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10章 成为灵脉传人(十)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莫名被钟鸿给刺激得觉醒了的沈霜暗自下了决心。沐羽在他身旁,对此毫无察觉。

    他还在思考论道会上会出现的纰漏,又查看了一番系统,却发现论道会这个任务非常稳定地朝着100%的数值缓慢增长着,证明的确未有什么事情发生,不由得十分费解。

    好在这个疑惑在他见到了却云真人之后便消失无踪了。

    却云真人想来只是闲得无聊,所以来找自己小师弟的乐子。偏偏却让沈霜去催,弄得沐羽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待赶到主峰,却发现未有什么,不由得黑线无比。

    却云真人见玩笑似乎开过了头,便也不再继续捉弄他,转而拿出了一张信笺来:“这是却凡寄来的信,你读读看。”

    孟却凡在修真界向来是个怪胎。明明有更方便的灵符传音,她却偏爱信纸,每次都要拿沐羽养的鸟来当信使。还好却云真人容忍度一向很高,也没有向孟却凡发出过什么异议,这习惯便一直保留了下来。

    而这个习惯则算方便了沐羽这个没有见过灵符传音这等“黑科技”的土包子,他用的倒是十分开心。

    沐羽接过信笺,展了开来。

    读着读着,他便觉得有些不对。

    纸是对方惯用的纸,送信的灵鸟亦是他赠予对方的那一只,而这信的内容却没了孟却凡一向喜欢的长篇累牍的废话。那封信写的异常简洁,只是把她遇到的事情简单描述了一番,记录下来后遣送灵鸟将其送达了寒月宗。

    至于遇到的事情,她则只用了几句话来形容。而总结来说,则是她在一个叫边镇的小镇除妖之时,竟然遇见了魔化的小妖怪。本来她并未当做一回事,却经人指点来带一处地方,发现那处被魔化的妖怪几乎占据了整座山头,便是一些从不伤人的小妖也失去了神智,转而攻击人类。现在边镇居民不堪其扰,她准备在此暂居一段时间,顺便调查妖怪魔化之事。

    看完信,沐羽当即便明白了却云真人叫他来的真正用意。

    ——便是这妖怪魔化一事。

    说到魔化,就不得不说他这灵脉传人的“传”究竟“传”的是什么,还有为何要“传”了。

    其实说白了,灵脉传人这职务,就像是一些西方幻想游戏中说的“守护者”,是负责守护灵脉纯净的。灵脉若一直纯净,九州便可无虞,百姓健康安乐;若是被污染了,那便会浊气四溢,妖魔横行,疫病流窜,大地亦不复往日生机。

    而孟却凡今日来信,说这个名叫边镇的地方被魔气侵染,便相当于变相的告诉他们,灵脉——

    ——失控了。

    沐羽终于明白了为何他的任务条为何会时进时退,而原身也为何会走火入魔、甚至死于非命——

    皆因为这灵脉从一开始,就已经失控了!

    身为负责监管、净化灵脉的灵脉传人,却让灵脉在自己眼皮底下失控、乃至于泄露魔气、污染一方水土地脉,责任不可谓不重。若非却云真人本就了解此事艰难困苦,又未曾会有人感激报酬,想来也会是像别人一样,先冲上来问沐羽的责了。

    好在他十分理智,亦是在沐羽幼时对其照顾颇多,见识过他所遭受的痛苦,是以这才叫沈霜过来,让他去寻沐羽。毕竟沈霜是沐羽亲手所教,总不至于会坑害他。

    至于魔化一事,却云真人亦是没有忙着问责,而是问他:“却尘,魔化一事,你可有什么见解?”

    沐羽思考一番,觉得此事还是不可轻易下结论,须得实地查看一番才好。便回却云真人说:“魔化一事兹事体大,不可轻易下结论。但近来我在行净化一事时,确实颇感力不从心,恐怕……”

    他想了想,还是将剩下半句咽了下去,没有说可能是有人故意污染灵脉这事。毕竟此事不比其他,胡乱猜测只会更加麻烦,倒不如先按下不说,待到确认了实情,再说出来比较好。

    而以沐羽的角度看,这件事是人为可能性则非常大。

    因为这灵脉之下,确实是封印镇压着东西的。

    至于是何等东西,却是连他也不知道了的。原身家人未曾等到原身长大便已被人报复灭了满门,是以原身这个灵脉传人,也只是个半吊子而已,许多密辛并无从得知。其次系统也十分不给力,只给了他一个文案介绍,给了个沐羽的背景介绍,并没有详细诉说这灵脉的事情,是以真相为何也无从得知。沐羽现在所掌握的信息,也就只是知道这灵脉下确实被封印了魔物,并且正是靠着这九州地脉源源不断的清正灵气,方可压制对方。否则便要破封印而出。

    他这灵脉传人,平时所做的净化浊气,转作灵气,也不过只是借着这灵气来强化自身,加固封印。免得这魔物太过强大,不但不受清气压制,反而散播浊气,反客为主、控制住九州灵脉。

    却云真人能做到掌门这个位置,自然也是极其聪慧之人。尽管沐羽话未说全,他便已是猜到了沐羽话语里的未竟之意。他亦是十分认同沐羽所说的话,点头道:“你说的对,此事不可轻易下断论。只是近期论道会事务繁忙,你也不好脱身。不若这样,我去信与却凡,让她先行调查魔化一事,取得一些信息。待到论道会事情结束,你便动身去边镇,与却凡一起,亲自探查此事!”

    沐羽颔首应下。

    此事完毕,却云真人也没了说笑的心思,便让沐羽走了。

    只是他心情沉重,沐羽心思却比他还要沉重。

    灵脉一事,关系九州大陆,实在不是个可以拿来说笑的事情。若灵脉真被污染,不说他这个“灵脉传人”还能活上多久,便是那人间炼狱的场景,想想就已经觉得四肢发冷。沐羽自己虽然短命,也曾怨天尤人过,但总体来说他还是个热爱生命的好人。自是不希望这等生灵涂炭的情况出现在这片大地之上。若真是有人主动想以污染灵脉来解除那魔物的封印,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而且,“边镇”这个地名,也是十分诡异的熟悉啊。

    沐羽回忆了一阵,猛地想了起来:沈霜的故乡,可不就是边镇吗?!

    他赶紧询问对方:“沈霜,边镇可是你的家乡?”

    沈霜被他这没头没脑的一问弄得有些懵了,愣了一阵,而后点头:“不错,确实是那里。师叔怎么想起提到这个?”

    沐羽一听,不由暗叫一声糟糕,随即发现现实与他的想法有些恐怖地重合了起来。他并不想将此事告知沐羽,便赶紧收敛了自己内心所想,对沈霜温和道:“方才孟师姐来信,提到了边镇这个地方。说她行走至此阵,想起故人,便打算在那里多带上一段时间。我记得那里应是你的故乡,故有此问。”

    沈霜闻言,心中涌过一阵暖流。

    他原本以为师叔愿意收留他、教导他,他便已经足够幸运。却未曾想沐羽不仅仅只是像他对别人说的那样,只是“暂时代为教导”的弟子,而是真正的将自己放到了心中。甚至于他从未与他提起过自己的家乡在何处,他却还能知晓此事。

    这让他忍不住在心底悄悄生出了一股奇妙的情感,并且开始逐渐滋生、发芽、扎根。这让察觉到此的沈霜异常的惊慌,却又诡异的享受这种背德一般的慌乱。他没有选择压抑它,而是如痴如醉地追随着对方的身影,任其疯狂破土发育。

    *

    论道会首日,并没有沈霜的比赛。

    作为此次论道会的实际操办者,沐羽手中自然有一份对战的名单,告诉他哪日那些人将进行比赛。不得不说这论道会虽是古人举办,却设定的十分具有新意,颇具现代风格。不仅有常规比赛中的淘汰赛,更在淘汰赛前加入了积分制的小组赛。这样不仅极大限度地去掉了“运气”这一成分的影响,使得实力成为左右名次最重要的标准,而且也能让参加论道会的诸弟子更深刻地感受到自己与对方的差距,以便可以找准机会,提升自己。

    只是这赛制虽好,却也有让人头痛的地方。比方说如果之前曾在小组赛里打赢了对方,而后得罪了对方。那么在接下来的淘汰赛里,万一再次遇到了同一个人,那便有可能会招致对方疯狂的报复。

    非要说开来谈,也只能说论道会乃名门正派所举办,参赛弟子亦绝大多数都是正直之人,不屑于去用那些下作手段。但凡事总有例外,打比方说便是由青虹门举办的上一届论道会,就出现了一个这样的人。

    若不是当时沐羽出手相帮,想必那被报复之人,已然成了一抹冤魂。

    是以时刻谨记此事的沐羽,便叮嘱当日未有比赛的沈霜,让他去各个比试赛台观摩一番,好对他未来的对手有个比较大概的了解。

    毕竟这比赛前期又不会因为输赢而淘汰掉人,多看看总归没错。沈霜如此聪慧,说不定看着看着他就突然“有所领悟”了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