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一扇门的距离 第42章
作者:錵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蓝色的光芒一瞬间就照亮了这个第六层监狱的每个角落,这干净透彻的蓝让被关在这里永无出头之日的囚犯们想到了外面的蓝天、大海,还有怀揣着梦想出航的自己。因为这突然的蓝光而陷入自己过往回忆的囚犯都忘了去追究这蓝光的来源,沐浴在这蓝光里的他们脸上露出少有的平静安和的表情,任何一个人见到他们现在这个样子都不会相信他们是穷凶极恶的大坏人。

    “这个……”

    在场唯一还保有意识的大概也只有无铭了,他看上去很吃惊但是他又觉得没什么好吃惊的。如此干净澄澈有着洗涤人心力量的魔力毫无疑问是青木的,但是,她是什么时候拥有如此庞大的魔力的?他不在的这段时间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那家伙在哪里?

    蓝光之中隐约可以看到一个身影,有着千里眼优势的无铭就算再怎么努力的看也只看到一个影子,但是他不会认错的,那个人就是青木。她似乎在启动魔法阵,但是受到了干扰,一抹熟悉的、令他非常讨厌的金色占据了整个画面。

    “葵那家伙怎么会惹到那个人!”

    比起疑惑无铭现在更担心青木,不用想也知道她在那个金皮卡手上是占不到便宜的。

    吉尔伽美什……

    他默念着这个名字双手在身侧握成了拳,此时此刻在他面前的不过是影像他什么忙也帮不了。

    突然那个金发的男人回过头,似乎是察觉到有人在瞪着他,明明是影像却和无铭的视线对上了!

    ——aker!

    “轰!嘭——”

    双目圆瞪差点就要投影出干将莫邪的无铭被突然从天而降的一个黑影给砸到了。

    “啊啧啧啧!疼死我了!”

    被砸得整个人都贴到地上的无铭刚想跳起来揍人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不由一愣,暂时忘了起身的动作。

    他没有动倒是砸在他身上的人动了,她揉了揉屁股又活动了下四肢确定没有大碍之后这才拍着胸口松了口气。

    “吓死我了还以为要摔成肉饼了?”她露出一个劫后余生的微笑,“话说回来这里的地好软……啊!”

    脚才在她所谓的软软的地面踩了两下她的脚踝就被抓住了。

    “从我身上滚下来!”

    伴随着一声怒吼一股力道就将她从原来的地方拉开,她措手不及屁股在次受难扑通一声摔到了地上。

    这下摔得有些狠她在地上打了个滚干脆就坐着不起来了,她看着刚才毫不留情把她拉下来的人。

    “无铭?”

    她愣了一下然后突然跑过来开始扯他的头发,“疼不疼!”

    “……”

    无铭随手扯过她肩膀的一缕头发用实际行动来回答她。

    “你说呢?”

    “痛!”青木泪眼汪汪的看着她也不知道是真的被扯痛了还是因为高兴。

    无铭伸手在她头顶上摸了摸算是安慰。

    咦?

    青木抬头看了他一眼,总觉得今天的无铭有哪里不一样。

    “葵?”

    还未等青木研究出来无铭和平时有什么不一样一个熟悉的声音就吸引了青木的注意了,她循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

    “无铭你挡到我了往旁边让一让。”

    无铭站的位置正好挡住她的视线,他人高马大的青木推他又推不开只能出声抗议。

    无铭看着他,突然“啧”地一声让开了,脸上表情还有些不爽。

    青木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她所有的注意力就都被那个黑发少年给吸引了。

    “艾……斯……?”

    她不确定的叫了一声。

    之所以不确定那是因为眼前这个男人比她之前认识的那个艾斯看上去更成熟。不过想到之前科尔温说的时间线问题青木又恍然大悟了。

    她又认真的打量了他一眼,千真万确是艾斯!

    “艾斯!”青木很开心的跑过去,“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

    她想要过去给这位对她来说是刚刚分别但是对对方来说已经几年不见的朋友来个拥抱,然后他发现艾斯的手脚被比她胳膊还要粗的铁链锁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

    青木脸上的笑容一寸寸消失,眉头微蹙少有的露出了一丝怒容。

    艾斯没有回答她,她于是将询问的目光看向无铭,无铭亦是蹙着眉。

    “你自己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经无铭这么一提醒青木这才开始打量起周围,三面都是冰冷的石壁只有一个与外界相通的出口,而这唯一的出口被一根根铁柱子挡着,还挂了一把在青木看来有些老旧的锁。像这样的房间不止这里一个,在她视线范围内都是这样的格局,她立马猜到了这是哪里。

    “又是监狱!无铭你又做什么了?”

    拐带萝莉?欺骗良家少女?做赝品被人抓到了?

    “收起你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无铭黑着脸打断了青木的胡思乱想,凭他对她的了解她刚才一定又在背地里诽谤他了。

    “我是被那个海军和那个长得像熊的家伙送进来的。”说到这里无铭暗暗磨了磨牙。

    大将黄猿亲自送来的人他在这里可没少受到照顾。

    想到那两个棘手的家伙青木脸都皱到了一起,“打不过你不会跑吗?”

    说完青木像是想到了什么试探性的又补充了一句,“难道是……魔力不足?”

    白发的英灵闹别扭般的把头扭到了一边。

    原本他储存在身体里的魔力是足够他使用三天的,但是之前和那两个人的战斗消耗了太多的魔力,青木那边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和青木链接的魔术回路传来的魔力非常少,在没有绝对把握的情况下他只能按兵不动。

    看到他这个模样青木就什么也明白了。

    “在忍一忍,晚点回去给你补魔。”

    “……”

    “为什么会露出这种表情,我说错话了吗?”

    “不……”

    若无其事的转开头的无铭松了一口气,看她那一脸纯真的表情看样子还不知道那个补魔的方法。

    青木从无铭身上收回目光注意力再一次落在艾斯身上,赤果着上半身的艾斯身上可以看到被鞭笞过的痕迹,不仅如此他身上还有其他深浅不一的新旧伤口,她的目光从这些伤口上一一扫过然后她在她面前蹲下开始用治愈魔法替他疗伤。

    “是被海军抓到了吗?”

    艾斯的身体震了一下。

    “看来在我走后你很活跃嘛!连海军都盯上你了。”

    青木仰头给了她一个微笑,“怎么样,找到能够一起冒险的同伴了吗?”

    “……嗯!”他本来是有很多话要跟青木说的,但是在看到她的时候就只剩下这么一个字。

    青木看了他一眼,“是看到我太高兴了吗?要是以前艾斯勾着我的肩膀就嚷嚷着要喝酒庆祝一下……”

    “未成年不准喝酒!还有女孩子不要跟男人勾肩搭背!”

    冷不防□□来的一句话让青木将原本想说的话又吞了回去。

    她回头瞪了眼无铭,“你是老妈子吗?”

    “噗嗤!”

    一直沉默的艾斯突然笑了起来,青木疑惑的看着他。

    “无铭到这里也有好些天了,一直都不愿意搭理人,没想到一见到葵你就变身老妈子了,你们的关系真好。”

    让他有些羡慕呢。

    青木愣了愣立刻又接着道,“艾斯那是你误会了,无铭他只有在损我教训我的时候才会特别积极,其他时候就摆着张死人脸不理人。”

    用仿佛说悄悄话的语气跟艾斯说着这话的青木还时不时的用眼睛偷瞄无铭一眼,后者忍着额上突突直跳的青筋看样子随时有爆发的可能。

    这些艾斯都看在眼里。

    “好了。”

    帮艾斯处理了几个看上去比较严重的伤口青木抹了把头上的汗,她有些艰难的站起身目光从艾斯身上的铁链扫过。

    “艾斯,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走!”

    艾斯仰着头看着面前这位前一秒刚刚凭空掉下来的少女,时间似乎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痕迹,她的样子和三年前一模一样。

    熟悉的眸子!

    熟悉的笑容!

    熟悉的声音!

    她还是那个他熟悉的她!

    她在问他要不要一起走。

    “艾斯老弟!”甚平在一旁催促着,“你在犹豫什么?这个女人可以在警备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进到这里,那她也可以无声无息的离开。”

    是的,他知道她做得到。

    但是……

    “对不起……”

    他垂下了头。

    “艾……斯……老弟……”甚平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周围突然变得很安静只听得到艾斯身上锁链的声音。

    青木看了眼艾斯又看了眼她并不认识的甚平最后将询问的目光看向自家英灵,结果那家伙直接干脆的闭上了眼睛。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艾斯有艾斯的理由。”

    青木的话打断了这诡异的沉默。

    “葵,对不起……”黑发少年一脸歉意的说。

    青木摇了摇头,“我尊重你的选择!只是我希望我没有做下错误的决定,要是等我下次再来却见不到你我会很伤心的。”

    “葵……”

    艾斯还想说什么但是无铭已经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他淡淡的扫了眼艾斯然后将目光转向青木,眉头轻蹙,“走了!”

    青木抬头看了一眼,白发的英灵还是那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那我们就先走了。”她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咯咯的笑了,“一天之内跟同一个人告别两次这感觉真奇怪。”

    艾斯不明所以。

    “葵!”

    无铭再一次催促道。

    “知道了!”她懒洋洋的应了一声,“艾斯我走了,希望下一次见面就是你愿望成真的时候,我会献上我的祝福。”

    说完这句话青木的周围泛起了蓝光,脚下也出现了和三年前一模一样的魔法阵,和那次不同的是这次蓝光很快就消失了,同时消失的还有青木和无铭两个人。

    “竟然真的做到了!”

    以前一直在看戏和囚犯们这下沸腾了。

    “恶魔果实能力者?”他们实在无法理解这突然消失的原理只当她是恶魔果实能力者。

    “话说回来,那个眼神很凶的银发小哥不是也能使用奇怪的能力?”

    他们可还记得之前万箭齐发乒乒乓乓的一幕。

    “可是这里有海楼石……”

    这句话无疑推翻了他们之前的猜测。

    “不是恶魔果实能力者。”

    低沉的声音来自角落里一个囚犯,他若有所思的看着艾斯牢房的方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小丫头是魔法师吧!哼哼!今天算是长见识了,竟然让我见到了只在文献里记载的角色,真是托了你的福啊!”

    艾斯只是低着头不理他。

    “不过……”话锋一转他又无比惋惜的说,“不过那个小丫头——这个最后的魔法师大概也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这话成功引起了艾斯的注意,“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喂喂!火拳你没有发现吗?”

    这次说话的是艾斯对面一个牢房的囚犯。

    “那个小姑娘受伤了。”

    “什……”艾斯激动的挣扎起来,“她哪里受伤了?”他似乎是不相信他们的话转头去问甚平,“甚平,你告诉我。”

    “……在腰的位置”甚平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实话实说,“我本来是想提醒你的,但是那丫头……”

    甚平后面说了什么他已经都没有听进去了。

    青木的伤在腰部。

    三年前,本该被纳兹缠住的金发男人突然出现在青木身后在她背后捅了一刀,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也是在腰部。

    艾斯猛然瞠大了眼睛。

    那时候他不明白那个男人这话是什么意思,现在他懂了。

    三年前他眼睁睁看着受伤的她化作点点星光。

    三年后她近在眼前却对她受伤的事毫无所觉!

    ——我到底都做了什么啊!!

    另一边……

    “痛痛痛痛!痛死了我了!”

    在离开海底大监狱以后青木像是终于忍不住一样高声痛哭起来,她原本是想瞬移到香波地群岛的,在这个世界里她目前踏足的也只有那个地方,但是今天不知道抽了什么疯,她一个瞬间移动直接瞬移回了自己的世界,看到自己的大床青木想也不想的就扑了上去哇哇哇地直叫痛,那涕泪横流的模样让旁边想去查看一下的无铭想就这么当做不认识离开。

    在看到青木腰侧的被血染红的衣服以后他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到底是怎么搞成这样的。”

    说着他已经拿来医药箱开始清理她的伤口。

    “……把衣服撩上去一点。”

    青木乖乖的把衣摆拉上来一点后才回答他的话,“被那个金闪闪偷袭了!”

    她咬牙切齿的说。

    原本拖住吉尔伽美什的纳兹不知什么原因“嘭”地一声消失了,没有了纳兹的阻拦吉尔伽美什毫无阻碍地杀到了青木面前,她虽然挡了两下但是不是对手败下阵来,那家伙也是毫不留情直接一刀刺过来,要不是魔法阵适时发动将他的攻击打歪,那么他捅得就是她肚子了。

    青木在说出那个名字和时候无铭的动作顿了一下,“金闪闪?吉尔加美什?”

    “对呀!你也知道……唔!”青木顺口应完突然就用手捂住了嘴。

    无铭冷冷地看着她,“哦!我知道什么?”

    青木故意扭开头出去看她。

    ——牙败!无铭的样子超牙败!!

    “r!你不是说你什么也没梦到吗?”

    来了!无铭那家伙只有在生气的时候才会叫她r!

    因为契约的关系r偶尔能从梦里看到英灵的记忆,无铭以前就这么问题问过青木,当时她表示什么也没有。

    “你问的时候我还什么也没有梦见嘛。”她撇撇嘴非常委屈的说,“小气,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无铭扫了她一眼,“我那糟糕的人生对你来说确实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只是……”他突然在手上加大了力道痛得青木发出一声尖叫,“……我只是奇怪你既然都看到了就应该知道吉尔伽美什的危险程度,为什么还要招惹他。”

    “你别误会了,是他带着一帮人来找我麻烦。”青木纠正道。

    “还嘴硬!”

    手上又是用力青木再一次发出了恐怖的哀嚎声。

    “是是是!是我招惹他,我错了!这样可以了吧。”

    青木生气的拍掉了她的手,然后捂着自己的腰龇牙咧嘴,“你这是在救人还是杀人啊!哎呦喂痛死我了。”

    青木本来就怕痛,被他这么一折腾冷汗都冒出来了,也不知道伤口怎么样了。

    “不想死就不要乱动。”

    无铭毫不怜香惜玉的又把青木按下,他的手上已经沾满了鲜血,被乖离剑伤到的伤口很深,如果不是青木之前事先用治愈魔法简单的处理过,这会她哪还有力气跟他叫板。

    青木看到了她手上的血被吓到了,“这、这么多血……”

    糟糕她觉得头有点晕。

    “不想死就给我老实点!”无铭不带感情的声音从身旁响起,这一次青木连眼皮也没抬一样,任他捣弄去了。

    “轻一点啊!”想起刚才的痛她特意又提醒了一下。

    “对了,那些血别浪费了,可以补魔的!”

    无铭的手一抖差点整个手指插到她伤口里,“你连这个也看到了?”

    “看到什么了?”青木一脸茫然的看着他,还特别纯真的眨了眨眼睛。

    “那补魔这个说法是谁教你的。”

    “当然是作者了,她跟我说喂你口水也有效果,我想知道往你嘴里吐口水有点奇怪就……喂!你脸色很难看啊难道她骗了我?”

    “那个每天就知道偷懒打游戏还喜欢拖文的家伙总有一天我要将她砍成一段一段的。”

    “……果然是骗我的吗?”

    无铭回过神面对一脸愤忿的青木有些不知所措,“也不能这么说……”

    “嗯?”

    “呃……”

    “还是她说的方法有哪里不对?”

    “……”应该怎么跟她解释呢?

    “说起来作者桑还跟我说了一个办法呢。”

    什么办法?肯定又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她跟我说尿也可以……”

    话未说完他直接站了起来,双眼冒着凶光,嘴角挂着抹凄绝的微笑,“能在这里等一下吗r?我去宰个人很快就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