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27章 成为灵脉传人(二十七)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那黑气汇聚而成的影子只存在了短短片刻,便骤然化作一缕青烟,钻入了沐羽的身体之中,在他额间留下了一道状若莲瓣的赤痕。

    沐羽尚未反应过来便只觉得胸口一滞,随后就是一阵力竭。

    这一切只发生在短短一瞬,却足以让沐羽明白魔君的企图:不止是他在打魔君的主意,对方似乎也在打他的主意。而且好巧不巧,似乎就相中了他这个容器。

    想来魔君被拆做七处封印起来,应是只剩下魂魄残存。他这个沐家后人的躯体还算得上血脉纯净,被对方惦记上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了解到了这个信息,沐羽倒也十分看得开。还好魔君对他也有些企图,否则这不由分说就偷了魔君的魂魄碎片全塞自个儿身体里,不说对方那关过不过的去。估计以他现在的状态,青灯就能先杀了他给魔君祭旗。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吸收了魔君那份魂魄碎片的缘故,原本逐渐枯竭的丹田竟然再度充盈起来,浑身的修为也是更近了一层,并且运用自如。只是他如今再调动体内灵力,却是丝毫用不出了,只余下魔君赠予他的那身魔气。

    或许是那源源不断朝外散发的魔气与破碎的封印刺激到了立于一旁的御神,它的剑身开始发出阵阵青色微光,不停地嗡鸣着。似乎是在忌惮眼前的前任主人。

    沐羽眼神微暗,将其随手拔出,轻轻地抚摸着它。

    这时,一直在祠堂外等待的青灯走了进来。

    她扫视一圈,见封印果然已如约定那样被顺利破除,脸上不禁露出了欣喜的神色来:“小郎君果真不愧是沐家这一代的传人,这等封印竟也是易如反掌。想必不久之后,魔君便可重见天日了~”

    沐羽看着她,“……”了一阵,很想答一句术业有专攻,他搞这个自然是特别顺手。但是想想这件事好像又没有什么特别值得自豪的,便干脆摆出了个生无可恋的木头表情来,努力装出自己不为所动、两袖清风的高洁样子。

    青灯丝毫没有自己马屁拍到马腿上的自觉。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方才那句恐吓,沐羽感觉她的胆子仿佛瞬间小了许多,连玩笑都不敢肆意开了。而青灯在看到他额间的赤痕之后,脸色又是数变。那青青红红的表情在沐羽看来,若是用语言表述,那就是“现在回到过去把过去的自己给剁了还来不来得及”的……诸如此类形容。

    她心中如何作想,沐羽才懒得管。他现今当务之急是将魔君封到自己身上,再让沈霜接他的班。除此之外,还得赶紧把包括他在内的这群反派暗搓搓搞得那些计划装作十分自然地抖落出去,好让修仙界赶紧想个法子应对才是。

    这么一看,他要操心的事情还真是多。简直劳心劳力,当爹当妈还得负责帮他们人生规划。

    最惨的是,突然一个任务砸他脑袋上让他去做反派。结果连反派应该有的那种超级拉风的法宝都没有,连修行的心法还是寒月宗的镇牌之宝,根正得不能更正的寒、玉、诀!

    沐羽望着手中的御神十分忧郁。

    仿佛看出了他的纠结,青灯便道:“魔君大人法力无边,却尘君既继承了魔君大人一部分力量,不若将其灌输到这神剑之中试试~”

    “何意?”沐羽问。

    “以魔气引之,使神剑堕为魔剑,不就可用了吗?”青灯笑盈盈道,“否则却尘君也会很苦恼去哪儿再找一柄趁手的法宝吧~”

    沐羽闻言,迟疑了片刻。他觉得青灯说的确实不错,御神对于他而言,已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若是就此丢弃,确会觉得极为不便。然而若因他一己之私,令神剑就此堕为魔剑……

    他吸了口气,冷不丁看到青灯朝他望来的视线,心中一沉,将御神由捧改握,开始向其中灌输由魔君那里偷来的魔气。

    青灯方才那句话,与其说是建议,沐羽还是觉得将之称为另一个试探比较好。他不敢大意,凝神聚气,御神亦在他手中发出了尖锐的嗡鸣来。只是这挣扎不消片刻,便已经渐渐淡去。光芒散去,御神原本的淡青剑身已然不见,空余下象征着不祥的赤黑色。

    沐羽握住骤然顺服下来的御神,心中颇觉可惜。

    御神乃沐家传家之物,为代代灵脉传人所持有。当初沐枫横死,断了传承,此剑由寒月宗门人自尸山血海之中寻回交还原身,并陪伴至今。它传承了如此之久,乃至于沐家被灭的仅剩下原身一人,此剑也未曾折断。未曾想今日却毁于自己手中。

    沐羽不由叹了口气,感觉自己真是把坏人该做的都做尽了。

    他在这间隙打开了任务栏看了一眼。果不其然,虽然沐家祠堂封印被他揭开,并且魔君趁势以浊气污染了此处灵脉下的所有土地,那任务条的进度却因此前进了几个百分点。与此同时,在他出发前被迫接受的那个“调查灵脉污染”的任务,竟也接近完成。

    稍微思考了一下这两者之间的联系,沐羽感觉自己仿佛发现了什么。略一沉吟,问青灯道:“我昏了几日?”

    青灯愣了片刻,随后十分爽快地道:“却尘君昏迷了三日有余,加上破除封印的时间,当有四日。”

    “那现在外界局势如何?”沐羽又问。

    “可不是乱作一团~”青灯掩嘴笑道,“灵脉传人失踪,只留下个一无所知的小辈弟子,怕是寒月宗也压不这件事啦。听说却云真人已发急信通知了各大门派,邀他们于边镇一聚呢~”

    “作何?”沐羽下意识问道。随后却又瞬间反应过来:却云真人还能干啥?当然是来收拾他丢下的烂摊子啊!他自个儿身为灵脉传人却直接整个儿失踪了,还是那种情况之下。想来却云真人也该懂轻重缓急,便干脆直接广发消息,让所有人一起来帮忙了。

    毕竟怎么说也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啊、

    果然,青灯答道:“还能作何?自然是找却尘君你咯。顺便把那污染的灵脉一并给处理了~”

    处理灵脉?

    沐羽不由皱眉,他本以为却云真人只会先探查一番,容后再做处理。却未曾想对方一上来便就如此打算先下手为强,显然是已经考量了最坏的结果,诸如他万一命丧貘妖之手,这失去人为加持净化的灵脉将何去何从。

    只是他师兄约莫万万没想到,他不仅没有死在貘妖手里,反而反过来变成了加害者吧。==

    他十分清楚,如此手笔去处理污染掉的灵脉,必当调动大量精英人力。想来这等准备之下,寒月宗宗内当是未有多少守备力量了。先不说却云真人是否会亲自前去边镇主持此事,首当其冲的派中那几位长老,就必不会免去下山前往。如此一来,最镇得住场子的几位走了,袭击寒月宗本宗简直是不要太轻松的事情。

    世人皆知天下七处混沌灵脉,其中一处在沐家祠堂,另一处则在寒月宗禁地之中。除却这两处,其余几处均只有灵脉传人方才知晓究竟在何方。就连却云真人也只知道边镇亦是这七处其中一处,却无法准确的掌握灵脉的位置。

    而若要揭开魔君身上的封印,位于寒月宗的那处灵脉自是必不可能躲开的。倒不如说,位于禁地的那处封印,才是最为重要的一处。

    巧的是,这个机会竟然来的如此轻而易举。

    沐羽一面想果然人做了坏事之后反倒会变得坦然起来,一面问青灯道:“九天魔君昔年部下,如今只剩下了梦貘一族?”

    青灯警惕地看着他:“却尘君这话是何意?”

    “寒月宗为净化灵脉一事,当不遗余力。此时正是攻入其中的好机会。”沐羽道,“只是若只我一人,并不能摆平寒月宗内所有弟子。仍需一批助力。”

    “原来如此,却尘君果然不愧是寒月宗门人,对其当真是无比了解。”青灯缓和了脸色,笑道,“魔君大人部下何其之多,我梦貘一族不过其中小小的一支罢了。只是我等虽人小力微,在精英尽去的寒月宗前还是尚有一战之力的。却尘君大可不必担心。”

    她一副要包揽此事的作态。

    只是青灯说得好听,沐羽却不敢信她太多。他问了又问貘妖的数量和修为,再三确认这不是一批乌合之众会毁了他的算计,这才安下心来,而后开始认真写起去打寒月宗的规划来。

    在寒月宗带了十数年,又担任数年长老一职,他自是相当了解寒月宗内部弱点为何,巡逻弟子又是几更几分换防。他将这些事无巨细地一一写下之后,想想数日前他还把那儿当做家……沐羽一时百感交集。

    想来这一役之后,寒月宗近千年来正道第一的位置或许就此不保……甚至彻底陨落吧。

    尽管心里再清楚不过,沐羽还是将他写成的那份资料交予了青灯。

    最敬业的反派……大抵如此。

    青灯欣喜若狂地接过那张纸,笑声简直要撕裂一方天地:“寒月宗……未曾想竟也会有今日!”

    “想笑,找个僻静没人的地方去。”沐羽恹恹道,挥手赶人,“别扰我休息。”

    青灯闻言,脸上青青白白,捏着纸怒气冲冲地跑了。

    而沐羽则是在沐家旧址的破房子里一站站了一晚上。

    第二日,与青灯一同回了寒月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