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33章 成为灵脉传人(终)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沈霜并未刻意遮掩声音,是以沐羽虽在千里之外,亦是通过傀儡听到了这句话。》し

    这让他心中一紧,生怕青灯会随口将真相说出来。沐羽自认还算了解沈霜的性格,知道如果这事儿抖落出去,别说指望沈霜跑来结果他,不叛变加入他这黑恶势力一起去征服天下都算好的……

    沐羽紧张得不行,手中已经准备好了若是青灯有意说出真相,便立刻搞死她。也不管如果这么做之后会不会引起梦貘族的叛变倒戈了。

    青灯先是愣了一瞬。

    随后,她便反应过来对方说的是指为何,当即心思千转。她认为无论之前如何,现今的沐羽应当是想杀了沈霜的。至于原因无关其他,不过是因为沈霜那天生克制魔君魔气的灵力。而显然,如果沈霜得知沐羽是因为帮他挡了当初那一下才堕变至斯,按他对沐羽感情,想必当场便会叛变。至于正道中人,应当也会顾虑良多而弃沈霜置不用。

    思及此处,青灯当即道:“沈小郎君可真是冤枉奴家了~害却尘君至此的可非奴家,明明是沈小郎君你呢~”

    沈霜瞳孔微缩,思考骤然停滞:“你……说什么……”

    “若不是托你的福,我等怕是连见到却尘君都难如登天,更别说能借此接近他了~”青灯道,“你可还记得当初却尘君帮你挡的那一下?”

    “你……你胡说!”沈霜闻言,心中防备已溃败大半,唯剩下青灯的话在不听的循环。只是这真相令他一时半会实在无法接受,只得不断低喃着这句话。

    沐羽见状,当即运转起魔气,试图以魔气控制住青灯顶替她现身战场。

    此刻,一旁寒月宗弟子看沈霜像是已然失却了战意,不由心中焦急道:“沈霜,你莫要信这妖邪所言!你别忘了沐羽他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沐师叔了,定是他令这貘妖来诓骗你的!想让你心生愧疚好手下留情完成他的目标!”

    青灯听他竟然不信,便想开口辩驳。沐羽见时机已然成熟,当机立断以魔气控制住青灯行动。他在对方走前便已考虑到万一捅了篓子该如何处理,便赐了她道魔气,美名其曰给她增强实力,刚好用在这时。那名弟子话音方落,就见到眼前媚眼如丝的妖娆女子被魔气覆盖,随后化作了沐羽的模样。

    这说曹操曹操到的情况,令沈霜瞬间愣住。

    他颤抖地注视着对方毫无温度的双眼,越思及青灯方才所言,心中恐惧之意便愈重。哪怕之前就已对此有隐隐猜测,却未曾想过在被确认之后会令他心痛如斯。

    沈霜开口问道:“方才那貘妖……说的是真的吗?师叔,那是真的吗!?”

    沐羽十分崩溃。他虽然在青灯开口的一瞬间便已打算控制对方,却总觉得有种欲盖弥彰的感觉,便只能等她说完之后再现身此处。好在刚刚出言的那弟子算是变相地帮了他一把,当即对沈霜露出了宛如卖安利般的、如沐春风的笑容,迅速地崩掉了自己高冷大反派的人设:“正是如此。沈霜,来我这里。”

    青灯证言被对方亲口证实,沈霜浑身突生一股无力感蔓延开来。

    若是沐羽此刻矢口否认,他便能得知对方犹良心未泯,对他仍有善念,当即便会毫不犹豫地投入对方怀抱。未曾想沐羽却如此回答他,还为了拉拢他而如此刻意敷衍地露出笑容来。沈霜便已能从中得知对方确实已经不曾是以往的沐羽了,如今只是一个腐烂败坏的空壳而已。

    然而他却拿这具行尸走肉毫无办法,只能徒看对方用着这具躯壳去败坏他那小师叔的名声。不由一阵悲从中来,愤懑道:“你这个骗子!休想以花言巧语令我上当!”

    沐羽欣喜若狂,觉得沈霜真是上道啊,差点忍不住给他点上三十二个赞!

    他表情霎时变冷,撤去脸上全部笑容,冷哼一声:“看来果然还是只能杀了你。看在以往情分上,沈霜,你若就此退隐销声匿迹,我便饶你一命。”

    “饶我一命?师叔,你真是什么都不懂……”沈霜听闻哈哈笑了起来,眼角渗出泪花来,“你觉得你饶了我,我便会饶了你吗!”

    沐羽也笑了,只是缺少冷笑:“饶了我?你的一切都是我教的,倒叫我看看,你可有那个本事!”

    话罢,他身上魔气化剑,幻做无数御神的模样,朝人群中散落刺去。本人却闪了数次,朝着灵脉而去。

    当下便有看出他意图的修士喊了出来:“不好,沐羽要强行解开灵脉封印!大家快阻止他!”

    沈霜心中一紧,提剑追上,试图阻止沐羽。捏了数个法诀,灵力亦变作数把长剑朝他身后刺去,意图阻止沐羽靠近。

    那灵力剑锋锐无比,所到之处魔气退避,立刻便清理出了一片区域。沐羽只得暂避其锋芒,选择不与其正面抗衡。二人追躲间,竟是同时到达了灵脉附近。

    沈霜道:“师叔,现在放下还来得及。”

    “你才是,现在弃暗投明亦来得及。”沐羽回道,“大业将成,此话当真是不识抬举。”

    沈霜抿唇不答。

    话不投机半句多。二人对话不欢而散,也只有拔剑相向。沐羽本无意这么早便与正道联军开战,但青灯的存在让他意识到了迟则生变这句话蕴含的道理,便决定快刀斩乱麻。沈霜现今进步神速,他也没什么能继续奉献的,倒不如和沈霜打一场,好给他增加点经验。

    沐羽一面与沈霜缠斗,一面分心去解灵脉之下的封印。

    沈霜就在他身旁,立刻就发现了他的分心。只是他虽然修为进步不少,却也只是仗着先天克制的优势方能抵挡一二,换旁人来,则早被这无孔不入的魔气给侵蚀得尸骨无存了。

    话虽如此,他却是不能就这么袖手旁观,唯有咬牙分了一部分灵力过去,企图缠住那正对着灵脉攻击的无边魔气并将其驱散。沐羽无法,只得朝其中灌注更多魔气,以求从力量上彻底将其压倒获得上风。

    精纯的魔气被灌注入脚下的小小一方土地之中,本来就左右支拙的沈霜当下额角冒汗,嘴唇发白。沐羽见状便知已经事成,他应该是挡不了多久了,就算大批联军解决了剩余他派去扰乱视线的傀儡,来援时也只会悔之晚矣。

    哪知,就在他满以为这场战斗就会这么结束时,脚下土地却忽然迸发出无数白光。沐羽只觉得眼前一晃,沈霜已然身撤数步,那白光聚集到他身边将他笼罩保护起来。而灵脉之上竟是忽然形成了一个防护结界,将他瞬间弹了开来。

    沐羽竟然一时有些懵,待从脑海中搜寻了记忆之后,方知道原来是灵脉自身的防护机制被沈霜误打误撞之下启动了。而今,灵脉已然和沈霜合为一体,将它几乎取之不竭的灵力借予了沈霜。

    形式当即便发生了惊天般的逆转。

    本来灵力几乎枯竭的沈霜借由灵脉的帮助,稳稳地压住了沐羽侵袭封印的势头,甚至略占上风。沐羽魔气被他克制,又因为之前不好出手太重,几乎离开便被压制了下来。而沈霜则靠着灵脉赐予的灵力,隐隐有突破之势。

    沐羽见状,暗想果真不愧是有主角光环的,若是旁人,骤然获得如此磅礴的灵力,怕是早已经脉承受不住、爆体而亡了。结果沈霜不仅没事儿,还将其化作己用,估计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曾修习那部秘卷扩宽强化了经脉的缘故。

    他当下不再留手,运转魔气朝沈霜攻去。

    因是借由青灯身躯幻化而来,沐羽自是没有亲身过来的那般实力,但对付一个还未完全突破的沈霜还是绰绰有余的。而沈霜则因为乍获力量,仍不知该如何好好运用,在沐羽不再留手后倍显狼狈。哪怕此刻正道联军已经解决了被魔气操纵的傀儡们,赶来施援,沈霜也未曾再取得过上风。

    沐羽狠狠地打击了一番他们的信心,堂而皇之地开了最后这处灵脉的封印。

    冲天魔气拔地而起。霎时间,风云变色,天摇地动,隐隐可见山河逆转之势。只见无边魔气中一道赤黑影子闪过,冲向沐羽而去。接触到他皮肤的一刻,很快溶入其中,再不见踪影。

    最后遗落的这部分力量被解放收回,沐羽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无力与如同撕裂经脉般的痛感一同蔓延开来,让他几乎不能控制自己的身躯。

    他明白这应当是魔君本身在作祟,企图抢走自己对身体的控制权。暗骂一声这货果真留有后招,他仍不忘自己的该做的任务,装出一副欣喜若狂的表情,疯狂在一众人面前拉仇恨道:“最后一处封印已开,魔君即将现世。我便不予与尔等计较过往恩仇,不若诸人三日后来我寒月宗共襄盛举,欢迎魔君归来!”

    说完,沐羽深深地看了一眼沈霜,看到他眼中风云涌起,恨意渐生,而系统随即提示他完成了刷满沈霜恶意值的成就。

    “我在禁地等着你,沈霜。”他道,“若是想要阻止我,便来。”

    沈霜冷冷道:“定如约而至。”

    沐羽得了他的诺言,满意地撤去了幻化。

    几乎在同时,他喷出一口鲜血来,力竭跪地。

    他看了看那血的色泽,已然发黑,便知道自己已然撑不了多少时日了。若是三日后不能完成净化,别说任务失败还是成功,这个世界估计都得被他给毁了,能不把功德值换成报社值都算好的。

    想了想,沐羽将视线投向了隔壁——李桃夭在的屋子。

    李桃夭对沈霜来说,亦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存在。至少沐羽认为,若是能将此事加个保险,当非她莫属。

    而自从上次在禁地之外意外撞见她,沐羽就将她收容了下来,并没有丢去地牢里让那群貘妖看管。只是平日里用魔气魇着她,让她安安静静地当个装饰,也没有亏待她。沐羽一直觉得早晚会用着她,而如今竟果然派上了用场。

    思及边镇时沈霜以自身灵力将御神逆变归原之事,沐羽便决定将御神偷运下山交给对方的事情让她来做。

    御神乃上古神剑,虽然被他用魔气堕化,内里却犹未屈服,只要以克制魔气的灵力催化刺激便能将其归原。而在与魔君的战斗之中,沐家先人正是以此剑破坏魔君魂魄魔核,将其封印的。若说这世间能有什么东西能杀死现在他着魔气侵染淬炼过的身躯,怕也只有这柄御神了。

    反正他接下来也不再需要武器了,还不如赶紧把它送走赠给沈霜。

    沐羽凝视着御神,闭了闭眼,找了个能镇压邪秽的檀木盒来,将它包好放了进去。御神受他魔气控制已久,若不用这东西做个隔离,恐怕会伤到她。

    他做完这些,朝李桃夭的屋子走去。

    李桃夭仍在床上昏睡,意识十分迷糊。沐羽以从貘妖那学来的催眠术将他想让她做的事情都根植在了她脑海之中,撤去附着在她身上的魔气。

    魔气撤走后,她瞬间睁眼,懵懵懂懂地坐起了身。沐羽看着她,将这盒子交她手中:“将此物交予沈霜,勿要落于旁人之手。告诉他以自身灵力便可将剑上魔气去除,现此剑已无主,你且叫他将御神收归己用。”

    李桃夭“嗯”了一声,神志不清地便要朝外走去。沐羽看着她的背影,叹了口气,嘱托道:“一路小心,不要被旁人发现了。”

    她又“嗯”了一声。

    沐羽知她对寒月宗甚为了解,也便没有控制她逃跑。只是在她走出了宗内貘妖的守备范围之后,便撤走了之前的催眠术。

    李桃夭骤然惊醒,而沐羽下的心理暗示也起了作用。她当即捧着手中檀木盒泣不成声,匆匆从小径逃跑下山,依着沐羽给她的消息朝着正道联军驻地的方向逃去。

    正道联军因为在灵脉一事上的彻底失利,被逼与沐羽在寒月宗上相见。如今寒月宗不同以往,已然沦为魔窟,自是要慎重无比。他们便早早出发来到了寒月宗附近,清除了周遭的妖魔鬼怪,在此驻扎下来。一片昏天黑地之中,他们居住之地尤为亮眼,是以李桃夭未用许久,便找到了这驻地来。

    守卫弟子乍见她,听说她是从寒月宗上逃下来的弟子,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将其放入,只说怕她是沐羽派来的棋子,还差点出手要灭了她。李桃夭急得险些落泪。

    沐羽看着,摇了摇头。只道这群人,现在倒是机敏起来了,只是机敏的也太不是地方。

    他正想着要不要派几个傀儡过去追杀对方,造成让对面以为他发现了佩剑丢失的假象,未曾想,旁的忽地路过了一个寒月宗长老,见驻地门口竟是争执起来,便过来查探情况。

    那长老是派内威望很高的一位,李桃夭也与其熟识。乍见之下,当即泪眼婆娑地叫住了对方,道:“师叔救我!”

    对方见竟是当初留守山上的弟子,不由大吃一惊,问道:“桃夭,你为何在此!掌门真人他们呢!其余弟子呢!”

    “掌门真人……诸位同门俱被貘妖们困于地牢之中,只有我幸得逃脱。”李桃夭泣泪道,按沐羽给她下的暗示将事情一一道来,“沈师兄不知在何处?我有重要物品交予他!”

    “何物?”对方问。

    “御神剑!”李桃夭说,“我将御神剑自那魔头处偷了过来!我们……我们反攻有望了!”

    御神!

    此话一出口,长老眼中瞬时一亮。他自然明白此物的意义,当即不敢拖延,将她带往了沈霜面前。李桃夭与沈霜就别未见,乍见之下竟忍不住流下了眼泪来。她哭了一会儿,说了自己这段时间的遭遇,随后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下将檀木盒交给了沈霜,将其打开。

    于锦缎包裹之下的魔剑赤黑魔气附着,剑身伤痕交错。虽已堕落,却依稀能辨认当年神剑风华。正是昔年斩杀魔君的御神剑。

    沈霜看到这剑,想到当初沐羽举御神教导他剑术的日子,手有些颤抖地触碰了下剑身。未曾想,御神剑身却炸裂出一股魔气,将他弹了开来,并不想接受他的触碰。

    这让他苦笑了片刻,随后收回了手。

    旁人见状便道:“可是……御神已然堕落,便是被我等偷来,也不会化归原状。又何来反攻一说?”

    “不,可以的!”李桃夭急急道,“我曾偷见过那魔头被御神反噬吐血的样子,想必神剑堕落也是被他所迫,内里剑灵却未曾屈服。只要师兄以灵力控制,想来御神便能变回原状了。”

    但众人却不信她的说辞,纷纷对沈霜道:“并非我等不愿相信。但现今唯有沈师弟方能与那魔头一战了,若是这剑是那魔头故意让师妹你偷来袭击沈师弟,我们又该如何是好!”

    李桃夭闻言,委屈得不行,只觉得一番苦心即将又要白费,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起转儿来。

    沈霜见了,有些不忍。叹了口气,便说:“我觉得师妹说的有理,无论如何,且一试。不然我们也是无其他法子对抗……他的。”

    众人觉得他说的有理,哪怕心里并不情愿,却无法控制沈霜所为,只得由他去了。沈霜也不多言,运起灵力闭眼默念法诀,试图净化御神。

    不过片刻,被灵力包裹的御神开始挣扎不休,随后内里迸裂出浅蓝色的光芒,与沈霜灵力结合,剑身斑驳魔痕竟是霎时间消匿无踪。神剑风华重现,映得满屋光辉。众人惊异地看着这号称能斩杀神魔的神器,竟是循着灵力的波动自动落入了沈霜手中。

    见李桃夭所说竟是真的,众人当即欣喜若狂。纷纷道:“李师妹当真是功德无量。”

    李桃夭不语,半晌后却是噙泪叫住了:“师兄……”

    “……何事?”沈霜回望她。

    “师兄若遇到那魔头,请一定不要手下留情,顾念往日授业之恩。”李桃夭泣道,“那已经不是他了,让他解脱吧……”

    沈霜心中骤冷。沉默良久,他握紧御神,声音微颤:“……好。”

    三日不过转瞬。

    沐羽却只觉得哪怕一刻都是煎熬,虽然御神剑已被李桃夭顺利送抵,他的身体却是愈发糟糕起来。常常无端地昏迷过去,醒来后发现自己身处在昏迷之前完全不同的地方。他知道这应当是魔君力量之中残存的意志试图控制自己,去完成被他压制只解开了大半的封印。沐羽生怕什么时候一觉醒来天变了,只能撑着自己不去休息,并试图依靠自残来稳住神志清醒。

    好在依靠疼痛来锻炼精神意志的方法不错,沐羽在给自己捅了一刀又一刀之后十分乐观地觉得如果有数值,他那现在的精神数值肯定得翻了好几倍。

    只是后果略惨了点。哪怕有魔气一直帮他修复,还是留下了一堆伤痕。

    对此,魔君似乎十分不满乃至于发出了抗议,开始疯狂反攻起来,间接地表示自己不想要一具破破烂烂的身体。再帅也不要。

    约定那日那天,沐羽将寒月宗的弟子统统转移到了地牢之中,以魔气困住,调令所有听从他的那些妖魔前去拦杀正道联军,自己则前去禁地,随时准备打开封印的最后那部分。

    他强迫自己不去观看那大战的情况,只是于禁地顶端迅速汇集的怨气生灵来看,那定是十分惨烈。

    最后这部分的总封印乃是用来封印魔君生魂,想解开本便是困难重重,尤其以他现在几近妖魔的体质来说。想要全部打开,便只能汇聚无数生灵枉死怨气,加之精纯魔气强行攻破。若差上一丝,便无法将其解封。这也是为何他数度昏迷,那封印仍旧是丝毫未动的缘故。

    得外界那厮杀产生的怨气所助,沐羽解开封印的速度堪称神速。那种感觉就像是平时用惯了,结果某日突然换成了!仿佛整个人都要飞起来了……

    沐羽正专注地解着封印,忽然觉得似乎有人进了禁地的结界,心念一动,分神看去,果然是沈霜来了。他手持御神,身着寒月宗弟子服饰,一身凛然正气逼的此处魔气都要为其风华所退避。

    他见状,不由叹了一声,心道该来的总算来了,便随手寻来一把还算趁手的剑来,转身去看已然来到祭坛附近的沈霜。

    “你终于还是来了。”沐羽道,“这一次,莫要再提什么让我放弃的傻话了。你我之间,只有一人可活。而那人必不是你。”

    沈霜眼神一黯:“我来,就没想过活着回去。只要能阻止你,我能不能活下去都无所谓。”

    沐羽梗住,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他沉默片刻,佯装出一副恼怒的表情来,嘲笑道:“笑话,你以为你是谁!”

    “我是新任灵脉传人。”沈霜沉声道,“御神已认我为主,现在我将阻止你!”

    他话音方落,沐羽便听到系统提示音说:博得沈霜的信任,让他接手掌管混沌灵脉的重任。进度99/100

    心里一阵欣慰涌上,他配合地露出恼恨的表情来:“原来御神竟是到了你手中,很好……那我便将你杀了,再把那神剑一同抢来。灵脉传人?不过是个笑话而已!你当真以为被御神认主,便能接过这幅重担了?!”

    “能不能接过我不知,但是我知道它能阻止你。”沈霜说,“这三日中,它无一日不为你鸣泣。只是你被*蒙蔽了双眼,想来是从未曾看见过它的痛苦吧。”

    沐羽微窒,将目光投向沈霜手中御神,却见它剑身微动,似是在应和对方所说。

    他心中稍感安慰,心想自己身为灵脉传人错行至此,它却并非那等无情无心的死物,甚至懂得为沐羽这人悲恸,试图唤回他的良知。只可惜他只是个冒牌货,读不懂剑灵所思所想,真是愧对死去的沐羽。

    闭了闭眼,他面无表情道:“何必废话,既然你想阻止我,那便来战。”

    话毕,便先手攻去。

    沈霜此时已被御神认主,祭坛下方便是灵脉总脉,自是可引灵脉之力对抗沐羽。沐羽虽是对此处熟悉到一草一石都清楚无比,却已失去主场优势。加之这三日中与魔君角力无数,甚至以自残来控制自己神智,早已失却了巅峰时候的状态。而他对面的沈霜则是进步神速,早已今非昔比。

    沐羽堪堪接了几剑,略觉吃力。此时,禁地之上汇聚的怨气之力已然随着时间流逝汇聚完毕。他知道开封印之时已到,当下不再恋战,迅速撤回祭坛之上,一手捏诀,喝道:“封印,开!”

    瞬间,祭坛震裂为无数碎石。魔气自缝隙疯狂溢出,迅速地开始侵蚀灵脉的至纯灵力。

    沈霜阻止不及,暗叫不好。只得分神将一部分灵力注入灵脉之中与那魔气抗衡,免得失去主场优势,反过来被沐羽还以痛击。他知道此刻已然不能拖延,若等魔君残魂与沐羽身上力量融合完毕,定是回天乏力。当下冲上前去,试图阻止对方。

    而沐羽则在封印揭开的一瞬便被魔君残魂夺走神智。他与对方角力日久,精神其实早已脆弱不堪,如今重压之下自是难以维持平衡,瞬间崩盘。尽管他拼命想抢回身体控制权,奈何对方身为魔君,自不是一般人等,一时间竟无能为力。

    魔君出手,自是毫无保留。沈霜哪怕有灵脉相助,亦无法取得上风。而交战愈久,魔君力量便恢复的愈快。沐羽在一旁看着,也知道沈霜定然撑不了许久了。

    沈霜身上创口飞快的增加的,他拼搏至斯,沐羽自然也不敢丝毫放松,与魔君残魂努力搏斗。不知是不是因为沐羽频频下绊子的缘故,对方的行动竟然随之错滞凌乱起来。又这样僵持了片刻,魔君终于出现破绽。沈霜见状,不敢大意,心中一横,持剑而上。

    见状,魔君当即骂出声来:“蠢货!我若死了,与你可有半分好处!”亦是举剑刺来。

    沈霜心中极为冷静,闻“沐羽”所言更是未偏动分毫。哪怕他知道这一剑下去,自己必然会当场身亡,也不曾有丝毫触动。因为他心知机会只有这一次,须得置于死地而后生。方有一丝胜利希望。若是这饱含他灵力的御神刺入对方心口,那即便他死了亦是十分值得的。

    毕竟他就是冲着阻止对方的这个目标而来,生死早已置之度外。

    两柄锋锐无比的剑眼见即将对撞。忽地那含着漫天魔气的剑柄却一滞,偏离了轨迹,生生的偏开了要害部位,只在沈霜面上留下一道血痕,削断了他一缕碎发。

    沈霜瞳孔一缩,却是去势难收,御神剑鸣叫着顺势扎入对方心口,当即鲜血四溢。

    沐羽咳出一口血来,还好他关键时刻爆发,生生将控制权夺了回来,否则此刻便是他要给沈霜送终了。他注视着震惊不已的沈霜,一时心情复杂,却是牵起了他的手,置于自己盈满魔气的丹田处之上,喘了几口,低低道:“……跟我念。”

    “师叔……沐师叔……”沈霜声音都在颤抖,“你在骗我……是骗我的吧……”

    “快点,不然他要挣脱出来了。”沐羽断断续续道,“唯有以此方法方能确保魔君被彻底净化,莫要多言,与我念。”

    说完,他垂下眼帘,不再去看对方快要崩溃的表情,独自念起了封印的咒文。

    这咒文是幼时沐羽自沐枫处接过灵脉传人后,对方一字一句教导他背记下的。当时他告知幼时的沐羽,来日若封印破坏,又或是将衣钵传予他人时,才可念动此咒。当时的沐羽不以为意,虽是牢牢记下,却只觉得或许只有他侄子也长大的时候才有用上的那日。不曾想,今日却要拿来封印自己,也真是有够讽刺了。

    那咒文并不短,沈霜又念得断断续续的,因此颇拖了一段时间。待咒文念完,沈霜以灵力催动激发,沐羽已经觉得四肢发冷,眼前一阵昏黑了。

    此时,周遭一阵蓝光泛起,将他牢牢地裹在其中,魔气迅速地被那咒文激发的法阵吸收净化。失却这魔气的帮持,沐羽脸上血色迅速褪去。此刻,沈霜终于醒悟过来,沐羽只觉得温热水迹砸在自己脸上,而后听到他道:“沐却尘……你看着我,你告诉我好不好……”

    沐羽心中一叹,心想自己时间也不多了,便不再逃避,望向对方眼底:“此咒威力强大,乃……昔年我叔父交予于我……你亦要记住,莫要……忘记。待将……这责任传予他人时,将它一同传下。”

    沈霜听他这断断续续的嘱托,只觉得心如死寂。他非痴人,怎能不懂之前一切当是对方装出的假象,只是为了设计他走至此步而已。而他傻兮兮地凑上来了,心甘情愿地在对方的陷阱里滚的遍体鳞伤。

    哪怕时至今日,他心中首先感到的也不是被背叛的愤怒,而是难以平复的阵痛,竟是连自己落下泪来都未曾察觉。

    沐羽见他竟是这般模样,未曾想自己在他心中如此重要,也是微微吃了一惊。但如今他已是将死之躯,便是七窍玲珑心也束手无策,何况他本来就一向傻得很,唯有吃力抬手擦掉对方泪水,安慰他道:“是……你不必……为我这种人……痛心难过,便……忘了吧。”

    话罢,他只觉得手中力量渐失,滑落下沈霜脸颊。沈霜惊慌失措地抓住他的手,哭着道:“师叔……师叔你别死……都怪我,我再也不会任性了……你别丢下我,别丢下我好不好……”

    沐羽双眼渐阖,只觉得周遭一切渐渐离自己而去。

    而此刻,系统的提示音随之响起:

    主线任务1“净化九州之下的混沌浊气”完成,奖励500点功德值。主线任务2“博得沈霜的信任,让他接手掌管混沌灵脉的重任”完成,奖励500点功德值。

    支线任务“调查灵脉污染”完成,奖励300点功德值。

    总功德值:1400/7000

    正在计算宿主任务评分

    任务完成度:100%

    总计评价:s

    开启下一任务世界,读取中

    读取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