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9章 成为灵脉传人(九)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说到这个钟鸿,也是个极其出色绝艳之人。

    此人到底是何等出色呢?听说当年莲华岛门主钟震途经一小镇,偶然发现当时还是个幼子的钟鸿,当即惊为天人,萌生了想将他带回派内传其衣钵的想法。而钟鸿也非常争气,自从入莲华岛门下后刻苦修行,很快在年轻一辈中崭露头角。而其人亦是极会处事,虽是后来居上,但门派中诸多长辈也对其毫无异议,颇得派众之心。

    如此出色之人,论年岁,竟然只是和孟却凡是一辈的。

    莲华岛不似寒月宗,门下多数为师辈。是以钟鸿以此年龄占据如此位置,甚至连论道会此等重要之事都放心的交予他去打理,由此可见他在门中地位之高、受信之重。

    至于沐羽和钟鸿的结缘,却要说到上次论道会了。

    以前曾说过,沐羽在上次论道会帮助别人,却被对方纠缠诬陷,险些被师门问责。那时候站出来帮沐羽洗清了身上污水的,便是这位莲华岛大弟子,钟鸿。

    也正因为此件事,钟鸿十分欣赏这正气十足的少年。他又是个贯来喜好美好之物的人,见这少年风华无双如斯,自是对沐羽无比上心。可惜原身虽然十分感激他的仗义直言,却对其人时不时的骚扰感到十分困扰。可这钟鸿大约是自幼未曾受到过什么不顺,在莲华岛门内又是横行惯了的主,自是对沐羽的抗拒疏离毫不在意。更有甚,他反倒是觉得愈发地有意思起来。

    这也就导致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在寒月宗内人见人怕的沐羽小师叔见到钟鸿此人,从来都是躲着走的。

    说不过你,打不过你,我躲着你还不行吗?

    可惜,躲得了和尚躲不了庙。在外面,沐羽是可以躲着钟鸿走。可这次论道会却是在寒月宗的地盘里举行,沐羽更是负责主持此次论道会的人,根本无从谈起躲藏一事,只得硬着头皮上了。想来钟鸿也正是看中乐这个,才会开开心心地跑到寒月宗来堵人。

    想通其中关节,沐羽忍不住泪流满面。

    果不其然,钟鸿一看到沐羽便乐呵呵地迎了上来,笑容满面地道:“却尘师弟,一别经年……无恙否?”

    “寒月宗内向来清静,不似外界纷争扰乱颇多,自是无恙。”沐羽道,“劳费心。”

    钟鸿听了,便笑了笑:“你我相识已久,何必如此见外?我不是说了,我俩本是同辈,莲华岛又与寒月宗向来交好。你若不嫌弃,唤我一声师哥也是使得的。可你却对我如此生分,实在是叫人伤心不已……”

    他脸上露出了十分怨念的表情。

    看到他这番作态,沐羽不由得一阵无语。

    他在心里十分崩溃的怒吼:什么叫若不嫌弃啊!他非常嫌弃、十分嫌弃好吗!别说原身了,就连他这个后来的旁观者都觉得惨不忍睹啊!!

    倒是钟鸿见了他这幅嘴角微微抽搐的模样,反而表现出了一副十分高兴的样子:“莫非……你可是觉着我占了你便宜?所以才一直都是这幅如同见了生人一样冷淡疏离的模样?”

    不,并没有。

    沐羽麻木地想:能不能来个人,谁都好,赶紧把这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赶走。

    他是真不知道他应该如何接话了。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厚脸皮的人!!

    不知是不是听到了他内心的怒吼,就在沐羽僵着脸和笑容满面地钟鸿僵持在原地时,沈霜从天而降解救了他此刻的尴尬局面。

    “师叔,掌门真人让我来请您。说有要事相商。”沈霜一出现,便带来了一个足以拯救沐羽此刻情况的好消息。沐羽不由大喜过望,连忙应下。

    尽管他自认为表现得非常淡然,然而在某些人眼中,他这表情便称不上“淡然”了。

    钟鸿看他这幅动容不已的表情,十分郁闷,只觉得自己一腔热情又空化作了流水。只是郁闷归郁闷,他总不至于跑去和却云真人吵上一架,更不可能和沐羽动气,只得把郁气都砸到了这个突如其来坏人好事的少年身上。

    他眯起眼睛,仔细地打量了沈霜一番,在看到他身上负着的剑后,不由露出了些许讶然:“玄霜剑……这是你徒弟?”

    “否。”沐羽在心里翻了白眼,心说你难道没有听到方才那句师叔吗,“他是却凡师姐门下弟子,非我之徒。只是师姐托我暂为教导他一阵而已。”

    听到他这话,站在一旁的沈霜眼神微微地黯了黯。

    “也是,不然何必叫你师叔。”钟鸿闻言哂笑道。他乃何等的精明,方才沐羽说了那话之后,沈霜的反应便被他尽收眼底。只是思及以往沐羽对自己的态度,再看看他对沈霜的温柔作态,不由觉得十分嫉妒。难免忍不住出口刺了刺这少年:“原来是孟师姐座下,我仰慕师姐学识修为已久,不知此次我莲华岛弟子可有机会与你交手讨教一番?”

    “自是有的。”沐羽却抢先接了话,护下了沈霜。钟鸿这话说的刁钻,以沈霜的角度,并不好答话。倒不如他先答了,免得尴尬:“掌门真人有命,请允许我先行一步。”

    他向钟鸿告辞。

    钟鸿方才那话未曾达到他的目的,自是有些恼火。他看了一眼被沐羽护在身后的沈霜,抹开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当即让开了位置:“这是自然,请。”

    说完这句,他又像是突然想起来了似的,转头对沐羽道:“说起来,此次我徒弟钟鸣也会参加此次比赛。若是沈霜师侄遇见,还请手下留情啊?”

    他话却是又针对着沈霜去了。

    沐羽听了,就有点恼怒。

    三番两次地想找他护着的娃的碴,当他吃素的呢?就算你帮过“我”那也绝对是不能忍的好不好!当即便冷着脸,对上了笑盈盈的钟鸿:“但凡参加了论道会,便要谨遵赛制。还请钟师兄莫要让我为难。”

    “好好好,是我失言。还请却凡师弟莫要生气。”钟鸿立刻表示道。今日他过来,本就不是来找茬的。只是因为巧遇沐羽,又频频吃闭门羹便有些不爽。不过今□□着沐羽叫了自己一声师兄,也算是得偿所愿,不枉他费心费力求了这任务,来这寒月宗走一遭了。

    钟鸿笑容满面地目送沐羽和沈霜离去。

    至于沐羽,则是如同遇见了扫帚星,火急火燎地带着沈霜赶紧滚了。

    钟鸿这人,绝壁是他的克星无误。无论是现在的他还是以前的沐羽,遇见这人最优解永远是绕道先跑无误。

    倒是沈霜对其十分感兴趣。不知道是不是被钟鸿方才那句话给刺激了,他主动询问沐羽道:“师叔,方才那位是……?”

    “莲华岛岛主钟震首徒,瑾阳君钟鸿。”沐羽说。说完他记起沈霜入门不久,又久未接触修真界中事,当是不太清楚对方地位。便又补了一句:“虽是尚是首徒,但钟岛主想来亦不会再在掌门之位上久呆,当数十年内便会传位于他。你以后若遇见他,须得记住此事,莫要失了礼数。”

    “我知道了。”沈霜点点头,摸着玄霜的剑身有些心不在焉,“师叔与瑾阳君关系颇好?他竟也识得玄霜?”

    ……谁跟他关系好了!!哪里关系好了!

    沐羽差点忍不住炸毛,好在他还记得沈霜属于躺枪路人,特别无辜的那种,便耐心为其解释道:“瑾阳君昔年曾在我被人污蔑之时帮助过我,滴水之恩勿相忘。至于玄霜剑,则是我当时外出游历偶遇瑾阳君,与他一起帮助那户人家解决了困难所得。是以他也识得此剑。”

    他耐心解释道。

    沈霜闻言,“嗯”了一声,算作回答了沐羽。

    沐羽见他兴致不高,便也没有继续找话,二人一齐朝主峰而去。

    今日乃论道会开赛首日,算得上是纷杂无比。寒月宗一众弟子无论参没参赛的,都忙得宛如一个陀螺,难免部分细节会失了分寸。却云真人突然找他前去议事,不知道却是又生何事端。

    沐羽心中思虑再三,以至于一路上几乎忽视了沈霜的不同寻常。

    自达到寒玉诀四层以来,沈霜自觉修为精进颇多,又得到那秘卷帮持,于四层也是心得颇多,自认为虽算不得这论道会上参赛弟子中的顶尖好手,至少也不输他人太多。哪知直到论道会开会,他才发现比他强的人宛如过江之鲫,无法论数。原本的沾沾自喜,现在也如同一个笑话一般。甚至于在瑾阳君明里暗里地刺激自己时,都不敢自信满满地张口回击。

    甚至还连累师叔要张口回护自己,让那人奸计得逞。

    他顿时倍感失望,无论对自己之前的态度,还是对自己的能力!

    沈霜不由暗自下了决心。若他之前还天真的抱着如沐羽所言,不求名次、但求平安,如今他便是要争个第一给人看!否则不但丢了师门的脸,更会让看不起他的人阴谋得逞!他不想届时灰溜溜地滚回派内之后,还要受到那人讥讽的眼神。

    想起瑾阳君看沐羽的眼神,沈霜心里便一阵无端地烦乱起来。

    ——至少,他不想看到那人笑。

    还在他师叔身边打着转儿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