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11章 成为灵脉传人(十一)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沐羽的要求,沈霜自是不会违抗。

    他不仅乖乖的去了各个赛台,将比赛认真看完,甚至还认认真真地将每个人的习惯弱点,都找了个手札给一一记录了下来。他这幅勤恳的态度忍不住逗乐了沐羽,这让他想起以前帮邻居忙接对方年仅10岁的女儿回家时,从窗户一眼望过去的一群小萝卜头认真听课勤做笔记的模样,委实十分可爱。便将沈霜好好夸奖了一番。

    而不知是不是因为那番夸奖的缘故,沐羽发现在此之后,沈霜反倒愈发卖力了起来。

    另一方面,沈霜在论道会上的表现也算发挥出色。

    据沐羽的观察来看,寒玉诀四层的修为在此次论道会中,虽不算垫底,但亦算不得上游,顶多是在中层上下挣扎。这比赛第一阶段未有淘汰,自是不会激发主角光环那种“绝境求生”的被动buff。依他看来,比赛结果当是有来有回才对。未曾想沈霜却仿佛打了鸡血一般,自比赛开始后就一路高歌,已是连续五六场未尝败绩,这未免令人感到十分惊奇。

    而最让沐羽感到惊奇的是,沈霜竟然就这么一路保持着未有败绩情况,坚持到了后半阶段。

    这不得不让他对沈霜手里的小本本产生了十足的兴趣:到底是得有何等的观察力,才能靠着比赛那短短的时间迅速地找出对方的弱点加以放大、并且克敌制胜?

    光凭借这份洞察力,便足以预见此人今后的发展将不可限量。

    经由此事,沐羽不由一阵感叹:主角果然就是主角,连光环都开的如此与众不同。如他这种送助攻的炮灰命,便是沐小师叔这等出尘绝艳的外挂,在他手里也只是废物一团而已。最终估计还是要养肥了之后,拿去给主角当经验boss开团宰杀的。

    他瞅了一眼又在狂掉进度条的净化任务,简直头痛得要命。

    不知是不是感受到了他内心的崩溃,系统唯恐天下不乱地又窜出来刷起了存在感:“只要998,剧情碎片带回家!你只要点一下头,我就可以把整本书的故事情节、暗线伏笔大纲还有作者构思统统塞到你脑子里!保准记忆深刻,刻骨难忘!咱俩的关系,我给你打个白条,分期付款利息只要五折哦!”

    沐羽熬了一晚上,没日没夜地为了压制那封印而努力,这会儿根本没有力气和系统瞎掰扯。于是他非常有骨气的丢给了系统一个字:“滚。”

    “嘤嘤嘤,客官,真不考虑一下嘛。”系统卖萌道,“人家穷的快吃不起饭啦。”

    “不用考虑。”沐羽想也没想地冷声道,“有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若是第一个世界我便举步维艰至此,需要靠你援助才能走过,那若是你发布更难、更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呢?别装了,你就是想要个打白工的而已。”

    “噫……你真是不解风情。”被沐羽戳穿了阴谋的系统倒也不气。它只是略微指控抱怨了一番沐羽令人发指的冷酷行为,便转而说起了其他:“哎,看你这么苦恼,那我就大发善心地给你一点提示吧。不错,灵脉早已失控,‘沐羽’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走火入魔身亡的。所以你的存在意义就在于此,你扮演他,他不能死。至少,他现在不能死。否则这个世界就要乱套了。”

    听到系统的话,沐羽束发的动作不由一顿,随即心凉了半截。

    系统说,“沐羽”不能死,至少现在不能死。那这句话的言下之意则是,他将来肯定是要去送死的。至于何种死法,结合系统最初发布给他的任务来看,想来是和沈霜逃不了干系。

    又要彻底净化灵脉,又要将灵脉传人的衣钵交给沈霜。沐羽就算是再傻,也能猜出来系统的言下之意便是乖乖牺牲自己拯救世界,顺便借着你刷到手的100好感死前绑架沈霜,强迫他接下这口锅乖乖背好的意思。

    不得不说,系统这幅用完就扔、毫不留情的态度实在是很让人齿冷。

    但即便如此,沐羽还是要感谢对方搭救了自己一命,让他又活了这么长时间。毕竟不论如何,对于他这种短命鬼而言,能多在这世界上呼吸哪怕一口新鲜空气,也比死在坟墓慢慢腐化成枯骨强。所以哪怕对方再冷酷再无情,也只是利益交换而已,没有什么好怨天由人的。

    沐羽十分冷静地扎完头发,穿好衣服,镜子里的人又是一副迷倒万千众生的模样。完了对着空气里的系统露齿一笑:“谢谢提示,我懂了。”

    系统被他这副风华无双的皮囊所展露的笑容击倒在地,光球瞬间变作少女心炸裂的模样,如同破了的气球般飞奔而去。一边跑还一边和他哭:“你人物ooc!你作弊!我要扣你分!”

    “醒醒,分不能被扣到负数。我现在是个什么都没有的穷光蛋。”沐羽头也不回地道。他压根不理满屋子飞窜着打滚的系统,“嘭”地一声合上了房门,精神奕奕地出门去看沈霜的比赛。远远地将系统丢在了脑后。

    他才不管这每天只会吃喝玩乐逗自己开心的辣鸡系统。有空听丫哭,还不如去看看沈霜的比赛。

    至少在沈霜身上,沐羽还能感受到一分付出、一分收获这个真理。

    人间自有真情在,真·小天使·沈霜让沐羽被系统吹到西伯利亚的内心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

    此时论道会赛程已然过半。用通俗点的话说就是,小组赛打完了,淘汰赛十六强也打完了。接下来就是大家开开心心抱团扎堆,看着剩下的八个人互相痛殴彼此,暗自为其中某人加油鼓劲儿,以期能报之前被暴打的一箭之仇。

    是以广大群众对这八强赛及以后的比赛,热情是异常的高涨。

    沐羽的热情也十分高涨。

    热闹谁不爱凑,奈何原身本身是个高冷性格,又有钟鸿这个冤家对头在赛台蹲着,沐羽肯定是打死都不愿意主动出来。便是出来,也只是义务性地出来露一露脸,刷一波存在感,顺便给人主持一下公道。比赛本身,他是不看的。

    但是今天却不同。

    且不说主角是沈霜这件事就足以让沐羽亲自前来为其助威打气,沈霜的对手乃是钟鸿的徒弟钟鸣亦足以让沐羽亲自到场。虽然这么说很对不起钟鸣,但沐羽就是对任何能让钟鸿脸色不大好看的事情异常的热衷。

    是以他毫不犹豫地推掉了自己所有的工作,和却云真人申请请假去看比赛。

    却云真人十分通情达理:“沈霜自入门以来,跟你在一起的时间最长。按理来说,你算是他半个师父,到场也是应该的。那便去吧。”爽快地答应了沐羽的申请。

    沐羽亦是十分感动,不由再三感谢。

    却云真人见他如此这般作态,亦是十分感兴趣。于是他思考了一番,果断也抛下了手中事物,让沐羽在看台上给他也加了一张凳子。

    沐羽:“……”

    不得不说,寒月宗这几年来未曾遭逢过什么大事,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

    比赛就这么在万众瞩目之下开了赛。观众们虽然多是来参加论道会的弟子们,但亦是将赛台围了个水泄不通。他们有的是为了观看比赛本身来的,有的则是为了掌握别派年轻一辈的弟子们的实力而来看的,而有的……

    则纯粹就是冲着赛台上那一群养眼美男来的。

    总结而言,此次比赛,看点甚多。

    ——各种意义上。

    不说以往外界不曾听说的、莫名其妙闯出来的黑马沈霜,只说钟鸣此人,也是名气极响的年轻一辈弟子。其师钟鸿便是一位极出彩的人,择徒的目光自然也是刁钻异常。钟鸣能以一介布衣之身、甚至于被领入门后才得知修仙此事的情况下,被钟鸿选走,自然是有其闪光之处的。

    而其中最典型的大约就是此子性格温和容人,张弛有度,反应亦是十分机敏。并且与他那个最爱捉弄逗人、人模狗样的师父不同,钟鸣才叫真正的君子端方。

    况且除此之外,不论修为高低,能看到莲华岛的流云剑与寒月宗寒玉诀的对峙,亦是让人十分期待。

    毕竟一个修剑,一个修气。这俩本是相互冲突,互相看不顺眼才是。奈何莲华岛偏偏和寒月宗关系甚好,是以外人几乎从未见过俩门派弟子打斗。便是论道会,也基本很少见到交手。而如今竟可看到这两个门派的弟子同台比试,实在是不能不叫人兴奋。

    是以不等比赛开始,观众便自己先沸腾了起来。

    沐羽端坐看台,他并非那等看热闹的外行草包,自是明白其中凶险。他是领教过钟鸿的流云剑是何等的威力卓绝的,亦是曾在之前粗粗扫略过一眼钟鸣的比赛。这钟鸣入莲华岛门下也不过十数载,其剑竟已得了钟鸿五六分剑意。况且他入门时间尚短,不过十数载而已,为人处世又是如此,自是可知其未来发展定是不可限量。

    这让他不由得开始略微有些担心起沈霜来。

    沈霜的实力如何,沐羽是最清楚不过的。以他目前的实力,想来是断不可能击败钟鸣进入到下一轮的。但是沐羽作为一个旁观者,看着沈霜是何等的辛苦努力,也懂得他在那山洞遇到“机缘”之前,又是过的怎样的日子。以私心而言,他自是更希望沈霜能取得胜利。只是若将获胜与平安两事同等提及,他倒是更倾向于后者。

    毕竟这比赛不同其他,参赛者若不主动认输,那真是任何人都无法帮助他的。

    ——除非一方失去了继续比赛的能力。

    只是沈霜辛苦如此走到今日,沐羽怎好又对他说些丧气话,来打击他的信心呢?

    是以他一句话都未曾与沈霜沟通,只是独自一人坐在看台,目不转睛地盯着沈霜。

    既然沈霜曾对他说过,他乃其心中永远占据最重要地位的那一个。

    那么他相信,只要他在,沈霜就不会失败。

    除此之外,再多的言语无需多说,亦无须多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