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35章 成为太子伴读(一)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沐羽几乎是狼狈地滚进系统空间的。

    系统见他心情像是十分糟糕的样子,便关怀地问道:“怎么,不太适应啊?”

    “我觉得当初不如死了干净算了……”沐羽回忆起最后沈霜那个眼神,觉得心里很难受,“要不打个商量,任务我不做了,你送我开开心心往生成不成?”

    系统听了就叹了口气:“哎,你怎么这么玻璃心……你不知道合同什么的,一旦签了就不能更改了吗?”

    沐羽顿时觉得自己宛如一个智障:“……你这系统还挺先进啊。”

    “必须先进好吗,不然怎么混啊。现在业界竞争这么激烈!”系统说,“要不这样吧,看你这么可怜,我大发慈悲送你个福利吧。”

    沐羽现在根本不想信这货说的任何话,当即十分警惕地看着这颗破鸡蛋。

    鸡蛋却自我感觉十分良好:“我给你把记忆隔离了怎么样?这样就没有负担了吧?”

    “你突然这么好心?”沐羽怀疑。他现在十分懂得什么叫做“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句话了,一点不想咬对方这钩。

    讲道理,鱼也是有尊严的好吗。

    “你这么非暴力不合作让我很难搞啊。”系统叹气道,“你也知道这年头抓个苦力不容易……我当然得好好宝贝你不是。”

    沐羽:“……”虽然知道它说的是实话,但不知道为什么好想打死这家伙啊!

    他沉思了一阵,觉得自己作为那个小弟也没什么反抗之力,好像只能硬着头皮受了的样子。但仍旧十分不甘心:“系统,有话好说,下次能不能别总这么藏着掖着地坑我?给我个心理缓冲的准备成不成?”

    系统闻言,沉默片刻,像是在衡量利弊。又过了一会儿,才颇为不情愿地开口:“既然你这么说……那好吧。我们各退一步,你别老嚷嚷着罢工,我从下个世界给你提供世界线发展的剧情。”

    “又是小说?”沐羽听到就头疼。

    “对啊,下个世界也是。”系统殷勤地道,“下个世界是女频的小说,怎么样,要来一本吗!我保证很精彩!”

    沐羽对转职卖安利的系统报以寒风般凛冽的态度:“麻烦干好你的事,谢谢。”

    “哎,你这个人太没意思了。逗起来真不好玩啊。”系统吐槽道,“你等着吧。”

    沐羽冷酷的说:“那下次就闭嘴。”

    不知道是不是最后那句话把系统又给搞傲娇了,沐羽倒是很幸福地在接下来一段时间内都没有再被对方聒噪的声音所打扰,无比舒心地完成了记忆抽取的环节。

    泛着淡淡白光的玻璃球存储着上个世界中的记忆,被系统收纳走。沐羽盯着那泛着光的玻璃球,心中忽地产生了些许怅然之感。虽然这些记忆被对方抽走之后,虽仍有依稀印象,却已如恍如隔世梦境,但总是自己亲身经历过的一切,难免会有些失落。

    “你也不用太难过,这些记忆我会帮你好好保存起来,若是你功德圆满那日仍需要这些记忆,我会帮你找回来的。”系统安慰他道,“你现在若是背负太多记忆,人格会崩溃的。”

    沐羽垂眸:“我知道。”

    “你知道就好,那走吧。”系统道。

    “嗯。”

    沐羽闭上双眼,随后觉得一阵眩晕传来。待这晕眩感消除,又是一个新的世界。

    熟悉的撕裂般地痛感传来,他知道这又是要融合新的记忆了。因为已有了一次经验,当下也没有抗拒,而是静静地等着这融合过程完毕。

    这次的融合期并不长,大约是因为原主亦是个青葱少年的缘故,并无多少人世阅历。不知道是不是巧合,这次的身份他仍是叫沐羽,只是从沐家遗孤灵脉传人摇身一变,成了南燕朝的大将军家幺子。父母俱在,兄姊满堂,朋友更是多的数不清。比起身世凄惨无亲无伴的沐小师叔来说,这位简直是蜜糖罐子里长大的主儿。只是这孩子实在是有些流年不利,与玩伴去郊外踏青,结果被人冲撞自马上跌了下来。随行的同伴都没事,就他被抬了回来。

    沐羽来时,这小公子刚不幸魂归他方。

    这时系统的提示也随之蹦出:

    「持有人:沐羽。

    世界编号:零零贰

    任务进度:

    1帮助太子秦初荣登大宝,不受柳氏刁难。(难度:s。目前进度0/100,完成奖励500功德值)

    2赢得秦初的好感,并救下怀玉公主。(目前进度0/100,完成奖励500功德值)

    目标人物:秦初(好感值:20)

    总功德值:1400/7000」

    在提示出现的同时,系统也一并将这个世界的原著小说塞进了沐羽的记忆里。沐羽迅速总结了一下这部出现在自己记忆里的小说内容,而后理所当然的无语沉默了。

    这本小说其实只是一篇挺普通的虐恋狗血文,只是……这小说虐的地方好像有点不太对。

    武林世家公子被万恶的皇帝看上囚禁沦为替身阶下囚,俩人相爱相杀到完美结局和谐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这剧情倒是没什么,只是小说中间揭开皇帝黑暗过去的时候,提到他曾为上位被迫委身于自己父亲的嫔妃,并忍痛将自己妹妹远嫁的事情。

    前面沐羽感觉还能很淡定,但是看到后来…………

    他还怎么淡定啊!睡了自己小妈啊!还是被迫的!

    ……这皇帝不论怎么说,当的也太憋屈了。靠着出卖皮相最后上位,还逼走自己亲妹将之远嫁,怎么看怎么一个惨子。就算最后把权利斗争回来了,倒真不负自幼学来的那身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性格。

    沐羽看着自己的主线任务,十分崩溃。就差拿个锤子追着系统哭,一边骂:“你t又坑我!”

    哦,忘记说了,他现在的身份就是那个渣皇帝的发小兼伴读兼白月光。后来不幸挂掉逼的皇帝只能找了个替身聊以慰藉的那个倒霉蛋。

    而挂掉的原因也很简单,帮小皇帝挡刀死的。

    看到这设定的一瞬间,沐羽甚至有点怀疑系统是不是看他帮沈霜挡刀挡上瘾,才收拾出来这么个任务丢给他来干。

    ……再怎么拯救世人,也不是这种以命换命的拯救法好吗。

    吐槽归吐槽,脏活累活还得干。沐羽做了一番心理建设,十分忐忑地睁开了眼睛。

    他方一睁眼,便见到一大群女眷呼啦啦地冲了上来,边拭泪边嘘寒问暖:“四郎啊,你感觉如何?可没事儿吧?“

    被当做大熊猫给围观了沐羽不由一阵“……”,他开口想说些什么,却觉得喉咙一阵干痛,嘶哑得厉害。一旁便有人道:“好了好了,他才苏醒,你们便莫要打扰他了。免得一会儿又被你们烦晕过去。”

    随后又道:“快去把徐大夫叫来,告诉他,就说四郎醒了。”

    沐羽定睛看去,却见出言那人竟是这沐小公子的生父——沐景将军,不由略略吃了一惊。

    在他继承来的记忆里,这沐景将军虽然身居高位,深得今上信赖,却远在边关戍守。不曾想这跌了一跤醒来,对方就从迢迢千里外赶回了京畿,委实让人觉得奇怪不已。

    不知是不是看出了他的疑问,沐景轻咳一声:“边关换防,丞相自皇上那请了调令,我便回来了。”

    闻此言,沐羽恍然大悟。

    因得有原身的记忆和系统给的小说剧情的帮助,几乎沐景方说出此话的时候他就理解了这句话的言下之意:他这便宜爹又被丞相给刁难了。而皇上亦是畏惧丞相手中势力,不得不夹着尾巴做人,只能硬着头皮把沐景从边关给调回京畿,令他赋闲在家了。

    说来也巧,这权倾朝野的丞相便是姓柳,正是系统派给他的任务里那个“柳氏”一族的族长。

    沐景见他秒懂的表情,便也没再多说其它的。这时,他派人去请的那徐大夫匆匆赶来为沐羽号脉,当即,一群莺莺燕燕激动的冲了上去,将徐大夫团团包围起来,七嘴八舌地问道:“怎么样,徐大夫,我家四郎没事吧?”

    沐羽久未曾享受过这般待遇,不由一阵懵逼。倒是徐大夫经验老道,显然是经历过许多次这般阵仗,不慌不忙道:“四公子脉象平稳,当是无甚大碍了。只是仍旧体虚,须得多休养些时日才好。”

    得了这句话,众人显然安心许多。其中一人抚胸道:“那便好,那日四郎浑身是血的抬回来的时候,真真是把我给吓没了半条命!”

    沐羽望去,却见是他的一庶姐。她话音方落,又被旁的一人接了去:“可不是,真是担心死人了!“

    这次却换成了他亲娘。

    他在一旁围观着,觉得又心疼又无语,仿佛是个局外人一般。沐羽本身自是清楚,她们关心的那人已经不在了,而他则只是个被系统丢来充当救火队员的西贝货而已。纵使披着对方的皮还读了对方的档,假的就是假的。

    好在沐景出言帮了他一把,将在屋里围着沐羽的一众女人们都给赶了出去,只留下几个伺候他的。随后又道让他好好休养,接着便毫不留恋地走了。

    一连数日,都无比清净。

    沐羽也乐得在这环境里养伤。一来是因为之前经历让他习惯了独自一人,二来则是这沐家女眷们实在是太过热情,他非从小在这种环境里长大的沐小公子,初来乍到的确实很不习惯。倒不如一个人呆着,老实喝药认真复健,然后赶紧回归岗位去做他的任务。

    倒不是他矫情,实在是沐家上下实在是太过溺爱这小公子。受伤后便帮他递了条子请假归家养伤,如今算来已有月余。而在沐小公子记忆里,如今还是太子的未来渣皇帝、他现在的那个任务目标秦初实则是个很薄情冷血的人,除却自己亲妹,对待旁人都是一副不将人放在眼中的态度。因此沐小公子与他的关系并算不得好。他若是再这么颓废下去,估计对方就得把他整个人都给忘了。

    沐羽想想,简直倍感忧伤。

    他觉得自己应当是命犯太岁,沈霜的人设便是冷血自私,虽然他恰好和沈霜相逢在他还没黑之前,也是颇为享受了一番其中滋味。结果可好,刚脱离沈霜,又来了个秦初……

    总觉得好像和这种人设杠上了啊!!

    沐羽便忍不住叹了口气。他自知哀怨无用,边想着出门散心,提脚欲在如今住着的狭小院子内随意走走。未曾想他方出屋子,便看抬眼所见之处,树林竟忽地一阵抖动。而后从那片竹林后冒出来个略显狼狈的玄衣身影来,看得人是目瞪口呆。

    那人一身树叶,衣上沾土,连带着发髻都颇显凌乱的插了树枝上去,简直奇惨无比。一看就是从小没爬过树翻过墙的乖乖牌,只是若此便也罢了,更令沐羽目瞪口呆的则是——

    这倒霉催的,竟然是秦初!!