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2章 成为灵脉传人(二)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沐羽听到那打骂声,登时心中便一紧,隐隐察觉了些什么,不由快步走上前去。

    待他靠的近了,果然见到一群穿着门内弟子服饰的人围着一个少年痛殴,嘴上也是极其的难听。那被打的少年抱着头蜷缩成一团,指缝间隐隐可见血迹。或许是痛得急了,连带着口中都忍不住发出了轻微的呻|吟。

    即便如此,那群人还是没有放过他,仍旧骂道:“没用的废物,连一点小事情都做不好,怪不得连你师父都不愿意带着你,把你丢回了行云峰做个打杂的!哈!”

    不知是不是这句话刺痛了那被打的少年,他身体猛地抽搐了一下,随即顾不得自己暴露出身体的弱点,冲着刚刚说话的那人怒吼道:“我不是打杂的!我师父没有不要我!”

    “还敢反驳?!”那人被少年吼得愣住了,后退了一步,随即反应过来,阴冷一笑,而后一脚狠狠踢在少年腹部,“那她倒是来救你啊?啊?你看你,都在这破院子里当了多久鹌鹑了?”

    少年被他这一脚踢得痛的再次蜷缩起来,却又像是被对方的话深深刺痛,以至于连自我防卫的姿势都忘了做,眼角默默流下眼泪来。

    沐羽在旁只是看了片刻,便已觉得这帮人实在太过恶劣,连同门师兄弟都要如此欺辱,简直是无法无天。

    他见那少年被这群人打得头破血流,再也忍不下去,不由出声怒斥道:“都给我住手!”

    这一声饱含着灵力的怒斥传出去,在场数人当即被震在原地动弹不得。为首作恶那人见有人多管闲事,扯着嗓子便朝沐羽叫了起来:“不知这位同门是哪峰下弟子,管闲事竟然管到行云峰来了?我等乃行云峰首席弟子,管教自家师弟,还请这位师兄不要插手我峰中内事。”

    他话音刚落,突然便觉得四周反应有些不对,竟然没有一个师弟为自己声援。正奇怪地扫了一圈其他人,却见一个素日里十分机灵的师弟对自己不停地眨眼,示意他看来人的法宝。

    这让他觉得十分丢人,却也不情不愿地仔细看了看。一眼望去,青色衣袍,衣袖上绣着碎玉银纹,身负一柄青色长剑,好一个出尘绝艳的人!

    ……等等,青色长剑?!

    他不由定睛一看,这一眼却险些吓得跪在地上——

    那剑,是灵剑御神!

    御神剑!

    但凡是寒月宗弟子,便是再无知、再初入师门,也知道御神剑乃门下主管炼药一事的沐羽长老所有。这沐羽长老虽称长老,又管炼药一事,却并不像别宗别派那样通常是个慈眉善目的老爷子的形象。虽然门内弟子极少见过这沐羽长老,却知道其人乃世世代代掌管九州灵脉的沐家后人,如今的灵脉传人,更是年纪轻轻便已成为当世的顶尖高手,天分极高。只是性格冷淡难以交流,并非是个好相与的人物。执炼药长老一职也只是因为其炼药天分亦是卓绝,现掌门舍不得他就这么蹉跎在禁地枯耗一生,于是便给他闲里无聊找些事情做。

    而种种光环造就的则是在众寒月宗的普通弟子眼中宛如绝情绝欲的仙人一般难以亲近的形象。

    所有寒月宗弟子都知道,这不是个好相与的人!

    而这个人,如今就站在他们眼前。

    领头那人顿时汗如雨下,心如擂鼓,连开口的勇气都没了。嚅喏半天,方才开口:“弟……弟子不知师叔来此……有……”

    他话音未落,周围便已哗啦啦地跪了一圈儿:“弟子们知错,请师叔责罚!”

    沐羽扫视一圈,见领头那人一脸悔不当初的模样,寒着脸冷哼了一声。这群人这会儿装得像真的似的,刚刚欺负人的那股狠劲儿倒是没了。他理也未理那群自愿跪在地上的弟子们,视线投在了因方才的变故有些懵的抬起头来的少年脸上,面色柔和了稍许:“伤势如何?”

    那少年听到他的问话,犹豫稍许,谨慎地看了看周围,摇摇头:“谢师叔挂心,弟子……无事。”

    听到少年的回话,那群人纷纷露出放松的表情来。

    “你说无事便是无事?”沐羽听了,却不觉得放松。他淡淡一笑,说,“既然你觉得无事,那我是否离开也无妨?之后你是死是活,可便不关我事了。”

    那少年听到他回答,显然结结实实地吃了一惊。他露出了有些纠结的表情,最后还是艰难地点了点头。

    沐羽看他这般反应,心里便知这少年平素里肯定没少被这群师兄们欺负,才会在明明可以报这一箭之仇的时候选择隐忍下来,以换得之后的安宁。毕竟以他视角来看,沐羽或许只是碰巧路过此处,之后是否会再帮自己犹未可知。而若是此时向这位师叔告状,或许一时半会可报仇、还可以获得一阵时间的安宁,但是就长远来看,肯定还是不免会被欺负。并且有了前次教训,这之后的报复免不得会变本加厉,更加过分。

    如此看来,倒是个挺聪慧的孩子。

    他在心里点了点头。

    这时,沐羽忽然想起了自己来此的目的。他看了看眼前这少年,直觉告诉他这少年便是他此次前来的目标,便说:“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也不好再管。只是……”

    他顿了一顿,严厉地看了一圈儿周围,最后将目光落在少年身上,又说:“我问你,你师父是谁?”

    少年听到问话,瑟缩了些许,看上去有些欲言又止。

    沐羽见状,隐隐察觉了真相,便问:“可是行云峰峰主孟却凡?”

    “……正是。”少年犹豫许久,还是点了点头。

    “果然是你。”沐羽颔首,“我受你师父所托照拂于你,所以来此地一看,只是你情况似乎并不如何?”

    “并无此事!”少年听到沐羽的话,忽地激动了起来,“我在行云峰过的很好!不必拿这种事情去烦扰师父!真的!”

    少年这话让沐羽不由觉得十分好笑,他微微挑眉,将眼前人纳入眼底,只问:“你说的‘过得很好’,便是如此生活?倒确实过的不错。”

    一众人被他这话里有话给说得羞愧地低下了头。

    少年亦是低下了头,却似乎不是因为欺骗别人。他梗着脖子,好像还想说些什么,沐羽却已经听得烦了。他答应了孟却凡,会照顾好她那独苗苗的徒弟,却没答应要不要顺遂她那徒弟的心愿。对于沐羽这种非黑即白的性格的人而言,这群敢于在门派之内欺辱同门的弟子皆是该丢去断情崖面壁思过的货色,平日里连看都不愿多看一眼。今日已因为孟却凡的关系对其容忍良多,却不代表他会继续容忍下去。

    他瞥了那少年一眼,手中灵力做团,将他团团包裹起来,捆做了一团,捏诀御剑而起,对地上一众弟子撂话道:“今日之事,暂且按下。只是这等欺辱同门之事却不能不罚,你等且自行去找掌门领罚,勿要让我主动去寻。”

    话罢,也不等那群弟子的回话,抓着孟却凡那小徒弟便冲天而起,朝着他的居所飞去。

    这少年伤势颇重,又常受同门欺辱殴打,不知会不会落下什么病根,须得好好诊治一番才行。沐羽身为炼药长老,住所有不少存货,倒是刚好便宜了他,无需到处求人采药了。而且他住的地方也算比较清静,平日里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人来往,还挺适合和这种自闭小少年沟通下人生想法的。

    沐羽心里的算盘打得啪啪响,甚至还想好了之后的路该如何发展:比如借由却凡师姐这徒弟的名义,以后就可以频频外出打探他那个目标的消息。再不济,还有这么个小帮手,养熟了也应该能帮上忙,早晚能把那个沈霜掘地三尺给掘出来。

    他想的挺好,以至于御剑飞歪了都没有察觉。就在这时,突然却听到了系统“叮咚”一声的提示音:目标“沈霜”对你的好感度20

    沐羽被这提示音吓得差点一个没稳住,从剑上摔下来。他稳了稳身形,有点崩溃地问系统:“……下次出来能不能让人有点准备?还有这个好感度……又是什么情况?”

    “不能,系统无法改变自身神出鬼没的属性。”系统冷漠地道,“好感度就是字面意思,沈霜的好感度增加了20点,还剩下80点满值,宿主请再接再厉。”

    “等等……”沐羽听到系统的回话瞬间意识到了什么,不由将视线投在了身边的少年身上,“这个……就是目标?”

    “对。”这次系统没有再吝啬。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天上掉馅饼刚好砸嘴里的感觉,沐羽总算是体会到了一次,只是这馅饼的味道实在让人觉得有点奇怪。他瞅瞅身边昏过去的少年,又想想系统特意给自己在任务上标注的sss难度,莫名的竟嗅出了一股阴谋的味道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