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30章 成为灵脉传人(三十)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虽说知道这么做不太礼貌,沐羽还是拿过了那信,将其拆了开来。

    信很薄,其实没说什么太多东西。除却例行问好关心之外,便是一些询问净化灵脉进展如何的问话。只是令沐羽意外的却是,李桃夭竟然还特意询问了沈霜是否有他下落的消息,显出了一副很是关心的姿态来。

    看完了这封信,沐羽将其折好放回,扫了眼一旁的灵雀,这才明白了为何会在这处看到这小姑娘的原因。估计是她可能觉得在禁地附近多走走,说不定他就会突然从禁地之中突然出现了。就如同上次她在这处徘徊,便看到了接到她的报信赶来的沐羽一样。

    他将这姑娘连同那只倒地的鸟一齐移到了禁地之中,而后将那封信取走。

    这禁地之外设有禁制,虽不能完全阻拦魔气的渗透,却多少会令人好受一些。沐羽算是从李桃夭这里得了好处,便权且将其当做是报答了。

    得益于这封信,沐羽现在知道了李桃夭与沈霜间仍有联系,并且关系匪浅。他觉得这确实是个可以利用的点,如今寒月宗全派沦陷,倒不如借李桃夭之手,给沈霜那处递个消息。

    他将信展开,临摹了一阵,最后勉强写了个九分相似的仿造品出来。

    信的内容大致未变,仍是写照常的例行问好关心,却对寒月宗内部之乱丝毫未提。并将原本的关心询问沐羽下落的那段隐去不提,改作了告知沈霜沐羽已然平安归来,告诉他不必担心。

    写完后,沐羽去寻他以前养的那些灵鸟,却发现要么死了,要么便半死不活。反正各个身染魔气,哪个都不能用,不然肯定会被人察觉出来异常。最后,他只得从压箱底里翻出来一只偃甲鸟,将信塞进去,寄了出去。

    他预估了一下沈霜收到这封信的时间,对比对比边镇那群人准备封印净化灵脉的时间,十分满意地滚去回归反派老本行——解封印去了。

    沐羽写这封信其实没什么太大的阴谋,寒月宗沦陷的消息早晚都会传出去,只是时间早晚的事。是以边镇那帮人对他提防与否都不会太干扰他的行动,无非就是会让抢夺灵脉一事变得困难点而已。而实际上,他巴不得能多消耗一点魔君这方的守备力量。

    这封信能起的唯一作用大概就是告诉沈霜这信其实是沐羽写的,然后*裸地警告他“你妹子在我手上,快找外挂续费变强来找我”的诸如此类提醒。讲真,其实他也没报太大指望。

    做完了这件事,沐羽就把它抛之脑后,专心去解禁地之中的封印了。

    原本的沐羽曾经生怕沐家惨剧重演,兢兢业业地每天努力加固封印,净化浊气。结果未曾这相当于给后来的沐羽埋了个超级大坑,还把工具一铲子盖丫头上了。沐羽现今一边收拾着原本沐羽留下的加固封印,还要解除后来他接手之后又补齐的,简直要流下眼泪来。

    好在他现在也不算全然独身一人,虽然挺烦魔君这个反派,但沐羽还是要感谢这货送自己的bug一样的技能。若是原来的他,怕是要与这封印大战七天七夜都不一定能搞定。如今借助对方强横的魔气,只不消三日,沐羽便解除了禁地之下的封印。

    瞬间,千里之内俱化作一片炼狱。

    讽刺的是,借由此事,沐羽又吸收了魔君一部分力量,修为反而更近一层了。

    青灯对此并非乐见其成,尽管欣喜于封印逐步溃散,魔君很快便可重见天日。但亦对她难以掌控的沐羽表现出了显而易见的担忧,毕竟要说之前的沐羽她仍有一拼之力,如今的他想要再做些什么,梦貘一族便只得束手就缚了。

    她不止一次地在沐羽面前试图表现出貘妖们的强大,奈何沐羽此刻接手了魔君的力量,已经可以明显地感受到自己对那些被魔气侵染之人的掌控力来。便屡屡将其无视之。

    毕竟对沐羽而言,虽然用魔气控制傀儡做事风险亦是很高。但是没脑子的死物和会蹦跳思考甚至窥梦的妖族差别却是巨大的,至少用前者,某些隐晦的意图便不会被其深挖出来摆在明面上。

    几乎在取得了这部分力量之后不久,沐羽便干脆利落地甩开了这帮热爱自作聪明的貘妖。

    哪怕他们再好用,奈何并不能洗脑后拿来好好用。

    他是如此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解开封印后不久,沐羽脱离大部队开始单干,独身前往边镇单刷百人英雄团本。

    重回边镇这日,明显可见城内大街小巷里弥漫着浓浓的沉重味道。来往行人皆是行色匆匆,而城外更是聚集着大批逃难的难民,显然是因为封印揭开之后疫病爆发,妖魔横行,而不得不舍了故土家乡向还未曾波及的地方逃难去了。

    沐羽在城内停留了半日,听到不少人在议论“有仙人在灵山施法镇压邪魔污秽”一事,神色激动。知晓那封印定是已然开始,当即便离开城中,朝那些人议论的方向而去。

    上次来灵山之时,他并未仔细探查出灵脉究竟在何处,只记得在封魔剑宗遗址附近。他都如此这般,想来那些人亦是颇费了一些功夫才寻到这处灵脉。倒是省却了沐羽再费功夫去寻。

    只是他这边想的轻松,而对于另一边那些受封魔召集令而来的修仙者而言,气氛却是异常的凝重。

    近日各地纷纷沦于魔气的污染之下,令人不得不开始担忧起这天下局势,并深刻的操心起这代灵脉传人现今状况来。毕竟如今局势恶化之快,便是数百年前最严重的那次也拍马难及。哪怕纰漏频出致使平日里不少人对沐羽总会或多或少地评判上一两句,但在这种旁人无能为力唯有他方才能有所作为的情况下,还是不可抑制地期待起他能出来力挽狂澜。

    而寒月宗近况则更是令人担忧。

    虽为正道魁首,此次行动亦是派出了颇多弟子。却不知怎的,突从数日前宗门便与这些前线弟子断了联系。因担心出事,掌管负责此事的一名长老还派了几名弟子回去探查情况,而那几名弟子却随之一起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寒月宗方圆千里之内亦随之沦陷。这不免让得到消息的一众人产生了可怕的猜测。

    沈霜亦是如此。

    他无比后悔自己当时在却云真人面前的坚持,若不是为了保护他,沐羽便不会帮他挡下青叶那一下,更不会因此深受重伤。他本是贱命一条,便是就这么死了想必也不会有几人为他流泪,但沐羽却事关天下苍生,关心他的人更是数不胜数。而后来更是因为他的粗心大意让那貘妖带走了对方,对于自修为大涨后便一直自信爆棚的沈霜而已,不可不谓之是一个重大的打击。

    亲眼看到偷偷倾慕之人为自己挡刀,看到他重伤垂死,而自己却连保护对方都无能为力……甚至不敢想象他可能已经因此没命。因为只要一想到丁点这样的可能性,心脏便如同快要撕裂一般痛苦得难以呼吸。

    好在……李桃夭传信来说,沐羽已安然回到寒月宗。只是颇受了些苦头。

    这让自沐羽失踪之后便不停自责的沈霜心稍微好受了一些,并满心期待着重逢的那天。

    只是他竟未想到这重逢竟来的如此之快。

    汇聚了数十人修为高强者灵力构筑而成的法阵被骤然降下的一道赤黑色剑气轰然劈散,化归无形。只是这仍不够,那攻击性极强的剑气吞噬了四散的灵气,并反噬到了其主身上。当即,这数十位强者纷纷身形一滞,随后“哇”的一声吐出血来。

    这惊变引得在一旁的诸修士一阵心凉,试图朝那灵脉所设祭台涌去。未曾想随后便是扑面而来的一股赤黑色魔气,将那祭台整个都笼罩在了其中。

    这时,从那赤黑色中隐隐走出一个人影来。身负一柄长剑,看着十分熟悉。

    有眼尖的寒月宗弟子当即颤抖着捂住了即将脱口而出的惊呼,沈霜亦是死死盯着那个人影。而被魔气禁锢的那数人之中已然代替他们发声:“沐却尘!!竟然是你!你疯了吗!!”

    沈霜闻言心中一抖,不可置信地循声望去,但无论如何细看,也只能承认发声那人未曾说错。眼前这魔气冲天之人,确实便是他偷偷倾慕着的那人。

    他……他怎么会变成这幅模样了……

    沈霜努力望去,却只得到对方毫无温度的眼神,瞬间整颗心都冷寂了下去。他是记得那人的眼神的,虽然门中弟子皆说沐羽太过循规蹈矩,难以相处,是个只可远观的家伙,他却知道那不过对方用以保护自己的方法罢了。看着虽然冷漠又难以接近,手却是极暖极软的,眼瞳深处亦是饱含着关切的温度。稍不注意,便会被这人焐热烫化。

    但那温度如今却全然不见了,沈霜心中空落落的,仿佛丢失了些什么。他不知为何,忽地产生了一种非常可怕的预感,强烈的催使着他冲上前阻止沐羽开口。这预感告诉他,对方一旦开口,那么一切就会玩完。

    沈霜方想上前阻止,便看到沐羽环视了一圈,目光停留在了他的身上。

    而那目光不同以往,冰冷得足以冻住他全身游走的血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