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24章 成为灵脉传人(二十四)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剧痛。

    沐羽脑子里第一个反应便是这个。接下来的反应则是:我勒个去的他是不是有毛病啊!!没事儿冲出来当个p的肉盾啊!!!

    殷红的鲜血从沐羽腹部涌出,很快便洇湿了一大片衣裳。青叶那汇聚了此地全部魔气的一击尽管只是匆匆丢出,亦被他以御神剑消去不少,却威力仍存。若不是沐羽用身体替沈霜挡了这一下,怕是以方才沈霜那与离魂追梦血契出魂的模样,得横死当场。

    沈霜自然也是被他的动作惊呆了,瞳孔剧烈收缩了一阵,当即喊了出来:“师叔!!”

    “无碍。”沐羽痛的浑身哆嗦,但自觉不能丢了气势,于是擦擦嘴角溢出的鲜血,勉力支撑着站着对青叶道,“你所谓的后招,便是如此?”

    青叶面色数变,脸部肌肉抖动半晌,最后慢慢道:“沐却尘……好,很好……未曾想到,你竟然如此看重身后之人么。竟愿以身相代之!”

    沐羽只觉得喉咙又是一甜,几乎要忍不住咳出血来。他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只得捂着嘴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与你何干!”

    沈霜闻言,看着那衣袖慢慢洇开的红色,浑身一震。

    “不错,却是与我无干。”青叶忽地哈哈大笑起来,“未曾想今日一击,竟可达成那位大人的要求,以魔气伤了你沐却尘!也算是我此生不亏了!”

    话罢,他面色渐青,竟如同立刻便要化作一坯黄土似的。

    站在他身旁的青灯则脸上换做了似喜似悲的神色:“沐却尘,你会后悔的。”

    沐羽被他俩话搞得莫名其妙,他伤势虽重,却不伤及性命。倒是青叶自个儿一换一还失败把自己换走了,青灯也一副无心恋战的模样,简直血亏好吧。便道:“你以为放下此话,我便会胆怯避战吗。”

    倒是沈霜被此话惊了一惊,当即怒道:“你们二人,做了什么!”

    “这个怕是你很快便知晓了。”青灯嘲道,“就是不知道你可还有那个命去知道。”

    话罢,她一把扶起似乎快要倒下的青叶,冲二人冲来。沐羽勉强捏了个法诀,试图以剑阵迎击。哪知青灯只是虚晃一枪,冲及二人面前,闪躲过朝她而去的灵气剑,随后竟是一把毒粉撒来。那毒粉在空气中似无数火星闪闪,一看便知乃烈焰毒蛛所产的焰毒,呼入如火烧五脏,瞬间毙命。沐羽当即心中大呼不妙,对沈霜命令道:“闭气!”

    他试图疾退出这片毒粉弥漫的区域,却无奈受伤颇重,难以移动。好在沈霜还算有良心,在他话方出口的一瞬间便小心翼翼地将沐羽抱出那片区域。

    沐羽脑子短路了一瞬间,只是他还未从懵逼中反应过来,就被接踵而至的灼痛给夺走了全部注意。至于原因则应当是方才青灯洒出来的那片焰毒毒粉,沾到了腹部的伤口上。

    ……他妹的他怎么这么倒霉啊!!!沐羽崩溃地想。

    他颤巍巍地把乾坤袋摸出来,沈霜则慌忙翻找灵药试图帮他疗伤。沐羽看着沈霜急的快崩溃的样子,模模糊糊地想这次大概真得阴沟里翻船了,气死人。而且青叶所说的那位大人又是什么鬼!明明他人际关系里应该没有什么宿敌之类的设定吧!!

    就是不知道他要是这么不幸挂了,系统会不会给他回档啊……

    想到这,他又担心青灯是否会去而复返,便对沈霜道:“走前……掌门师兄交予我的传信烟花……”

    “在……在……”沈霜一边匆匆忙忙拿出那烟花,声音染上了些哭腔,“师叔……沐师叔……你坚持住……坚持住!”

    沐羽强撑着道:“现如今情势危急……你将这烟花燃放之后……便找个地方先躲起来……他们近日恐有大……”他“动作”二字尚未出口,便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瞬间晕厥了过去。

    他自觉被青叶一换一又被青灯补刀打至此,想来是没什么机会活命了。一边槽着自己太过大意,一面又想去他的新手任务,怎么会有这么难的!接着哀悼自己那快完成的进度条,还十分有良心地担心了一下沈霜的心理状态。

    ……话说不会那么倒霉的他跑去顶了李桃夭的死劫吧。

    不要啊!!

    哪知,他迷迷糊糊地晕了许久,却并没有系统蹦跳着滚出来嘲讽他要回档重打的消息。甚至于那系统连句话都没说。

    待到他再次完全地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已经转移到了一个暗不见光的山洞之中。洞里阴暗潮湿,滴落的水滴砸在了他的脸上,这才将他唤醒过来。

    沐羽醒来后反射性地摸了摸腹部,试图检查自己的身体状态,却发现仍是昏迷前穿的那套衣服,还沾了不少血渍。只是腹部的伤口已经被洗洗处理过,不仅敷上了上好的疗伤灵药,包扎的手法也很干净利落。这让他不由有点惊喜,心说还好没有被打回档,否则真是冤死了。

    顺便在心中默默给如此灵性手法的沈霜点了三十二个赞。

    这时,一声音传来:“小郎君醒啦?”

    沐羽闻言,瞬间懵逼。

    那声音媚意连绵,风情无限,想必定是个举世无双的大美人。但却肯定不是沈霜的。沐羽在心里“卧槽”了一声,并对沈霜恨铁不成钢,说好的让你跑,怎么一觉醒来,就落入敌手了!!

    他转头看去,果然便是之前与他交战的青灯。

    青灯见叫他不回,也不生气。她娉娉袅袅地坐到沐羽面前,伸出一只手来,风情万种地挑起来了沐羽的下巴,笑道:“小郎君,你这样不理奴家,奴家可是会不开心的哦~”

    沐羽被她搞得浑身僵硬,只能冷着脸质问她:“这是何处,沈霜在哪儿。”

    “此处?一个藏身地罢了。奴家知道小郎君你肯定很着急为何会身处于此,奴家这便告诉你~”青灯掩唇笑道,倒是没对自己的行为进行遮掩,“你问沈小郎君的话,他这会儿应该昏迷着刚被寒月宗赶来的弟子找到吧~”

    沐羽心中一紧:果然是被俩人虚晃一招给反算计了吗。

    不过青灯却很爽直,事无巨细俱将经过倒给了他:“不过小郎君你不用担心,奴家只掳了你~沈小郎君奴家可是没有动半分呢。毕竟我们的目标又不是他~”

    沐羽皱眉,简直要看不懂这梦貘一族的行动:明明开打找上门来前,口口声声地说着自己为了一族失窃的宝物而来,摆出一副不和沈霜拼死不回头的模样。现在却又说目标根本不是沈霜,而是他。这虚虚实实的,实在让人摸不到头脑。

    他左思右想,想不出对方目的究竟何在,便干脆耿直地开口问道:“你们绑我来此,究竟有什么目的?”

    本来沐羽是不指望对方会做出回答的,他有此一问,也只是权是随口问问,爱回答不回答拉倒。谁知,青灯见他竟主动开口询问,倒是露出了乐不可支、很开心的表情,简直就像她等待已久,就等着他开口似的。

    青灯道:“此计划规划已久,长得很,不知道小郎君想从哪个开始听?又或者,小郎君不若听故事之前,先感觉感觉自己体内变化如何?”

    体内变化?

    沐羽短暂的呆滞了一瞬,随即反应过来他光顾着和青灯互怼,根本没来的及仔细查探身体受创如何,当下便闭目灵力游走经脉了一圈。他不去查探还好,一查探之下却勃然变色。

    不知何时,他丹田已然魔气肆虐,对自己修炼而出的灵力形成包围之势,隐隐有将其彻底吞噬的势头。若这股势头不能止住,莫说之前一身修为尽毁,怕是会直接连累灵脉,一身魔气倒灌入内,别说净化一职,能不主动污染掉灵脉都算好的。

    知晓灵脉污染异变之后会有何结果的沐羽简直恨不得当即死了才好。

    妈的这结果还不如回档呢!!!怎么办!!!

    他匆匆忙忙地点开了任务面板,却发现那个“净化灵脉”的任务条果然已经退到了40%,只是没有出现意料之中的缓慢倒退进度条的景象,而是像永远地定格在了40%这个数值。

    沐羽心中瞬间一冷。

    青灯见沐羽面色数变,便知他已然察觉了情况,满意地笑了出来:“奴家说过,小郎君定然会后悔的!哈哈哈!”

    “这是怎么回事。”沐羽试图冷静下来,询问情况,但却发现自己完全无法冷静下来。

    他接手了“沐羽”的记忆、人生,自然一并将他的慈悲与心系天下的情怀接手了过来。虽然此刻他还是沐羽,但亦是“沐羽”,面对如此情况,甚至于发现自己一直以来要守护的事物将要毁于自己手中,心情不可能还能一如既往的轻松冷静。

    倒不如说,“沐羽”完全影响了他,让他无法将自己脱离开这个角色设定,站在更高层次地去思考现状。

    “魔君大人所赐下的魔气,自是无人可挡。便连使用者亦不例外。”青灯半喜半悲道,“你这沐家血脉铸造的纯净之体,更是最为容易被其侵染吞噬的对象。沾染了这魔气之后,无人可逃脱其控制。只看你愿不愿意成为它的傀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