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26章 成为灵脉传人(二十六)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看到这个任务的一瞬间,沐羽的内心是崩溃的。他知道系统从来不靠谱,却未曾想丫竟然能不靠谱成这个样子。

    这任务怎么还带可以变化的!!人和人之间的信任呢!!

    他愤怒地问系统道:“系统,这是怎么回事!”

    “权限不足,拒绝回答该问题。”系统道,“请宿主根据任务更新指示完成任务。”

    沐羽哑口无言,这还带拒答的……

    他沉默片刻,只得问:“那我得怎么做?”

    “揭开封印,将魔君放出来。”系统干脆道,“你再想办法净化掉他。”

    ……想办法?

    又有什么办法?

    接收了“沐羽”全部的记忆,他心知系统说的根本就不靠谱。莫说如果将魔君给放出来之后他能不能以修为与其抗衡,就凭这连御神剑都不愿再承认的躯体,老实来说其实很难。

    虽说若是能将那魔君封入一个容器之中,再行净化一事,说不定还有些希望。

    思及至此,沐羽不由怔住,接着瞬间便反应过来系统所说的“想办法”指代为何,也明白了为何系统要让他将沈霜的好感度刷到满。毕竟主角的光环自然是无敌的,若将净化的任务交给他,自然是无虑会失败一说。至于封印的容器……你看,眼前就摆着一个。

    瞅了眼脸前摆出一副卖安利嘴脸的黑影,沐羽颇生出了一股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感。

    不……不就是替死鬼吗!英年早逝这种事他又不是第一次遭遇,他不怕!

    就是委屈了真·英年早逝的“沐羽”小师叔,这幅身躯交到他手里,他不仅没帮他活出个人样,还得毁了对方苦苦积累的一世英名。

    沐羽此刻内心颇为愧疚。

    黑影显然对沐羽此刻激烈变化的内心毫无察觉,仍试图引诱他倒戈加入黑恶势力。沐羽琢磨着估计这反派的智商也就这样了,便做出一副剧烈挣扎的表情来。

    对方见状不由大喜:“沐却尘!你竟然仍旧心存犹豫吗!想想你那些无辜惨死的亲族!”

    沐羽浑身一震,心中却想这反派智商确实需要充点钱,嘴炮整的和日漫经典反派似的,实在很难以让人安心投入他们怀抱啊。随后又觉得对方智商如此堪忧,怎么看怎么觉得这条路真是走的前途暗淡,毫无希望。

    他伸出手来,看了看自己的手:十指纤细,白净修长,几处略有薄茧,一看便是个握剑之人的手。只是想到从今往后,这手或许便要沾染上无辜之人的血,他便觉十分对不起原身。

    就在他百般挣扎之时,忽地,远处沐枫与幼年沐羽的对话亦已步入尾声。遥遥的,只听沐枫叮嘱幼年沐羽道:

    “所谓大音希声,大象无形。阿羽,你要记住,此道艰难困苦,非言语可概述其中。切记无论世人如何谈论于你,只要你勿负初心,便当可问心无愧。”

    沐羽短暂地愣了片刻,猛地朝沐枫所站的地方望去。却见对方虽是对着幼年沐羽所说,目光却穿透了幼时沐羽的身躯,像是遥遥的对上了他的视线,对他鼓励微笑。

    就在此刻,不知是不是青灯的法力逐渐失效的缘故,梦境开始渐渐崩塌。连带着眼前的身影也开始渐渐地变得模糊起来。

    沐羽骤然醒来,映入眼帘的是青灯笑意盈盈的脸。

    她见他已醒,便坐到石床旁,玩弄着自己肩旁散落的发丝,含情脉脉地道:“小郎君,可有回心转意呀?”

    斜睨了青灯一眼,沐羽决定这个反派要装就装的像一点。当即便死死地盯住虚空不语,压根没有搭理对方的意思。

    青灯倒不是很在意热脸贴了冷屁股,反倒是看到他这幅作态咯咯地笑开了:“看来小郎君已经是开窍了~”

    沐羽闻言,冷冷地看着她:“我是否开窍,干你何事?”

    “这当然关奴家的事~”青灯道,“梦貘一族誓为魔君大人的马前卒,若是小郎君开窍了,那以后我们便是同僚,可便不是如此见外的关系了~毕竟奴家……”她顿了一顿,故作媚态道,“可对小郎君……喜欢得紧~”

    沐羽忍无可忍:“滚!”

    这貘妖特么怎么和系统一个德行的!能气死人!!

    沐羽一肚子火。

    他从石床上起身,站定,倨傲地看着青灯:“魔君现在何方?我要找他。”

    “小郎君想见魔君大人?这可便是奴家力所不能及的了。”青灯笑,“小郎君得亲自去沐家祠堂一趟,方能解除困惑。”

    沐羽盯住她:“你是让我去揭开祠堂之中的封印,将他放出来?”

    “不错。”青灯说,“毕竟,诚意可不是空口说出来的~”

    沐羽闻言,便沉下了脸。

    他很明白青灯所说的意思,无非便是让他拿出诚意来证明自己。沐家祖宅之下亦是那七处灵脉中的一处,自然也镇压了一部分魔君的力量。若是他愿意在祠堂供奉的历代列祖面前将封印揭开,不说从此以后天下人如何看他,仅此一项也足以证明他的决心,无需怀疑了。

    好,很好。妖魔果然就是这么直接了当的清纯不做作。

    沐羽深吸一口气,只觉得自“沐羽”处那里继承来的心脏都在颤抖。

    他只沉默了片刻,怕青灯生疑,当即道:“此处乃何处?”

    青灯微微笑道:“正是沐家驻地,半里之外的一处山洞。”

    沐羽便道:“那就走吧。”

    既然已经下定决心,何必又婆婆妈妈,优柔寡断?

    他意已决。

    二人不再多话,当下便准备出发。沐羽上前提起御神剑,御神犹不承认他,在他手里挣扎不已,甚至将他手掌灼出了淡淡的红色。

    青灯见状便道:“小郎君也真是可怜,连自己的剑都不愿意承认自己了~不若奴家给你支个招吧~”

    沐羽淡淡的看了她一样,示意她说话。

    “魔气这东西,只是一时片刻不适应罢了,以小郎君天资,想必很快便能掌握其中敲门。”青灯说,“魔君大人法力无边,事成之后,将这神剑堕化成魔剑,也不过须臾之事。”

    闻言,沐羽冷漠地想:废话这么多,你倒是说个靠谱的方案啊,结果到最后还是一句有用的话都没有。当即便道:“此剑再难驾驭,你带我去沐家祠堂。”

    青灯僵硬了片刻,见沐羽丝毫不为所动,气不打一处来。她取出了自己的法宝来,怒气冲冲地捎了一脸老板样的沐羽一程。

    她这个司机做的还算尽责,一路顺风顺水,视野和空气清新度也十分恰到好处。沐羽十分满意地下了车,就差掏出个手机给对方来个五分好评。

    待到来了祠堂,青灯犹忿忿不已。

    沐羽环视了一周,沐家祖宅十多年前沐家被灭门之后,便未曾再有人来过。或许只有当年赶去寒月宗求援的老仆带了寒月宗的长老弟子来收拾残局,沐羽本身是再未回来过的。一来是怕触景生情,二来也是因为见到这处,难免会恨意再起,徒生波澜。

    故地重游,已然物是人非,总免不了有几分唏嘘。

    青灯一肚子气,见沐羽脸色有几分彷徨怅然之意,便不免出声刺了刺他:“故地重游,固然令人欣喜。小郎君可也别忘记了自己要做的事情。”

    乍一出声,沐羽从回忆之中走出,瞥了她一眼:“你说若是我向魔君道,此生唯愿杀灭梦貘一族,你觉得结果会是如何?”

    青灯闻言,脸色数变,最终不敢再多言语,而是忿忿地走到了一边,再不敢打扰沐羽。

    显然,她也清楚在沐羽面前谈及任何梦貘一族的功绩,都是无济于事的。毕竟对于魔君而言,孰轻孰重,一看便知。

    打发了在耳边叽叽喳喳的麻雀,沐羽深吸一口气,按着记忆中沐枫所传给他的一切,来到了祠堂的最深处。他看着历经十数年的荒废都未曾有丝毫变化的祭坛,闭上了眼睛。

    在心里默默对沐家先祖道了声歉,他试图调动硕果仅存的灵力,揭开这看似固若金汤的封印。

    他手方一伸出,触电般的感觉便传遍了全身,同时丹田内汇聚的魔气也疯狂地在经脉中游走起来,只觉得宛如万蚁噬骨。晶蓝色的封印在他面前疯狂挣扎,与黑色的魔气纠缠在一起。似乎感受到封印即将被揭开,被沐羽随手插在地上的御神也开始嗡鸣起来。这时,一丝赤黑的魔气从破碎的封印中溢出,顷刻间污染吞噬了他面前那片晶蓝。

    沐羽恍惚了片刻,心知即将大功告成,不敢懈怠,默默地加大了输出灵力的力度。

    就在这时,他觉得又是一阵眩晕。

    这熟悉的晕眩感恰巧不久之前他方才遇过,正是青灯朝他下“溯梦”那次。沐羽不由暗骂一声,刚唾弃了一声“又来?”,随后便觉得无数画面在眼前炸裂开来,而所处原本破败的祠堂也在一瞬间光洁如新。

    沐羽长出了口气,正待上前一步查看,随即便觉得胸口一痛,有冰凉的物体自他胸口缓缓抽出。他低下头去看,却望见了一身熟悉的衣衫。

    这是……沐枫?

    他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随后只觉得无数记忆涌入脑中。历代曾担任灵脉传人一职的先祖的记忆纷纷涌入他的脑海之中,悲喜交杂,意气难平。一时间竟难以区分何为他的记忆,何为其他人的记忆。

    有一度曾受天下人诘难而从此避世者,有向往红尘难以耐住苦寂者,亦有为了所爱之人丧于他人之手却无法报仇而悲痛欲绝者。而最多的则仍是如同沐枫那般冷心冷情,看似无欲无求之人。只是虽然如此,却也仍有一丝不甘,如同渴望逃脱囚笼的金丝雀。沐羽至今犹记得当年沐枫立于祠堂时望向祠堂之外的眼神,而今才算彻底懂得。

    沐羽只觉得心猛地抽搐了片刻,“沐羽”犹存在这身上的情感仿佛一瞬间集中爆发了出来,令他难以控制自己的身体。手中的灵力疯狂游走,而在他与魔气的双重夹击之下,那封印终于再扛不住,轰然碎作无数晶光。

    就在那封印粉碎的一瞬间,一股赤红色的魔气冲天而起,浊气迅速从那裂口蔓延开来。目光所见之处的绿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枯黄颓败,泥土亦随之变色,毒雾渐渐弥漫开来,而黑色的影子也渐渐地在沐羽眼前汇成稀薄的影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