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22章 成为灵脉传人(二十二)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那妖怪引人来此,想来是有后招等着。”沐羽说,“你可还记得,当年离开封魔剑宗之时的事情?”

    他的意思,便是让沈霜将当年之事仔细诉说一遍了。

    沈霜不由呼吸一窒。他几乎瞬间就回忆起了那个充满血色的夜晚,一股深入骨髓的冰寒从他四肢泛开来,冷得让他有些发抖。

    沐羽话甫一出口,便看到他面色不对,立刻上前握住了他冰冷的手,关切道:“可是有什么不对?”

    沈霜被手中传来的温热触感烫的又是一窒,这次却是带了些窘迫缱绻意味的了。他深呼吸了一番,摇头道:“那日,封魔剑宗被妖族举族攻入血洗,不知怎的,那妖魔中的头领却未彻查宗门内是否有留下活口,我从而苟延残喘了下来。”

    “我本来与诸同门一起迎战,虽然人小力微,却也是一份力量。未曾想却中了那为首头领一掌,他将魔气打入我体内,催化魔气以图杀死敌人。当时我修为不济,因此昏死过去。本以为会就此命归黄泉,未曾想待我醒来,我还活得好好的,而同门父母……却已纷纷命陨。偌大的门派,一地血色,满处尸体,唯有我一活人,坐于满地亲朋的尸体面前悲声痛哭。”

    沈霜说这话时,眼神是冷的,面上表情却未有什么改变。沐羽心知,这是心已然死寂,不再报任何期望的意思了。昔时“沐羽”横遭灭门,亦是如此这般表现作态,若不是带他出逃的那老仆苦苦哀求相逼,想来“沐羽”早已饿死在沐家被灭后的数日后。

    “后来我哭够了,知道他们已经不会再醒来,便只能接受现实,将他们一一埋葬。那群妖魔生性凶狠残忍,下手阴毒。若是能有幸留个全尸……多数都是些残缺不全的尸体。我那时不足十岁,修行亦是低微,足足挖了十天十夜,才将他们全部入土安葬。那时天气炎热,尸体不足数日便开始腐烂生蛆,我看着他们的面容渐渐在我视线中模糊溃烂,直至……”

    沐羽听得四肢发冷,心中颤抖,当即打断他道:“……够了,勿再继续了。”

    通过沈霜的描述,他几乎能在内心描绘出一个年岁不足十岁的孩子濒临崩溃地以一己之力,妄图安葬全派亲朋同门的场景来。那时他初遭重创,又受此打击,亲朋至交的尸体在眼前腐烂融化,却因自己弱小而无能为力,甚至不能早日将其入土为安……如此重担,便是由他这个成年人来背负亦觉可怕,而沈霜却小小年纪便遭此大难,后又流落街头,与乞儿无异。会长成如今这般执拗内敛的性格,当真是一点都不觉奇怪。

    未曾想,沐羽打断了沈霜的叙述,他看着沐羽反倒是微微笑了:“师叔,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没事。”

    沐羽闻言摇头:“此事就此揭过,莫要再提及。既然前方不远处便是封魔剑宗遗址,你我便前去一探吧。既然已来此处,不去恐是不好。你也很久未曾回来了吧?”

    说及封魔剑宗,沈霜的视线飘忽了片刻:“也没有,之前师尊收我为徒,在送我去寒月宗之前,曾特意携我来此处祭拜父母同门。如今也只过去一年有余而已。”

    沐羽微怔,随后思及孟却凡贯来很有人情味的行为作风,这倒是像她喜欢做的。

    他便未曾多说,只让沈霜在前领路。

    一路走过,沐羽仔细观察沿途景象,发现此处灵脉污染果然已经严重到无法再拖下去了:且不提土质已然变色渗毒,便是草木亦纷纷要么枯萎,要么变异。至于飞禽走兽,则根本统统绝迹不见。唯剩下在丛林缝隙间阴森森地注视着他们的一些小妖,怕是也纷纷发疯变了性格的。

    这样下去,很快便不止灵山这一处地方,污染在扩散出灵山之后,便会迅速蔓延到周边城镇。此处灵脉之大,怕是桑、雁二国均难以幸免,不光如此,甚至还会牵连其它灵脉,致使整个九州之下的灵脉统统被污染,九州重陷妖魔横行,疫病蔓延的人间地狱。

    必须要尽快找到此处灵脉所在,而后对其净化!

    沐羽心中瞬间就产生了这个想法,他查看了一下系统布置得那个净化灵脉的主线任务,不出意外的进度条果然已经倒退回了60%左右。就光靠这进度条来判断灵脉之间的连锁反应,也知道当下刻不容缓的事态了。

    只是话虽如此,灵山此时如此这般情况,却是不利于他转化净化时须得无人打扰的环境。不说那些变异的小妖小兽,便是隐于暗处伺机而动的那群敌人,也不是能掉以轻心的对象。

    这么想了一路,待来到封魔剑宗的遗址时,沐羽反倒是重新又平静下来了。

    沈霜亦十分平静:“师叔,到了。”

    沐雨闻言,抬头望去,只见十分大气的两座石雕柱子横于山门之前,上面细细的绘了浮雕,十分精美。只是那青色的柱身因吸收了不少血液,积年累月之下,色泽混得一塌糊涂,又被风吹雨打,连浮雕都不太能看得清了。

    又往前走,一眼看不到尽头的青石板路上干涸的血迹交错,洇得连岁月都无法消弭它给青石板上留下的印记。足以见当时交战的惨烈。

    如此门派,虽在修真界中说不得是数一数二的大门派,却也曾经鼎盛繁华过。竟然一夕之间便被妖族灭门,实在是不得不令人深感疑惑:这究竟得何等的实力与数量,才能如此之快地便解决了整个宗门?

    而其被灭之后,亦不曾在修真界中翻起一丝浪花的情况,亦是令人十分怀疑。

    沐羽几乎忍不住心中的阴谋论调。

    而之后的发现,让他更觉危机——

    他与沈霜方才走过正殿,便见到一片断壁残垣之中,陡然出现了两个人的身影!

    那两人一男一女,皆是青年模样。女子一身绿衣,窈窕妩媚,五官是那种极妖艳的类型;而男子则是一身玄色,冷漠阴郁,五官亦是英挺俊秀的类型。只是这二人虽然人模人样地坐在那断壁之上,却一眼便能让人看穿这定是妖魔所化,并非正经人类。

    两个妖魔出现于此地,便是不用动脑子思考,也能清楚他们到底是为何而来!

    沐羽未有废话便召出御神剑来,让沈霜站到自己身后去。

    那女子见他这幅如临大敌的模样,“噗哧”一声便笑了出来,掩嘴道:“奴家一心倾慕却尘君已久,未曾想初次见面却尘君便如此‘以礼相待’,委实叫奴家伤心不已。却尘君如此姿色,打打杀杀的多伤你如此风采,不若将御神放下,你我好好聊聊?奴家定叫郎君流连忘返,宾至如归……”

    沐羽被这女子恶心得浑身恶寒,压根不想搭话。他扫过对方发色,却发现是深紫近黑,又细看对方瞳孔,乃螺旋状暗红色瞳,正是梦貘一族的标志特征,当即心下有数,扬声问道:“便是你令边镇百姓日日噩梦不止的?”

    女子闻声娇笑,倒未曾隐瞒:“不错,正是奴家。小郎君果然好眼力。”

    沐羽拧眉,心道果真如此。随后便问:“你们设下如此陷阱,在此处引君入瓮,又是何意?”

    “这个嘛……”那女子又是一阵娇笑,“却是要问你身后的那位小郎君啦!”

    身后?沈霜??

    沐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回头看向沈霜,却发现他早已双目泛红,紧握双拳,简直就差一声令下,就冲上去与那二人拼命了。明显一副完全没有接收到对方电波要给他解释一下半分的意思。

    寻求共鸣失败的沐羽只好又回去努力瞪视那俩妖魔。

    这次对方倒是不卖关子了,那玄衣男子看了他一眼,以一种非常同情的眼神注视着沐羽,却是开口对沈霜道:“沈霜,我来向你讨要我族数十年前本该一并带走的我族至宝,离魂追梦。”

    沈霜想都未想,干脆拒绝:“青叶,你戮我父母同门,如今竟敢还找上门来!”

    青叶要求被拒,脸上却唯有沮丧之色。他微微眯眼,却将视线投给了一旁的沐羽,道:“却尘君,事到如今,你还打算帮助这个骗子阻拦我等夺回我族至宝吗?”

    沐羽一时沉默不言。

    讲真,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沐羽小师叔是懵逼的。

    至于懵逼的起始,则开始于“离魂追梦”这四个大字。

    众所周知,在每个修□□,总会有那么一两个臭名昭著、声名远播的法宝,让你爱又爱不得,毁之又可惜。很不巧,这“离魂追梦”便正好是其中一个。原是梦貘一族的至宝,后来却不慎流落至人间,不知是因为何等的原因。但但凡听说过此凶物大名的,便都知道此物简直就是天生的克主狂魔——但凡拥有过它的主人,各个皆是不得好死。虽然听说其威力强大,甚至可以引活人生魂出体,引死人魂魄起死回生,却因为其凶名太过,又是梦貘一族至宝,得其便要遭受梦貘无穷无尽地讨要追杀。后来便渐渐销声匿迹,便是拥有者亦不敢显山漏水,以防他人贪慕杀人夺宝。后来便不知其主几度易物,最后再未曾有人见过。

    没想到这物最后竟然落入了封魔剑宗手中。

    那封魔剑宗因此引来梦貘一族的举族追杀倒也在情理之中:一个想要拿回宝物,一个拒绝交出。一言不合,那只能动武以让对方屈服了。

    这个结果沐羽是不奇怪的。但奇怪就奇怪在明明数十年前便可以拿回,为何这个叫青叶的男人却要在此刻设下计谋,逼迫沈霜交出“离魂追梦”?

    他直觉之下感到了一丝蹊跷,却还是得装模作样地在这俩貘妖面前演上一演。便当即沉了眉宇,故作严肃道:“沈霜,你手上有‘离魂追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