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12章 成为灵脉传人(十二)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比赛很快开始。

    最开始时,二人谁都未有丝毫动作,待到数秒后,方才暴起而动。莲华岛乃用剑行家,钟鸣的剑术修为自是不可小觑,但令众人万万不曾想到的却是这名不见经传的弟子沈霜,手中玄铁剑亦是默默无名,却同样使得一手好剑法。两人你来我往,剑光迸射,激荡的灵力震得赛台下的观众几乎站不稳脚跟。

    只见沈霜一手捏诀,玄霜刹那间化作无数剑影,朝着钟鸣直刺而去。钟鸣却不慌不忙,直直地迎着那漫天剑影去了。他右手执剑,剑尖划了个半圆,身体微伏,脚步迅疾,竟先是躲过了最初的第一波剑阵的攻击。随即面对第二波接踵而至的剑阵,他丝毫不惧,灵力凝聚出肉眼可见的蓝光,牢牢地附着在他手中剑的剑身上,就势挥向了那由灵力与剑气凝成的剑影,生生打碎将其再度化作了灵气,四而逃散。

    如此直接粗暴的对决,看得众人自是大呼过瘾。只是在修行不深的人眼中看来,两人还算是打的难分难解,一个虽然剑势犀利刚猛,却委实有些让人觉得败坏了流云剑那出尘飘逸的剑法,况且纵使一人出彩,却独木难支。面对对面沈霜那密集的剑阵,怕是悬了些。反观沈霜,一面控制着诸多灵力化作的剑影攻击,还有闲心腾出手来释放几个法术来骚扰一下钟鸣,给他添添麻烦。简直如同闲庭信步一般,又轻松,又自信。

    然而这一场面在一众修为高深的人眼中看来,却是完全反了个个。

    沈霜如此这般爆发性的使用灵力,乍一看十分华丽,气势亦是铺天盖地地震慑人心。但他终究修为尚浅,修行之日也不如钟鸣乃是数年多来实打实一点点勤学苦练铸就出的根基。论起基础,他当然是比不过钟鸣的。却一上来就使用如此高强度的招式试图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想来也是他意识到自己的不足,想要一气呵成地速战速决了。

    奈何却未曾想到这个钟鸣,实力竟有这般强劲!

    沐羽虽远远地坐在看台上,但却将沈霜额上渗落的汗珠看的一清二楚,显然这般强度的灵力使用量已经让他开始有些力不从心。他心里明白,无论如何,沈霜的实力确实不比钟鸣,落败也只是时间问题了。之所以现在还撑着,大概则是因为自尊心作祟的缘故,并不想那么丢脸丧气的认输罢了。

    这不由让沐羽有些叹气。他自认对沈霜的固执程度已经算得上十分了解,却未曾想到他竟是如此心高气傲,一丁点都不愿意在人前示弱半分。这让他不由得非常担忧,毕竟这比赛可不是能随便叫停的。

    偏偏这时钟鸿还十分想不开地来撩沐羽:“却凡以为这场比试,该是何人获胜?”

    他兀自叫的十分亲密,沐羽却没有心情陪他玩。他心说自己养大的娃子,再怎么也不可能胳膊肘往外拐,何况沈霜还这么听话!他蛋疼的瞅了钟鸿一眼,对他投以了如寒风般凛冽的目光,说:“想必瑾阳君心中已有答案,缘何又有此问?”

    钟鸿露齿一笑:“我就想听你说。”

    沐羽怒,调戏人调戏他头上来了!还能不能好了!在他记忆里也没听说这货是个基佬啊!他便僵硬地顶了回去:“我以为,此次比赛,当为沈霜胜。”

    想套他话?想让他低头?想让他承认沈霜不行?

    想都别想!沐羽怒气冲冲地想,怎么着沈霜都是他一点点教出来的徒弟,虽然他顶着的名号是孟却凡的弟子,却同沐羽的徒弟无异。作为人生生涯中第一次当老师,沐羽还是很疼爱对方的。

    奈何他这个护犊子的言论说的痛快,却不免有些惹人发笑。

    几乎在他话音方落的一瞬间,钟鸿便爆发出了一阵大笑,连赛台上都听的是一清二楚,便是连还在斗技中的沈霜与钟鸣都听到了这番言论。

    听到那笑声,钟鸣不免有些尴尬,心说自家师父又在追着这沐却尘搞事了。也不看看人家烦他烦的要死要活,简直像块狗皮膏药似的,偏偏又没法将其撕了了事,真是他都不免替钟鸿脸热。

    沈霜自然也是听到了钟鸿的笑声,他眸光不由得一暗,连带身形亦是一滞。这一停顿之下,不仅手中操纵的剑阵失了准度,亦让一直注意着他一举一动的钟鸣抓到了机会。他满含着灵力的一剑朝着那处破绽斩去,剑气破空而去,沈霜躲避不及,竟是完完全全地受了那一剑的伤害,血溅当场。

    沐羽刹那间便要控制不住地站立起来!

    就在这时,一只手按在了他的手背上。沐羽回头望去,却见是钟鸿。他对沐羽含笑着摇了摇头,张口无声的念了几个字。

    纵使不刻意去读,沐羽也猜得出来钟鸿这是要他“镇静心神,莫要惹事”的意思。身为主持此次论道会的人,却跳出来扰乱论道会的秩序,说出去实在是丢了寒月宗的人。况且他那灵脉传人的身份,也注定了他定然不可乱了心性情绪,否则将会出事。

    然而即便知道钟鸿此举且算好意,但沐羽仍旧有些不舒服。他总觉得那笑夹杂了些轻视的含义,便冷漠地挥掉了对方的手,重新正襟危坐:“瑾阳君不必担忧,我自有分寸。”

    “那便好。”钟鸿笑道,“方才我真是担心你一个冲动,就跑下去救你徒弟了。”

    “沈霜并非我门下弟子。”沐羽冷然道,“生死由命,成败在天。他自己的选择,我不会阻拦于他。”

    “你刚刚的表情可不是这么说的。”钟鸿盯着他说,面上表情莫测,“你不觉得你的情绪波动,似乎有点大了吗?”

    沐羽不由一惊。

    他第一反应是自己这个冒牌货莫不是被人给认出来了吗?随即又觉得不像,他思虑再三,觉得钟鸿的意思当是指他被沈霜所影响,变得没有那么冷静自持了。也算是间接地提醒了他要注意自己的身份。

    这让他不得不谨慎言行起来。沐羽回望钟鸿,却并不想违背自己内心,一字一顿道:“无论如何,我信他。”

    他这句话并没有如同之前般刻意压低了音量,反倒是大大方方地说了出来。台下一众观众不明所以,其余各位倒是心如明镜。那话音远远地扩了出去,传到半跪伏在地上的沈霜耳中,令他不由浑身巨震,精神亦是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沈霜原本以为,自己如今这举动已算是破坏了与师叔直接的约定,却未曾想到对方并未因此恼火半分,仍旧愿意将信任托付于他。不仅如此,还刻意让所有人都听到了这句话,丝毫不在意自己若是输了,便会被天下人嘲笑的处境。

    他已到如此境地,被钟鸣逼迫的几乎无路可走,可沐羽竟然还如此信他……

    若是辜负了这份信任,他如何还有脸面去面对对方啊!

    沈霜只觉得一股力量忽地从四肢百骸涌动上来,被他一直密藏不动的秘卷中记载的心法源源不断地调动起了他体内渐渐枯竭的灵力,一并糅杂了一度被沐羽压制的魔气与浊气,化作新的力量,重新填充了他的全身经脉。

    在场的人只觉得一阵风起云涌,方才略显颓势的沈霜周遭气势猛地一变,竟复又站了起来。虽然衣袖沾血,却不再是颓靡的模样。他双眸发亮,脊背挺得比值,遥遥的朝着看台望去,一眼望进了正紧张地注视着他的沐羽眼里。

    沐羽方才还有点急,心道系统也不出来剧个透,非让他这么提心吊胆着。但沈霜这一眼,突然就让他安下心来了。他眸光微化,散去了之前周身的寒意,对沈霜点了点头,示意他加油。

    看到他的反应,沈霜果真瞬间精神抖擞了起来,提起剑来就兴冲冲地上去怼起了钟鸣。

    “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啊……”

    系统幽幽的叹道。

    沐羽:“……”这死系统刚刚不出来现在又出来放马后炮!

    他决定无视这只会卖萌恶心人的系统。还有……爱情是什么鬼!

    沐羽惊恐脸想了一会儿,总觉得落进了系统可怕的圈套里。他瞅瞅沈霜,仿佛是因为刚刚主角光环外挂的突然续费,沈霜不再是一副颓败消极的样子迎敌,反倒是强行改变了自己的身法,变得飘逸迅疾起来。

    这让他不由整个人瞬间一精神,隐隐觉得沈霜可能已经摸到了寒玉诀第五层的门槛。

    身为一个过来人,沐羽十分清楚寒玉诀四层与五层的差异在何处,无非是身法和招式的更精进一层而已。然而也正是这个更进一步,使得四层与五层有了天壤之别。

    这经验或许听着有些让人嗤之以鼻,但这就如同同一块木头,在能工巧匠手中可以雕琢出稀世珍品,在粗俗农妇面前不过一块薪柴而已。用自己独到的理解和天赋,去诠释并运用,这才是能让人进无止境的诀窍。

    果然不出沐羽所料,沈霜自从方才受了钟鸣那一剑,就仿佛打通了关窍一般,步伐稳健,对招时亦是从容不迫。反观钟鸣,却仿佛被他的气势所扰,步步败退,连举剑都显得颇为艰难。看到钟鸣这般颓态,钟鸿的脸色也有些不好起来。他面色有些阴沉,却说:“不愧是孟师姐的弟子,果真厉害。我徒怕是要落败于此了。”

    他话音方落,便见到钟鸣干脆利落地认了输。只能说钟鸣真不愧为其弟子,竟是连想法都与其如此的一致。

    钟鸿倒也不气,他十分看的开地哼哼一笑,冲沐羽扬了扬眉:“无心学艺不精,倒叫诸位见笑了。”

    无心说的正是莲华岛岛主为钟鸣取下的字。

    沐羽压根不想理他。他密切注意着沈霜的一举一动,准备随时冲上去援助一波。方才系统蹦出来说了句话,提醒了他发现了不知不觉中沈霜竟然又是给自己加了5点好感度,便觉得这大概是个机会,很有可能可以借此再刷一波好感度。

    当然其中亦是不乏他试图狼狈逃窜的意图。

    却云真人见状,便为他打圆场道:“莲华岛亦是不虚盛名,今日的比赛当真是十分精彩啊。”

    顺便狠狠掐了沐羽一记。

    沐羽被自家师兄拧得痛的几乎脸都要变形了,好在他装冷漠的技术还算不错,保持着面无表情实则内心焦急的状态,他矜持地附和了一句,随即火速赶向了赛台,跑得比兔子都快。

    此时比赛结束,双方都伤势颇重。一旁早就有寒月宗的女弟子早早待命,就等着结束了好把人一齐抬走。这会儿见了沐羽亲自下来走这么一遭,便纷纷向自家小师叔行礼,眼巴巴地瞅着他,一副对他手中灵药望眼欲穿的模样。

    此番论道会比试,沈霜异军突起,性格温和长得又好,寒月宗一众年轻女弟子中不乏偷偷倾慕他的暗恋者。这回他受伤颇重,自是希望沐羽能够出手赐药,免得沈霜再多受痛苦。沐羽看了,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挥挥手把人全赶到了一边,而后亲自为沈霜诊治起来。

    他不出手还好,这一出手,却是诊出了一股子奇怪的意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