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4章 成为灵脉传人(四)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系统不要脸归不要脸,沐羽该干活还得干活。

    看完剧情碎片,他大致也对这个世界有了个初步的掌握了。不论沈霜对自己莫名其妙的好感是怎么回事,总之不是件坏事,他得好好抓住这个机会才行。不然,恐怕这第一个世界他就得翻车。

    沐羽打开任务栏看了一眼,发现那个净化混沌浊气的任务条竟然倒退到了4/100,不由得眼前一黑,特别想把那个黑心系统揪出来痛揍一番。

    把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当成游戏也就算了,特么这任务条还带不进反退的啊?!!!

    沐羽十分窝火地走出了院子,准备去找行枫。

    之前也说了,行云峰本是上代护法长老的居所,后来才移交到孟却凡手上的。而孟却凡向来贪恋红尘中事,便把俗物都丢给了上代护法长老的弟子,而这弟子的名字,就叫行枫。行云峰一脉大大小小事物便皆是交由他处理的。

    沐羽之前不经他手便训斥问责了行云峰弟子,还把沈霜打晕了卷走,怎么也得过来和行枫说一声。虽然按地位来说,沐羽是比他要高的,可怎么着也是同辈人,总不好太过目中无人。

    便是原来的那个沐羽,也是会来走这么一遭的。

    他抬脚便朝行枫常待的屋子走去。

    不多一会儿,沐羽见到一个穿着弟子服的小姑娘躲在去见行枫的必经之路上东张西望,像是在偷看。那姑娘见着他,先是狠狠地吓了一跳,随即看到他身后负着的青色长剑,双眼一亮,接着欣喜地挤了上来。

    她问:“您……您是沐师叔吗?沈师兄是您带走的?”

    沐羽一脸问号,心道这人是谁,但还是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系统又“叮”地跳出来一个弹窗,提示他获得了一个新的剧情碎片。

    这次系统倒是没有询问他是否查看,而是直接把碎片里的内容注入了他的脑中。沐羽当即便是脑子一阵晕眩,而后脑内就多了一大堆原本不知道的东西。

    “师叔,师叔你怎么了?”那小姑娘见沐羽脸色发白的扶住额头,脚下也有些虚浮,不由担心问道,“没事吧?”

    “没事。”沐羽答道,随后问她,“你是行云峰弟子?”

    “是,我是行云峰弟子,行枫是我师尊。”她说,“我叫李桃夭。”

    她话一出口,沐羽便知道这和系统刚刚强行塞给他的剧情碎片对上了。

    这李桃夭乃行云峰末徒,沈霜的小师妹,人美嘴甜还暖心,在沈霜被同门欺负,师父忽视的情况下给了他许多温暖和鼓励。可惜这姑娘有女主的戏份却没女主的命,后来很快便丧命于魔教之手。更因为她死得不明不白,沈霜又因为要报血海深仇不敢轻易将实情吐出,便被寒月宗认定为魔教妖人,要将他诛灭以示众。

    系统给的碎片的信息便仅限于此,不过沐羽却从中获得了许多提示:一是接触关键人物可以解锁更多的有关原著小说的信息,其次则是此时的沈霜还是一颗青葱水嫩的小白菜。

    第一个对于沐羽来说暂时还用不太到,毕竟以他现在的状态,实在无法得知哪些才是解锁剧情的“关键人物”。但第二个则就很重要了——简单地总结来说就是,此时不刷好感度,更待何时!刷刷刷!

    他仿佛又听到了“叮叮咚咚”的悦耳提示音。

    心思刹那间百转千回,沐羽面上却不显。

    他点点头,对李桃夭说:“我正是为此事而来。不知行枫师兄现在何处?”

    李桃夭闻言,面露难色,支支吾吾道:“师尊他在……他在大堂。”

    “大堂?”沐羽不由奇怪道,又问李桃夭,“你面色如此……可是发生了什么?”

    “哎呀……就是这样!师尊他……”李桃夭一听沐羽竟然主动问自己,不由面露喜色,竹筒倒豆子一般地将实情都给沐羽一一说了出来。原来那几个欺负沈霜的弟子果然是作恶已久,李桃夭也十分看不惯。只是她人小力微,也没法正面和几位师兄抗衡,若是冲上去维护沈霜,那接下来几位师兄便会愈发变本加厉地欺负于他,她只好暗暗关心。而行枫则似乎早已知道此事,却装作未曾看见,对几位弟子的行为从未多加管束。要不是此番沐羽恰巧遇见此事,将几名弟子训斥了一番,沈霜怕不是还有得罪受。

    李桃夭越说越生气,最后义愤填膺的就差挽袖子上,呃。沐羽不得不打断她的话,以便能让她早点回归正题。

    她这才收敛了神色,蔫蔫地说师父正在训斥几位师兄,打算过会儿便去主峰与戒律堂为几位弟子请罚。

    沐羽听到这里,心里已经明白了大半:行枫这是卯足了劲儿打算护住徒弟,和他死磕到底了。

    毕竟他身为师尊已经处罚过弟子,掌门自然是不好从重处罚的。而若要交予戒律堂处理此事,以区区殴打辱骂这种小事,诡辩一番,也就是被丢去面壁思过一阵子的事情而已。毕竟没有人会站出来说,他们欺负同门已经成了常态了。

    纵使沐羽十分看不惯这种行为,也不能明面上说些什么。

    是以行枫发现李桃夭的时候,紧接着就看到了跟在她身后一脸寒意的沐羽。

    行枫掌管行云峰中俗物已久,是何等的人精。几乎在看到李桃夭和沐羽同时出现的一瞬间,他便已清楚发生了什么,定是他这藏不住话的小徒弟把事情全倒给对方了。他一边恼火李桃夭多事,一边又只能摆出笑脸迎接沐羽。

    毕竟他这个师弟,不仅极受前代掌门的喜爱,现掌门对其也是宠爱信任无比,并非他这种人可以招惹的。

    只是不等他开口,沐羽便已经先出了声:“行师兄,许久不见。我今日来是为沈霜一事,不知孟师姐可有通知师兄?”

    “却凡师姐?”行枫诧异了一瞬。他方才还在想久居禁地闭关不出的沐羽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行云峰,当下便了解了原因,“可是她给你去了信?”

    “是。”沐羽点头,扫视了一遍在地上跪了一圈儿的弟子,“没想到行云峰教育出的弟子却是如此欺软怕硬、欺辱同门之徒。”

    他话说的极不客气,也十分符合了“沐羽”一贯看不得丑恶的人设。行枫虽然脸上面色难看,却没说别的。只是他心里明白,这一番话说出来,这件事估计断无和解可能了。

    行枫只好赔出笑脸来,对沐羽说:“此事确实是我一时不察,让沈霜受委屈了。今后我定严加管教这几个不肖徒。只是……不知却凡师姐来信说了些什么?”

    “孟师姐托我照看沈霜,想来不久后她的书信便会送来行云峰。”沐羽答,又说,“他既然在行云峰备受排挤,继续下去也只是浪费光阴而已。我已将此事与孟师姐说明,不知行师兄是否方便与我一起去见一面掌门真人与他一说此事?”

    他没有再提惩处弟子的事情。

    行枫听闻,连连点头称是,随即松了一口气。

    虽然这事儿确实是他门下弟子做得不对,可传出去也不好听,如果沐羽能不闹大,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沐羽见行枫面色转好,却不想他那么轻松:“只是此事却不可就此算了。欺辱同门终是大错,心性不正之人,修仙一途上想来也难有成就。这次还请行师兄从重处罚,断不可因师徒之情乱了分寸。”

    他话一说完,果不其然便看到行枫刚刚转好的脸色再一次黑如锅底。

    于是沐羽又好心地补了一句:“此事便不再去烦扰掌门师兄了,师兄便让他们几位给沈霜赔个罪吧。”

    行枫:“……”

    你下次说话敢不敢不要这么大喘气!!

    可终究还是托沐羽的福,让他不至于丢脸丢到全门派了。行枫就算是再一肚子火,还是得打落牙齿和血吞,赔着笑脸和人一起去见掌门。

    毕竟比起徒弟和自己,还是自己比较重要。何况这次沐羽也真是手下留情了。

    他可是见过当年论道会上别派弟子的下作手段被沐羽给撞见了,沐羽一言不发抽出御神剑把对方暴打一番的场面。最后闹得双方师门长辈齐聚一堂,也没能按下他的脑袋让他认错,反倒是把对方给搞得从此销声匿迹。

    行枫聪明的决定不再自讨苦吃,乖乖地跟着沐羽滚去见掌门。

    寒月宗掌门却云真人贯来温和,沐羽既然答应不提及此事,想来就不会有什么大事。

    倒是李桃夭有点不满。

    她既高兴沈霜终于可以脱离被欺负的日子了,又有点对沐羽这种高高拿起轻轻放下的行事态度有点生气。只是在沐羽送了她一只联络用的灵雀之后,又转怒为喜。她兴冲冲地问沐羽以后是不是能经常见到他,然后在自家师父怒气冲冲的目光下自知失言地缩到了一边。

    然后沐羽顶着小姑娘期待的目光,困难的点点头。

    ……怎么办,感觉好像要得罪她师父了!

    沐羽十分头痛地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