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29章 成为灵脉传人(二十九)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眼见那剑便要落下、血溅当场之时,忽地天边飞来一道剑光,将邢长老手中剑斩落。接着,又是一道剑光破空而来,困着寒月宗弟子的魔气之牢瞬间便化作飞雾,不见了影子。

    那魔气之牢一消散,可以拿来要挟邢长老的东西便就此不见,他自然也不必以自戮来救那批弟子的性命了。

    当即,欢呼雷动。

    沐羽心中不由一沉。

    这等修为,不必思考也知道定是这山脚之下的动静惊动了主峰之上的坐镇的却云真人。虽然现在还未见其人,但既然他已出手,想来片刻后便会看到他的身影出现于此了。

    果真,不消片刻,却云真人踏剑而来。

    他寒着一张脸,环视了周围一圈,在看到那名横死的寒月宗弟子时,眼中闪过痛惜的神色。只是他却未曾像邢长老那般非黑即白的偏激,而是先开口道:“却尘,你告诉我,你这是为何?”

    沐羽心中飘过无数种回答,每一种都是无一例外地让他赶紧撂挑子不干这破反派了。然而他显然不可能这样作答,否则无异于自毁长城。是以,斟酌了半天,他自暴自弃地决定直接全文照抄了黑影的设定:“普天之大,无我一人容身之处。手握刀剑,却不可拥有手刃仇人的资格。天下人讥我、嘲我、怨我、憎我,言我这许多年来身无寸功。却又何曾想过我过得是何种生活!”

    他努力把这番话说得慷慨激昂,宣讲完毕,险些把自己都给感动了。而听了他这番陈词的却云真人,脸上亦闪过一丝动容,眼含悲痛:“你便是因为如此,才入了魔道吗?”

    沐羽被却云真人的态度弄得有点尴尬。他当然不能说是自己脑残替沈霜挡了刀才搞成现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反派嘴脸的吧,不然这戏就没法演了。只得装出一副正义凛然的模样来,对却云真人道:“师兄何必露出这种表情来?你言我堕入魔道,却不知此于你我二人来说,说不定反倒是一种解脱。昔年师尊仙逝之时嘱托话语犹在耳畔,师兄想必亦对此感到棘手难堪。如今我主动叛出师门,于师兄而言,应当不悲反喜吧。”

    他这话说的却是当年先掌门仙逝之前,灵脉一度失控而使沐羽受到许多人的口诛笔伐的事。那些人言他丝毫未继承先祖的半分能力,在寒月宗这么多年来只学会了一身逞勇斗狠的本事,当称沐家之耻。这些话对当时的沐羽打击尤为之大,而后先掌门又猝然仙逝,以至于他几乎之后的时间都龟缩于禁地,再少出现在门内诸人面前。

    正因为此,先掌门曾嘱托他这师兄,让他好好关照沐羽,莫要因为旁的因素影响到他。而掌门位置更迭之时,却云真人亦曾受到过颇多质疑,甚至一度有不少修真人士让寒月宗交出沐羽,勿要让他整日只知眼前,不知关心天下苍生。

    “一派胡言!”这次却是邢长老看不下去了,出来怒斥道,“寒月宗如何待你,你却是如何回报师门的!竟还有脸说出此话!”

    沐羽哑然,仔细一想对方说的确实挺对。寒月宗收留养大沐羽,又悉心教养保护,简直如同捧在手心之中般。这话确实显得狼心狗肺了些,不太符合人设。不由讪讪的闭了嘴,只得抽出剑表露出一副“无须多言来战吧”的样子,来维护一下他简直岌岌可危的高冷反派人设。

    却云真人见沐羽已然一副决心已定,无意回头的模样,眼中闪过一丝痛惜之色。他闭了闭眼,长出一口气:“也罢,既然你已迷失了方向,便让师兄我来教你该如何正视本心吧。”

    言罢,抽出了身后负着的紫宵剑来。

    紫宵剑乃却云真人的法宝,当年亦是名满天下的法宝之一,令无数妖魔邪道谈之色变。只是自他接手掌门之位以来再少出鞘,而他本人又随和亲切,使人很难将却云真人与这柄锋芒毕露的紫宵剑联系到一起。

    时隔多年,沐羽竟有幸还能亲眼见到这柄神剑出鞘,还以身试之,也不得不说真是满荣幸的。

    ……各种意义上,包括贬义!!

    先掌门敢将掌门之位交予他这性格随和的师兄,自然是必有他的道理的。沐羽虽然如今修为被魔君那魂魄碎片给强行拔高了一大截,可以说得上是不惧却云真人,却在寒月宗这个对方的主战场之下一时半晌也拿他无法,甚至隐隐给人一种他被追得颇有些鸡飞狗跳的态势。

    他心知这战局胶着对自己只有害无利,只会给对方增加机会而已。寒月宗作为千年来正道魁首,宗门内自是设下了经过历代掌门强化加固的防御大阵。只是这阵庞大无比,需要不少时间来启动。不过一旦启动,便如同精密的杀人机器一般,将所有胆敢闯入其中的来犯统统诛灭。

    沐羽望了一眼天际微微泛起的异色光芒,知道那阵已然快要被启动,此刻再不能手下留情了。当即心下一横,对青灯道:“依计划行事,勿要让那防御阵成功启动。”

    “遵命~”青灯笑道,拿出一只竹笛来,横在唇边吹响了几个音符。

    那笛音悠扬地飘散开来,不久后便看到数道红光出现在出现在远方,与防御大阵而成的清光隐隐出现对抗之势。

    却云真人猛然回头,眉头紧锁:“你果然早有准备……”

    “师兄不该如此大意,毕竟我也是寒月宗门下弟子。”沐羽淡淡道,“不知师兄可曾听过‘溯梦’此物?”

    “溯梦?何物?”却云真人先是一愣,继而沉思片刻,大惊失色,“溯梦?!”

    他叫了声“不好”,当即便御使紫宵引天雷而下,试图用纯正极阳的天雷之力击溃沐羽。却未曾想沐羽早已料到他这一击,以御神构筑出了一个汇聚无数魔气防御圈,在天雷降下的一瞬间纠缠而上,将其中纯正清气吞噬殆尽,并反而噬咬其主。

    却云真人一时不察,果然被这魔气反噬,当即吐出了一口鲜血。

    趁这机会,沐羽将全身魔气尽数放出,赤黑的光芒冲天而起,与远处出现的红光相连,瞬间汇聚而成一个巨大的法阵,将这魔气源源不断地传了出去,形成了一个新的魔气牢笼。与此同时,魔气笼罩之下的区域开始降下无数颜色赤红的红色花瓣。

    “果然……果然是梦貘一族!”却云真人咳出一口血来,怒视着沐羽,眼中失望之情溢于言表,“魔君的仆从走狗,却尘,你……你竟沦落至此!!你可知九泉之下的沐家先辈,会如何作想!!”

    “与我何干。”沐羽冷漠道。

    却云真人瞳孔骤然一缩,脸上露出了一个让沐羽颇感触动的伤感表情。沐羽看着在魔气的侵蚀与溯梦的作用下已经开始摇摇欲坠的却云真人,逼着自己移开了目光,对青灯道:“这里交予你处理,我先行一步。”

    反正魔气牢笼已然开启,寒月宗上下无人能逃脱其中,他倒不如当个甩手掌柜了。

    “奴家得令~”青灯嬉笑道,随即看了一眼仍旧死死盯着沐羽的却云真人,“那您这师兄……该叫奴家如何是好呀~”

    “戒律堂,地牢。”沐羽头也不回道,“其余弟子仍有用处,不可乱动。管好你那些族人莫要见猎心喜,杀的兴起了。到时候,休怪我不留情面。”

    青灯闻言,翻了个白眼。却是不敢违抗,乖乖地领命去了。

    沐羽顶着一众人失望、憎恶溢于言表的目光离开。

    说实话,方才却云真人那个表情让他此刻心里十分不是滋味,以至于连和青灯扯皮的心情都没有了。此刻沐羽急于回到禁地,先自己一个人待一阵收拾一下心情,再思考接下来该如何应对寒月宗这处的灵脉封印。

    寒月宗这处封印不同于其他几处封印,乃是七处灵脉汇集的总脉。这也是当初沐家倒后,老仆为何会带他投入寒月宗门下的原因。而正因为是灵脉汇集的总脉,解开封印的方式亦不同其他,其上加固了共两层封印。第一层封印类同其他六处,而第二层却需其他六处全部解除之后方能解开。这也是为了若是灵脉不慎落入贼手,至少给守护这灵脉的人一个夺回的喘息之机。

    而他需要的也正是这个时间差。

    最后一层封印不揭开,魔君就不会复活,亦不可能有机会出来掌控一切,便就会有无数的机会。而如此之长的真空期,正好会给予沈霜一个急速成长的机会。

    沈霜现如今缺的只是一个刺激他成长的契机而已。

    沐羽御剑回到禁地,却发现这个机会简直……得来全不费功夫。

    禁地的结界之外,昏着一个令他无比熟悉的人影——竟是不知为何会出现于此地的李桃夭。她显然已受了魔气与溯梦的影响,陷入了深深的沉眠之中,只是眼角犹有泪痕,不知道是梦到了是何令她心碎的梦境。

    他上前扶她起来,发现她手中却拿着一封署名“沈师兄收”的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