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6章 成为灵脉传人(六)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他话一出口,可是结结实实地把沐羽吓了一跳。

    毕竟在他记忆里,这系统提供的小说文案可没说这是废柴流升级文啊?这玩意儿这么重要不标出来,绝壁会被读者追着喷到死的好吧!难不成还能是他搞得蝴蝶效应不成?

    话说他也就刚来这里不到一天,这就弄出什么蝴蝶效应也太扯了啊。

    沐羽愁苦了一会儿,最终在沈霜的眼神中败下阵来。

    既然孟却凡把人交给了他,那他也只能走马上任充当这个临时师父了。好在“沐羽”留下来的记忆足够让他不去误人子弟,不然就搞笑了。

    沐羽开始勤勤恳恳教导起沈霜。

    随着了解渐渐深入,他发现沈霜并非那种不通心窍的傻人,反倒是非常聪颖,当得气运眷顾的“主角”二字。他之所以这么久来修为并无寸进,原因很多,却不是因为他笨。

    那日他给孟却凡的去信很快便收到了对方的回复,而那封信也帮他解锁了又一个剧情碎片。通过剧情碎片和孟却凡来信的结合,他方才知道沈霜不仅仅只是一个惨遭灭族的普通富户而已。与之相反,沈霜家亦是修仙世家。只是天下修仙门派何其之多,地位永固不动的也只有少数两三大门派。沈霜在的便是一小门派,曾经也曾发达过,只是后人无能,却是渐渐没落了。以至于当年惨遭灭门时,也只是在修仙界内引起了一阵小小的骚乱。

    其后人归向何处更是无人问津。

    孟却凡也只是恰好途经一个小城,见到了被小妖追的满地逃窜的沈霜,这才起了怜悯之心将其收为弟子,送来了寒月宗。还瞒下了却云真人这件事,叮嘱沐羽莫要走漏风声。

    而问题关键则就是这个。

    身为修仙门派后人,沈霜自幼自是学了自家门派的法术,习惯了那一套经脉运行的套路,是以运行起寒玉诀便会较之白纸般的稚童来困难许多。而除去这个原因外,沐羽又在他体内发现了数道魔气,阻滞在经脉之中妨碍其修行。

    那魔气极为霸道,不停地吞噬着沈霜体内灵气。便是沐羽几次试探,也如同泥牛入海般了无生息地被吞噬殆尽。

    沐羽问他原因,沈霜说这是被灭族时,仇人留下来的“礼物”。

    他说这话时表情极为愤怒,沐羽见状,也不好继续追问。

    毕竟扒人伤疤是不道德的。

    于是这事儿就这么耽误了下来。

    而另一边,因为却云真人的缘故,沐羽不得不开始为大半年后的论道会开始奔忙。他本身其实不太擅长应付这种大场面,“沐羽”的记忆里倒有,但讲真也只是去撑个门面。谁都不会指望一个移动闷葫芦去和人寒暄交际。

    所以沐羽做的还是蛮辛苦的。

    好在却云真人还算照顾自己这个师弟,在其中帮了不少忙,指点了他不少东西。这个温和好说话的师兄也让沐羽倍感亲切,便也干的十分努力。

    期间在整理参加此次论道会的弟子名单时,却云真人问他:“行云峰此次都派了谁参加论道会?”

    沐羽之前看了眼名单,行云峰参加的人只有一个李桃夭他还算熟悉,其余两名弟子一概不认识。便将这些名字如实转述给了却云真人。

    却云真人闻言不由皱眉:“竟无却凡名下弟子一人……”

    他脸色有些不佳。

    沐羽闻言便沉默。

    孟却凡一向难觅踪迹,名下弟子还活着的也只有沈霜一个。按理说她身为行云峰峰主,名下弟子应当是当仁不让地有参加论道会的名额的。可是她那封信把沈霜从行云峰给丢去了沐羽手下,行云峰便不好再插手过问此事。而沐羽本身又是个不怎么管事的主儿,也并未收徒,自是不会主动讨要这名额。

    更何况以沈霜目前堪堪修炼到寒玉诀二层的功力,就算去参加论道会也是被人给揍的。处于私心,沐羽便没有主动为沈霜报名。

    论道会虽然点到即止,可下作手段也层出不穷。他有点怕事情脱轨。

    好歹和沈霜也相处了一段时间,他还是十分喜欢这个懂事听话的少年的。

    却云真人却没听到他的心声,只问他:“却凡的那个小徒弟……沈霜,如何?”

    沐羽听了便有些为难:“他十分聪慧好学,平时也努力异常。只是……”

    “只是?”却云真人好奇道。

    “幼时遭逢大变,体内经脉因此异变,于修行一途颇有阻碍。实力便就……”沐羽将沈霜的情况隐瞒撇去了一部分,告诉了却云真人。

    却云真人知道沐羽是个说不得人坏话的性格,便也聪明的没有追问下去。但孟却凡身为行云峰峰主名下却无弟子出战,难免声名会有些影响。他想了一想,便又说:“那他的想法呢?”

    “这个……”沐羽又为难了起来。他怕伤到沈霜小少年的玻璃心,根本就没和他说这件事好不好!不然他肯定得要求参加这论道会,到时候绝对得一身伤的滚回来。

    尽管爽文小说的套路就是:主角挨打→主角变强→主角秒杀一群人。但是谁知道这个什么劳什子论道会里沈霜能不能遇到续费外挂啊!!

    万一没有,那不是亏死了……

    没有原著小说作为参考就是这点不好。沐羽头痛的想。

    “我还没有询问过他的意见。”沐羽只能这么说。

    “那师弟你就去问一下。”却云真人说。他虽然笑眯眯的,却是不容置疑的口吻,“既然交由你主持,想必也不会出什么大碍。不若就这么去论道会历练一下,长长见识。”

    沐羽虽不太愿意,但既然却云真人都如此说了,也只好一口应了下来。

    他回去便将此事告诉了沈霜。

    沈霜反应如他预料一样,几乎没有什么考虑便应下了此事。并且还表示自己最近似乎摸到了一些敲门,想来很快就能达到寒玉诀第三层的境界了。

    寒玉诀前两层皆为基础,由简渐难,三层为入门,修至五层便可称为高手。但凡敢报名参加这论道会的弟子,俱是早已窥探或已经突破三层、达到四层的弟子。有些天赋绝佳者,更是早早触到了五层的门槛。

    沈霜这修为……实在是不够给人塞牙缝的。

    话虽如此,沐羽还是鼓励了他一番。

    只是这件事过后,沐羽便觉得平日里见到沈霜的次数忽地少了许多。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沈霜刷刷刷地又给他加了20的好感,目前好感度已经高达60这个数值了。是以他几乎没事就喜欢跑到沐羽眼前乱晃。沐羽本身又宅的不行,除非是论道会上的事情,一般便呆在禁地这处独自修行,努力完成系统交付的净化混沌浊气的任务。所以便经常能看到沈霜。

    结果这家伙最近竟然不天天跑来表示自己的敬慕之情了,作为代师父的沐羽顿时觉得很寂寞。

    人一寂寞,就很容易多想。

    年关近至,他便忍不住想起自己未来到这个世界的好友们。沐羽虽然是个短命鬼,双亲亦亡故,却还是有那么几个朋友的。只是这变故来的太突然,也不知道他那些朋友是否会因为此事而难受许久。他无法超越空间,便也只能在心中默默祝福他们能够幸福。

    就在他悲春伤秋的当口,他豢养的灵鸟忽地拍翅飞到了他跟前,急切地转了几个圈,向他报信。

    沐羽看了,却发现对方竟然是在向自己报告沈霜出了事情?!

    他猛地意识到他似乎已经有一阵子没有见过沈霜了。

    自从论道会事情之后,沈霜渐渐减少了在沐羽面前露面的次数,原因也很简单,他表示想要认真修行,争取不在论道会上给师门抹黑。

    沐羽倒也很能理解他,他修行许久未曾精进半分,想来是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因此便自己找个地方独自修行,免得白白给人希望,丢人得很。

    尽管沐羽不曾说过什么,到底是沈霜少年心性心高气傲。

    沐羽不由急急问道:“他现下在何处?”

    但愿沈霜没有出事才好。

    那灵鸟便又比划了一番,将信息统统倒给了沐羽。

    事情果真如沈霜所料,今日沈霜独自去修炼,但结果仍旧不如人意,便气得忍不住在后山发泄了一通,还把沐羽派去看着他的灵鸟给赶跑了。鸟儿被赶的没办法,只好离开了沈霜附近,准备过一阵子再来看看。没想到待到它再去沈霜修行的地方的时候,沈霜已不见了身影,原地的足迹也一团乱糟,根本没法辨认。灵鸟担心他出了事情,便跑来汇报给沐羽。

    沐羽听完,又是担心又是无奈。他一边招呼着灵鸟带他去沈霜出事的地方,一边在心里腹诽,这莫不是碰上了什么机缘吧?

    约莫是系统看他头疼的样子很宽心,就在他赶到出事的地点之后,沐羽便又得了一个剧情碎片。

    ——果然是机缘。

    沐羽扶了扶额。

    那剧情碎片将沈霜是怎么因为修为无法精进而负气偷偷跑到禁地后山,又不慎摔落悬崖的事情描写了个一清二楚。还特意为沐羽注明了此番化解他体内魔气阻滞经络的“机缘”,便是这禁地之下深藏着的“混沌灵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