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16章 成为灵脉传人(十六)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沐羽听得是一阵无语。

    不说别的,他这师兄,心也太宽了点吧?万一俩人皆是惨败退场,接下来的比赛可怎么办?到时候怕就不是丢人一说,而是要饱受那些参加此次论道会的门派们的质疑了。

    往重了说,会影响到寒月宗正道第一的位置也说不定。

    他这边犹自忧心忡忡,幻境里沈霜却已经同那毒蛛交上了手。

    烈焰毒蛛来势迅猛,几乎在见到来人的一瞬间,就已将缠绕着火毒的蛛丝向二人鞭笞而来。好在能进行到这一关的皆算是新秀精英,达到五层境界的沈霜自是轻松无比地闪到了一遍,而邬恭亦是游刃有余地躲了开来。

    只是沈霜心中却沉重无比。

    沐羽想的虽然周到,却并未给他准备霜石这东西。而看身边邬恭的反应,显然也是未曾准备这种奇偏门无比的玩意儿。哪怕现在身处雪域幻境当算得上得天独厚,可这等体态的烈焰毒蛛,怕是悬得很。

    这时,邬恭忽地开口道:“此妖物毒性猛烈,我们未有霜石,还是与其拉开了距离才好。不知沈师弟可有什么对策?”

    沈霜沉吟片刻,将目光投向了周围的厚雪坚冰。雪域幻境设定原是千年冰封的断崖山谷,冰层自是奇厚无比,此时由于烈焰毒蛛的火焰蛛网蔓延,已是开始渐渐融化了。而此处恰巧处于幻境雪谷中的一处隘口,易守难攻,厚实的冰壳包裹住了山壁,接着便是层层叠叠的积雪。

    这让他顿时眼前一亮。

    天无绝人之路!

    沈霜不由欣喜地想道:须知在雪山之内行走,老手都知最需谨记的便是切忌大声呼喊。否则轻则陷入昏迷,重则将会引起雪崩。此处雪谷亦当是如此,烈焰毒蛛虽然凶残,却十分惧怕寒性的物品,霜石便正是这个道理。若是能如他所愿引发雪崩,再由二人联手绞杀,想来通过此处,当是没什么问题。

    他立刻便把自己的想法说了。

    在投射镜外一种观赛的众人听到沈霜的想法,纷纷赞不绝口。不少寒月宗乃至于外派的女弟子一脸痴痴地盯着镜子里沈霜的脸,一面同自己要好的朋友夸赞此人如何如何青年才俊,自己便是从他第一场比赛就注视到了他之类云云。

    沐羽十分尴尬的全程围观了一众花痴少女卖安利现场,内心颇生出一股子吾家有儿初长成的心酸感。

    莫名的有点不爽……

    天门道长亦是颇为惊奇:“小辈之中竟有如此天资聪颖之人。年纪轻轻达到如此境界,亦如此博闻多识,真乃寒月宗之福啊。”

    却云真人谦虚地道:“谬赞了,前辈的弟子亦是人中龙凤,寻常难以见得。”

    “呵呵。”天门道长捋须微微一笑,却是不接话了,将目光投到沐羽身上,别有意味的看了他一眼。

    沐羽在一旁看着,暗骂了一声老狐狸,十分果断地扭开了头。压根理都不理那天门道长。

    对方无非想要打压他,给他来个激将刺他一下而已。看那么个糟老头,还不如看看沈霜呢,至少养眼又听话。

    不比和个死狐狸斗好多了?

    就在这弹指之间,沈霜已经将计划托出,简单地讲给了邬恭。二人迅速地达成了一致,利用这场地的便利,来击杀这寻常方法难以杀掉的毒蛛!

    只是计划虽妙,却也还有另一急需解决的问题:这幻境之中禁了御剑飞行,光靠他们两条腿,别说是利用雪崩击杀毒蛛,怕是要被那千年积雪给一并埋了。

    邬恭百思不得其解:“那我们该如何逃脱?”

    沈霜遥遥指了指来时的路:“这处隘口自是会挡住一部分积雪,剩下的就交给那片藤林吧。”

    邬恭当即眼前一亮:“原来如此!”

    众人亦是恍然大悟:隘口挡住一部分冲下来的积雪,而来时的那鬼面藤林虽被烧得够呛,却未曾被二人消灭。经过一段时间休整,想必是已经重整旗鼓了。那藤林即是还活着,便定能抵挡不少横冲下来的积雪。不说别的,至少活下来是无虞的。

    果真是个聪颖之辈!

    沈霜说完,便从沐羽塞给他的那口袋里摸出来个偃甲鸟来。他给鸟贴上数张法术符,以确保发动之时爆出的气流能引发雪山雪崩,随机将其放飞。

    沐羽一看,顿时甚觉无语,心说沈霜可真会废物利用。他都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了个这东西,甚至是谁给的都给忘了个一干二净,心想着说不定能拿去给沈霜引路探听个情报,便给塞上了。结果这厮竟如此暴殄天物,竟然把这鸟拿去爆破……

    他心疼了一阵子,接着开导自己:反正放着也是放着,倒不如帮他一把,这偃甲鸟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此时,因沈霜磨蹭了一阵子,邬恭在他前面挡着已是左右支拙,不由急道:“沈师弟,你可准备好了?”

    “走。”沈霜当机立断。

    邬恭听了,立马撤剑后行。二人且战且逃,躲避着毒蛛四散喷射的毒液,并注意着那偃甲鸟的动向。

    那毒蛛显然并没有注意到绕后试图炸掉雪山的木鸟,专心致志地对二人穷追不舍。沈霜当然知道这计谋若想成功施展,必不能让那毒蛛逃出了隘口,当即以灵力化出剑阵,试图将其控制在一个区域之中。

    很快,那鸟已经飞到了异常合适的位置。沈霜见自己已然到达安全地带,当即不再犹豫,催动灵力引爆了那鸟身上的法术纸符。

    只听一声巨响,随即这片雪域幻境开始微微震动起来。

    紧接着,震耳欲聋的声音随之而来。铺天盖地的积雪从山体上滚滚而下,被吸引了注意力而躲避不及的烈焰毒蛛被厚实的雪块砸了个正着,瞬间,滚滚浓雾在它身上蒸腾而起。毒蛛发出刺耳的哀鸣,身影随后消失在茫茫积雪之中。

    二人竟是安然无恙地就这么灭杀了烈焰毒蛛。

    在场的人看得皆是一阵无语:竟然用这么不修真的方式灭了如此凶猛的妖物,这沈霜也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典型代表了。可偏偏办法很好,讲道理还是很让人服气的。

    于是这口气便这么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就在此时,观看席中忽地有人“咦”了一声。

    沐羽循声望去,却见是一名青虹门的长辈。那人辈数颇长,青虹门又与寒月宗交好,怕是他也得喊一句“师叔”的。

    果然,却云真人问道:“何长老不知有何见教?”

    那何长老闻言便道:“前者是火,后者为冰。二者结合,当为何物?”

    他话甫一出口,便赢得在场诸位一阵沉思。片刻之后,有人惊呼道:“莫非是……”

    “……冰火两重天。”沐羽接话道,脸上随即露出了凝重的表情,“不错。正是冰火双头麒麟兽。”

    “果真如此。”何长老叹道,“这接下来,怕是悬了啊。”

    却云真人脸上表情亦是凝重起来。

    冰火双头麒麟兽!

    便是再无知的修真者,也知道这麒麟兽乃是何等的凶物。一头为火,可口吐烈焰,化人间炼狱;一头为水,可水淹城镇,冰封千里大地。寻常修士怕是连个照面也难以抵挡,更不要说击败乃至于获胜了。

    万万不曾想到,这鬼面藤林与烈焰毒蛛结合之后,竟会引出此等凶物!

    话语之间,投射镜映出的画面果然如何长老所言,天崩地裂,妖气开始在一处渐渐汇集,随即渐渐显现出麒麟兽的轮廓来。

    沈霜虽修行不久,却也听说过这冰火麒麟兽的凶名。当即沉了沉眉宇:“竟是冰火麒麟兽……”

    见到此凶物,邬恭顿生退意:“以你我二人之力,对付此物怕是十分勉强。不如早早放弃,至少不会弄得个两败俱伤的下场。”

    他言辞恳切,倒是十分诚恳。

    只是沈霜心有不甘,并不愿就这么在此处打退堂鼓认输走人。就在此时,他忽地眼尖的看到了一处闪闪发亮的东西,状似莲花,颜色如寒玉,正是寒山雪莲!

    沈霜的心不由更加的沉重起来。

    寒山雪莲忽现于此,非但不是一件好事,怕反而是更加置他们于险地。毕竟雪莲乃通关信物,但凡来次论道会的人,总有些争强好胜的心,不可能会将唾手可得的机会拱手让人。是以虽大敌当前,却说不得还要因内讧分心。本来那冰火麒麟兽便已经足够难以对付,若再加上一人,怕是十死无生。

    心思转念间,邬恭却是忽然开了口:“沈师弟,你看,那莫不是寒山雪莲!”

    话罢,扬手遥遥一指,却正是指向了沈霜方才发现的雪莲。

    沈霜心思顿时一沉,他当即戒备了起来,防止邬恭突然下手。

    然而令人没想到的却是对方竟开口道:“那雪莲在如此显眼的地方,不若你我两人联手,抢走雪莲的可能性还较大些。至于之后,我们再决胜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