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1章 成为灵脉传人(一)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沐羽兢兢业业做了一辈子好人,奈何还是没逃过家里短命的诅咒,卒于二十六岁。

    理由:被车撞死的。

    不知是不是祖上阴德积的好,他死的俗气,死后也十分俗气地得到了个系统。只是这次系统名字倒没那么俗气了,起得十分之高大上,叫“拯救世人泽被万物的万人迷系统”。

    ……名字太长,他根本不想念全部,就叫系统好了。

    系统很朴实,表示他祖上三代阴德积的好,可以给他一次重返阳间重新做人的机会。只是机会珍贵,需要自己争取,你愿不愿意接受?

    沐羽十分谨慎地问是怎么个争取法?

    系统便伸出一只手来,指了指自己头顶上“拯救世人”那四个大字,而后说:“做任务啊。”

    沐羽:“……好俗啊。”

    系统不耐烦了:“你还要不要啊?”

    沐羽想想,怎么也不甘心年纪轻轻就死了啊,便寻思着要不就答应算了。哪想这系统却仿佛有读心术一般,他刚产生这想法,就看到一阵白光沐浴在自己身上,而后系统冷漠道:“既然决定了,那就走吧。”

    说完,那个光球又长出一只脚来,一脚把他给踹到了身后突然出现的黑洞里。

    **

    白月光系统启动中

    正在确认宿主身份:沐羽

    资料读取中

    开始投放:世界一

    功德值:0/7000

    ***

    待到沐羽再醒来之时,发现自己呆在一个颇为简朴的小房间里,面前静静地立着一个光屏,上面写着什么东西。

    他茫然地起身,想仔细看看那光屏上的字,却突然觉得头一阵刺痛,接着脑海中便铺天盖地地涌入了无数记忆,疼得他险些没跌坐在地上。过了好久,才将将缓过来。

    等到沐羽缓过劲儿来后,脑中多出的许多信息让他知道了他现在的情况。

    他现在正处于一个可以通过修行飞升成仙的修□□,而他现在的这身体则是天下第一大派寒月宗的炼药长老,名字也叫沐羽。尽管同名同姓,这位沐羽长老却没有丝毫与沐羽本人有任何相近的地方。沐羽从记忆中知道这沐羽长老虽然年纪轻轻,却是一等一的高手。哪怕是在高手如林的寒月宗也算得上顶尖。只是性格冷淡难以亲近,加之又身负监管混沌灵脉、以防浊气污染九州的重任,向来深居简出,不常出现在众人面前,是以人缘也几近于无。

    这位沐羽长老在寒月宗禁地炼化混沌浊气之时,却突然出了岔子而被混沌浊气侵入心脉,回天乏术,却便宜了在这里四处乱找将死之躯的系统,急急忙忙地接了过来,把沐羽塞了进去,而后又把这躯体的记忆统统传给他。

    沐羽回过神来后,不由向系统展开的那块光幕看去,只见那光幕上清晰地写着数行小字:

    持有人:沐羽

    世界编号:零零一

    任务进度:

    1净化九州之下的混沌浊气。(难度:sss。目前进度5/100,完成奖励500功德值)

    2博得沈霜的信任,让他接手掌管混沌灵脉的重任。(目前进度0/100,完成奖励500功德值)

    目标人物:沈霜(好感值:0)

    总功德值:0/7000

    待他将这几行字看完之后,不由满心疑惑地问系统道:“我能问问这个功德值是什么吗?”

    “宿主可以理解为积分。”系统说,“每个世界都会有需要你完成的主线任务,进度达到100%就可以获取该世界保底的功德值。宿主可以使用功德值兑换一些帮助宿主的东西,也可以积累满值后兑换与你的约定,让你可以返回阳间。”

    “保底?那是不是意思就是我还有别的获取方式?”沐羽敏锐地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是。”系统没有迟疑,回答了他,却没有多说别的。

    沐羽得到系统这含糊不清的回答,不由深思。

    系统既然没有主动说出来,那么就代表它其实不太希望自己能够开启可以获取功德值的支线任务。只是不知道它这个“不希望”到底是因为任务本身的危险性,还是只是希望他本身可以不要那么迅速地积累到7000功德值。沐羽虽然个人更倾向于后者,但是看到系统特意在初始界面标出的“净化九州的混沌浊气”这一任务下标了三个金光闪闪的s,他嘴角抽搐地觉得说不定这个原因其实就是怕他这个菜鸟因为任务太难而失败了而已。

    ……话说回来,为什么要给新手派这么难的任务啊他到底得罪了谁……

    正在他独自纠结的当口,他忽地感觉到了一丝奇异的波动自屋外传来,像是有什么东西飞过了结界一样。

    这片区域是原身修行炼化浊气之地,乃寒月宗门派禁地,设有常人难以闯进的结界,除却少数被允许自由在其中活动的活物,平日甚少有弟子来此。既然今日如此突兀地感受到结界的波动,想必是出了什么事,需要这沐羽长老出面调停,这才匆匆驱使信鸽飞入结界之中报信唤他。

    思及此处,沐羽不由站了起来。

    他走出屋子,来到院内的一处空旷之处,果然见到一通体雪白的红嘴鸽子正站在架子上,悠然自得地梳理着自己的羽毛。见他来了,冲他拍了拍翅膀,而后飞到了他身边。

    沐羽伸出手来,摘下那鸽子腿边信筒里塞着的信纸,打开一看,却是哭笑不得。

    他本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才会特意动用这信鸽来找他回派,没想到却是原身的大师姐的来信。这大师姐姓孟,名叫却凡,比沐羽这个门派小师弟入派早了百年有余,亦是个天纵奇才的人物。只是人也如她名字那般不拘小节,在上一任掌门、也就是他们的师父仙逝之后,便打着救济世人、游历天下的名号逃窜下山去了,空顶着峰主名号,却是个甩手掌柜。便是现任掌门亦是对其无可奈何,只得由她去了。这原身虽然天生性情淡漠,却对这个总是自来熟又极其没脸没皮的师姐亦是毫无办法,算得上关系尚可。

    就是不知此次这却凡师姐找他又是何事了。

    沐羽从原主留下的记忆里依稀还能记得上上次是来找他讨要仙丹喂她那只垂死的灵兽,上上次是找他帮忙孵育某只灵鸟的蛋……

    他仔细看向那信纸,只见上密密麻麻地用蝇头小楷写着:“师弟,见信如晤。近日游历天下,颇有体会,感天下不平之事甚多,然人小力微,难以匡扶正义,唯有从身边之事做起……”

    ……字数太多,太啰嗦。

    十分了解这却凡师姐的沐羽果断抛弃了她这洋洋洒洒、感人肺腑的前言,转而去看信纸的最后几句,而后瞬间了解了这却凡师姐来信的意图。

    只见那末尾明晃晃地写着:“师姐忙于凡尘中事,无力照看门下徒儿。知师弟乃门中最为细致耐心之人,望能看着师姐薄面上,对其照拂一二,悉心指导。”

    ……得,这是让他做免费保姆来着。

    沐羽收起信纸,他这却凡师姐向少拜托别人,看来此次倒是真挺重视这个徒弟,估计才会写信拜托于他。沐羽与师姐既是同门,昔年入门时又曾颇多受其照顾,他自然是难以拒绝这微小的请求。反正他初到此地,倒不如应了对方的要求,先去门派之中打探一番,来日掌门问起他缘何突然兴起走出禁地,也好有个解释。

    想到这里,他走入屋中,拿出一张纸来,提笔在上写了一个字:“可。”

    随后,将其塞入信鸽腿上信筒中,将其放归。

    沐羽应下孟却凡的请求之后,当即便决定去门内走一遭,探探他这师姐徒儿的消息。

    他招来佩剑,念动法诀,朝着孟却凡在门内的居所行云峰御剑而去。

    禁地距离孟却凡的居所并不算远,不过短短小半炷香时间,已是依稀看到了行云峰的影子。

    这行云峰乃上代护法长老的居所,后前掌门仙逝,护法长老也随之闭关修行,将其位传予孟却凡。孟却凡虽然接了行云峰峰主的位置,成为寒月宗的新任护法长老,却是个不着调的人,向少居于门派,行云峰的事务也很少打理,皆交予了上任护法长老闭关前收下的弟子。是以行云峰一脉虽然不算人脉稀薄,在寒月宗内却是个存在感比较稀薄的一众。

    沐羽回忆完孟却凡在他脑海中留下的过去,不由得感叹不已。

    把原本重要无比的峰主给做成了这个样子,他这师姐难怪要担心新收的小徒弟的未来发展。

    ……话说又回来,他这师姐既无心去管,又何必要收徒呢?

    眼见已经到了行云峰山头,沐羽捏诀收起御剑,稳稳地落在了青石板的地上。他抬脚便朝着孟却凡居住的院子的偏院走了过去,据她的诉说,她那新收的小徒弟便居住在那里。

    他路走到一半,正寻思若是见了孟却凡那小徒弟该怎么说,却远远地听到了一阵吵嚷从不远处的偏院传来。仔细听来,那话语中似乎还夹杂着不少侮辱的词语,像是在打骂什么人似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