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18章 成为灵脉传人(十八)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这是什么法诀?

    众人当即悚然而惊。

    莫说是一众小辈弟子,便是一众长辈也是看了个云里雾里,只知方才沈霜绝境之下爆发出的黑气十分厉害,却绝不是寒月宗的寒玉诀,而是不知何处学来的奇怪心法。

    这个发现实在说不上是小,而几乎可以被定性成丑事了。为了不让却云真人面上无光,众人便纷纷明智地选择无视了方才的情况,一个二个皆闭口不言。

    却云真人脸色难看。他虽亦是没猜出方才沈霜身上忽现的那股黑气为何,却知道那定不是什么名门正道的正派心法。他第一个便先想到了向来不靠谱的孟却凡,知道她肯定在信里对自己隐瞒了诸多信息;其次便继而想到了沐羽,随后气闷自家向来靠谱稳重的小师弟竟然也被孟却凡这么个不学好的货给带歪了苗子,连沈霜身怀第二门心法的事情都不告诉自己了。

    沈霜身上爆发出的黑气帮助他躲过了麒麟的那一吐,却没能力帮他不再受冰火麒麟的追杀。沈霜反应倒快,当即抓住玄霜,先攻其弱点,尽量借助黑气的帮助,先手弄残了冰火麒麟的四肢。

    他这一通爆发堪称有如神助,竟奇迹般地拖住了冰火麒麟的步伐,并成功地打伤了麒麟。待到沐羽赶到时,虽然沈霜已然气力不济,难有作为,但是麒麟亦是半残不残,只剩苟延残喘了。

    只是话虽如此,但冰火麒麟并未就此善罢甘休。它抖了抖血肉模糊的爪子,怒吼一声,丢出了垂死挣扎的反击:火麒麟的头颅昂起,口中渐渐凝聚出赤色的光芒,刹那间便要吐出无边烈焰!

    这烈焰凝聚了麒麟兽余下全部的力量,可以说得上是毁天灭地的一击。沈霜几乎已经用尽了全部的灵力,断然是不可能躲开这铺天盖地的烈焰围击的。

    众人心中一紧:莫非是躲不开了吗?

    就在这时,一道白练似的剑气破空而来,满含着灵力的剑刃阵轻易地斩开了冰火麒麟的头颅,令那几乎快要酝酿出的一击瞬间灰飞烟灭。

    冰火麒麟不甘地轰然倒地,灼热的气息在空气中四散飞去。沈霜迟钝地回头望去,却见冰天雪地中走来了熟悉的一袭青衣。

    ——正是沐羽。

    “多年未曾见沐却尘出世,不曾想修行竟是精进如此。”何长老捋须长叹道,“果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确实。”钟鸿抚掌赞道,“这一剑,比起昔年论道会上那次惊鸿一瞥可是要惊艳得多了。”

    俩人的盛赞声将众人的注意力把冰火麒麟只一剑便被解决的震惊中转移出来,亦纷纷赞扬了起来。只道是沐却尘不愧为那个隐世神秘的沐家后人,当之无愧的灵脉传人,如此年纪便能达到这等修为,今后前途定是不可限量云云。

    却云真人听到这些议论,寒了一半的脸总算是回暖不少。

    沐羽身处幻境之中,自是听不到这些议论。他斩杀麒麟后,将御神剑收起,看向仿佛被突然出现的自己给震惊得不能言语的沈霜:“起身,我带你出幻境。”

    “师叔缘何在此……”沈霜仍旧十分震惊。

    “这场比试结果已出,邬恭传送出幻境,自动视作弃权处理。已经没必要继续下去了。”沐羽盯着沈霜慢慢地道。他方才自然也看到了沈霜身上爆发而出的黑气,而且离得更近,敏锐如他这种身负灵脉传人身份的人,当然立刻就感受到了其中蕴含的浓浓魔气浊气交织的力量。

    他又不是傻子,只是一夕之间,便立刻明白了其中关节。当即便知道了之前沈霜果然说的尽是满口胡话。

    而且竟然一句真话都没有,全是骗他的!

    沐羽小师叔十分痛心,他觉得自己被当傻子耍了,又气又想笑。但他仔细想了想,这一切也只是他一厢情愿地觉得对方是个丝毫没心机的纯洁小天使的缘故,所以才会被骗,他也没什么好气的。而且看方才那情况,想必魔气侵蚀沈霜的经脉侵蚀得不清,不免又略微担心起来。

    “所以开诚布公地说一次,这魔气究竟能帮他到何种程度?赖以生存?全书就靠这一个挂?”沐羽忍不住问系统道。

    系统这次倒没再刻薄他:“是也不是,你打算怎么?”

    “如果不是,我现在就把他体内的魔气和浊气给全拔除了。”沐羽冷声道。

    系统瞬间蔫了:“……那我还是说是吧。毕竟人家走反派灭世路线的。“

    沐羽:“……”

    这画风哪里不对吧!

    系统委屈道:“你看一生悲惨命途多舛,克亲克妻克友,这种人不去灭世简直可惜了这个人设。”

    沐羽忍无可忍:“……滚。”

    系统嘤嘤嘤的跑了。

    被系统这么一搅合,沐羽也懒得去问沈霜其它的了。现身处幻境之中,一举一动都被众人盯着,问出来反倒不利于寒月宗。他便未曾多说些什么,只让沈霜上前,催动传送符,瞬间回到了幻境之外。

    甫一回来,身边顿时涌上了一群寒月宗女弟子,殷切的凑上来嘘寒问暖。沐羽没受伤,便将沈霜丢给那群女弟子们折腾去了。他全程无视了沈霜欲言又止的表情,始终摆出一副冷冰冰的模样来,连话都懒得说。

    沈霜见状,心中不由一阵暗痛。

    随后见了却云真人的表情,阴沉复杂,当即又是一阵忐忑。

    沐羽走到却云真人身边,与他交换了一个眼神,默契地达成了共识,将审问沈霜一事推到了论道会之后再提及。`只是话虽如此,却云真人仍对沐羽帮助孟却凡隐瞒自己的事情耿耿于怀,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自知理亏的沐羽果断认怂,主动承认自己的错误,把孟却凡卖了。一面在心里说:却凡师姐莫要怪我,师兄生气起来,那可是要毁天灭地的节奏。

    出了这档子事,不少人也失了嬉笑玩闹的心,剩下的比赛竟是匆匆便举行完结束了。沈霜运气好,虽然面对冰火麒麟时颇受了些伤,但冰火麒麟最强的那一击却被沐羽出手化解了,他自己倒没费多少力气。接下来的比赛也是十分顺利,竟然最后还拿下了第一的位置。实在可说的上是一个奇迹。

    毕竟就在半年之前,他还是个挣扎在寒玉诀二层、苦寻突破之法的“废物”弟子。

    只是尽管寒月宗弟子拿下第一之位,可谓之给寒月宗大大涨了一番脸,却云真人却高兴不起来。

    沈霜在论道会上表现出的邪门功法有目共睹,便是寒月宗也不敢轻易枉顾徇私。况且那黑气一看便极为不祥,定不是什么正派心法。他仔细询问过沐羽有关沈霜身世的问题,知道他虽是小门小派后人,却也不是那些魔修妖人。那这功法的来历便值得好好琢磨了。

    却云真人不敢大意,几乎论道会一结束,沈霜便被戒律堂的弟子邀走,请去“做客”了。

    傻子都知道,不论有没有问题,先丢戒律堂关着检查去。

    沐羽处于私心,并未将沈霜身负的另一门心法是学自禁地断崖下的一处山洞内的秘卷这事告知却云真人。系统既然说了此事乃沈霜机缘,那么那秘卷便必定助他今后良多,如果他胡乱插手导致沈霜被废了一身修行,说不定会产生非常可怕的结果。

    作为这件事的补偿,在沈霜被戒律堂的人请走之后,沐羽又亲自下了一趟山崖,去那山洞之中亲自检查沈霜所说的秘卷。以期能够查到些什么。

    距离上次山洞有人来,已是半年之久。山洞内破藤烂叶盖了一地,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沐羽想起当时沈霜对自己所言是“看到了一团黑气被卷挟而去”,便又仔细检查了一番山洞内部,却并未感受到有类似于浊气或魔气曾存在过的痕迹。

    后山禁地乃混沌灵脉的其中一处,平日里受他源源不断地供输着的清冽灵气所净化,周遭向来是清澈纯净、不曾遭受半丝污染的。若有浊气或是魔气肆虐,沐羽当第一时间便能感觉到才对。而此番如此细致地仔细检查了一遍,却未得分毫收获,不得不说真是咄咄怪事。

    便是那秘卷,沐羽也未能在沈霜所说之处寻到。

    山洞的石壁之上确有刻痕,却非常人可解读的。在沐羽看来,那不过是些寻常的鬼画符罢了,还断断续续的。也不知沈霜是怎么从这堆鬼画符里解读出那“秘卷”的,大约真的只能强行理解为是主角光环在发光发热了。

    倒是这山洞之行又帮沐羽解锁了一块剧情碎片,帮了他些忙。至少能初步了解些关于这“秘卷”在剧情里所能发挥的作用了。果真是如系统所说那般,助主角过五关斩六将,居家旅行杀人越货必备良品。

    看完那块碎片,沐羽真是越发的想把说话藏一半的系统给撕个干净。

    系统委屈得不行:“人家早说了可以打折低价卖你全部剧情,可你不要啊。”

    “……”沐羽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就在此时,沐羽看到一只十分眼熟的灵雀飞落到了他的眼前,理了理翅膀,眨巴着眼睛看着他。

    这不由让他微微有些惊讶:这只雀,他记得他应当是送给了李桃夭才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