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25章 成为灵脉传人(二十五)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傀儡?魔君?

    沐羽心脏猛地一紧,狠狠地攥紧了拳头。他冷冷地抬头看着青灯:“这便是你们的目的?魔君令你们污染灵脉?好令九州大地重陷混乱之中,好令他来到人间?”

    “你说的对也不对。”青灯道,“污染灵脉一事确实是魔君交由我等的任务,只是却并非单纯为了让九州重陷混乱而已。”

    “那是为何!”沐羽怒道。

    “魔君数千年前来到人间,却被人间修士所阻,分做七处镇压于九州灵脉之下。世间称其为混沌灵脉。”青灯漠然道,“若想揭开此七处封印,须得有沐家血脉的灵脉传人亲自开启,方可放出魔君完全体。如今你一身修为尽毁,很快便会沦为魔君的傀儡。你说,这是不是天意?”

    “天意?”沐羽简直要忍不住笑出声来。他现在总算知道灵脉之下镇着的那个语焉不详的玩意儿是个什么了,然而显然沐家先祖比他聪明得多,封印虽写的是有沐家血脉的灵脉传人才可亲自开启,但是另一个条件却是须得以先天清气为引,若他沦作魔君手中傀儡,无意识无思想,那是断然不可能打开那七处封印之后的封印大阵的。便寒声道:“若是我现在便自裁于你眼前,你便知何为天意了!”

    话罢,他便翻身去抓被青灯置于一旁的御神剑。然而青灯显然比受伤不便的他更快,不顾被御神灼出的伤口,将其藏到了身后。

    沐羽气急,当即便捏诀要召唤御神,却发现他竟然无法唤动对方了。

    换言之,就是对方不承认他了。不承认这个被魔气污染了经脉的人乃御神剑的主人。

    他嘴唇微颤,心脏抽了抽,死死地盯住青灯的背后,最终沉默地放下了手。

    而后,说道:“……你赢了。”

    “小郎君若是识相,不若就这么放弃了罢。”青灯好意相劝道,“便是这般活着,也比英年早逝要强得多不是。你且看你那群先祖,哪个不是年纪轻轻就死于非命的?孤苦终生,耗心费力……你便非得如此执着?倒真是可惜了这张脸。”

    青灯这番话不由勾起了原身留给他的那些童年回忆,沐羽一阵气闷:“你怎会懂!”

    “奴家是不懂啊,毕竟奴家不是这什么劳什子的灵脉传人~”青灯笑盈盈道,“不过啊,小郎君你这脾气可得改改~毕竟以后大家便都是魔君手下的马前卒了。总这么一副自持清高的嘴脸可不成。”

    ……谁说了要做魔君的马前卒了的!

    沐羽怒:“我不记得说过此话。”

    “小郎君现在嘴上说着不愿意,可一会儿就犹未可知了呢。”青灯道。她丢下御神,手中却是突然出现了一朵红色的花,缓缓朝他走来。沐羽现今简直可以说手无缚鸡之力,当即便十分戒备地看着她。

    青灯见状便笑:“小郎君莫怕,奴家又不对你做什么~”

    沐羽说:“谁知……”会不会有什么阴谋诡计!

    他话方说到一半,便看到青灯骤然捏碎那花,在他面前一拂,紧接着阵阵眩晕感便从脑中传来。沐羽咬牙问青灯:“你做了什么……”

    青灯说:“眼下小郎君心意颇为坚定,不若睡上一觉~或许醒来之后便扭转心意了呢~”说着,她也不顾沐羽尚且还有些清醒,便将他连拖带抱地丢到了一边的石床上。

    沐羽简直要被这反复无常的貘妖搞崩溃,他清楚那花定有什么诡异,否则对方便不会如此说。奈何此刻浑身修为尽废,毫无反抗之力,只得由着青灯乱来,被那花引来的阵阵眩晕感拖着入眠。

    只是这入眠却全然不同自然入睡。沐羽虽然沉睡,却仍旧能感受到周围发生的一切,并清楚的知道自己此刻正在梦中。

    只见那青灯冲着沐羽躺着的地方微微一笑,手捏了个诀,他便觉得自己骤然从山洞转移到了别的地方。

    ——还是个很熟悉的地方,沐家祖宅。

    这沐家祖宅却迥异于数年前旧地重游祭拜先祖时那副破败寂寥的模样,而是一如“沐羽”幼时记忆之中那光鲜亮丽的景象。子嗣虽不繁盛,却满溢着浓浓的人情味。至于被青灯所嘲讽的“孤苦终生、耗心费力”也俱是无稽之谈。

    他朝前走了几步,随即便看到了有数人似乎在忙碌着什么。稍稍翻了翻记忆,而后后知后觉地想起,这应当是当年“沐羽”被自己大伯选去继承对方“灵脉传人”一职的日子。

    青灯话说的虽然难听,有些话倒还是没说错的。灵脉传人并非是什么人人艳羡的好差事,因历代传人皆须耗费心力、毕生都为净化灵脉而存在,不可轻易牵动情感,以免污染灵脉,是以历代传人皆不长命。又因为“短命”和“不可轻易动感情”这个因素,所以几乎未曾见到过有担任此职的人结婚生子。自产生便从来都是家主的长子接下此番重任,二子接管掌家。下代亦是如此。

    这个梦境展现的便刚巧是这么个日子。

    沐羽一时搞不清青灯葫芦里究竟准备卖什么药,便决定以不变应万变,先看再说。

    他循着记忆走去,很快便来到了沐家祠堂的位置。在祠堂正中,跪着一人,腰杆挺得笔直,对着香炉之前的画像拜了拜。他身上一袭青衣如碧波漾开般铺开,正是“沐羽”记忆之中的伯父——沐枫的模样。

    乍一见到故人,沐羽只觉得心头涌起一股百感交集的心酸来,怔怔站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仿佛生怕他一发出声音,就会打破这个脆弱不堪的梦境,重回到令人心痛的现实之中了。

    此刻,他既是沐羽,更是“沐羽”。

    未曾想,他虽未敢动分毫,沐枫却已然察觉到了他的存在。他回过头来,面上古井无波:“阿羽?缘何在此?”

    “我……”沐羽刚想作答,便觉得身旁一阵风刮过,接着便见一小童冲到沐枫身边撒娇,并答道:“我来看伯父!顺便来祭奠一下先祖!”

    沐羽闻言,不由得哑然失笑。

    沐枫显然亦觉得十分无奈。他露出了略有些僵硬的笑,纠正道:“应当是祭奠先祖,顺便看我才对……”

    “好好好,祭奠先祖,顺便看伯父!”幼年沐羽显然没读懂对方那复杂的表情,只沉浸在见到伯父的欣喜之中,敷衍道,“父亲说很快我就要跟着伯父一起修行了,阿羽好高兴!”

    沐枫被他这童言无忌的话给弄得一愣,随后微笑道:“伯父……亦十分欣喜。只是修行艰苦,阿羽莫要到时因太过困苦而厌弃了伯父才是。”

    幼年沐羽头摇的如同拨浪鼓似的:“不怕,阿羽不怕苦!“

    沐羽远远看着,心中颇不是滋味。再想到此后不久,贯来疼爱他的沐枫就此死于妖魔之手,甚至尚未来的及传授他更多。当下更是一阵悲伤涌上心头。沐枫一生,倒真真是验证了青灯那句“一生耗心费力,英年早逝,不得好死”。

    他沉默了片刻,拔腿便准备离开此地,免得忆起太多往事,平添心伤。想当初,老仆几乎花费了全部心血才堪堪将他于歧途之中强行拽回,重新读懂大义与慈悲为何物,他不可再这么沉浸往事,再次误入歧途了。

    就在这时,忽地一声沙哑的嗓音传来:“就算你如此规劝自己,沐却尘,你便真的不恨?”

    沐羽脚步一顿,骤然回头,却见一与自己身形极像的黑影站在阴影之中“嘿嘿”笑道。他心中一紧,心道这青灯的杀招总算是憋出来了,倒是不用再小心提防她在这梦境之中再搞什么幺蛾子了。

    他冷静回道:“阁下非我,又怎知我记恨至今?”

    “这梦境名唤‘溯梦’,只会显示梦境主人心中最心心念念之事。”那黑影道,“若你早已忘却仇恨,只活在当下,又何必如此心念不敢忘。以至于这‘溯梦’如此轻易地便将其挖出重现?”

    沐羽瞬间便寒下了脸。

    那黑影说的确实不错。尽管当年沐家老仆离世之前,将沐家硕果仅存的一子从复仇的道路上矫正了回来,然而他却从未曾忘记那个被血色笼罩的夜晚,日日夜夜为其困扰着。以至于沐羽之所以会接管这躯体,都是因为对方因此事走火入魔,回天乏力所致。

    倒不如说,沐羽时时刻刻都在想着为亲人复仇,难以忘怀。却又被身上肩负着的责任所禁锢,难以逃脱,只能以修行来残耗己身精力,以达到不去多加思考的目的。是以常年缩于寒月宗禁地不出。

    这黑影找重点的能力不错。

    他思考了片刻,总结道。随后十分可惜地想,只是他已然非以前那个“沐羽”。虽然提及往事依旧会伤怀愤怒,却不会再那么焦急躁动了。

    那黑影见沐羽表情变了,便以为自己找对了关键,自信道:“沐却尘,你就不想复仇吗?脱下这身禁锢着你的枷锁,痛痛快快地朝你的仇人们复仇!再不需顾忌天下人看你的脸色!不用在意他们对你的诋毁!”

    他双手一展,身上笼罩着的黑雾如潮水般退却,竟是露出了和沐羽一模一样的面孔来。他哈哈一笑,对着天空轻点:“我们便闹个天翻地覆,让这天下为我们而号哭后悔!”

    至此,沐羽终于抑制不住脸上表情,勃然变色。

    而令他变色的原因却不是因为眼前这与他一模一样的黑影,而是系统骤然刷新的任务栏——

    释放镇压的九天魔君,以彻底净化九州之下的混沌浊气。

    目前进度40/100

    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