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20章 成为灵脉传人(二十)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听了沈霜所言,却云真人当即有些薄怒。

    沐羽也有点无奈,心道这孩子怎么就不消停呢,就不知道这会儿刚把他是“魔道奸细”的罪名刚刚洗脱,正是装鹌鹑的时候吗?非得这时候蹦出来,枪打出头鸟懂不懂啊!

    奈何他还没在心里吐槽完,系统就像和他作对似的,蹦出来一条消息刷在了他脸上——

    开启支线“调查灵脉污染”,须与任务目标一同完成任务,成功完成此支线任务可获得功德值300,目前进度0/100。

    成功完成此任务,将开启全好感度查看系统。

    沐羽当即:……

    虽说这奖励还算丰厚,300的功德值甚至可以在所谓的系统商城里购买一些非常实用的道具了,但是不知道为何,他还是产生了一种想把系统的头拧下来丢到冲水马桶里的冲动。

    哪怕系统是个蛋,并没有头。

    他还记得上一次开启的“论道会”这个支线,难倒不难,就是又繁琐又麻烦,耗费了足足半年时间才完成了80%而中间一度因为沈霜那场比试出的事故而险些未能完成,简直可以说得上是吃力不讨好。以至于他乍一看到这个新支线,就下意识的觉得系统又在拐弯抹着角坑自己来了。

    而且后面跟着的那个全好感度系统又是什么鬼???

    “就是可以让你看到所有人对你的好感呀。”系统迫不及待地蹦出来解释道,“你现在只能看到攻略目标的,解锁完这个任务,你就能看到所有人的好感啦!怎么样,是不是很划算啊!我对你真是太好了!”

    “……并没有觉得。”沐羽面不改色地道。但既然任务已出,他也没法放弃,只得硬着头皮上:“调查灵脉一事兹事体大,你伤势未愈,此时不该随我前往边镇,而当是在门内好好休养才对。”

    “弟子在边镇长大,对那里极为熟悉,便斗胆请求此令。”沈霜如沐羽所想般不理沐羽给他铺的台阶,倔强道,“况且师尊出事,我为弟子却安然在门内休养、躲避麻烦,此事实非弟子所能做出之事。还请掌门真人准许。”

    听到他这番说辞,却云真人面色稍缓:“嗯,你说的有理。”

    见时机已到,沐羽便赶紧趁热打铁道:“既然如此,那师兄不若令沈霜与我一起前往边镇调查灵脉一事。却凡师姐失去联系,想必他身为师姐之徒亦是焦急无比,强行将他限制在宗门内反倒不好。此行有我看着,想来也不会出什么事情。”

    却云真人沉吟片刻,思来想去,觉得沐羽所说确实很有道理。如今想来,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处理办法,倒不如说多了一名熟悉边镇的向导,可能于形势还更有利些。当即便点了点头,应下了沐羽的提议:“可以,那沈霜便与你一起即刻前往边镇,调查灵脉并找到孟却凡。”

    “是。”

    二人应声道。

    ***

    既已决定即刻出发,沐羽不敢耽搁,当即回去收拾东西,准备下山。他实际没什么好准备的东西,思考了一番可能会应对需要用到的,最后只准备了一些灵药和传送符,打算应急时用。

    既然系统竟然如此大方地如同白送一样丢出了300功德值,沐羽便不得不借此推及此次行程的难度。考虑到论道会这个前车之鉴,带太多别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倒不如这些灵丹妙药实用。

    出发前,却云真人送沐羽到山门,却是拿出了个令他十分意想不到的东西。

    “传信烟花?”沐羽诧异道。

    “嗯。”却云真人颔首,解释道,“不过此传信烟花与一般不同,其中描画了传音法诀。你碰到情况时燃放烟花,宗内便会收到报信,即刻派人前去增援。”

    沐羽接过烟花收好,道了谢,问:“师兄可是担心此次调查出什么情况?“

    “不错。却凡修为虽不高深,放眼天下也少有敌手,此次却杳无音讯,不得不让我有此担忧。”却云真人道,“所以此次下山,你的主要目标是先查出却凡的下落,若有其他情况,谋定而后动,千万勿要莽撞行事。”

    他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沐羽点头应诺,开导他:“师姐也许只是因为不方便传讯才与宗内联络中断,师兄还请务必放宽心态。”

    却云真人“哎”了一声,却是绕过了这个话题。他扬手招过在一旁待命的沈霜,看了一眼,发现他精神还不错,便勉励了几句:“此次论道会你拿下第一名,本该应当好好奖赏一番才对。只是……莫怪师门对你太过严苛,此事事关重大,实在轻慢不得。还请你莫要记挂在心上。”

    沈霜抿唇沉默,迟迟不发一言。

    正当沐羽心说“这傻孩子,怎么还不说话啊”而为他焦心不已的时候,他却忽然开口道:“弟子不敢。”

    却云真人挑眉看他。

    沈霜道:“弟子幼时遭逢大难,亦懂这其中苦楚心酸。自然不会对掌门真人此举心怀怨怼,魔道多阴毒狡诈之人,有戒心是应该的。”

    他这番不卑不亢的说辞显然很得却云真人之心。他点了点头,露出了满意的神色:“很好。你能如此去想,想必却凡见到你时,是极欣慰的了。”

    说完,他整肃道:“时间不早了,还是及早出发吧。”

    沐羽应诺,随后二人告别寒月宗诸人,出发前往边镇。

    边镇一如其名,是个临海的小镇,位于桑国边境,是以名为边镇。边镇虽小,但因为地理优势,处于桑、雁二国交界处。二国休战百年,所以这边镇反倒是意外地十分繁荣。

    镇外有一灵山,灵气充沛,适宜各种灵草灵兽生长。又有一修仙门派,隐于其中,只是后来被妖魔所灭。

    这修仙门派,说的大约正是沈霜家。

    沐羽对边镇,说熟不熟,说不熟却也没到一无所知的情况。九州之下混沌灵脉共有七处,其中一处就在这边镇镇外的灵山之中,因此才会有如此之巨的纯净灵气,源源不断地供应着那些灵草灵兽成长。他身为灵脉传人,自是多少都了解些关于边镇的事情的。不过这些微的了解,相较于生长于此的沈霜便有些小巫见大巫的意味了。

    御剑飞行到边镇,统计用了不足一日的功夫。待到二人赶至边镇,届时天色已蒙蒙有些暗了,沐羽便寻思先找一落脚之处,再说后面的事情。

    他知沈霜自举门被灭后,便流落混迹于市井之间,当最了解这其中事。便问:“此城中可有适宜暂且落脚休憩的客栈?“

    沈霜被他乍一问,回忆了片刻,答道:“边镇的话,以‘客归来’这家最为有名。但若是说起舒适口碑,则是‘临海客栈’最好。”

    说完,他奇怪道:“边镇竟无寒月宗名下产业吗?”

    “甚好,那便先去‘客归来’。”沐羽下决定道。他问了地址,一面朝客栈走,一面回答沈霜:“边镇并无寒月宗名下产业。以孟师姐一贯行径,定不会去住那些籍籍无名的小客栈。是以她的落脚处,当是从边镇城民那里询问而来。调查灵脉此事兹事体大,她不会莽撞行事,想来离开前已在客栈留下了信予我们消息。”

    沈霜闻言,仔细思考了一会儿关于孟却凡的性格,发现沐羽说的确实有理。孟却凡行事乖张,不拘小节,却是个心思缜密之人。在行动之前留下信息也未尝不可能。

    待二人来到客归来,沐羽上前一步,正想问掌柜,沈霜抢先便开了口:“掌柜的,您这里可曾有个姑娘留过什么信?”

    掌柜的抬眼看他,笑道:“每日托付留信的人很多,不知道客官是想找哪一位?”

    他摆出一副须得完全对上才会告知的态度来。

    沈霜一时竟不知该如何询问。

    见状,沐羽便接了话来,直视那掌柜道:“青裳白衫,年岁比我稍长,身负一柄银色长剑,姓孟。”

    那掌柜的听了,便细细地打量了一番来人。只见眼前说话青年一袭青衣,眉目精致若画,衣袖暗纹隐约可见分外眼熟的标志。背后亦负着一柄剑,只是看着便知其威力定是无穷。

    他便问:“此剑是否为御神剑?”

    “不错,正是御神。”沐羽答。

    “那便对了。”掌柜的微微一笑,从柜下解锁取出一封信来,“确实有个在我们这里住过的孟姑娘留下一封信,让我转交给来此询问她、身携御神剑的青衣人。不知此信是否是你们需要的。”

    他聪明地将那姑娘“长得极其漂亮、惊为天人”等修饰词给统统隐去,腹诽了一番,只将信递去了沐羽手中。

    沐羽接过信,将其拆开,入眼便是熟悉的字体。果然便是孟却凡留下的信件。

    他仔细读去,却发现事情远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得多:原本在他想象中,灵脉污染应当只会影响附近的妖怪数量猛地增多,生性善良的小妖则会被扭曲天性。除此之外,或许还有水质、土地被污染,不宜人居等危险。

    未曾想到,在孟却凡留下的信中,除了沐羽已然想到的情况外,竟然还有不少别的问题。而其中最严重的大约便是她发现近日来,边镇城民常常抱怨噩梦日渐增多,便以为是城内被邪气入侵,纷纷表示了想要请一法力高超的道人前来做法驱邪的事情。

    看到这,沐羽心中一沉,收了信,转而问掌柜道:“掌柜,我想打听一件事,不知可方便一说?”

    掌柜脾气挺好,听到他问话,并未露出不耐烦的表情,而是问道:“不知公子有什么想问的?我知道的事情,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沐羽便说:“听说最近城中百姓常做噩梦?是以甚至出现了有人宁愿一直清醒,入夜不眠,只为不做噩梦?”

    “……这。”掌柜这次竟是迟疑了片刻,思考了许久,才缓缓道,“不错,却有此事。公子只问这一件事吗?”

    “是。”沐羽点头。

    “公子有所不知,近来因为此事闹得人心惶惶,城主已经严禁讨论此事了。公告里说,还敢有散播谣言者一律关入牢中,重刑伺候。”掌柜的道,“所以现在城中几乎已经看不到有讨论此事的人了,不过在暗地里,大家还都悄悄的说。”

    说着他顿了一顿,复又道:“哎,这位公子我见你面善,便悄悄与你说了吧。虽然城主已禁止讨论此事,不过就近日来客人们偷偷讨论的来看,这噩梦已然变成了同一个梦了。”

    “同一个梦?”沐羽奇道。

    “不错。”掌柜点头,“以前还都是些千奇百怪、杂乱无章的梦,如今却统统变作了一个血淋淋的大宅,空无一人。有些懂得的人说,那是灵山里藏着的那个修仙门派的宅子,十多年前惨遭灭门。里面怨气经久不散,化作怨灵,来作祟啦。”

    灵山?修仙门派?

    惨遭灭门???

    ……不好!!

    沐羽陡然意识过来,当即转头回望,却见沈霜脸色惨白,唇角颤抖,转身便冲出了客归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