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32章 成为灵脉传人(三十二)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所幸,局势最终还是朝着沐羽所期望的发展而去。

    得益于那一刺所体现的直观威力,令不少修士纷纷意识到了沈霜灵力的独特性。而在第三处封印被解开之后,迅速恶化的局势也让所有人意识到一件事:这次的所谓浩劫,不再只是如同以往那般如同闹着玩般小打小闹的天灾时疫了。沐羽真的是认真的,他想把被镇压于混沌灵脉之下的魔君放出来,助他复仇灭世。

    自古以来,魔气便是一个令修士们极为困扰的问题。哪怕并非传自魔君、仅仅只是普通的魔气,便能折腾得一方不得太平。而迄今为止,除却当年沐家,谁也未曾有过特别好的针对其的方法。

    未曾想,这般神迹却出现在一小小少年身上。而对方竟又是沐羽一手教导出的弟子,真不能不说是一种讽刺。

    面对此等奇景,诸人也只能仰天大呼一声“天不弃我”,随后将对方小心翼翼地保护起来,生怕沐羽对上次被伤的事情记在心中耿耿于怀,从而出手干掉这个或许唯一一个能阻止对方的人。

    这个结果在沐羽看来还是很满意的,他也很配合地陪他们演了几回,派遣那些受魔气所控沦为傀儡的妖族去围攻一些正道人士的大本营。并且对沈霜穷追不舍,摆出一副恨不得杀之后快的模样来。很快,这几波追杀之后未过多久,哪怕寒月宗如今几乎已经沦落到可以称之为被灭派的程度,仍由那几位长老纠集了正道之中大部分的力量,组成了一个对抗沐羽的联盟,以图挫败他的阴谋。

    沐羽巴不得他们早点攻上寒月宗,对此事自然乐见其成。当下频送助攻,帮助不少门派稳下了军心,纷纷选择站在他的对立面。

    为了方便正道联军,他也放缓了破除灵脉封印的速度。尽管在诸人眼中这厮简直恶贯满盈,他们好不容易方才发现一处灵脉试图将其封印隐藏起来,这厮便找上门来,强行将灵脉夺走。而沐羽的屡屡得手亦令正道联军士气大挫,提之便咬牙切齿。但在沐羽眼中,这却已经是屡番放水后的结果。要怪便只能怪联军实在是太过不争气,浩劫当前,竟然还有心思想些别的乱七八糟如争夺名利这种东西。

    若不是因为他消极怠工静待沈霜成长,估计早已势如破竹地将剩下灵脉封印统统破除。然后魔君出世,天下大同。

    沐羽沉思,觉得若不对那群人来一次狠的,让他们明白大敌当前竟然还有心情内斗简直不知找死这二字如何写就,便无法挽救这种情况。他后面的计划也只会报废,空给魔君做嫁衣而已。

    他思及在之前数次交锋之中,不少正道弟子因一时不察被他控制物所伤,魔气入体。虽然被以精纯灵力与灵丹妙药强行压了下去,不会影响到受伤那人的行动修为,亦不十分显眼。对于他现在拥有的如同控制召唤物一般的技能而言,却是再刺眼无比。他只需要勾勾手指,就能令对方体内的魔气狂涌,侵入丹田经脉之中,沦为他的傀儡。

    这简直就和丧尸病毒一样的感染性。可怕无比。

    但愿这等狠招之下,能令那些脑子仍旧昏沉的人从美梦中清醒过来。

    而正道联军这边,则正在为硕果仅存的最后那处灵脉吵得不可开交。

    就在不久之前,他们仔细搜寻了沐家遗址,于祠堂处寻到了有关那七处灵脉的详细记载,便赶紧将其誊抄下来,并顺着记载找到了那最后那处未曾落于沐羽手中的灵脉。抢先一步找到灵脉本该是件开心的事,只是上几次的前车之鉴,实在是让人无法高兴起来。一部分人心灰意冷,觉得前途无光,便建议不若集百家之力将其彻底毁掉,让沐羽也无法得到这灵脉下的力量;而另一部分人则觉得灵脉力量十分宝贵,不应该就这么自暴自弃,而应该从沐家遗址处多挖掘些信息,将灵脉的力量加以利用,好为反攻做准备。

    巧的是,他们恰巧也在沐家祠堂找到了记载如何利用灵脉力量的手札,却在这手札与灵脉力量的归属上吵了起来。提出建议并将其找到的人认为这手札该归自己门派所用,以寒月宗为首的势力却认为将其交予沈霜使用更为合理。而尽管大敌当前,此事却事关战后地位归属问题,两边互不相让,一步也不肯退。直让一旁看着拱手让出这些东西的沐羽直皱眉心道玛德智障。

    当夜,沐羽便让久未出战的青灯与数名貘妖带了近百位寒月宗门下被感染魔气的弟子,去正道联军的驻地偷袭他们。并且特意嘱咐青灯,让她务必要杀了沈霜,否则便不要回来。

    青灯闻言,脸色变了变,最后笑盈盈道:“奴家也想向他讨回我族至宝呢,您尽管放心。”

    沐羽“嗯”了一声,让她走了。

    他心知,这趟出去与送死无异,只是所费时间久了点而已。青灯不知沈霜现今修为如何,他透过傀儡的眼睛却能看的一清二楚。不知是不是因为急转直下的外部情况刺激,在离魂追梦的加持之下,他进步得非常之快。便是青灯对上他,亦不过只是有少许胜算,几乎不可能能拿下沈霜。更何况他虽能以魔气控制活物沦为他的傀儡,却无法进行细致的操作,不然怕是封印都没解开就先一步累死奔赴黄泉了。他派去的寒月宗弟子纵使有魔气的强化,也不过近百,就算加上队伍内的潜在魔气感染者,也是不可能拼过修为高强智商正常的正道联军们的。

    这步棋,真的只是纯为了刺激那帮人。让他们知道若是再这样僵持争斗下去,唯有全灭一途而已。

    只是这一步却是再给遍体鳞伤的寒月宗身上,再狠狠捅了一刀。

    沐羽让青灯走后,甚至都未敢再靠近戒律堂附近过。

    以往当他心烦意乱,每每感到无力支撑下去之时,总是会来到戒律堂附近,将其上书的弟子门规反复默诵数遍后才会离去。偶尔也会将自己藏好,站的远远的看一眼被关入其中的却云真人与其余长老,而后又默默独自走掉。

    此事之后,他却觉得已然没脸再去那处光明正大的找心理慰藉了。

    当天,青灯奉命来到正道联军的驻扎地。

    她一向清楚沐羽并不青睐梦貘一族,心中未免觉得十分不甘,便总想着要争一口气,让对方对自己刮目相看。是以明知此次任务与送死无异,也硬着头皮接了下来。纵使不清楚沐羽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但也总比毫无存在感地呆在寒月宗以欺负宗内弟子为乐强。

    梦貘可操纵人梦境,是以战斗力最强盛的时段自是夜晚。靠着夜色的遮掩,青灯命随自己而来的几名貘妖施下法术,随后便带着寒月宗的弟子杀进了毫无戒备的营地之中。沐羽坐镇寒月宗内,透过傀儡的视线看到他们已然顺利冲破第一道防御,当即静脉内一阵魔气涌动,将驻地内不幸感染了魔气的那几位弟子体内魔气催化,与外之里应外合。

    联军在措不及防下,竟是被这里外夹攻之势一时搞得损失颇重。

    而这骚乱却仅是持续了一瞬,接下来,更大的恐慌蔓延开来。

    举法宝应对的诸人竟发现与自己刀剑相向的竟不是沐羽手下控制的那些丑陋至极的魔化妖物,而是变成了人!活生生的人!而且还是与他们昔日生死与共的同门!

    尽管手中攻势未停,死寂却如疫病一般迅速地传染开来。

    众人虽然之前便已对沐羽咬牙切齿,憎恶他放着大好未来不要,竟如患了失心疯似的要报复天下,却还只是未曾上升到切齿拊心的程度。如今却骤然见到他如此这般丝毫不留情面、玩弄人心的手段,简直恨不能生啖其肉。再想想若自己不幸成为其中一员,死了也要受这厮操纵,与亲友同门拔剑相向,不免颤抖心凉。

    至于寒月宗弟子,则在看清来犯者后,纷纷滞立原地。

    别派人平日里虽与其多有争吵摩擦,在这等情况下却也不免有种兔死狐悲之感。便纷纷将他们挤了回去,不让他们承担手刃昔日同门之苦。只是这好意虽令人感动,却无法那越烧越旺的狂怒。一名寒月宗长老当即悲怒道:“沐羽!!你若还有丝毫人性,难道不会为此而羞耻吗?!”

    “长老这话,却尘君此刻怕是听不到呢~”青灯从一众弟子身后盈盈走出道,“不过若是长老愿意将最后一处灵脉拱手相让,想必却尘君还是很愿意来此与长老叙旧的~”

    “滚!他根本不配这个名字!”对方呸道,“你又是哪处蹦出来的妖孽?”

    青灯闻言,却是不高兴了。她方想开口堵那老头子几句,却见从人群之中霍然出现了沈霜的身影,便道:“恕难奉陪了!”当即趁乱向沈霜攻去。

    沈霜亦是看见了人群之中的青灯,心脏骤然停顿了一瞬。他只觉得心中一冷,随后便见到青灯竟向自己攻来,颇有些不要命的势头,只得举剑格下,而后问:“是……师叔吗?!”

    “哟呵,沈小郎君还蛮聪明的嘛,一下就看出来了~”青灯媚笑道,“奴家知道沈小郎君一心恋慕却尘君,只可惜了却尘君仿佛不懂你的情意,命我前来务必取你性命呢~”

    沈霜被一语道破心思,面色微变。随后又被青灯吐出的无情话语刺得心如同蚂蚁在噬咬一样阵阵刺痛。他心知那存于自己内心深处的不轨之念永远只能埋在心中,现在更因为对方的选择而再无可能,却未曾想他竟然能对自己狠心若此。

    难道……难道在他心中,他沈霜就未曾获得过一丝一毫的眷恋与不舍吗!

    沈霜心中骤然一悲,当即冲青灯愤道:“定是你这貘妖……你这该死的貘妖!是你引诱了他!才让他堕落至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