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7章 成为灵脉传人(七)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系统如此明目张胆的提示,倒是让沐羽迟疑了。

    他有一瞬间开始怀疑系统的用意,但是眼下还是救人要紧,便也只能顾不得那么多,赶紧御剑下了悬崖找人。

    前几日刚下了场雪,山路湿滑无比,小道也变得十分难走,沈霜会误摔下去倒真不奇怪。纵使是沐羽,在这一片素白之中也很难分清系统描述的山洞到底在哪里。

    无奈之下,他只得运起了自身对灵脉的感知力,以图可以靠灵气的浓厚来探寻到沈霜的所在。

    别说还真给他找到了。

    只是那冥冥之中一点灵气团太过稀薄,若不是系统没提醒他任务失败,他差点就要以为沈霜会死掉。

    沐羽吓得赶紧跑了过去找沈霜。

    那团灵气断断续续地存在着,沐羽顺着指引御剑而去,却见到了一个破藤遮蔽住的山洞。因得前几日下的雪落满了那藤枝,遮挡了视线,他才没能第一时间发现这个山洞。

    山洞比较破败,依稀可见一条有人拖行穿过的痕迹。沐羽连忙走过去,果不其然在那小道的尽头看到了喘着气的沈霜。

    看到匆匆而来的沐羽,他显然吃了一惊。随后激动得仿佛有眼泪渗了下来:“师叔……”

    沐羽本来是有点生气的,结果看到沈霜这个样子,也气不起来了。他走过去,跪了下来查看沈霜的伤势:“你到底是怎么弄成这个样子的!”

    “我……我只是一时气急,又在悬崖那里看到了奇怪的东西。”沈霜艰难地道,“我看到了一团黑气盘在山崖,想去查看,没想到却被它卷挟着带下了山崖。”

    黑气?!

    莫非……是混沌浊气吗?

    沐羽忍不住又问他:“后来呢,那黑气去了哪儿?”

    “它把我丢下来后就不见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感觉好像睡了很久。”沈霜昏昏沉沉道,“师叔,我感觉它还在附近,并没有离开。”

    说完,沈霜吐出一口血来。

    沐羽见状,当即便伸出了手,向他体内渡送灵气,顺便查探他体内经络的情况。却没想到他体内不止有之前干扰灵力运行的魔气肆虐,还多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混沌浊气。他的经脉不仅没有被疏通,反倒变成了两股气息混战的主战场,几乎要将他的经脉撕裂。

    ……这算哪门子的“机缘”啊!!

    沐羽差点没有骂娘。

    情急之下,他只好不停地向沈霜体内渡送自己灵力为其吊命,一面质问系统。

    听了他的质问,系统懒洋洋爬出来:“我又没说掉下悬崖遇到混沌灵脉就是机缘了……你自己脑补的好吧。”

    沐羽:“……”好有道理他竟然无言以对。

    系统轻笑一声:“想救他很简单。他现在的情况就是因为两种力量互相冲突,自己却无法掌控。想平复这冲突,你吻他一下咯,很快就好了。”

    沐羽:“……”这都什么鬼!

    “真的,你看你乃灵脉传人,渡一口真气过去。岂不是很简单的事情?”系统煞有其事。

    沐羽忍不住问:“你认真的?”

    “我骗你的。”系统冷静地道。

    “……滚。”沐羽咬牙切齿。

    “不过第一句虽然是骗你的,但是第二句可没有骗你。”系统道,“你体内取自灵脉的灵力确实可以治疗中和这两股力量,但是单纯的渡送并不能抑制住。唯有灵脉传人的鲜血才可以解除。”

    “也就是输血给他?”沐羽问它。

    “喂给他就够了。”系统说。

    沐羽闻言,当即将昏过去的沈霜服了起来,以灵力刺激他的精神,强行让他苏醒了过来。

    尽管如此,沈霜仍旧是一副意识模糊的样子。

    沐羽顾不上许多,对沈霜急道:“沈霜,现在我要用我的血为引给你治疗伤势。你乖乖张嘴,万不可再抗拒,免多生事端。”

    说罢,他毫不犹豫地解下御神剑,对着手腕便割了一道口子,强硬地塞到了沈霜唇边。

    沈霜瞬间睁大了双眼。

    温热的鲜血自唇角流入他口中,随着灵力散到四肢百骸去。而随着这股热流的涌动,之前被两种力量横冲直撞弄得伤痕累累的经脉带来的痛楚也渐渐消弭。这股不可思议的力量不仅修复了他所受的内创,甚至还隐隐有将两股力量合二为一的趋势。

    他不由挣扎了一下。

    沐羽感觉到了沈霜的挣扎,却没有收回的意思。方才系统告诉他,沈霜所遇到的机缘其实并非“混沌灵脉”,而是灵脉中与浊气相生相克的清气。而他的到来实际上则是某种程度上的打乱了沈霜本来既得的“机缘”,所以须得用他的血尽数补给他才成。否则经脉一事无法解决,他将灵脉传人身份交予沈霜的这个任务也别想完成。

    倒不如说,某种程度上此次意外,反倒是给沐羽的这个任务添了一把火,让他更容易完成了。

    这场换血持续了很久,直到系统喊停,沐羽本身也感受不到沈霜体内再有别的力量在四处捣乱了,这才停下手来。

    他从身上摸出来一瓶药粉来,粗粗地将伤口扎了扎,问沈霜感觉如何。

    挥去不散的血腥气弥漫在山洞里,沈霜看了看衣袖上鲜血斑驳、脸色苍白的沐羽,心里不由得狠狠地抽搐了一下。

    他何德何能……何德何能才能让沐羽如此待他!而且他还说谎话骗了他……

    明明不是他说的那样,那黑气明明是……被灭门的那天晚上也曾见过的!

    而那块被黑气映照出来的神秘文字……

    沈霜挣扎着想爬起来,却被沐羽抬手按住了。

    沐羽皱眉对他说:“你伤势颇重,不要乱动。”

    “师叔,我……你不要对我这么好。”他倔强地抬起头来,“我就是个煞星,所有接近我的人都没有好下场。他们说得对,我活该一个人没人关心我。”

    沐羽沉默。

    毕竟作者亲笔敲定的主角,有主角光环是自然的。只是这主角光环虽然能保其平安,却不能保周围人也一样平安。沈霜会说出这话,沐羽倒是不奇怪的。

    但不奇怪是一方面,生不生气又是另一方面。

    现在的沐羽就很生气。

    他也压根没打算压抑住自己的情绪。他低喝住了沈霜的话头,而后对他道:“我不管你现在心中如何作想,现在都得给我停下你脑中的念头。若早知你会强迫自己到今天这种地步,那日我便不会答应下掌门师兄的要求。”

    “可是我现在觉得我很无力。”沈霜失落地道,“明明师叔你是那么出色的人,我却蠢笨至此……我不想让别人误会你,给你丢脸。”

    “我的脸面并不比你的命更值钱。”沐羽淡淡的说。他止住想要争辩的沈霜的话头,而后又说:“此事容后再说,我会去和掌门推掉此次论道会的事,你需要休养。”

    他的脸面并不比自己的命更值钱……吗……

    沈霜不由地鼻子一酸。自他亲族被灭、沦为孤儿之后,似乎再未有人如此之重视他了。就算是孟却凡,也只是心疼他小小年纪流落街头,而将他送来寒月宗,给他一个生活的地方。而沐羽却不一样,他给了自己尊严,教自己修行,还为自己的一切操心忙碌。他却做了什么?不仅骗了沐羽,隐瞒了自己真实的目的,还害得他担心至此。

    更甚……他还让他受伤了。

    他看着那血迹斑斑的衣袖,恨不得下一秒就戳烂自己的头颅,好叫自己活着拖累对方。

    沐羽一看沈霜的表情,便知道他肯定又多想了。他和对方相处了一段时间,也还算有点了解他,知道这个时候最好的方法就是强摁着他的头去强迫他低头。于是便不再多说些什么,面色一冷,禁锢住了他,把人捆了回去。

    折腾了大半天,被沐羽捆回屋的时候估计终于折腾累了,沈霜眼泪汪汪地昏了过去。沐羽顿时觉得十分心累,感觉自己像是在带一个特别粘人的小孩子。他叹着气处理了一下自己的伤口,一边照看沈霜,一边思考明日该如何和却云真人说论道会沈霜请辞的事情。

    事到如今,他算是看明白了。

    这根本不是什么纯爽文,这特么是虐主文!!肯定!绝对!他以多年经验发誓!

    哪家的爽文主角死爹死妈死全家,克亲克友克爱人,还上来就是个废物被人嘲笑多年的?他敢打包票要是这种文敢在文案上标一串儿爽,他就敢冲上去给作者刷负。

    讲道理,虐人先提醒啊!

    就冲着这人设,纵使沈霜现在算得了“机缘”,身上魔气和浊气与其灵气融为一体,成为了新的体系让他修为大增,沐羽也是不敢把他放出去了。万一碰上个厉害的,这孩子还不得被打击得去自杀啊……

    沐羽忍不住泪流满面。

    “你不用担心,论道会上不会出事的。”这时候,系统又爬了出来,幽幽地道,“毕竟作者要写个小高|潮让读者爽一下留住读者嘛。”

    “你觉得我还会相信你吗?”沐羽冷静道,“不,你已经没有可信度了。”

    “好好,你随意你随意。”系统不在乎地道,“你不在乎归你不在乎,可你觉得沈霜就会低头?这禁地又没有下禁制,不准随便进出。你就算去和掌门说了,你能奈何得了他?况且参不参加这论道会,你说了又不算……”

    “……”沐羽一时竟无言以对。他憋了一阵子,最终还是忍不下这口气,对系统冷笑道:“你说得对,我一会儿就去给这里下个禁制,只准进不准出。”

    系统:“……”

    麻麻这人作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