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19章 成为灵脉传人(十九)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沐羽召来那只灵雀,拆下那雀儿带来的信,展开细阅,果真便是他送予李桃夭的那只雀。

    信中只有一句话,可以看出写信的人非常匆忙:沐师叔快去戒律堂救师兄!

    救师兄?

    能当得李桃夭“师兄”一称的,沐羽想都不想便知只有沈霜一人而已。她这次竟这般急匆匆地写信来搬援兵,甚至还用上之前他赠她的灵雀,莫非是沈霜出了什么事情不曾?

    沐羽这才惊觉过来,他为调查悬崖石洞一事,已有数日未曾出过禁地。想来戒律堂调查沈霜的结果,也已经水落石出。

    他收了信,当即收拾东西匆匆赶往戒律堂。

    但愿沈霜可别出什么事才好。

    谁知他方出禁地,便看到了一脸焦急的李桃夭站在附近。看到他之后,火急火燎的跑了上来:“小师叔!我可等到你了!”

    沐羽“……”了一阵,很想纠正这孩子要好好用敬语,不要加些奇怪的昵称盖在前面。但是这会儿明显沈霜的事情比较重要,于是只能暂且压抑下了这个想法,问道:“可是出了什么事?”

    “戒律堂的家伙说沈师兄用的是魔修心法,要处置他!”一提起这个,李桃夭当即红了眼眶,就差哭出来了,“还说他肯定是魔道妖人派进寒月宗的卧底,说什么都不肯听人解释!”

    沐羽一听便了然。沈霜那卷秘卷心法确实十分诡异,非一般名门正派所使用的心法。被当成魔道妖人的卧底也很正常,毕竟正魔之争来源已久,戒备心重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只是他完整的了解过沈霜的身份背景,知道他确实是清白的,除了秘法难以洗白,其它当真是一干二净。

    但事到如今,没想到戒律堂竟完全不曾考虑到孟却凡与他的情面,就做出如此判断。沐羽一时半会竟也不知该如何应对了,只能硬着头皮去却云真人那里据理力争一番,强行保下沈霜看看了。

    ……这么说来,他这个监护人好像还挺不负责的。==

    倒是李桃夭,沈霜离开行云峰这么久,她还一心一意地记挂着他。甚至于沈霜身陷险境的时候还火速赶来向沐羽报信搬救兵,如此情谊,真可谓是情深义重。难怪解锁的剧情片段里李桃夭死了的时候,沈霜一副差点没疯掉的样子。

    确实是难得的好妹子啊。

    这念头在沐羽脑中一闪而过。他并不表露,听完李桃夭的话之后,立刻御剑与其一起前往清净峰的戒律堂。

    待他赶到戒律堂时,却发现屋内竟是诸峰峰主俱在其中。数日未见的沈霜跪在堂中,诸人围绕着坐了一圈,皆是面色严肃。

    见沐羽来了,主座上的却云真人神色微动,朝他点点头:“却尘?你来的正好,我刚刚还想让人去禁地找你。坐吧。”

    沐羽闻言,便和其它诸峰峰主一一打了招呼,找了个屋内空着的座坐了下来。

    待他坐定,却云真人开口说道:“沈霜,你可有什么要辩解的吗。”

    “弟子无话可说。”沈霜倔强道,“但弟子发誓,从未做过任何愧对师门的事情。”

    他转头,盯着沐羽,一字一顿地颤声道:“弟子无愧于心。”

    沐羽迎着他的视线,心里不知怎么的,被狠狠地触动了一下。

    他正欲开口,话头便被一人给抢了去。沐羽望去,却见是戒律堂的邢长老。对方德高望重,乃沐羽师叔辈的人物,沐羽自是不会抢了他的话的,便索性闭口不言,看他准备说些什么。

    邢长老道:“你说不曾愧对师门,便是不曾愧对师门了吗?若你仍自认是寒月宗弟子,便好好解释清楚在冰火麒麟兽攻击你时无端出现的那黑气来源为何吧。我们并非不讲道理之人,若你能解释清楚,便不会再在此事上继续纠缠下去。若你此番无法解释清楚,却是别怪师门对你不利了。”

    沈霜闻言,微微一震,随后茫然地看向了沐羽。

    从那目光之中,沐羽能看出来一丝乞求、一丝卑微、还有一丝隐于深处的悲愤。

    他被那目光看的心陡然一软,不由在心中长叹一声,硬着头皮开口道:“关于此事,我有话要说。”

    “是何事?”邢长老见是沐羽开口维护,语气倒是放缓了许多。他向来十分看重沐羽,也很喜爱这个一贯稳重律己顾全大局的师侄,便不再那么咄咄逼人:“却尘你说说看,刚好你也是教了他大半年的人,想来比我们更加熟悉。”

    “此事本不应当由我说出,但事到如今,也只能由我来说了。”谎话一旦出口,编起来便顺畅多了。沐羽只稍微组织了一下,便真真假假地道,“论道会时,沈霜身上的那股黑气,是为魔气。”

    “魔气?”“什么?魔气?!”“竟是魔气!!”

    听到沐羽这话,诸峰峰主大为诧异,顿时议论纷纷。

    沈霜闻言,瞳孔亦是猛地一缩,随后狠狠的握紧了拳头,垂下了头。

    他死死的咬住嘴角,告诉自己不要露出任何表情和动作。奈何颤抖的身躯仍旧出卖了他。

    沐羽目不斜视,装作没看到沈霜颇为触动的样子,继续道:“不错,正是魔气。却凡师姐曾写信予我,细细列述了沈霜的幼时身世经历。与我一样,他亦是幼年丧亲,举派皆被妖魔所灭,只余下他独身一人而已。只是却尘承蒙师尊庇佑,方可平安成长,不受外界干扰。他却不曾如我般幸运,流落街头,直至被孟师姐找到,收入门下。”

    提及往事,邢长老捋须,点了点头。他亦是记得十多年前那次的沐家惨案,是以对沐羽所言并未有多大抵触,甚至升起了几分怜悯之心。只是这件事和沐羽所说魔气并无联系,便又忍不住问道:“身世确实值得人怜惜,可这却和他身怀魔气有什么干系?”

    “沈霜身怀魔气的原因正是因为那场灭门惨案。”沐羽道,“妖魔虽灭其满门,却唯独对他手下留情,在他体内留下了这道魔气,令他日日夜夜备受这魔气扰乱经脉的痛楚。半年前我将沈霜领回住地之时,他便已深受这魔气之苦,甚至连寒玉诀一层都无法熟练掌握。是以我便交予他控制之法,以沐家流传下来的净化之法教导他掌握这魔气,净化后化为助力为己所用。”

    沈霜闻言,猛地抬起头来,不可置信地盯着沐羽。

    “竟是沐家秘法么。”邢长老露出了沉思的表情,既然沐羽已如此说,他定是无法深究下去了。只是心中仍有疑惑,需要沐羽解释:“那幻境之中爆发护体又是何因?”

    沐羽脸色不变,继续胡扯:“想来是受伤颇重,体内灵力已无法压制魔气净化为己用所致。”

    “你说的我大致已经了解了。”正在这时,沉默已久的却云真人突然开口道,“只是话虽如此,魔气在他体内盘桓,无法彻底根除,这仍是一个隐患。若有一天,这魔气反过来污染控制了他的元神……该当如何是好?”

    他显然已经心软不准备再追究此事了。

    沐羽知道这时候该是自己出场保人的时候了。立刻道:“师兄若为此事忧心,那我可立下重誓,严加看管沈霜的一言一行。若有违背正道所为,必出手将其斩于御神剑下。”

    话到这个份上,却云真人自然也没心情较真了。他长叹一口气,主动揭过了这个话题:“既然你如此说……那沈霜便交予你,严加管教吧。”说着,他顿了顿,又对诸峰峰主道,“他身世说来也是悲惨,我寒月宗若如此对一孤儿咄咄相逼,那才是失去了天下第一大派的气度和宽容。罢了,此事且交由却尘处理,诸位意下如何?”

    此话出口,诸峰的峰主互相对视了一眼,都默认了这个结果。

    这个结果也不算太出人意料,毕竟沐羽虽不是一峰之主,地位却不比他们其中任何一人要低,甚至隐隐还要高些——毕竟身兼灵脉传人一职。若是连他的话都不能相信,那寒月宗内也无几个可信之人了。况且沐羽又下此重誓,有此允诺之下还不饶人,那倒变成“不肯错放一个”的魔修做派了,实在是丢人现眼。

    于是此事便就此揭过。

    将沈霜的事情盖棺定论完,却云真人也有些疲惫了。他头痛地捏捏额角,又对沐羽道:“却尘师弟,不知近些日子你可曾再收到过却凡的书信?”

    他却是突然提起了别的。

    孟却凡?

    沐羽回忆片刻,对其最后寄来的消息只停留在了上次他去信的回复与却云真人交予他看的那封有关灵脉失控的记忆上。他摇了摇头,追问道:“未曾,可有什么事?”

    却云真人沉默良久,叹了口气:“我也是。如今寒月宗宗内,竟是无法联系到她了。”

    “……什么?”

    听到这个回答,沐羽不由微微吃惊。孟却凡虽然是个好玩的甩手掌柜,却并非不顾及大局之人。尽管常常闹失踪,却并非通常意义上的失踪。无论如何,若是寒月宗想要找到她的时候,她总是会在恰到好处的时刻被寒月宗找到。而此番竟然连寒月宗都无法找到她,想来必然是出了什么事情。要么是拖住了她,要么便是……

    联想到之前灵脉失控的事情,他在心中油然而生一股不祥的预感来。

    显然,却云真人也与他想到一起了。他说:“本来沈霜是她的徒弟,该交由她来处置管教才对。寒月宗迟迟无法联系上她,我担心是此次前往调查灵脉时出了什么差错。事急从权,却尘你即刻便下山前往边镇,前去寻找她的下落,顺便调查灵脉一事。”

    他话语方落,自沐羽开口后便再未说过话的沈霜忽地出声道:“恳请掌门真人令我与师叔一同前往边镇调查灵脉一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