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15章 成为灵脉传人(十五)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仿佛是感受到了沐羽的视线,那天门道长回望过来,一眼就望见了盯着自己的沐羽。

    有别于“沐羽”记忆中的狰狞嘴脸,他倒是一脸很是亲切和善的表情对着沐羽。不过想到对方向来是以这幅脸孔示人,沐羽倒也没觉得十分奇怪。

    于是他亦学着对方的样子,人模狗样的对着对方笑了笑,而后圆润的滚去了观看坐席。

    不得不说却云真人实在是个妙人,不仅推陈出新,而且也颇多地考虑了观众们的感受,连坐席都设的是极舒服的座椅。沐羽坐在那椅子上,简直都不想再多去思考别的。要不是系统这家伙一直嘟嘟囔囔的在说什么劫数啊,天门道长啊什么的。他估计连比赛都不想关注了。

    反正沈霜肯定会赢,他对沈霜有信心。况且连系统都这么唯恐天下不乱地蹦跶出来刷存在感了,那就肯定是顺顺利利的,没什么大的意外了。

    现在他也基本只需要担心一下那个天门道长的徒弟邬恭,看他会不会如同他师兄那样,出来丢人现眼罢了。

    比赛就这么在万众瞩目之下开了赛。

    这最后几场比赛可以堪称得上场场都是精华,于是举办之初便已经善解人意的将比赛改作了分场进行。沈霜这场是第一场,便可以说得上是备受期待。

    画面很快在投射镜上出现,这场比赛随机到的是一张暴雪中的幻境。沐羽因为不久前方给沈霜恶补过一番知识,此刻倒还清楚的记得这张暴雪幻境的细节要点。

    这个幻境,确切来说就是重点突出一个冷字。

    漫山遍野的雪,入眼的只有一眼望不到边的山脉和满目的死寂。作为试炼入门弟子的幻境,这里自然只是一个普通的雪山,只是想要走出去尤为艰难罢了。毕竟大部分的弟子都只是未曾接触过修仙的普通人。而考虑到此次比赛能进入此幻境的皆是精英高手,便对这幻境做了些微小的改动:一是限制了此图可以御剑而行,二则是在幻境中设置了许多异常凶猛的妖兽,以测试参赛者的水准。

    至于通过此幻境触发的条件,也从到达山谷入口,转变成了攫取被异兽守护着的上品寒山雪莲。

    而其中最值得称道的大概则是守关的妖兽并非是恒定的,而是会根据触发条件的不同而随机刷出不同的异兽。决定出现异兽的条件则是在前往藏着寒山雪莲的路上布满了许多不太凶猛的妖兽,参赛者斩杀了什么样的妖兽,最终将集合起来刷出来指定的异兽。

    这也就代表着不仅参赛者在前期不仅不能开局就互相厮杀,反而得互相帮助着渡过前段,免得击杀了太多过于凶猛的妖兽,而导致无法抗衡最终的守关异兽。其次这个机制亦相当于连同设定了这个规则的人都无法准确说出会将在接下来的幻境中遇到何种妖兽,因为出现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多了。

    沐羽当然也没法预知这幻境中究竟会出现些什么,于是只能给沈霜狂补了一番关于这些妖兽的知识。由于过程太过黑暗,险些让沐羽产生了一种重回高三的错觉。

    好在带来的成效不错,至少他现在不用怕幻境之中的沈霜一脸懵逼的面对那群妖兽了。不然到时候丢人的可不止是他。

    画面切到幻境之中的二人身上。

    飞雪连天,茫茫大雪险些将人的眼睛都给迷住。在这种情况下,沈霜那一身可怜兮兮地单薄衣衫显得尤为凄惨。而作为他对手的邬恭却也没好过哪儿去,亦是一身狼狈,进入环境前的那身风度统统被丢去喂了狗。好在二人在进入这秘境前也都了解过相关知识,默契的并没有厮杀起来。在迈过被积雪覆盖的山谷外围后,众人这才方通过二人视角,看到了被冰封着的山谷中的现状。

    比起外面冰封千里的惨状,这谷内倒是好了许多。虽然入目的是一片死树枯藤,好歹也算有了些绿植点缀,虽然是死的。

    此时一路以来都默默无言的邬恭竟突然发了话:“这位沈师弟,我看前路艰险,不若我们联手,一起探索前进可好?”

    他拱手问道,一副十分诚恳的模样。

    沐羽分外惊讶,他还当天门道长座下之徒都是些欺软怕硬、只会占便宜捡漏之辈,没想到这个邬恭却表现的还挺正气。这倒是引起了他的兴趣。

    沈霜也略有惊讶。得益于沐羽回想当初恨铁不成钢的谆谆教诲,他自是对这个天门道长之徒亦是戒备颇深:“不知邬师兄此言何意?”

    邬恭对他的戒备一笑置之:“沈师弟想来有所不知,前面那枯树林看着极为普通,却并非是个安全之地。你且看那枯藤虽掩于雪下,颜色却深沉发亮,至于那枯树枯枝亦是如此。再观察那树干,隐约可见人脸状的怨气缠绕,便可知其为鬼面藤林。虽然我从未接触过那鬼面藤林,却从古书中得知普通人误入,皆是十死无生,修真中人也常容易遭了暗算。私以为以我一人之力想要全然无恙的通过,怕是略有难度。便提出此议,不知师弟可有此意?”

    他话音将落,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地注意到了这片枯林的诡异之处。在座的诸位掌门师辈亦是对这个心细如发的邬恭赞赏的点了点头。

    连钟鸿都“咦”了一声,而后小声道:“这徒弟教的倒还真不错……莫不是改邪归正了?”

    沐羽也差点就信了对方的邪,只是之前系统便一直叨叨个不停说沈霜有劫。按对方的尿性想必是不会来个多么简单的“劫数”,怎么想怎么都会往阴谋诡计的方向拐。得益于这么一个外挂样的剧透,沐羽觉得这个邬恭不说以后,反正肯定是有问题。

    说不定就是那种打着满腹小算盘想渔翁得利的家伙。

    只是他思考颇多,身在局中的沈霜却没法心灵感应。他依对方所说细细观察去,发现那藤林果然如其所说是鬼面藤林,当即便已有些犹豫。又加之对方说的恳切,思考一番,便点了点头,应下了对方的邀请。

    幻境外的沐羽看了便十分痛心:这孩子,怎么也不多想想就和人跑了呢!这么被人给摸了个透的底,你之后遇到守关的异兽该怎么和人抢夺雪莲啊!!

    沈霜倒是十分淡定。

    他与邬恭联合后,来到了鬼面藤林前。那藤林在感受到活物的气息之后,枯藤果真开始慢慢的蠕动起来。与此同时,抖去了一身用作遮掩的积雪之后,藤林也终于露出了狰狞的面目来:血气翻滚的树林中,原本枯败的藤枝猛地长粗变长,冲着进入藤林的二人直冲过来!

    沐羽之前为沈霜补课时,也曾粗略提及过这个鬼面藤林,只说以血为食,聚集而居,不可与之强行抗衡。沈霜忆起要点,提剑格挡,并不与那藤枝缠斗,单手捏诀以火系法术开路。那藤枝在触碰到铺天盖地的烈焰之后,瞬间瑟缩了不少,而紧跟其后的邬恭单手执剑,将藤枝一一斩下。

    两人配合默契,虽然这雪域幻境中禁止御剑飞行,但靠着徒步疾跑速度未必会落下多少。这鬼面藤林虽然凶残,在这等攻势下却也坚持不了多久,很快便被四处放火的沈霜给烧出了一条通路。

    二人竟异常顺利的就通过了这片藤林。

    邬恭便惊奇的叹道:“鬼面藤林素来凶名在外,此番竟能如此顺利,沈师弟果真不愧乃沐仙师高徒。”

    沈霜听了,眼神却是黯了黯,心中隐隐生出一丝奢望,竟未有否认对方此话。他沉默片刻,说道:“这试炼幻境终究是试炼场地,不可能会安置过于凶残的妖物。这鬼面藤林,想来并非是全盛状态。”

    邬恭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却是未接此话。

    他们一路向前,此番却未再在路上遇见什么妖兽。

    只是愈往前走,便愈觉得一股热浪扑面而来。这雪域幻境之中竟也有这等温度,不免令人咄咄称奇。沐羽透过那投射镜望去,都仿佛能感受到那迎面而来的温度,不由觉得十分奇怪。

    不过很快,出现在眼前的画面便让他消除了这个疑惑。

    那是一只浑身赤红的蜘蛛,口中不停地喷吐着灼灼的热气,阴森森的盯着突如其来闯进它领地的二人,似乎随时准备好了要将二人撕裂后吞吃入腹。

    观众之中早已有人惊呼出声:“竟是烈焰毒蛛!”

    烈焰毒蛛喜居炎热潮湿之地,以岩浆火焰为食,毒性极大,而其产下的蛛丝乃上好的打造法宝的材料。若是人不甚被其咬伤,轻则浑身如同烧伤,重则当场毙命。只是这妖物向来居住在火山腹地,寻常难以见到。未曾想竟是能在这雪域幻境中见到,实在是让人一言难尽。

    况且这毒蛛体型尤为之巨,堪称世间罕见。

    沈霜亦知其中轻重,当即戒备起来:“这烈焰毒蛛……竟会在此处出现!”

    邬恭犹自惊叹:“真不愧乃天下第一大派的寒月宗,这等体型的烈焰毒蛛,竟能在这雪域幻境中见到!”

    沐羽看得是一阵无语:这天门道长莫非真改性归了正?这这……教出来的徒弟,也太呆了些吧?讲道理,现在可是生死攸关的时候啊!

    他一面腹诽,一面亦觉得有些好奇,便问却云真人:“师兄,这毒蛛……缘何会出现雪域幻境之中?怕是不妥。”

    须知若想克制烈焰毒蛛,必须得有霜石相助才成。而这霜石,正取自于烈焰毒蛛的天敌——霜月蜥的腹中。若是没有霜石相助,怕是再厉害的捕蛛能手也要惧上三分。反之,则轻而易举,哪怕连只有一身粗浅功夫的普通人,也能捕杀体格较小的烈焰毒蛛。

    这毒蛛体格如此,就算是在雪域幻境中本先就弱了几分,想来也是难杀。

    哪知,却云真人呵呵一笑,神秘道:“幻境幻境,自是不会让他们受什么致命伤势。每个弟子进入之前都配发了强制传送符,你也知道,且宽心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