来扫去似乎在看她有没有受伤。

    久违的看到公会的同伴青木原本还想挤出两地眼泪的但是不知怎么的看到纳兹就哭不出来了。

    她擦去眼角的水渍,“我没事,纳兹你来的很及时他还没来得及做什么。”

    “那就好。”

    纳兹很夸张的松了一口气。

    “葵!”

    身后又传来一生呼唤,青木一回头就看到朝她跑过来的艾斯,跑的途中还顺带撂倒几个海贼,看样子这些海贼一直没打到她这边都是她的功劳。

    “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赶过来的艾斯一开口就说了和纳兹一样的话,就连动作也一模一样。

    青木笑了笑耐着性子又将之前的回答说了一遍。

    “那就好!那就好!”

    和非常夸张的松了一口气的纳兹不同艾斯看到青木没事只是摸着头一直在那傻笑。

    纳兹歪着头看了会这个陌生的男人,然后扭头问到,“葵?你的男朋友看上去怎么傻傻的。”

    “才、才、才不是你想的那样。”

    青木还没来得及开口解释艾斯就先红着脸大声的喊出来了,“我和葵还不是那个关系……”

    “哦!”

    艾斯还想解释可是纳兹显然已经接受了他的解释了。

    他眨眨眼,就这么简单就接受了。

    他将疑惑的目光看向青木,青木冲他笑了笑,“嘛~纳兹就是这样的人,你不要在意。”

    “……”他很在意。

    “我给你们做下介绍,这位是我公会的同伴,人称火龙,艾特利亚斯·纳兹多拉格尼尔。”说完他又换了一边,“这位是我在这边刚刚认识的可以交付后背的好友,波特卡斯·d·艾斯。”

    两位少年对视一眼。

    艾斯非常有礼貌的鞠躬问好:“初次见面,我是艾斯,请多关照”

    纳兹自来熟的搂住艾斯的肩膀,“原来是葵的朋友啊!葵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葵在这边受你照顾了。”

    “不不!是我受葵照顾了才对。”

    “你这家伙就不要客气了,葵我还不了解吗,她离开了无铭就是个生活完全无法自理的人……诶?说起来怎么没有看到……唔!有杀气!”

    原本还想说什么的纳兹立马切换到战斗形态,他看着传来杀气的方向眉头蹙起,“那家伙怎么还没死。”

    “可恶可恶可恶……”之前纳兹留下的火焰慢慢的熄灭一个人影从里面走了出来,退去了原来的休闲装换上战斗礼装的男人用愤怒的眸子看着那边的三人,“区区杂种……!!”

    “这家伙和无铭一样是英灵,用一般手段是杀不死的。”青木提醒到。

    “不好那家伙要亮宝具了!”看到吉尔伽美什的动作青木惊慌的喊道。

    天地乖离开辟之星,用冠以美索不达米亚神话中的神之名的剑——乖离剑ea将空间切断,是所谓能够“切裂世界”的剑。

    脑海里浮现出的关于吉尔伽美什的知识让他立马就知道了之后她将要面临的是什么,突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笑了起来。

    “原来是这样!我知道了!”

    青木开心的抓住了艾斯的肩膀,脸上挂着大大的微笑,“怪不得他之前会说那样的话。”

    吉尔伽美那家伙确实知道可以让她回去办法——他的乖离剑有切断空间的能力,也就是说他可以切开空间让她回到原来的世界。

    “原来如此!”纳兹一锤掌心表示自己也明白了。

    “那拖延时间就拜托你了,我要做点准备。”

    “我燃烧起来了。”

    这么说着他已经一步当千的冲了出去。

    青木看了纳兹那边一眼又跟艾斯说,“艾斯接下来这里可能很危险,我先送你离开。”

    这么说着艾斯的脚下出现了一道蓝色的魔法阵,艾斯愣了一下离开了魔法阵所在的地方。

    “艾斯?”青木疑惑不解的看着她。

    艾斯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可以让青木留在这里了,他叹了口气,“我不走,在看着你安全离开前我哪里也不去。”

    “艾斯……“

    艾斯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嘛~就算分开了难道就再也不能见面了吗?”

    青木点了点头,“嗯!”

    她看了眼纳兹那边,“纳兹那边也差不多到极限了……”眼看离别在即青木却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

    “能遇见艾斯真好!”

    “葵!”

    不远处传来纳兹的叫喊,吉尔伽美什已经解放了宝具,她伸手推了一下艾斯将他推远一些。

    ——魔术回路链接完毕!

    ——降落地点确定完毕!

    ——空间转移启动!

    “天地乖离开辟之星!”

    “再见了……”

    艾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