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34章 番外·后记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浩劫过后,满目疮痍。

    关于这场浩劫的由来,大多数平民百姓并不知道其中确切的原因。只是粗浅的知道那混沌灵脉的守护者、沐家最后的传人被妖魔引诱堕落,得了失心疯,妄图染指天下。好在寒月宗身为正道魁首,并未因为他是门中弟子便对此容忍姑息。听闻那魔头的弟子大义灭亲,救天下于水火之中。

    “……说到那沈小仙君,也是个一等一的奇才。魔头本欲于边镇灵山杀尽正道联军,好成就自己一番霸业。因他得了魔君之力,放眼天下竟是无一人能在他手下过上几招。正当诸人一筹莫展之际,未曾想,这小仙君却主动跳将出来,拦了那魔头去路!厉声喝道‘魔头,哪走!’……”

    茶楼下说书人正说得兴起,一旁的观众亦是听得津津有味。

    楼上,却见有茶客“砰”地一声,将杯子重重地磕在了桌上。

    他同行的人便叹道:“若是听不下去,就走吧。”

    那人沉默了片刻,“嗯”了声。另一人拍了拍他肩膀,二人一道走出了这小小茶肆。

    屋外晴空万里,一碧如洗。

    那人看了看,说:“今年清明未曾下雨。”

    随行人瞅了眼那高照的太阳,面上表情微滞,半晌后方才接了话:“是啊,今年清明竟是未曾下雨。便是老天都觉得他……”声音骤低,剩下半句话隐于他的呢喃声中。

    周遭的气氛仿佛凝固了,他自觉失言,笑着拍了拍头,直言道“我的错,我的错!”一边揽过身旁那人,面上又露出了轻浮浪荡的笑容,“沈师侄,往事已矣,便别太往心里去了。”

    这两人竟便是方才说书人口中洋洋洒洒吹侃个不停的钟鸿与沈霜。

    沈霜扫了钟鸿一眼,冷淡地推开他搁在自己肩上的手,朝着沐家遗址的方向走去。钟鸿见他竟独自走了,等也不等自己,便也顾不得再看左右风景,忙着追上去了。

    沐家遗址已久未曾有访客,若说距离上次正道联军来此处翻找当年沐家传下遗本,也只不过将将过去了半年多有余罢了。只是当初联军撤走得匆忙,并未曾好好整理这处遗址,因此在被风吹雨打后愈显得破败。他二人缓步走到沐家陵园处,只见入眼所及俱是大大小小的坟墓,多数都刻了字。只是多数墓碑都造的匆忙,看样子应当是昔年沐家被灭满门之时,寒月宗派弟子匆忙帮建的。

    二人脚步未停,顺着墓园里的小径一路走去,很快便见到了一处新墓。那墓极为怪异,比起周遭的坟墓看着新上许多,却是个无名无传的无字碑。约莫是许久未曾有人打理的缘故,坟上已是长了星星野草,与周围陵墓相映成一色,看着颇为凄冷。

    沈霜骤然看到那墓碑,脚步一滞,目光却是黯淡了下来。

    说不清是痛苦、后悔、还是愤恨的情绪交织在他心里,让他一度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好在,自那时之后,他已经学会了如何迅速控制自己情绪不令旁人察觉。倒算是迅速地将心境稳定了下来。

    只是话虽如此,他这瞬间凌乱了的呼吸心跳却瞒不住身旁人精样的钟鸿。钟鸿只觑了他一眼,便已知道对方现心中如何作想。他也不去捅破,只从乾坤袋中取出一白色细长嘴的瓷瓶,拔了塞子,“咕咚咕咚”地尽数泼在了那墓碑面前的土地上。

    沈霜看了便问:“酒?”

    “非也非也。”钟鸿摇头否认道,“此乃莲华岛后山的莲花峰上千年积雪融化流下的雪水,汇聚日月精华,以季春初桃的花瓣酿制的桃花酿。”

    “……桃花水?”沈霜皱眉,“千里迢迢,你就带了这一瓶水?”

    钟鸿闻言便笑了:“沈师侄,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说说,你可见过你那小师叔饮过酒?”

    沈霜一窒,未言。半晌方说:“未曾。”

    “这便是了。”钟鸿道,“你这小师叔呢,昔年去我莲华岛做客时,最喜此酿,是以我方才带了这东西过来。毕竟死者为大,我总不好再强迫他去饮些他本就不爱的东西吧?”

    他说的头头是道,句句在理。沈霜一时半会也拿他无法,挣扎许久,唯有脱口一句:“……多谢。”

    话罢,他并不在意身旁有人看着,一撩衣襟,竟是就地跪了下来,在那墓前结结实实地磕了好几下。

    钟鸿见他如此,也无意来劝。他心知此事乃沈霜心中心结,旁的人是无法插手的。而唯一能解此结之人,却早已离世了。世人皆言那人患了失心疯,恶贯满盈当诛,却对他们这几个为数不多知其内情的人而言,却无疑是更添心伤。

    说到钟鸿与沈霜熟识的缘分,则当追寻到大战结束那日。按理来说,二人本当是一生不可能有什么来往的死敌才对,因得那人从中调剂,方得表面上姑且看得过去,称一声师叔师侄。未曾想世事无常,最后那人年纪轻轻撒手人寰,他二人反倒化敌为友,近日里也颇无话不谈了。

    对钟鸿而言,那日铺天盖地的魔气骤然无形之时,他其实心里便已知悉那人当是救不回来了。只可笑他心里仍乐观地抱着一丝悲切的盼望,不待联军们瓜分战功,匆匆的交代了一句莲华岛诸弟子,自己便独身一人赶向了寒月宗禁地。

    而现实果真不负他心中所想,待到他来到禁地之时,却只有一地鲜血和已然崩溃的沈霜。至于他心心念念那人,早已变作一具尸体。

    钟鸿乃何等心思通透之人,只消一眼,便已经将真相猜了个不离十。他长叹了口气,仍不死心问道:“他……是冤枉的吗?”

    沈霜抱着那人尸体,宛如一个已死之人,眼中竟无半分生气。他听到有人问话,沉默了良久,才似反应过来般:“……都是我的错,若我当初不执意与他一起前往灵山……他便不会为救我身染魔气,乃至……”话罢,已然泣不成声。

    钟鸿在一旁看着,一股悲切自心中弥漫开来。他虽是那种笑看生死之人,却无法在这等情况下仍旧肆意言笑。况且沐羽并非旁人,乃他真切曾放入心中之人。亦知对方对沈霜向来不曾藏私,是当做自己徒弟般来看待的,当是不愿看到这等情形。只是他自己亦是觉得悲痛难忍,更勿提安慰旁人。许久,也只叹道:“果真……这许多年过去,他还是不擅欺人。”

    沈霜未答,却似有所感,身体微微抽搐了一下。

    钟鸿见他像是听得认真,也不介意多说一些:“昔年沐家传人接替,曾邀我等前去观祭,因此有幸曾见。那时他年纪尚幼,我也只记得那典礼十分盛大。他却不小心搞砸了,装傻被识破后,沐前辈追着他教训了许久。我印象里那时他的表情,也和当初边镇看见他时很有几分相似。”

    说着说着,钟鸿忽地又几分想笑。他便没有遮掩地笑了,笑了一阵,却见他身前不远处的沈霜冷冷地看着他,而后说:“瑾阳君,你哭了。”

    “我何曾会哭,便连我娘,都未曾见过我哭呢!”钟鸿笑道,依言去拭眼角,却拭来一手水迹,竟果真是眼泪。他愣了半晌,默然无言。

    过了良久,他见沈霜犹是一副悲丧模样,并不愿起身。而禁地之外的呼声却隐隐有种冲破天际的架势,便劝他道:“沈霜,你该走了。这里不应是你的停留之地。”

    “此处若都不是,那又有何处该是?”沈霜垂眸问道,“此处乃灵脉总脉,我身为灵脉传人,当驻守此处才是。”

    “勿要胡闹!”钟鸿见他油盐不进的模样,薄怒道,“你以为你呆在此处,守着他的尸身便是还债了吗!你睁眼看看,这眼前,这天下,这世间!那才是你要还的债!”

    沈霜浑身一震,竟是放下了沐羽尸身,颤抖地望向了钟鸿。

    钟鸿见自己言语起了作用,便继续劝道:“如今寒月宗诸妖魔已然尽数伏诛,你身为诛灭贼首那人,应当前去迎回却云掌门才是。而不是呆在这里,与他愿望相悖地自甘堕落。”

    “自甘堕落……?我这是自甘堕落?”

    沈霜闻言,忍不住一阵想笑。但他心中却有个声音隐隐叫嚣,对他不停地道,对方是对的。

    他不傻,自然知道钟鸿所言是对的。只是道理他全都懂,可到底意难平啊……

    其实他早该想到的,那时桃夭一身狼狈地跑来驻地,说自己趁乱偷走了那人的佩剑。可那递来的檀木盒却未曾有一丝脏污,一看便知乃是原主细心保养的珍视之物。而剑身更是细细地缠裹了丝缎免得伤了旁人。那时他只道是桃夭逃跑时顺便拿走的。如今想来,若不是那人悉心准备,还特意拿了驱邪避魔的檀木盒来装运被堕化的御神,免得魔剑伤了桃夭,又怎可能会能在匆忙逃跑时还能准备一番这等精致华美的包装。、

    再追溯到更前,灵山祭坛之时,那被他刺中身体的一剑,想来亦是早已规划好的。

    他纵使有秘卷先天灵力傍身,但论及实力,不知差对方几个档次。旁人便连伤他一分都难得,他又是何德何能能伤到那人?不过是因为对方与他处处手下留情,不曾下过狠手罢了。可笑他那时还满心愤恨,只觉得对方背叛了自己,不再是他爱的那人了。

    如今细细追思,只觉得悔恨莫及。

    “不错,你这就是自甘堕落。”钟鸿闭眼道,“我来时,联军已前往地牢营救寒月宗诸位长老弟子。想必掌门亦会一同被救出,你即刻便前往戒律堂吧。”

    沈霜手瞬间攥成拳头,咬牙挣扎许久。最终,如放弃般地望向了一旁沐羽的尸身,道:“那……他呢?”

    “……我会守着。”钟鸿叹道,“多看几眼吧。待你回来,怕是最后连几眼也看不到了……”

    他言下之意说的却是沐羽尸身的处理问题。虽说生前无论功过如何,死后当死者为大,不可肆意以死者尸体泄愤。只是对方躯体承载太久魔君之力,若落入旁的妖魔之手恐成祸患,是以便连安葬都恐无望。或许最好的归处,当是却云真人不计前嫌将其火化归天吧。

    若此,也算成了他不负天下的心愿了。

    沈霜亦懂他话中之意。当即眼白泛红,定定的站在那里,仔细地看着平躺在地上那人的容貌,努力将之刻画在脑海深处,生怕时光最后会将这些记忆一起随风带走。良久后,他方长出一口气,整理好自己的心绪,沉声对钟鸿道:“瑾阳君,这里……便拜托你了。”

    钟鸿颔首:“定不相负。”

    沈霜头也不回地走出了禁地之外。

    魔气溃散,清气重回九州大陆。外界正是一片艳阳好时节。

    沈霜独自前往戒律堂,彼时已然人头济济,齐聚在这主峰之中。他老远便看到有数位当初未曾下山以至于被困禁在地牢之中的长老面色发白,却仍有些精神,当是无碍。诸人见他来了,纷纷问起沐羽来。

    他停滞片刻,随后答:“已然伏诛于御神剑下。”

    “太好了!”众人纷纷嫌恶地道,“这等欺师灭祖的叛门之徒,真是挫骨扬灰亦不为过!只一剑要了他命,真是太便宜他了!”

    沈霜当即面色一白,冷冷道:“死者为大,还是勿要过多讨论了。”

    “什么死者为大,我看,这种魔头便是死了,也不足解恨!”一人愤愤然道。他仍欲说些什么,却在沈霜骤然投来的冰冷视线下喏喏噤声,不敢再多加言语了。

    这时,一阵轻咳传来。众人循声望去,却见是脸色苍白的却云真人在弟子的扶持之下从地牢里被救了出来。

    他抬起头来,与沈霜目光接触,气氛凝滞。正在沈霜不知所措之际,出声道:“沈霜,随我来吧。”

    沈霜猜不出却云真人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心中略有忐忑,却不敢抗命。于是只得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二人来到戒律堂的一处偏屋,却云真人在一张椅子上坐下,挥了挥手,屏退了周遭寒月宗弟子。

    他做完这些,像是又牵扯到了身上伤势,一时间竟咳得快喘不过气来。沈霜急忙去扶,却被对方摇头拒绝了,而是道:“却尘……他是去了吗?”

    乍然提及沐羽,沈霜心中又是一痛,却避无可避:“……沐师叔,去了。”

    他本以为却云真人叫他过来,是准备询问自己杀掉沐羽的详细过程。不曾想,却云真人听到他回答,短暂地愣了片刻,竟是闭上了双眼。沈霜细细看去,眼周竟微泛红色,似是在勉力控制自己情绪一般。随后果不出他所料,对方问:“他……可有说些什么遗言?你与我说说看。”

    “师叔说……请不必为他……这种人伤心难过,请……忘了他。”沈霜声音低哑,“灵脉传人这责任……太过沉重,他错行至此,唯有以此……谢天下众生。”

    却云真人乍睁开双目,声音颤抖:“却尘他……真如此说?”

    “是。”沈霜道。

    “果然……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自在地牢中见到他数次来看……”却云真人覆面颤声道,“他始终是他,从不会变的。十多年前的那个傻孩子,怎么会走入歧途呢……师尊啊,我当真是负了您的期待了。弟子不肖啊……”

    沈霜在一旁看着却云真人这般神色,又想起禁地里钟鸿曾说的那些过往,只觉得唯有他如同一个被隔离在外的局外人一般。这让他在心中产生了一种又是畅快又是嫉妒的情绪。只是这股痛苦憎恨亦在他的内心扎根盘桓,深深地伤害着他自己。

    他站在屋里,当了一阵子透明人。在等却云真人终于略缓过来些情绪时,方提问道:“掌门,沐师叔遗体现今仍留在禁地。当如何处置?”

    却云真人本便在虚弱之中,仍需时间回复。乍一提及如此尖锐问题,不免呼吸又是一窒。他深深地看了一眼似乎不为所动的沈霜,只道:“此事不可声张……只是恐葬入沐家陵墓之中会被邪魔利用,反倒悖了他的遗愿。便……将其火化,归送天地吧。”

    却云真人所说果与钟鸿所言别无二致,沈霜心中并无波动,应下:“弟子遵命。”

    罢了,便要退去。

    “慢……”却云真人见他欲走,当下叫住了他。沈霜回头望去,他却停滞了片刻,头痛地揉了揉额角,叹了口气,“此次我伤势未愈,恐不能主持大局。此事便交由你处理吧,火化后……不必抛洒骨灰,你偷偷找些替代的换下来,让他……回归祖祠吧。”

    说到这里,他微微一顿:“这么些年了,他几乎从未回过那里。若是死后也在这天地间漂舶无归处,总是太过狠毒。若能与宗族为伴,当是多少会好些。”

    却云真人叹了口气。

    他说完这些,像是已经极累了,只等到沈霜开口应诺,便挥手让他退了。

    后来,便是沈霜遵掌门之命,代为主持大典。亲手火化爱慕之人尸身,将之送归沐家陵园。

    再后来,因为却云真人在大战中受伤颇重,沈霜又因为此战名震天下。便渐渐将门中事务交由沈霜来处理,隐隐有将其立为寒月宗下代掌门之意。

    …………

    ……

    “你也别太伤心了。死这种事,唯有当事人才知晓其中辛酸苦痛。”钟鸿靠着墙壁,摇着手中桃花酿叹道,“这担子对他来说太过沉重,其实这也未必不是一种逃脱之法。要是我,哼……如此劳心劳力、吃力不讨好还要受那帮所谓正道君子声讨诘难,早就撂挑子不干了。”

    沈霜与钟鸿相处已久,早就摸头了他的嘴贱性子,是以并未理会他所言。时值天色已晚,他望了望即将西沉的太阳,抿唇道:“走吧。”

    钟鸿闻言,站起来拍了拍衣袖,乐道:“这么快啊?不准备和阿羽多说几句啦?”

    “若师叔仍在,化作孤魂野鬼只会令我等同心。若是不在,也早已魂归他方,当轮回转世了。”沈霜沉声道,“不过是心里寄托而已。”

    钟鸿细想也是。对于他们这帮生者而言,若是知道对方仍孤身一人在这世界流浪徘徊,才是最为心痛之事。当即道:“是了,那……走吧。”

    他说完,从乾坤袋里拿出几根柳枝,□□他带来的那个细白瓷长颈瓶里,搁在了那无名碑旁,低声道:“送君千里,终有一别……阿羽,我们走啦。”

    沈霜见状,微微闭眼,转身离去。

    他想,他以后当是不会再来此处了。

    正如他之前所说,若仍在这茫茫世间徘徊无归,只会令他们徒增心伤。若已轮回转世,那也唯有一心祝福,愿其来世不再遭受这等苦楚,得一世幸福安康。

    虽然对沈霜而言,知道这一切不过是欺骗人心的谎言罢了。

    上古有神剑御神,可斩神诛魔,无往不利也。

    殉灭此剑之下者,当神魂俱裂,永世不得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