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8章 成为灵脉传人(八)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你作弊!!”

    系统憋了许久,最后蹦出来了这么一句话。它像是被沐羽的无耻给惊到了,说完了这句话,它就怒气冲冲地再次神隐了。

    沐羽才不管,在他看来,无论是沈霜还是系统,哪个都不靠谱,还是得靠他自己。

    不过他的意愿是一方面,他还是得询问一下沈霜的意见,毕竟他从来都是一个相当和善的好家长。

    ……至于他最后点头许可与否,那就不关沈霜的事情了。

    经过这一次近乎闹剧的“机缘”,沈霜之前因为经脉阻滞而迟迟不能提升的修为果然有了长足的进步。精进甚至可以用一日千里来形容。便是沐羽最开始是持打算劝他放弃此次论道会的态度,见到此番状况后,也不由得有些犹豫起来。

    不过他还是选择了先问问沈霜:“你可还是执意要参加论道会?”

    “是。”沈霜答得丝毫未有迟疑。

    “好,我欣赏你的志气。”沐羽说,“但是论道会高手众多,且一旦开始便是生死不论。虽然大家同为修道中人,总不至于在比赛中下死手,可凡事总有例外。”

    “师叔……”沈霜迟疑了片刻,“可即便如此,我也不想退缩。”

    “我懂。”沐羽颔首,随即收获了一个沈霜热切感动的眼神。他略微有点囧,而后抛出了自己的要求:“所以我要求你在论道会举办前,达到寒玉诀四层。你可能做到?”

    沈霜沉默。

    ——寒玉诀四层!

    这是多么近乎无理的要求!

    尽管三层才算是入门,但这三层却说的是刚突破三层门槛的意思。这心法越往后修炼便愈发艰难,四层则已经可以算得上是中高手了。若放到以往,这对于沈霜真是想都不敢想象的事情,但是自从有了之前的那次山洞“奇遇”,他的修为算得上日进千里,现在已经达到三层的境界了。哪怕往后修行困难了些,半年之内突破达到第四层还是有些希望的!

    更何况……

    他还有从那山洞中得到的秘卷。

    秘卷一事,他从未曾和任何人提起过,哪怕是沐羽都不知道这件事。最开始,他害怕那黑气是这禁地之下镇压封印着的什么,固执地认为这秘卷一定与当年灭了他满门的凶手有关,执意想带回去自己研究。便担心这事万一与沐羽说了,对方会不由分说将其收走,不叫他看。没想到那秘卷没有和灭他满门的凶手的关系记录,反而是记录了一部极为神奇的功法。有了这部秘卷,他便可以很好地控制住体内的浊气与魔气,与灵气相伴相生,刺激转化,是以修为大有精进。

    这让他更加坚信了此秘卷定和凶手有关系的信念,也更加不敢告诉沐羽此事。

    毕竟寒月宗内人都知道,沐羽很少出现在旁人眼前,大部分时间都耗在了禁地与里面封印着的东西争斗。

    而沈霜则更加清楚,那封印里的“东西”,就是之前在他身体里作乱的“东西”。

    他咬了咬牙,一狠心:“好,我答应。若是没能达到师叔的要求,我便去找掌门真人谢罪请辞。”

    “好。”沐羽微微笑了。这还是沈霜第一次看见他笑,不由得呆滞了片刻。沐羽看他这幅模样,便对他说:“你若赢得论道会优胜,介时我便赠你一样物品。但若你平安归来,亦能获得此物。”

    沈霜闻言,当即便感动得眼眶一热:“师叔……”

    这是在隐晦地说,不求他名次几何,只愿他人可平安无恙吗?

    外人皆说他这师叔冷心冷情,宛如死物一般不通人心,只是朵高岭之花罢了。但他看来,他这师叔却是嘴硬心软,只是裹了一层难以亲近的冰壳而已。

    不得不说,这样的沐羽实在……分外令人倾心。

    难怪派内年岁稍长的女弟子但凡提起他来,都是一脸羞意,对其当年论道会一举侃侃而谈。不知怎的沈霜忽然有些嫉妒起来。

    *

    时光飞逝,而沈霜的修为也确实如同他允诺的那样日进千里。不知不觉间,他的修为竟然已经达到了寒玉诀第四层的境界。而在这半年多的时间中,沐羽见他刻苦努力如此,便也不好再多加拒绝,点头允诺了他参加论道会一事。

    只是话虽如此,沐羽也还是和沈霜约法三章,定好了规矩。不准他在比赛中贪求冒进,务必以自身安全为第一优先。而后他又取出一柄玄铁长剑,赠与沈霜:“此剑名为玄霜,乃我昔日奉先掌门下山游历时,帮一户人家解决闹鬼之事时其家主所赠。他说此剑虽乃先人传下,自己却没有能力护其不受旁人窥伺,不若将此剑赠我,免得明珠蒙尘。只是那时我已有御神,主人家的赠与又推辞不下,便一直放在储物阁搁置着。此番参加论道会,你却没有趁手法器,我便越俎代庖,代孟师姐将此物赠送与你。望你不要觉得我太过越权,心生不满。”

    “玄霜……”沈霜接过那剑,轻轻地抚摸剑身。其剑虽沉,却在他握住剑柄的那一刻宛如成为了一个活物,轻巧的不可思议。连挥动起来都契合地让他想要喟叹。

    这让他不由十分欣喜:“此剑果真不凡!”

    沐羽点头:“不错,当时我受赠此剑,因原主人保养不当已是锈迹斑斑,加之年代久远,我还以为此剑会就此埋没。意想不到的却是我将它送往炼器长老处后,他将其重新打磨,竟又令其恢复了昔日的风采。此等奇景,便是炼器长老亦是惊叹不已。”

    “我会好好珍惜它的。”沈霜珍惜地抱着玄霜,冲沐羽道,“师叔这番赠礼,我感激都来不及,怎么会心生不满。请师叔勿要多想,在沈霜心中,师叔永远是占据最重要地位的那一个。”

    他微微笑了。

    沐羽心里猛地突了一下。

    眼前少年端的是俊秀无双,哪怕身形容貌尚未张开,想来也可遇见今后的风华当是如何模样。哪怕沐羽如今可以说得上是清心寡欲,方才也差点被沈霜那一笑给撩的有些心神不宁。

    他不由得神情有些不自然地咳了咳。

    目标“沈霜”对你的好感度5

    你对目标“沈霜”的好感度10

    忽地一阵系统提示音响起,沐羽顿觉十分无语。他听着第二句好感度提示,怎么听怎么觉得那像是在狠狠地嘲讽自己方才差点被个小孩子给撩了的失态反应。好在他一向心宽,很快就无视了这个小插曲,转而为这来之不易的十点好感度而开心。

    不知道是不是越处越熟的缘故,沈霜在这半年内反而吝啬于再为他累计好感。除却上次他在山崖下救他一命而一口气增加了5点之后,便一直卡在了65这个数值。倒是这次赠物,又增加了5点,总算是突破了70大关,达到了莫逆之交的等级。算是接近任务目标,胜利在望了。

    至于另一边的净化浊气的任务,则是在他没日没夜、勤勤恳恳地做一个活着的空气净化器的努力下,完成度亦是过半。

    只是这个任务竟然还会进度倒退,不得不让沐羽十分头痛。他隐隐约约觉着,这个任务想要完成,怕是和沈霜的那个接替灵脉传人的任务息息相关。

    论道会那日很快来临。沐羽这些日子忙里忙外,待到开会那日,反倒清闲了下来。他身为一宗长老,自是不需要开门迎客,自有门下弟子去做。从这日起,他总算从一个忙得团团转的陀螺,成为一个镇宗的吉祥物了。

    可惜凡事并无绝对,就当沐羽以为自己可以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时候,他却发现本次论道会多了许多十分“熟悉”的面孔。

    天下三大修真门派,寒月宗,莲华岛,青虹门。寒月宗负责主持此次论道会,而其他宗门则派遣弟子参与此次盛会。按理来说带领宗门弟子参加盛会的人选当是派中德高望重之人,此次却突然多了许多年轻面孔,委实让人感到十分惊奇。

    沐羽自是亦不例外,只是这些人看他的目光若是不要这么露骨,想必他也和其她人一样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

    是的,没错。

    这些人,竟然全部都是……冲着他来的……

    这让他不得不感叹了一下“沐羽”的魅力。十年前论道会上的那惊艳一现,未曾想到十年后还有这么多人仍旧念念不忘,以至于想方设法都要跑到这论道会上来,再近距离地围观一下这“灵脉传人”。

    沐羽差点恍惚以为自己来到了粉丝见面会现场,而他则是那个被粉丝包围了的明星。

    莫名的觉得压力山大啊有没有!

    他只得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生怕一个人设崩了丢尽了原身和寒月宗的脸。毕竟前身顶着如此之巨的“偶像光环”坦然自若行走到今日,他要是临阵怯场反倒是显得这十年间不进反退了。

    于是寒月宗的弟子纷纷看到自家向来就如同一个移动制冷机般的沐羽小师叔,在论道会开会后,变得愈发地寒气逼人了起来……

    这个转变让许多女弟子忍不住痛哭流涕,并且开始暗暗猜测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混蛋竟敢惹怒自家貌美如花的炼药长老。若是知道了是何人干下的罪行,定不会让其好过。

    只是这边一众女弟子还只是在胡乱揣测,那边沐羽便碰到了一个让他分外意想不到的人。

    真·一生之敌。

    莲华岛首席大弟子——

    钟鸿。

    他瞬间如临大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