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21章 成为灵脉传人(二十一)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沐羽当即顾不得许多,他朝着掌柜微一点头,转身亦是冲出了客栈,追沈霜而去。

    但沈霜跑得极快,在城中又不能公然御剑飞行,沐羽只是落了他一段距离,便渐渐觉得有些追不上他了。他追的心焦,沈霜竟然也置他的话于不顾,闷头可劲儿往城外跑去。就这么一路追到城外,沐羽终于忍无可忍,爆发怒道:“沈霜,站住!”

    沈霜浑身一颤,脚步停下,却迟迟不肯回头面对沐羽。

    他倔强地挺直了腰背,却消沉地低着头,看着像个亟需安慰的孩子。

    沐羽看着,蓦地心有点软。他心知这种事除了本人,谁也无法真正安抚到被猝然揭开伤疤的内心,便没多说什么,只是淡淡道:“若是觉得痛苦,大可哭出来。我不觉得此事丢人。”

    他走到沈霜面前,竟然骤然在他眼角瞧到了一丝晶莹的东西,不由有些微微诧异。沈霜看他表情,便知方才流泪定是被他给看见了,当即狼狈地低下头,却仍旧执拗道:“我不是想哭。”

    “我懂。”沐羽说。

    “我只是……觉得有点愤怒而已。”沈霜道,“他们懂什么!他们根本什么都不懂!!他们只是随便道听途说了一个故事,就随便将其安在死者身上以此取乐!!!”

    他冲沐羽怒吼道,吼到最后有些精疲力尽地闭上了眼,道歉道:“师叔,刚刚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有点……”

    “我知道。”沐羽直直的看着他,毫不避视道。

    他确有理由说出这句话,毕竟“沐羽”亦是幼时丧亲的人,他接收了对方全部的记忆感情,俨然已经成为了对方。于此事上颇为感同身受。他虽然清楚伤疤只能让时间淡去,但如今境况显然由不得让沈霜慢慢独自舔伤口:“你若为此不满忿恨,与其在此处怒吼发泄,倒不如早日与我一起查清幕后真相。可还记得来时你与掌门师兄应诺之事?”

    “不可莽撞行事……凡事,”沈霜默然片刻,颤声道,“……须得谋定而后动。”

    “不错。”沐羽冷声道,“凡事谋定而后动。可你方才反应,哪里像深思熟虑后的行为了?!”

    沈霜闻言,深深地低下了头。

    如他这般聪敏之人,自是知道沐羽此番话只有好意,定然是不会想害他的。但也正因为这番全然的善意温柔,令他更加的愧疚,更加的觉得自己对不起他。

    无论是之前的秘卷一事,又或是被门派审讯时,他的好言维护。

    沈霜欠沐羽的,大约真是一辈子都还不清了。

    他想着,随后承认错误:“师叔,我下次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我并非要求你将自己全然变为一个圣人。”沐羽却忽地叹了口气。他十分能理解沈霜的心情,亦懂说不定这样大吼大叫才是对他消除情绪最好的帮手。但是过于的情绪化会使得一个人的头脑极易走向极端,亦是难以看清区分局势。这对他的修行路是极为不利的,是以有次一训。不过他也深知打一棒子给一甜枣的套路,便缓和了语气,又说:“只是你需要冷静。先与我一同回客归来吧。”

    这次沈霜乖乖点头同意。

    于是二人便一起又回到了客归来。

    此事一闹,外面已完全黑了。那掌柜的看二人去而复返,脸上露出了见鬼一般的表情,却还是尽职尽责地担心了一句:“这位小公子,方才我见你面色不好地冲出去,可没事吧?”

    “无碍,劳您挂心了。”沈霜道,“不知客归来可还有空余的房间了吗?”

    “有的,有的。”掌柜连连道,一面叹气与他们聊着,“哎,自从那梦魇在城内流行,现在已经很少有人能在大晚上的安然入睡啦。边镇来游玩或是过路住宿的人也少了好多,都连夜走掉了。两位公子若是晚上听到了什么奇怪的声音,还请不要忧心啊。怕是又是哪家的人入夜做了噩梦,给吓得。”

    沐羽皱眉:“这情况……竟有如此严重?连过路旅人都不能免遭毒手?”

    “可不是。最近被牵连的客归来的生意都清减了好多。”掌柜抱怨道,“不然以往按这个时间,小店早已入住满人,不再接客啦。”

    沐羽听闻,求证般地看向沈霜。却见他微一点头,竟也是认同了掌柜的说辞。

    这让沐羽不由惊讶,随后心中产生了些许猜测。他先付清了一周的房费,随后和沈霜一齐去了定下的房间,在屋内细细的理清自己的思路。

    按孟却凡留下的信来看,至少在她离开之前,她是准备前往灵山一探的。只是为了防止这一去杳无音讯,便特意留下了此信交予来人。可能她当时已经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却没有足够的时间去通知寒月宗,只得写信托付给掌柜,寄希望于沐羽。

    本来沐羽以为边镇产生的异常全部是因为灵脉污染所致,如今看来,幕后却是另有推手。

    至于这幕后黑手是谁,以他所想,定与这令全城百姓夜不能寐的幕后真凶有关。

    有妖魔作祟也是说不定的事情——毕竟每每提及噩梦,便总要想起一个异常熟悉的名字——梦貘。

    梦貘一族的起源已然说不清楚,但隶属妖魔,以梦为食,亦可将梦境重现并加以重造,控制人的梦境。梦貘一族虽然向来与人井水不犯河水,然而但凡部族便总有那么几个捣乱者,不愿循规蹈矩地生活,出来作恶惹到修为高深的修士,最后被捉住惩处,或是赶尽杀绝。是以现在但凡提到噩梦作祟,绝大多数修仙人士第一个想起来背锅的,大约就是这群倒霉的梦貘。

    沐羽亦不例外。他从一开始便未曾想过是什么怨灵作祟的事情,边镇是个不小的城,如此之巨的城民百姓与过路行商,以区区一个小门派被灭产生的怨气,怕是不足以魇到这么多人。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怕是一个修为相当的梦貘在大规模地施展妖术,才会造成同时这么多人都陷入噩梦之中吧。

    他直觉觉得这种可能性并不小,便索性一直醒着,等到了午夜时分观察情况。

    待到午夜时分,果真如他所料想的那样,于西边的方向传来了极为浓烈的大规模调动妖气的情况。

    沐羽准备已久,当即冲出房门,准备追击那妖气而去。

    巧的是,他方出门,便亦看到了沈霜身负玄霜,已然在等着他了。便微一颔首,没有过多说些什么,与沈霜一同御剑前往那妖气爆发的方向。

    一路上,尖叫悲鸣此起彼伏,想来皆是受那噩梦折磨得不行的受害者了。沐羽拧眉不语,却想若是捉到那作祟的梦貘,定是轻饶不了它。

    然而随着妖气感应愈烈,沐羽却愈发觉得眼前景物熟悉至极。待他反应过来,这正是数个时辰之前与沈霜走过的小道。是去往灵山的方向!

    他立刻望向沈霜,观察他的表情,发现沈霜果然面色阴沉,嘴唇紧抿,与来时简直判若两人。便知沈定是又钻牛角尖、想岔了。

    但眼下显然没有时间去揣测沈霜的想法。不过短短数秒,沐羽便已想通之前一切想来便是引他们来此的计谋:先以梦貘对城中百姓施法引起恐慌,借此引起孟却凡的注意。在引走孟却凡并使其失踪之后,事关灵脉,寒月宗定然不会坐视不理,便会派他这个最为了解灵脉的灵脉传人下山查探。而以孟却凡留下的手信为引,引起他去询问梦貘一事,接着沐羽便会乖乖上钩等到午夜时分。此时再由梦貘施法引他过来,令他步入陷阱之中。

    虽说现在是什么陷阱还不好确定,但可以确定的却是,这消息必然不是什么好消息。对方既然是个请君入瓮的姿态,那必定是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不可能轻易失手。而他和沈霜则是完全的摸瞎,既不了解对方,又不知道对方的真实意图。就这么莽撞的冲上去,怕是正中敌方下怀。

    只是话虽如此,如今这种事态却不容沐羽退却。他敛下纷杂的思绪,朝着妖气爆发那处御剑疾去。

    未曾想,事情竟比他预料的更加复杂。

    几乎在他与沈霜方才抵达那妖气凝聚地的时候,那妖力的漩涡便骤然不见,只余下了空气中扔挥之不散的妖气弥散。沐羽皱眉,再三查探,却只能无奈地承认,那妖怪竟然就这么跑了。空留下一个被妖气充满的森林,和两个傻子一样的追踪者。

    他顿时产生了一股“你tm在逗我”的炸毛感。

    只是这想法方才产生一秒,很快便被接踵而至的情况所打断了——

    眼前的森林……会动?

    沐羽仔细地盯着方才抖动了一阵的地方,确定正如他所想的那样,这片森林确实会动:脚下赤色被污染的土地、隐约可见的在林间潜伏的小妖,隐藏于灵山之中的被灭满门的封魔剑宗……

    反应过来了的沐羽顿时苦笑:怪不得系统那么大发,一下就给300功德,果然是有蹊跷的。

    废话,之前刷的全是什么5人英雄小本,乍一跨度让他和沈霜二人单刷25人英雄副本,奖励不搞丰厚点,简直对不起辛苦作陪的副本boss们好吧!!

    再次被系统给坑了的沐羽忍不住疯狂在内心吐槽道。

    他转头问沈霜:“此处你可知在灵山何处?”

    虽然能隐约感觉到那被污染的灵脉所处方位,但此时还是问熟门熟路的沈霜更好。

    “嗯。”沈霜点点头,面若寒霜,“此处为灵山入口,再往前行百米,右转……便是我、不,封魔剑宗的遗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