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一扇门的距离 第44章
作者:錵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像是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朝门口冲去的青木在那个人面前停了下来,面带笑容的跟他打招呼。樂文小說|

    “好久不见。”她说。

    和面带灿烂笑容的青木不同,站在青木面前的少年一脸吃惊诧异地看着她,但是很快他又回过神,嘴角噙着一抹微笑,“不好意思你可能……”认错人了。

    “好久不见,青木桑。”

    和他的声音同时响起的是一个非常温柔但是陌生的声音。

    他愣了愣下意识的朝传来声音的方向看去,不管左边还是右边都没有人。

    见鬼了?

    他还在疑惑青木的注意力已经转到了他身上,她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但是露出了一脸疑惑的表情。

    “嗯?朋友?”

    她说话的时候目光微微往他的斜后方瞟,很明显这话不是问他这个当事人的。

    他的后面有人?

    他再一次看向了他的身后,和之前一样空无一人。

    明明空无一人但是折原临也却再一次听到了声音。

    “不是,我们不是一起的。”

    这一次他准确的捕捉到了声音的位置,盯着那个地方猛看,然后他看到了一个模糊的影子。

    似乎是注意到他的目光那个影子的主人也朝他看来,他朝他点头问好,“你好!”

    折原临也看着这个突然冒出来蓝发少年吓了一大跳,他又认真的看了他一会这才好像看透了什么一样摸着下巴,嘴角带着高深莫测的微笑,“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原来还有这样的人啊!

    果然他还是最喜欢人类了(≧≦)

    青木不明所以的看着突然笑得很开心的人,再一次问道,“黑子,你真的不认识这个人?”

    顶着一张扑克脸,存在感异常薄弱的少年非常肯定的点了点头,“我确实是今天第一次见他。”

    然后青木就蹙着眉将蓝发少年拉到自己身边,眼角正好看到塞门在旁边摇手示意他过来。

    “喂塞门滚,你们店好像来了个奇怪的客人,要我帮你报警吗。”

    “喂喂!不要擅自把别人定位成奇怪的人。”折原临也笑着说,“失礼了,我叫折原临也,是这家店的常客。”

    虽然对方是笑着跟青木自我介绍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后背有些凉嗖嗖的。

    “声音……”

    青木并没有接折原临也的话,而是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青木桑也这么觉得吗?”

    黑子显然知道青木在说什么。

    眼前这个自称折原临也的男人他的声音和他国中时同个社团的队长,青木从小玩到大的玩伴的声音非常像。

    “欸~~”青木脸上突然露出不怀好意的微笑,她摸着下巴蓝色的眼睛不怀好意的看着折原临也。

    “赤司那家伙平时看上去那么稳重原来吊儿郎当起来的时候是这样的。”

    她想到可以嘲笑他的话题了。

    “赤司君的话绝对不会像他这样轻浮的,青木桑应该最清楚才是。”

    一脸认真反驳青木话的黑子用平淡无波的眸子看着折原临也,“而且……”

    赤司君才不会做跟踪这种无聊的事。

    黑子今天是和同伴一起来买东西的,结果在路上碰见青木,刚想打招呼就发现有人在跟踪她,因为有些担心所以他就一路跟着来了。

    “而且什么?”

    见他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下来青木疑惑的朝他看去。

    “没什么。”

    他摇了摇头强行把话题转开,“从以前我就有个疑问不知道青木桑可不可以替我解答。”

    “什么?”

    “青木桑和赤司君明明是从小长大的朋友为什么青木桑称呼赤司君的时候是“赤司”,赤司君倒是有好好的叫你的名字。”

    在这里?这个问题?

    青木脸上表情一僵,对于黑子的这个问题大感意外,她的眼珠子开始四下乱瞟,“额……这个……这个……”

    看她支支吾吾半天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黑子也没有在继续纠缠这个问题。

    “青木桑不用回答也没关系,是我冒昧了,问了不该问的问题。”

    “不不不,这不关黑子的事。”青木一脸紧张的道,“我和赤司之间确实出了点事,是我个人的问题……”

    看着一脸急于解释的青木黑子露出一抹温柔的微笑,“青木桑还和以前一样呢。”

    “嗯?”

    青木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不明白他说的一样是什么意思。

    黑子目光温和的看着她。

    就算大家都变了但是青木桑还和以前一样,真是太好了。

    青木歪着头看着黑子,他的样子有些奇怪但是青木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难得遇到介不介意一起吃顿饭?”

    青木笑着提议道,“虽然这里没有你喜欢喝香草奶昔但是听说这里的茶不错哦,要试试吗?”

    青木的话将黑子从国中时的回忆里拉回来,他看着面前这个笑得一脸纯良的少女微微点了点头。

    “那么,打扰了。”

    “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也算我一个?”

    两个人的目光齐齐看向在旁边看了许久好戏突然插话进来的折原临也身上。

    两人盯着他看了一会之后非常默契的转过身去背对着他,两个脑袋碰在一起,交头接耳。

    “喂喂这人到底是谁啊,真的不是你朋友?”

    “不认识,我认为青木桑还是离他远一点。”

    “可是现在是人家不要脸的蹭上来啊!现在很流行这种装熟人的蹭吃蹭喝方式吗?”

    “……不,我想你大概是误会了。他的目的不是蹭吃蹭喝……”

    “误会吗?可是这个人虽然顶着赤司的声音但是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人,像坑蒙拐骗这种事他肯定没有少干。”

    虽然说的和事实有差距但是也*不离十了,不得不说青木观察人的眼力非常好。

    不要脸·蹭吃蹭喝·不像好人·坑蒙拐骗的折原临也在一旁将所有对话都听了去,他抽了抽嘴角,“讲悄悄话的时候请小声一点,我都听到了。”

    两个人又同时朝他看去。

    “被误会成蹭食的我会很困扰的,为了解除这个误会我决定这顿我请了。”

    那时候得意洋洋扬着钱包的折原临也绝对没有想到,他的钱包会被眼前这个人吃空。

    折原临也的钱包告罄是在月亮挂上最高点的时候。

    “啊呀~吃的好饱~~多谢折原君的款待。嗯?已经这么晚了?原本只是想吃午饭的没想到这下连宵夜也省了。”

    青木心满意足的摸着圆滚滚的肚子跟折原临也道谢。

    和青木同桌的黑子也礼貌的跟他道谢,“真是麻烦折原君了,连我们的份也帮忙出了。”说着他拉了拉坐在自己身边还在胡吃海喝的人,“火神君快点道谢。”

    被黑子叫做火神的人有着一头如火般的头发,他原本是来找走丢的黑子的,结果被青木一句“黑子的同学?那一起坐下来吃好了”也留了下来,然后和青木两个人开启了横扫模式,将店里的菜单从头到尾品评了一遍。介于寿司的量少觉得没吃饱的他们在扫完一轮以后又再扫了一遍。

    折原临也看了眼青木平坦的肚子,又看了眼将双颊塞得满满的像仓鼠一样的火神嘴角在抽搐着。

    就是这两个吃货把他的钱包给吃空了,他还刷爆了一张卡。这里的老板绝对是趁火打劫,就算把菜单上的菜扫上十遍也不可能是这个价。

    这就是说他折原临也被宰了!

    他看了眼一直在笑眯眯跟青木介绍菜单的塞门暗地里磨了磨牙,察觉到他目光的塞门笑着冲他竖起了拇指。

    “……”

    “折原君?”

    “嗨!怎么了?”回过神的折原又挂上了人畜无害的微笑。

    “我想再一次跟折原君道谢,今天我过得很开心。”

    青木朝她露出了真心的微笑。

    折原临也有些没反应过来。

    开心?就因为吃的?

    “不用在意,这家伙在吃的面前总是会把脑子丢到一边。”

    说话的是一直沉默着的无铭,他本来是想一直沉默下去的,但是青木那蠢样实在令他忍不住想吐槽。

    青木想也不想就一巴掌糊过去,当然被躲掉了。她瞪了眼无铭然后又笑着对折原临也说,“对不起,他的嘴巴有点贱,我正在给他找医生。”

    “喂!”

    无铭皱着眉抗议到。

    青木面无表情的回过头,“难道我说的有哪里不对吗?”

    被她用“你敢说一句不对试试”的眼神盯着无铭不爽地挑了挑眉。

    ——这家伙越来越有r的气势了。

    折原临也一脸兴趣的看着两个人斗嘴,“你们两位的感情真好,是在交往吗?”

    “哈?”

    “哈?”

    异口同声的两个人看了彼此一眼,各自从对方的眼中看到嫌弃,然后两人又同时指向了对方看着折原临也的方向——

    “你说我和他(她)?怎么可能。”

    说完两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互瞪。

    “连被子也叠不好的女人要一直孤老终身了。”

    “傲娇又毒舌谁做了你女朋友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果然感情非常好呢。”折原临也又笑着将一样的话说了一遍。

    “既然没有在交往那你们两个人的关系是……”

    折原临也的眼睛眯了眯,在破了财之后他开始试图打探他们的情报。

    无铭察觉到了,冷冷地扫了他一眼,“这关你什么事?”

    “就当是满足我的好奇心。”他给了无铭一个微笑然后将目标转向青木,就连傻子也直到柿子要找软的捏。

    “青木桑能满足我的好奇心吗?”

    “这有什么好好奇的。”

    果然毫无戒心的青木被他把话带出来了,“无铭那家伙是我请的家政夫。”

    “家政夫?”

    这个答案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听了她的回答原本还想阻止她说出来的无铭松了一口气,他扶着头突然觉得有些疲惫。

    ——他怎么就忘了,那女人只是看起来傻实际上智商高着呢。就算没看出对方的意图,她也不是那种把秘密说给别人听的人。

    就像无铭想的一样,青木一点也没有发觉自己被套话,为了满足折原临也的“好奇心”她非常好心的将之前无铭家政夫的设定说了出来。

    “家政夫不懂吗?就是保姆啦保姆!我从以前生活技能就没点亮过,为了让自己不饿死我就请了保……家政夫。”

    笑盈盈的做着解释的青木没有发现在场几人各异的脸色。

    无铭:虽然早就知道这个设定。但是每次听都觉得好蠢,真不明白当初他是怎么接受这个设定的。

    折原临也:家政夫?怎么可能!我明明看到他……难道说这个女人不知道?

    黑子:青木桑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担心呢,现在可不像国中时有赤司君照拂。

    火神:保姆?那个男人怎么看也不像,话说回来会有家政中心收表情这么凶神恶煞的人吗?

    “无铭很厉害哦!吃过一次的东西他可以分毫不差的做出来!”

    那边青木已经开始炫耀起来,仿佛做出好吃的是她一样。

    见她这幅模样无铭叹了口气,“不要随便加乱七八糟的设定,你说的那个我可做出来。”

    “诶!!不行吗?”

    “不行!”

    “怎么这样!那我刚才把菜单都点过一遍是为了什么。”

    对上一脸抱怨表情不满的青木无铭给了她一个无法反驳的回答。

    “不是为了吃吗?”

    真·无法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