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28章 成为灵脉传人(二十八)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寒月宗的山门巍峨一如既往,沐羽拾阶而上,见到了几名有些眼熟的守卫弟子。

    这几位弟子显然亦是熟知他为何人,方打了个照面,看沐羽竟似是全然无恙的模样,便一脸欣喜地凑了上来:“沐师叔!您能安然无恙真是太好了!”

    沐羽看着这群极是热情的小弟子,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表明自己现在的立场自然是不可能的,但若让他直接提剑捅死这群弟子……自然则是更不可能的。

    好在青灯这次很机智地及时揣测到了暂时成了她代理上司的沐羽的心意,站出来给他解围。她咯咯笑着召出不久前才令沐羽见识过的“溯梦”花,捏碎了朝这几个弟子面前撒去,很快便令他们俱陷入了昏迷之中,纷纷软倒在地。

    “这几个小喽啰,无需却尘君出手,交予奴家便是~”她道。

    “梦貘一族人手可已到位了?”沐羽斜睨了她一眼,却是无视了她的邀功,反问道。此次行动虽十分之赶,却也是经过了一番计划的。自探子处得来的消息称是此次封魔召集令一出,几乎带走了大半寒月宗的精锐,至少常令妖族们恨之入骨的那几个名望极高的长老,俱是赶去了边镇。唯有却云真人,虽是这召集令的发起者,却因为前面的原因而独自留在了寒月宗掌控大局。

    毕竟他也知道,寒月宗禁地的这处灵脉断不可失于敌手。万一若真是妖族做下的恶事准备卷土再来,那这处灵脉便势必不可被污染。

    是以沐羽有此一问。

    “为魔君大人而战,怎敢懈怠。我族高手自是早已到位了,眼下只等却尘君吩咐~”青灯道,“就是不知却尘君准备何时展开这‘溯梦’结界?”

    “不急。却云真人才是最重要的目标。”沐羽平静地道,“你带梦貘去处理门内弟子,我去找他。”

    青灯闻言便关切道:“奴家听闻却云真人世间罕逢敌手,却尘君独自前往对抗,可会勉强?”

    沐羽挑眉,心道这貘妖还真是无时无刻都不忘记试探于他,便道:“无碍,只要你等按计划行事不曾失手,我便不会占据劣势。”

    被他这番话堵得哑口无言的青灯只得忿忿地看了他一眼,带着一肚子火气娉娉袅袅地走了。好在,她也没被气得失去理智:“奴家会做好本分工作的,却尘君切莫让奴家失望啊~”

    目送青灯离开后,沐羽并未等待,当即便朝着主峰进发而去。他心中知晓,不论梦貘一族偷袭成功与否,他那师兄都会坐镇主峰的。若是情况危急,说不定更会收缩战线。主峰地势易守难攻,须得他先一步拿下才是。

    而不消片刻,沐羽便见到各峰上空燃起的求救烟花此起彼伏。数量之巨,不免令人勃然变色。他便知计划应当是已经成功了一半了——沐羽太了解却云真人,他一贯是个很容易心软的人,断不会对门内弟子的求援无动于衷,定然会派出人手驰援。只是如此多的求援数量,便是却云真人也是要焦头烂额一阵的——何况他还派遣了大量精英前往边镇参与净化灵脉一事。

    这样一来,便会大大削弱主峰的守备力量。

    果不其然,只过了一会儿,沐羽便看到了带着一众弟子匆匆赶来的邢长老。

    在其余长老俱去了边镇的时候,宗内也只剩下掌管戒律的邢长老这种不便离开的高手了。

    邢长老一副火急火燎的样子,却在与沐羽狭路相逢时彻底的愣住了。他脸上先是闪过一丝喜悦,方想询问沐羽近况,随后便注意到了他额间赤痕,又看到他手中已被污染变成魔剑的御神,当即脸色大变。

    而沐羽则是冷淡地站在他面前,面无表情。

    对方面部肌肉抖了抖,似乎是想斟酌用词。只是这些斟酌最终还是化作满腔怒气,道:“沐却尘,你若还认这个名字,便扔了剑,乖乖被我压回戒律堂认罚!”

    “不敢。”沐羽应道,却是抽出了藏于剑鞘之中的御神,对向了他们一众。御神经过魔君的魔气洗礼,整柄剑都失去了以往的那种清澈神圣,而是转为一身不详邪气之意,倒正是契合他现在怎么看怎么不怀好意的表象。

    邢长老见状,不由痛心疾首:“沐却尘!!你如此这般作态,可还对的起九泉之下的沐家先祖!”

    “凡事岂能尽如人意,不过求一个无愧我心罢了。”沐羽说,“邢长老,动手吧。”

    “好一个无愧于心!你看看你如今这般堕入邪道的模样,竟还敢说自己无愧于心!”邢长老怒道,当即亦祭出自己的法宝来,站在一众弟子面前,露出了势要铲除沐羽这个邪魔外道的表情来。

    沐羽抿唇,心知这场战斗定然必不可避免,便只能图一个速战速决了。他如今得魔君的魔气加持,修为比以往高出实在太多,纵使邢长老是他师叔辈的人,天分亦不落旁人,怕是也差了他不少。而他现在缺的并非是修行,而是时间。若是花在邢长老身上的时间过多,那让梦貘一族在宗内引起的骚乱争取来的时间便会全部浪费。届时主峰之上被他师兄布成了个滴水不漏的铁桶阵,那可真只有铩羽而归了。

    既早已下定决心,沐羽也没准备留手过。邢长老最初还是怒气冲冲地抱着一副教训小辈的态度,然而战局愈胶着便愈觉得心惊,对方的实力竟能在这短短数日之中精进到如此地步。他心知眼前这人已然不是当年令寒月宗上下引以为傲的惊尘绝艳之人,不过是披着同样皮囊、沦为邪魔的傀儡而已。

    略略思考了片刻,邢长老立刻便判断出了如今局势,当机立断撤剑疾退,对一旁看到他与沐羽打起来后颇显手足无措的弟子道:“回撤,立刻传报信烟花于掌门!告诉他沐羽叛变了!”

    “可是沐师叔……”那名弟子犹有犹豫。

    “哪有那么多可是,传!”邢长老怒道,“那不过是个披着人皮的骷髅,已经不是他了!速速通知掌门!”

    弟子闻言不再犹豫,当即拿出传信烟花来,贴了传音符便要将其燃放。

    就在这一霎那,忽地一道绿影闪过那传信弟子的身侧,将那传信烟花一切两半。待到众人反应过来,那名弟子已然血洒一地,眼看着出气多、进气少了。那绿影在沐羽身侧停下,挥了挥爪上鲜血,露出了嫌弃的表情来。她一身绿衫,五官精致,眼波妩媚——正是之前奉了命去清扫其它峰弟子的青灯。

    沐羽看了一眼那倒在血泊中的弟子,顿了顿:“我是不是没说过‘别在我眼前搞出血来’这句话?”

    “是呀,奴家可没听过~却尘君可莫要辜负奴家一片好意~”青灯情意绵绵地道,“怎么,生人家的气啦?”

    “哦。”沐羽不为所动,“那你现在知道了。”

    青灯当即“……”,只觉得自己一腔情怀全喂了狗。

    一旁看着这两个邪魔外道这副仿佛在打情骂俏样子的邢长老却气得浑身发抖。他失望地看着沐羽,显然已经对沐羽全然的再不报任何期望:若只是沾染魔气不能自拔便也算了,如今却沦落到和妖族混迹一处,何曾有半点正道弟子该有的作态!而就现今的信息来看,联合这群该死的貘妖攻击寒月宗的,便是这背叛了师门的沐羽!

    他怒吼一声,却不敢再在两个实力高绝的高手面前以门下弟子性命做赌注与其缠斗。当下决定先退守主峰,与掌门真人商量对策后再议。

    沐羽与其相处十数年,怎能不懂心思转念间邢长老的所思所想。当即沉下眉宇:“你们一个都别想走。”

    当即,由魔气牵引化作的剑阵从天而降,化作一个满溢魔气的囚笼,将随行弟子俱拘入其中。邢长老虽狼狈逃脱,见到这一幕目眦尽裂:“沐羽!你若……若还有一丝良心!你可忍心这般对这些小辈弟子!”

    闻言,沐羽沉默。他自觉自己已然下定决心不会动摇,然而看到此情景,还是难免有些动摇。但青灯在侧,他却不能表露出自己内心的想法。因此只是停顿了短暂到几乎令人丝毫察觉不出来的短短一瞬,他开口道:“邢长老若是愿自戮谢罪以表决心,我自当会放他们一条生路。”

    他话说的很慢,吐字清晰,并丝毫未放低声音。此话甫一出口,众弟子便仿佛第一次认识沐羽似的,俱是呆立原地。待反应过来后,纷纷辱骂声讨起沐羽来。而作为这句话的当事人邢长老,却是像是被深深刺激了一般,整个人都颓丧了起来。

    他迟疑许久,似悲似喜,似怒似嗔,仿佛有千言万语要说。只是最终,这些俱都化作了一句话。他深深地看着沐羽,问道:“此话当真否?”

    “当真。”沐羽毫不迟疑。那魔气由魔君所赐,霸道无比,便是沐羽本身亦是毫无办法。这群弟子修为不算高深,自是更难以抵挡。若是普通沾染魔气便罢了,怕就怕在万一深入骨髓,便只有沦为傀儡一途,十死无生。沐羽没有必要在这种小事上骗他,况且他还真需要个通风报信的人在寒月宗沦陷之后给边镇的那群人递个消息呢。免得灵脉沦陷太快,他的后手却没跟上,那便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邢长老闻言,长叹一声:“也罢,也罢。看来我邢某人的性命便要终结于此了!”

    说罢,便要挥剑自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