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17章 成为灵脉传人(十七)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邬恭这话说的实在是太过掷地有声,一时间连沐羽都有些忍不住动摇起来。

    对他这举动,观看席的人不由一阵哗然。

    这种以抢夺到物品者为胜利的比赛中,心宽到如此程度,不怕对方下狠手的参赛者不得不说真是非常少见。更有甚者,邬恭仿佛觉得刚刚那句话还不足以打动沈霜的内心,又道:“若是沈师弟不放心,我可自愿充当诱饵,去牵制那冰火麒麟兽。”

    此言一出,更引得不少人纷纷为其心折,大家夸赞起邬恭的为人来。

    沈霜迟疑了片刻,正要犹豫是否应下邬恭所说,那冰火麒麟却不给他们慢慢商量的时间。

    它双眸怒睁,尾巴一摇,跳将起来,朝他们冲来,当即便是一阵地动山摇。

    已留不下多于的时间给沈霜细细沉思,而幻境外的一干人等也把心提到了嗓子眼,为他们捏了一把冷汗。沈霜当即不再犹疑,应了下来:“邬师兄,这冰火麒麟凶猛异常,若是无法坚持,请务必喊我支援。”

    “这是自然。”邬恭持剑沉声道,“冰火麒麟目盲,对跑动的目标较为敏感,你从侧翼绕后,去采摘那雪莲,我从正面吸引注意!”

    邬恭所说正中沈霜下怀,他没有多加废话,只是嘱咐了一句让邬恭自己小心,便果断地在邬恭先迎上去吸引冰火麒麟的注意后,趁机从侧翼抄到了后围,来到了寒山雪莲的旁边。

    他仔细观察了一番,发现那雪莲如同进入幻境前所看的描述一般,确实是寒山雪莲无误,当即便上前将其摘下,准备放入乾坤袋中。

    就在这时,正与邬恭缠斗的冰火麒麟兽忽地一滞,怒吼了一声,扭过头来,朝着沈霜直冲而去!

    顿时,所有人的心紧了一紧。

    “糟了。”何长老突然开口道,“莫非那寒山雪莲,是牵动冰火麒麟兽的引子?”

    沐羽心中猛地一沉,转头去看却云真人。发现他亦是面色沉重,便知何长老当是说的*不离十了。只是他现在毕竟在幻境之外,无法伸手相帮,也只能在心里默念沈霜能够成功脱困了。

    至此,他算是知道邬恭的套路为何了。

    怕是对方早就知道这寒山雪莲可能会牵动冰火麒麟兽,乃至于成为麒麟兽的目标,才出言让出这雪莲给沈霜去取。不但赢得了名声,让人觉得此人甚是君子,还将危险的事情交由了沈霜去做。虽然独自面对麒麟兽确实有几分危险,但若是赌对,那么危险立刻就会转移到沈霜那里去;若是赌错,以沈霜为人,定然不可能让他独自深陷险境,很快便会出手相助。而这场比赛的观众又是极多,众目睽睽之下沈霜定不会独吞这寒山雪莲,否则以后怕是难以在修真界立足。

    如此心机,又在如此凶险的关头如此迅速地便想了出来,这份头脑真是不得不令沐羽叹服。

    他冷冷的朝向天门道长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他脸上果然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不由暗暗地握紧了拳。

    却云真人显然也已想通其中关节,只是碍于明面上并不能说出来,只得生生吃了这个闷亏,面色也不是很好。倒是钟鸿还笑嘻嘻的,眼神却冷了下来,朝沐羽无声地张了张口,鄙视了一番那个老狐狸,倒让沐羽心情舒服了点。

    有了寒山雪莲这个简直可以称为转集火的嘲讽利器,沈霜在冰火麒麟眼中简直如同黑夜里最明亮的那颗星,根本不要想指望可以逃脱冰火麒麟的追击。他最开始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被邬恭给坑了,努力与冰火麒麟战了一阵。但不过数刻,他便在邬恭明显出工不出力的态度下和冰火麒麟明显的攻击对象下明白了过来。奈何此时显然已晚,手中的寒山雪莲更成了一个烫手山芋——丢也不是,拿着也不是。

    拿着显然便会成为冰火麒麟的首要攻击目标,若是拱手让人,不谈他心中甘不甘被算计的如此下场。便是只为了一口气,他也断不可能将这雪莲交给邬恭。何况现在还不知道若将这雪莲交给别人,冰火麒麟是会追着雪莲而去,还是会继续攻击他。

    沈霜在这雪境中狼狈逃窜,相对比之下,另一方的邬恭简直如同闲庭信步般优哉游哉。

    沐羽看得生气不已,若不是知道沈霜是主角,肯定不会倒在这种小计俩之下,他都想忍不住上去制止这场比赛了。

    就在此时,与沈霜缠斗着的冰火麒麟被邬恭驭使着的剑刺中了火麒麟头的左目,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哀鸣。

    莫非此事还有转机?

    众人纷纷忍不住想。

    可惜好景不长,冰火麒麟只是怒啸了一声,一目中剑,流着血泪喷出了一道几乎遮天蔽日的火焰。那火焰温度极高,触冰瞬融,邬恭躲避不及,竟是被那道火焰给卷了进去,随即没了身影。

    众人哗然。

    下一秒,邬恭的身影出现在传送台上。立刻有一帮寒月宗弟子凑了上去,准备检查他的伤口,为其治疗。

    显然,他是因为方才被卷入那道烈焰危及生命而强行启动了传送符,而将他从幻境之中传了出来。饶是如此,他依旧是受伤严重,也不知有几分希望未来能够不受影响的活下来。

    看了邬恭的惨状,沐羽“嚯”地一声便站了起来。

    天门道长神色阴沉,见状道:“不知道却尘君有何想法?”

    沐羽冷声道:“既然邬恭已被传送出幻境,这场比赛便算他自动弃权,胜者为沈霜。幻境之中的试炼已无意义。”

    “的确。”却云真人赞同道,“冰火麒麟兽实在太过危险,这场比赛确实没有继续下去的意义了。不若中止幻境,免得造成更多伤亡。”

    说完,却云真人环视了一圈,问道:“诸位以为如何?”

    这个提议并未损害谁的利益,诸人便纷纷迎合说“是”。唯有天门道长一人面色深沉,盯着邬恭表情莫测,对却云真人的提议表示了反对。

    却云真人脸上笑意不见:“天门前辈这为何意?”

    “寒月宗的试炼幻境天下闻名,便是我这等小门小派之辈也曾听得。”天门道长说,“只是这一旦开启,听说除非能达到条件,便再难关闭。不知道这幻境打算怎么关?又是怎么个关法?”

    却云真人被他堵得当即便说不出了话。

    试炼幻境自然是能随关随开的,可却也如同天门道长说的那样,有不小的难题:若想关闭试炼幻境,则必须所有的幻境一同关闭。而这试炼幻境如此神奇,自然也是有使用次数的。但凡完全关闭,想要开启便要等上一整年的时间。接下来还有比赛要在这幻境之中进行,若是此刻完全关闭,那比赛可以说得上是完全进行不下去了。

    简直就是骑虎难下。

    却云真人表情凝重,喃喃道:“莫非真要让他一人打败冰火麒麟兽?”

    沐羽怎么可能坐视这种事情发生,当即便站了出来:“虽不可因沈霜一人而中止整场比赛,却也不能对参赛弟子就此坐视不理。否则此事传扬了出去,当是滑天下之大稽。我愿一力进入幻境,将他带出。”

    “却尘君果然高风亮节。”天门道长计划落了个空,不由酸道,“我自然也是赞同的,那便看却尘君的了。”

    沐羽根本不与他废话,自行拿了传送符,便准备进入幻境。他心知靠不了别人,更别想指望系统那货,如今形势危急,沈霜在幻境中多呆一分,便要多一分生命危险。他根本不想拿人命和那虚无缥缈的主角光环赌个来回。

    这时,钟鸿道:“单却尘君你一人面对那麒麟,怕是有些悬了。我也来帮忙吧。”

    沐羽看了他一眼,发现他表情真诚,确实似乎没有别的什么意思。但此次论道会乃寒月宗承办,让莲华岛的人来救场未免丢人,便婉拒道:“多谢瑾阳君好意,此事乃我派失误所致,还是交由我一人处理吧。”

    说罢,不等钟鸿回复,便一人进了幻境。

    撩骚失败的钟鸿郁闷的摸摸鼻子,一屁股坐回了自个儿椅子上。

    这时,突然有人惊呼道:“小心!”

    钟鸿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过去,却见是个寒月宗的女弟子,娇小得很,当是没见过什么大世面。投射镜里沈霜被冰火麒麟夹击,左右支拙之下,这名女弟子便担心地喊出了声,弄得大家全听到了。

    而后,便听到她身边稍长她些的弟子责怪她道:“桃夭,小声点。别吵到其他人了。”

    那名女弟子则露出了快哭一样的表情。

    钟鸿看向投射镜,沈霜与冰火麒麟缠斗许久,虽说已是寒玉诀五层,但仍是被麒麟单方面吊打的程度。毕竟他新入五层不久,经验又不足,此时已是浑身是伤。而夹杂在冰火麒麟的冰火两重天之中,反应速度亦是愈来愈慢。

    哪怕知道沐羽已进幻境去协助沈霜,也让人为其在心中紧紧捏了一把汗。

    忽地,因失了可以御剑飞行这一条件,行动越加缓慢的沈霜终于被冰火麒麟抓了破绽,一爪子将其按死在了地上,扬口便要吐出一口烈焰将其活活烧死。众人哗然,心道莫非又是一个邬恭样的人炭回来,然后比赛不了了之?却见下一秒沈霜周身却爆出无数黑气,形成了气刃,直接便穿透了鳞片、将麒麟的爪子切成了血肉模糊的一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